那支騎兵隊根本不是普通的npc,之前明明被顧傾城打倒甚至砍掉腦袋的那幾個騎士竟然復活了。

而且復活的過程跟玩家十分相似,斷掉的腦袋在系統修正的藍色電光中快速再生,甚至連衣服都修復完好。

東郭先生一開始不信邪,又殺掉了幾名騎士,為了保險起見,還將他們的身體給徹底用魔法轟碎。

可是即使如此,那些死去的騎士又一次復活,他們好像玩家一樣打不死,支離破碎的身體在藍色的電光中重組自愈。

到最後實在沒辦法,東郭先生不得不使出自己最後的殺手鐧。

他的神器名為「神之瓶-煉獄」,神器能力叫做魔力燃燒,這項能力沒什麼特別,不過對於玩法師的東郭先生來說卻是一個大殺器。

魔力燃燒能夠讓他在短時間內以燃燒自己魔力為代價,讓魔法的攻擊力提升300%,他原以為,自己以魔法燃燒狀態使出自己最強的魔法流星火雨後,應該可以徹底打敗亞特他們,可是眼前的光景告訴他,一切都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

火光中,一支身穿盔甲,掛著灰色披風的騎兵緩緩地走出來,他們身上不少地方被火焰焚燒,但是他們的臉上卻不見一絲的痛苦表情,彷彿火焰燒的不是他們的身體一樣。

「砰!」

亞特踏著還燃燒沒熄滅的戰靴,目光冰冷的看著東郭先生,「冒險者,你的手段用完了嗎?」

感覺對方投來輕蔑的目光,東郭先生苦笑道:「沒想到我打了一輩子的職業聯賽,居然到頭來連一群npc都干不過。」

「這算是你的遺言?」亞特說罷揮了揮手,身後兩名騎士面無表情站到了東郭先生的身邊,他們手持利劍架在他的脖子上,那行為好像在對犯人處刑一般。

難道我要以這種屈辱的姿態掛回去?

東郭先生緊握著自己手中的魔杖,可是因為魔力燃燒的關係,mp值被全部清空並且短時間內不能使用恢復道具回復。沒有mp的法師根本干不過眼前的npc,他就算反抗也只是徒勞。

「送他走。」

隨著亞特一聲令下,兩名騎士便要砍下東郭先生的頭顱,可就在這個時候,一抹如夕陽般的紅光突然闖入他們的視野。

「轟!」

負責處刑的兩名騎士首當其衝被那道紅色劍氣攔腰斬成兩段,亞特臉色大變,第一時間把手中的劍砍向東郭先生,可是劍落之處此時卻空無一人。

人呢?

發現東郭先生不見了,亞特大怒,目光一轉鎖定了對面接到一座建築物的頂部。

被放下來的時候,東郭先生才意識到被救了,看到救自己的人,他先是一愣接著道:「謝謝你救了我。」

「你要是死了,會有一定幾率掉落劍帝遺寶,所以我不能讓你死。」顧傾城淡淡的說道,說完輕輕一躍往下跳,留下一臉目瞪口呆的東郭先生。

從建築物頂部跳下來后,顧傾城提著劍緩步走到亞特的面前,冷聲道:「我知道你們是誰了?」

「哦?」亞特眉頭一跳,他著實沒想到顧傾城還沒有死,難道這個女人一開始被他的衝鋒撞飛后,特意隱藏了起來?

「你們的確是劍帝洛基的後裔,不,這樣說不完全正確,應該說,你們是劍帝麾下不死軍團的後裔才對。」顧傾城說著,人突然消失在原地處。

「噗!」

劍從亞特的腹部刺入又縮回去,亞特回頭的時候顧傾城已經避開了他的斬擊,他一陣錯愕,不明白顧傾城的用意。

此時,顧傾城持劍退到一邊去,美眸一動不動注視著亞特腹部的傷口,只見那個血淋淋的傷口在藍色的電光中緩緩癒合,雖然速度沒有玩家快,不過的確在癒合沒錯。

「你知道得挺多,看來你不是一般的冒險者。」亞特摸了摸已經如初的腹部,咧嘴笑道:「沒錯,我們是劍帝麾下的不死軍團,不死族的後裔。」 根據「境界ol」對人族歷史的設定,時間約莫在千年之前,人族聖王創造了一個不死種族,他們沒有痛覺,而且擁有超速自愈的能力,不管是砍下腦袋還是身體被四分五裂,他們都不會死。

後來,聖王將這些不死人交給劍帝洛基訓練,讓他們成立一支不死軍團,憑藉著這支近乎無敵的軍隊,聖王帶領人族很快統領了整個艾德拉斯大陸,那是人族最輝煌的時代。

不過後來艾德拉斯大陸發生了一場末日災難,聖王建立的人族帝國被毀,不死軍團和不死族人也跟著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真是沒想到,眼前亞特和他的騎兵隊竟然就是不死族人,難怪他會自稱劍帝洛基的後人。

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不過曾經在劍帝麾下征戰整個艾德拉斯大陸的他們的確有資格以劍帝後人的身份自居。

「我承諾,將你手上的劍帝遺寶交還給我們,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亞特目光冰冷,看著顧傾城說道。

「抱歉,雖然你們跟劍帝的確有一些淵源,不過他的遺物還是應該由我們來保管。」顧傾城拒絕道。

「談判失敗嗎?」亞特臉色一沉,他身後的騎士們徒然一動,全部人整齊劃一的抽出腰間的佩劍,「給我殺了這個女人!」

「終於還是要戰嗎?」顧傾城輕嘆一聲,一對美眸眼波流轉,她左手往虛空一抓,一團黑色的光球落入手中。

「世界密碼?」看到顧傾城手中的那團光球,亞特神色為之一振,不過很快露出輕蔑的笑容,「以為靠這種東西可以打敗我們這些不死戰士!」

此時,那些騎士已經衝到了顧傾城的面前,他們身上爆發出一股黑色的鬥氣,手持利劍猛地一揮,數十道劍氣連成一片交錯激射,宛如絞殺狀的死亡牆幕籠罩顧傾城的身周。

「轟隆隆!」

犀利的劍氣瞬間將街道切成碎片,附近一些汽車,路燈,商鋪被捲入其中,好比大海中的小舟一樣被吞噬殆盡。

哇啦啦……

大量的瓦礫和碎片呈輻射狀彈到亞特的腳下,他眯著雙眼緊盯著濃煙滾滾街道,半響神色一變沖那些騎士們吼道:「快閃開!」

「嚓!」

一抹擇人而噬的紅光切開阻擋視線的濃煙,一名避之不及的騎士攔腰被紅光劃過,上半身和下半身當場分開。

-17199(暴擊)

一個巨大的傷害從他的頭上飄起,那名騎士的血條馬上被清空,不過如果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看到,他的血條並沒有歸零,而是剩下1點hp。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們不死的秘密。」一把冷若冰霜的聲音從籠罩中傳出來,顧傾城踩著破碎的街道緩緩的重新走進亞特的視野中。

一頭長至腰際的白色長發,古銅色的皮膚以及沒有焦距的黑瞳,此時的顧傾城,通過世界密碼的力量變成了無雙形態。

被攔腰斬成兩段的騎士在生命值被清空后,餘下的1點hp讓他沒有馬上死去,而且在數秒鐘之後,他頭上的血條竟然開始徐徐回復,雖然速度不快,不過生命值的確在慢慢的恢復。

當生命值恢復到50%以上的時候,他的傷口便在一陣藍色的電光中快速癒合,上半身和下半身很快又重新連接起來。

復活后的騎士用劍撐著剛恢復原狀的身體站起來並且回到隊伍中,又一次跟顧傾城對峙,木然的臉上不見一絲的表情,一切彷彿沒有受過傷似的。

「這些npc究竟怎麼回事?難道真的打不死?」看到這一幕,站在樓頂的東郭先生簡直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就在這個時候,顧傾城突然沖他喊道:「東郭,你快點去找他們的命匣!」

「命匣?那是什麼東西?」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你打開系統地圖應該可以找到線索。」

「ok,我去找,不過你一個人怎麼辦?」東郭先生蹙起眉頭,作為一個男人,又是國內知名的s級選手,他不習慣聽從一個女人的命令。

「這裡交給我,快,沒時間。」顧傾城沒多解釋,但冷若冰霜的聲音中不難聽出一絲的焦躁。

雖然藉助世界密碼的力量變成無雙形態,不過面對打不死的不死軍團,她沒有太大的把握能夠支持到東郭先生把命匣找出來。

「那你自己小心點。」東郭先生知道再說下去沒有意義,跟顧傾城說了一句后立刻從樓頂離開。

亞特並沒有阻止,他看著一動不動的顧傾城,笑道:「你對自己的同伴也蠻放心?難道你真的覺得他可以找到我們的命匣……在你倒下之前。」

顧傾城雙手握住自己的武器,目光堅定,沉聲道:「不管面對什麼樣的絕境,放心的把背後托負給同伴,這是我父親教會我的第一個做人的道理。」

「你的父親是一個不錯人,我認同他的話。」亞特微微一笑,劍尖朝地做了一個準備出劍的動作,接著話鋒一轉,道:「不過,論到同伴,我的同伴一定比你的同伴要強,因為,他們陪伴了我無數個歲月,我們已經融為一體!」

話音剛落,亞特和他的騎兵隊踩著整齊劃一的腳步一起沖向顧傾城,他們全身冒出漆黑如墨的黑色鬥氣,化作一隻黑色洪荒巨獸向顧傾城張開了鋒利的獠牙。

系統:你的隊友午馬已經死亡。

正準備迎擊眼前這支不死軍團,顧傾城卻被突於其來的噩耗弄得一陣失神,就在這短暫的錯愕之間,亞特和他的騎兵隊已經衝到顧傾城的面前。

……

系統:你的隊友午馬已經死亡。

「鏗!」

林岳剛剛擋下帝俊的攻擊,一條來自系統的消息毫無徵兆在他的面前彈出來,與此同時,一把金色的鐵鎚帶著呼呼的風聲迎頭落下。

「小心!」依文潔琳手中的花杖變成藤蔓飛出去,準確無誤的將林岳纏上,當藤蔓急速收縮把林岳給拉開的時候,金色的鐵鎚剛好砸在林岳剛剛站的地方,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依文潔琳小跑到林岳的身邊沒好氣的說:「你發什麼愣,能集中精神戰鬥嗎?」

拒嫁豪門:總裁的迷煳妻 林岳依舊盯著面前的系統消息,半響苦笑道:「剛才我收到系統提示,說我們隊伍里有一個人掛了。」 「誰掛了?」依文潔琳一臉愕然,顯然還沒來得及消化這個消息。

「午馬。」 那年花開微涼 林岳說道。

「他掛了?怎麼回事?」依文潔琳不禁皺起好看的眉頭,因為顧傾城的關係,她跟午馬和子鼠是認識的。

「具體不知道,不過系統消息說午馬死了,不知道被誰幹掉。」林岳聳聳肩說道。

「……」依文潔琳沉默片刻,半響道,「知道劍帝遺寶有沒有掉落?」

「應該沒有,系統沒有相關的提示。」林岳道。

「沒有失去劍帝遺寶就好了。」依文潔琳輕吁口氣,接著稱聲道,「相比起關心別人,我們還是先解決眼前的難題吧。」

「我知道,可是這個傢伙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好對付。」林岳扶了扶額,看著正在步步緊逼的帝俊說道。

這場戰鬥,帝俊並沒有讓阿達幫忙,而是命令他跟奧斯丁一樣站到一旁不許插手。雖然阿達很想親自給爆破報仇,不過帝俊的命令他又不能違抗。

「作為螻蟻,你們的生命力比我想象中的要頑強得多。」帝俊笑道。

「我可以把這句話理解成讚美之詞還是諷刺我們弱小?」林岳撇撇嘴道。

「當然是讚美之詞,畢竟以螻蟻而言,你們足以自傲。」帝俊話音剛落,他背後那些王座之影竟然全部調準了方向,然後宛如數百道利箭一樣激射過來。

能夠拿神器的王座之影當成武器來使喚,帝俊大概是唯一一個,也僅且只有一個。那些王座之影形態百出,刀槍劍棍戈戟杖各式兵器猶如一個大型兵器庫,難怪帝俊會統稱它們為國王寶庫。

「轟隆隆。」

這些金光閃閃的王座之影在帝俊的驅使下威力跟導彈差不多,林岳和依文潔琳只能不停避其鋒芒。雖然法則之力能夠擊潰神器,但是過度使用法則之力會出現什麼樣的後遺症兩人同樣十分清楚。

一時間,兩人都不敢亂用法則之力,導致這場戰鬥即便兩人聯手依舊沒辦法在帝俊手上討到半分的好處。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看來我們必須想辦法靠近對方才成。」林岳一劍砸開一把戟狀的王座之影,然後對依文潔琳說道,「這樣吧,一會兒你掩護我,我試著接近他。」

「為什麼不是你掩護我?」依文潔琳不滿道。

「你的法則之力應該不能繼續用了吧?」林岳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我……」依文潔琳被說得啞口無言,的確,她已經快到極限了,再使用那種力量後果不敢想象。

惡少,你輕點 「我要上了。」不等依文潔琳答應,林岳拿出一根飛翔之羽直接飛向空中。

「可惡的傢伙。」看著林岳遠離的背影,依文潔琳跺了跺腳,咬著銀牙從懷裡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水晶瓶。將瓶蓋擰開,依文潔琳毫不猶豫將裡面的東西一飲而盡。

「噹啷!」

隨手將空瓶扔掉后,原本熄滅的光芒再度發亮,依文潔琳背後六片蟬翼再一次發出彩虹般的光芒。

剛才喝掉的液體是一種名為「魔力泉水」的超稀有道具,服用后能夠即時大幅度提升使用者的魔力聚集速度。

雖然帝俊的王座之影禁錮了依文潔琳體內的魔力,不過這種來自外界力量的魔力卻沒辦法禁錮。當然,「魔力泉水」的效用是有時間限制的,依文潔琳必須在效用消失前想辦法打倒帝俊。

只有2分鐘……

輕輕將手中的花杖拋出,花杖飛快地變形拉伸,最後變成一把翠綠色的長弓,依文潔琳緊握著它,剛剛恢復了一絲的魔力立刻沿著長弓翠綠色的紋路注入進去。

「雷龍劍-強化!」

「聖法流光斬-強化!」

全能監督 ……

面對那些砸過來的王座之影,林岳只能一個又一個地把它們擊退,現在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那個端坐於王座之上,被數百個王座之影簇擁在中央的帝俊。

然而,那些王座之影的數量實在太多,加上不管林岳擊退它們多少次,它們都能夠重新恢復原狀然後又不厭其煩的飛回來。

「複合魔法.雷炎亂舞!」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響起了依文潔琳的嬌喝聲,天空毫無徵兆地降下數十道帶有火光的雷柱,直接擊中了林岳身周那些王座之影。

「轟隆隆!」

魔法的威力非常大,那些王座之影被火光環繞的雷柱擊中后猛地一陣亂顫,然後土崩瓦解變成點點的金光消失。

以林岳為中心直徑上百米的空間馬上變成一塊真空地帶,趁著這個空檔,林岳加速朝帝俊衝過去。

「想跟我近身肉搏嗎?」帝俊面無表情,仍然保持著雙手插袋的姿勢,也不見他有任何的動作,那些被雷柱擊潰的王座之影又一次恢復原狀。

「複合魔法.冰凍風唳箭!」

遠處負責掩護工作的依文潔琳早就盯著帝俊的一舉一動,看到那些王座之影又有恢復的跡象,馬上鬆開拉滿弦的長弓,「嗖嗖」,數十道帶有寒光的箭矢射出,它們表面纏繞著一層淡綠色,高速旋轉的氣流。

「砰砰……」

剛剛恢復到一半的王座之影馬上被這些箭矢射破,還有好幾箭追了上去,擊中幾個阻攔在林岳面前的王座之影。

「複合魔法.雷鳴爆破!」

「複合魔法.冰風暴!」

……

擋在帝俊面前的王座之影在依文潔琳的努力下不斷被破壞,林岳得以突破重重的阻礙,成功衝到帝俊的面前並且找到攻擊的空隙。

「這下子該輪到我們反擊了。」林岳咧嘴一笑,將體內那股神秘的力量注入手中的劍然後猛地揮出,一道黑色線激射而出,緊接著,林岳手中的那把劍因為無法承受法則之力的緣故,在攻擊后發出一聲悶響,應聲而斷。

「法則之線嗎?」面對那道詭異的黑線,帝俊瞳孔微微一縮,忽然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他不退反進,竟然主動迎上那道黑線。

帝俊這個舉動無疑驚呆了林岳和依文潔琳,然而更加讓人震驚的事情還在後頭,當法則之線要從帝俊身上劃過去的時候,帝俊突然伸出了左手抓了過去。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