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程都是莫雅設計的。

先是蠱惑顧珊珊去跳樓,然後又上演醫院裡面那一出,讓她上當,最後趁著蕭逸晗生病了,然後藉機照顧。

等到她找上門來的時候,她故意刺激她,讓她誤會……然後她傷心欲絕,去酒吧買醉。

她早就讓人盯上了她,然後在她的酒裡面下藥,最後她差點被一個變態的男人給強上了……

好精心的算計啊!

莫雅這個女人太不簡單了!心思竟然這麼的狠毒!布局是這麼的精密!

「行了,現在我解釋完了,然後你可以解釋解釋你為什麼會出現在蕭逸楓的房間,還有你為什麼會來到蕭逸楓的別墅。你在蕭家的事情,我可是都知道了。」

所以剛才蕭逸晗才會那麼憤怒的,狠狠虐了一下她。

「我……我從醫院出來的時候,就暈倒了,是蕭逸楓救走了我。」

「難怪,我找了你一整夜都沒有消息,原來是他把你給弄走了,看來他藏得還真是深啊!」

「怎麼了?」

「那你一整夜都呆在蕭家嗎?」

冷麪首席俏逃妻 「是啊,我睡了很久,第二天我才醒過來的。」

「如果我估計的沒錯的話,這蕭逸楓肯定是在你葯裡面下來一點安眠藥,正常的話,你幾個小時就醒來了,但是你卻睡了那麼久。」

顧言馨:「……」

她的臉上儘是驚愕,她沒想到,一直在救她的蕭逸楓,竟然……竟然會給她下藥……這又是為了什麼。

「我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不過你最好小心一點,可是我沒想到,你竟然跑到他的私人別墅裡面來了,難道你這是打算和他上演同居嗎?」

「滾粗!你特么才同居!」顧言馨忍不住的爆粗口。

「顧言馨,我很妒忌,很妒忌你出現在他的別墅裡面,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你是我的女人,你難道想要讓我頭頂一片大草原嗎?」

「蕭逸晗,我和他什麼都沒有發生,不管他是不是給我下藥了,可是他救了我是事實。」

「救了你,他趁著雨夜,將你悄悄帶到了蕭家,然後讓我找不到你,這算是救了你嗎?我難不成還要感激他,對他說一聲謝謝?謝謝你差點給我戴了一頂綠帽。」

說道這裡,顧言馨有些怒了,「蕭逸晗,你胡說八道什麼,左一個綠帽,右一個大草原的,誰特么得罪你了,明明是你自己的錯好不好,你知道嗎?我從你公寓出來的是時候,我喝酒了,我被人算計了,然後還有個男人,他好變態,他一屋子都是繩子、手銬、還有刀子等等,他用刀子來削我的衣服……若不是……若不是蕭逸楓趕到了,你知道我會面臨什麼嗎?你這個大壞蛋,都是因為你……」

顧言馨想起那日可怕的一幕,心裡便有陰影,那個男人實在是太變態了。

這比當初衛陽對她的時候,還有恐怖,可能是因為他那些工具吧,若是沒一樣都用在她身上,那才是生不如死。

這時候,蕭逸晗狠狠地篡緊了拳頭,「可惡!你為什麼不早說!我打你電話也打不通。」

「我手機沒電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沒有充電器,都怪你,給我買什麼蘋果的,連充電器也沒有合適的……」

蕭逸晗的嘴角抽搐了幾下,好吧,都怪他!

連充電器也怪他!

這時候,蕭逸晗輕輕地俯身,然後輕輕地吻著顧言馨的唇瓣,非常的溫柔溫柔,生怕弄壞了一樣。

虎妻 「言馨,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受了這麼多的苦,都怪我身體不好,居然生病了,不然的話,我早就來找你了。」蕭逸晗說道。

「蕭逸晗,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你。」

「恩。」

「為什麼我說顧珊珊是裝的,你不信?」

「我當然知道,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可是那時候,我爸爸給我下了命令,要讓我必須好好的解決這件事情,不然的話,就不讓我和你在一起。」

「雖然顧珊珊是裝的,可是萬一她失足掉下去了呢?到時候勢必會給公司帶來影響,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會影響到你的名聲,大家肯定以為是你害死的顧珊珊,所以當時的情況,不管她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都要將她救下來。」

「可是你知道嗎?這一切都是莫雅和顧珊珊設計的,那天在醫院裡面,真的是莫雅,白鳳只是躲在柜子裡面……」

「噓!」這時候,蕭逸晗輕輕地將手指放在了顧言馨的嘴邊,示意她不要說話。

「不用解釋,我相信你,其實在醫院的時候,我是相信你的。你知道我生氣的是什麼嗎?是你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對你的感情,所以你才急著讓我去醫院證明。其實,只要你一句話,我就會信的,還需要看什麼呢?」

「蕭逸晗……」顧言馨哽咽了。

現在她才明白,這個男人對自己是多麼的相信。

是她自己錯了……不該這麼不相信他,然後急著拆穿顧珊珊和莫雅的陰謀,不然的話,也不會陷入莫雅的圈套。

「怎麼,現在終於知道本少爺的好了。」蕭逸晗調侃的聲音說道。

「臭男人!」

「恩,那你要不要補償一下臭男人,這兩天生病了,一直想著那事兒呢。」

顧言馨一陣臉紅,幸好是在晚上,看不到。

「蕭逸晗,你特么的都生病了,還想著那些事情,我真是服了你了。」

「你有沒有聽說過,男人生病了,然後做那事兒的時候,說不定就能將病給治好了。」

「滾蛋!」

「好啊,我滾,不過……是和你一起滾。」

蕭逸晗說完,然後抱住顧言馨在大床上面滾了一圈。 「蕭逸晗……夠了……」

「不夠,遠遠不夠,我的病還沒好呢,你得給我治病。」

「草,老子又不是醫生,不過,我倒是可以給你介紹一位。」

「恩?」

「莫雅,你找莫雅給你治病去吧!保證藥到病除,然後天天讓你醉生夢死的。」顧言馨故意說道。

「顧言馨,欠抽了是不是?」

「為什麼這麼生氣,莫雅長得也不錯啊。」

「錯,她長的沒你好看,臉蛋沒有你漂亮,身材沒你好,然後胸也比你小,總之身上哪一點都不如你,甚至你的頭髮都比她好看。」

顧言馨聽了,心裡樂呵呵的。

「你怎麼知道她的胸比我小,難道你捏過?」顧言馨沒想到,她居然和蕭逸晗在這裡YY莫雅。

「你有錯了,不是我捏過她的,而是我捏過你的,我家寶貝兒的又大又白。」

蕭逸晗說著,便開始扯顧言馨的衣服了。

「蕭逸晗!不要啦!這裡是蕭逸楓的別墅!」

「對啊,我就是要在他的別墅裡面上你。」

顧言馨:「……」

果然,男人的嘴裡總是一大堆的黃、段子。

「蕭逸晗……」

「恩。」

「我們之間不要有誤會了好不好。」顧言馨說道。

她再也不想承受這樣的誤會了,這一次,已經深深的領悟到了。

「恩,好,寶貝兒,我好想你。」蕭逸晗在顧言馨的耳邊說道。

暖暖的熱氣,讓顧言馨感到一陣酥酥麻麻的,身體也繃緊了。

隨後,蕭逸晗的吻,從額頭上落到了嘴唇上面,如蜻蜓點水一般。

顧言馨輕輕勾住他的脖子,然後主動地獻上了自己。

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兩人緊緊地相擁著。

「蕭逸晗,你特么的輕點……」

「怎麼,幾天沒上你,搞得跟第一次一樣。」

「蕭逸晗!」顧言馨惱羞成怒。

男人始終埋頭苦幹!

……

一番風雨過後,蕭逸晗將顧言馨摟在懷裡,顧言馨躺在蕭逸晗結實的胸膛之上,心裡滿滿的都是愛。

和之前鬱悶的心情比起來,現在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這幾天痛苦的日子,她真的是受夠了,還是比較喜歡兩個人之間坦蕩蕩的,什麼誤會也沒有,就這樣簡簡單單的多好。

「蕭逸晗,你怎麼進來的,大半夜的,不會是翻牆進來的吧?」顧言馨問道。

「你說呢?你男人有的是辦法,因為我女人在裡面啊。」

「臭不要臉的,我在跟你說正事兒呢。」

「我說的也是正事兒啊,自從你跑出來以後,我便出來尋找你的,可是和上次的結果一樣,仍然沒有消息。但後來,我想到了你上次被蕭逸楓帶回了蕭家,所以我想這一次你肯定也是被他帶走的,只是他不可能還那麼傻,將你又帶到蕭家,等著我回去找,所以就讓朱彬打聽到了他私人的別墅,沒想到,你果然在這裡。」

「但是蕭逸楓不知道你進來了,若是讓他偷偷知道你進來了,不知道會不會生氣,你似乎和他也不是很對盤。」

「那有什麼關係,我來找我的女人,別說是這裡,就是總統的白宮,我也去闖了,更何況,我還沒找他算賬了,竟然將你帶到了這個地方,這是幾個意思?拐走了我的女人。」

蕭逸晗的話,總是讓顧言馨覺得莫名的好笑,這個霸道的男人。

「寶貝兒,我好想你,我生病的時候,我多麼希望在我身邊的人是你,莫雅那個臭女人趕都趕不走。」

提及莫雅,顧言馨又問道,「對了,你昏迷的時候,莫雅有沒有占你便宜,然後偷吃你豆腐,或者悄悄的上了你,然後來個生米煮成熟飯。」

「行了行了打住,你是不是還想說,然後我一發就中,然後等到時機成熟,她帶著一個孩子來逼宮。」

顧言馨:「……」

「放心啦,你男人的貞操好好的,沒有丟,你不在的時間裡面,我肯定會為你守身如玉的。」

「噗!」顧言馨一下子就笑出來了。

「蕭逸晗,你怎麼這麼可愛。」

「是么,那就親一下,給點獎勵唄。」蕭逸晗一下子將顧言馨抱起來。

顧言馨現在的姿勢就是像一隻死豬一樣的趴在蕭逸晗的結實的身上。

顧言馨明顯地感覺某人有反應了,小晗晗又出來了。

隨後,她輕輕地獻上了自己的唇瓣,覆蓋住蕭逸晗的嘴。

「寶貝兒,你的嘴唇好軟,我好喜歡。」

「去你的,你老實交代,莫雅真的沒有趁你昏迷的時候對你動手動腳嗎?」顧言馨問道。

以她現在對莫雅的了解,這個女人如此的有心計,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

蕭逸晗昏迷,這麼好的機會,她怎麼能不把握。

「不是都說了嗎?我堅決為你守住了貞操。」

「你說守住了,意思就是莫雅還是對你動手了?」

「寶貝兒,你怎麼這麼聰明,好吧,我就告訴你吧,其實她是動手了,甚至脫光了想要爬上我的床,赤果果的勾引你男人,可惜你男人對她沒有反應,一腳就將她踢到了地上。」

聽到這裡,顧言馨從蕭逸晗的身上翻身而下,果然是動手了,居然還脫光光!!

她腦子裡面可以腦補這些畫面了。

蕭逸晗躺在床上,莫雅然後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將自己脫光光了,然後去勾引蕭逸晗……

「怎麼了?生氣了?是你自己要我說的。」

「那她碰你哪裡了?」顧言馨小氣地我問道。

蕭逸晗嘴角抽搐了幾下,搞得他似乎才是女人,顧言馨是個男人一樣盤問。

「哪裡都沒碰到,因為那個時候,我正好醒過來了。」

「那你看見她哪裡了?」

「那個……寶貝兒,如果我說我什麼都沒看見,那肯定是騙你的,我也只是那麼一瞬間的時候看了一下,然後便讓她出去了。」蕭逸晗做了一個發誓的動作。

「難怪,你說我的比莫雅的大,原來你真的看過!你這個色、胚子!」顧言馨佯裝生氣的樣子。

蕭逸晗掰過顧言馨的身子,然後認真地說道:「言馨,我愛的人只有你一個,可能我這輩子對其她女人都沒有反應了。」 「蕭逸晗……」

「言馨,不要離開我,也不要生氣。」蕭逸晗的語氣裡面,有一絲的可憐,甚至還有一絲的哀求。

「我沒有……」顧言馨有些著急了,剛才她只不過是開玩笑的。

其實看過又這樣,這哪個男人長大還沒看過那些毛片,上面的女人還不是赤果果的,莫雅的事情,就當時多看了一張毛片吧!

「既然沒有的話,那我們……」蕭逸晗邪惡的聲音傳來,又將顧言馨壓在身下了。

「蕭逸晗!你又騙我!」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