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開始,傅南初心裡有些看法發生改變,讓蛇咬到這件事情總不可能是意外。

畢竟這種海蛇毒素非常厲害,萬一不能得到及時救治,松本莓很有可能就要截肢。

「這個世界上面,除你以外,任何人都不值得讓我信任。」陸司寒認真的說,而且戴禮那邊還沒消息傳來。

蠻橫的屠夫 「這句情話不錯,還有這次的蔬菜粥同樣非常美味,還想再吃點。」南初說著起身前往廚房。

只是在路過那名女傭時候,南初停下腳步,抬眼看向那名女傭。

「怎麼不去廚房,是有什麼事情嗎?」陸司寒不解的問。

「想要問問這個姑娘,你的身上噴的什麼香水?」

「香水?」

「陸夫人,我的身上根本沒有噴過香水。」女傭誠實的回答。

南初的鼻子可以區分很多氣味相近的藥材,所以對於香味同樣非常敏感。

但是女傭非常堅定的說,沒有噴過香水,或許就是自己聞錯。

畢竟只是一件小事,這個女傭沒有必要欺騙自己。

「想要香水,就和我說,今天就去買。」陸司寒就看不慣南初羨慕別人的東西。

只要是南初想要的,陸司寒不管費盡多少心血都能搞到。

「不是喜歡香水,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南初直接拒絕道,有些時候需要聞別的香味,帶著香水反而容易搞混。

這件事情就這樣被帶過,只是平靜生活中的一個小小波瀾。

這段時間陸司寒忙著松本莓中毒的事,一直都沒處理公務,現在堆積下來很忙。

下午時候,陸司寒則在書房處理公務,而南初就在樓下和蘋果視頻通話。

原本想著爸爸媽媽都沒有陪在蘋果身邊,過年時候,蘋果只有自己,非常可憐。

南初甚至想到,蘋果在她面前哭的模樣。

但是結果讓南初失望。

南初和陸司寒不在錦都這段時間,蘋果要多瀟洒,就有多瀟洒。

權家和盛家已經去膩,這段時間,蘋果一直住在明家和比他大六七歲的苗寶哥哥一起玩。

而明家一向都是親朋好友最多的,短短一個年的時間,蘋果最起碼收到四十多個紅包。

現在南初撥打電話過去,蘋果只和南初簡單說了幾句,就囔囔著要和苗寶哥哥一起去玩煙花,直接拋棄南初。

所以南初只能開始看起綜藝節目。

只是剛剛看起來,南初聽到門口傳來動靜,好像是有低低哭聲。

等到南初出去,看到這幢別墅里的女傭,正在不斷抹眼淚。

「怎麼回事,是被誰欺負了嗎?」南初覺得這個女傭性格很好,有什麼事情總是率先問過他們意思。

所以如果她是遇到困難,南初願意幫忙。

「對不起,夫人,我,我不該在這哭的。」

「沒事,有什麼事情可以和我說說。」

重生未來都市仙遊 「是我的妹妹,早上過來和陸先生彙報情報時還是好好的,但是等她回到家中就被一條游上岸的海蛇襲擊。」

「當時家裡沒人,而她失去行動力氣,等到我們發現時候,已經去世。」女傭哭著說道。

「怎麼變得這樣,真是讓人難以接受,明明早上時候還是好好的。」南初同樣有些感慨,畢竟是這樣一條鮮活生命,而且那個姑娘是非常有禮貌的。

回想早上的事,南初不自覺的再次想到那個香味,腦海裡面有個可怕念頭。

「或許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或許海蛇不是無意識的攻擊你的妹妹。」南初開口說道。

「陸夫人,這是什麼意思?」

「現在一起去趟松本莓之前居住的別墅,只有拿到證據,才能和你解釋。」南初幽幽的說。

很多線索開始一點一點串聯起來。

怪不得南初覺得那個女傭身上味道非常熟悉。

因為就在昨天,南初剛剛聞過,這個香味赫然就是沙灘賣海蛇的老大爺身上味道。

女傭知道夫人聰明,這樣說,肯定是想到一些蛛絲馬跡,於是答應下來和夫人一起去著一趟。

來到松本莓從前居住別墅已經是下午四點,在來這幢別墅以前,南初還抽空去過一趟中藥店。

「夫人,松本莓已經離開,我的妹妹是在家中死亡,所以和這幢別墅應該沒有任何關係吧?」

「進去看看再說。」南初直接一把推開這幢別墅的門。

「好香!」

「這是什麼香味!」女傭驚奇的說。

南初心裡只覺得不好,一切事情和她想的果然一模一樣。

死去的女傭沒有說謊,她的身上根本沒有噴洒任何香水。

至於為什麼沒有噴洒香水,但是還能這樣香的原因,就是她一直生活在一個很香的壞境當中,所以身上不自覺的帶上這個味道。

「天吶,夫人,蛇!」

「好多的海蛇,怎麼會變成這樣!」

女傭剛剛上前幾步,發現客廳的沙發下面,藏著幾條海蛇。

按理說,這裡根本不應該有海蛇的,海蛇是在海里的,但是這些海蛇分明非常喜歡這裡。

女傭剛剛說完,一條海蛇聽到動靜,已經吐著蛇信朝她們襲來。

「啊,啊!」女傭尖叫著想要逃走。

南初一把抓住女傭的手,將她拉到自己身後,然後從口袋裡面拿出一把雄黃,直接倒在腳下。

蛇聞到雄黃的氣味,立刻害怕的逃離開來。

果然中醫藥材在很多時候,都是非常有用的。

就在剛剛南初在路過島上一家A國人開的藥材店時,想到雄黃可以剋制蛇,所以買了一些防身,現在正好可以用到。

「夫人,您可真是厲害,居然擁有這種神葯。」

「這個不算什麼神葯,就是A國一種藥材叫做雄黃,非常便宜。」

「如果害怕海蛇,你們可以多備一些。」 “這?哈哈,這小傢伙怎麼長得這麼醜?”張小柔有點嫌棄哈巴長得特別醜,她伸手過去摸他腦袋瓜子,哈巴還特別傲嬌的把頭一扭,“哼,本大王那麼英俊瀟灑,哪裏醜了?”

“哈哈哈,你家的小狗還挺傲嬌的。”張小柔沒忍住,撲哧一聲大笑了起來。

“你別看哈巴長得醜,實質上哈巴特別聽話,還很愛乾淨,而且特別有才喲。又會跳舞,又會唱歌。”郝健爲了讓張小柔收養哈巴,一個勁兒的誇他,他誇得哈巴都不好意思了。

“有才?”張小柔不解,上下打量哈巴,白絨絨的毛卻黏在一起,皺巴巴的臉,眼睛都快看不見了。這小傢伙真的愛乾淨,還有才?還是說主人沒給它洗澡?“愛乾淨?”

哈巴被張小柔的目光看得有點不自在,郝健也被張小柔的目光看得不自在。

郝健心裏尷尬了,最近確實沒怎麼管哈巴,光顧着讓他們去陪冥龜了,都沒怎麼收拾他們,看來是自己失職了。

“來,哈巴,過去,同小柔姐姐握個手。”郝健見她很遲疑,爲了緩解尷尬,就把哈巴放在了地上,哈巴踉踉蹌蹌地跑了過去,聽話的伸出他的前爪。

“來,哈巴,再轉幾個圈,跳個舞給姐姐看。”

哈巴撅着屁股跳了一個舞,轉了幾個圈,像一隻高傲的領頭犬一樣。

“哇!它好厲害!”張小柔不由得感嘆起來。“它還會別的嗎?”

“當然會了。”郝健特別得意道:“來,哈巴,向小柔姐姐撒個嬌看。”

張小柔覺得很神奇,這在電視劇裏面才能看到的,所以滿懷期待。

哈巴果然不負衆望,他衝着張小柔搖尾祈憐,汪汪直叫,特別惹人愛,這下子張小柔驚呆了!

“這狗可真乖啊。簡直太棒了!”表演結束之後,張小柔一邊和哈巴握手,一邊誇這狗通靈性,她想着這狗雖然髒了一點,不過自己收拾收拾也可以變成一個可愛的狗,關鍵這麼通人性!

她恨不得馬上就把它洗得白白淨淨的,好來個人狗和諧自拍,在朋友圈裏面炫耀一番。

“小柔,你就幫我帶帶他嘛。我平時都沒時間照顧他。你看他都瘦了。”郝健見張小柔一副驚呆了的表情,心裏在偷笑。

他繼續添火加油了一番,果真是一副巧嘴。

“有你帶他,說不定以後會成爲一個神犬哦。你瞧他,他這不也是挺喜歡你的嗎?”

哈巴衝郝健嘟着嘴,他心裏想着:可不是瘦了嘛,主人都好幾天沒喂他們吃太陽花瓣了。又不許他們吃肉食動物!不瘦纔怪咧。

“好吧,好吧。那我只是暫時收養喲,等你有空了,再把他領走。”最主要的是可以睹物思人嘛,想着張小柔的臉都紅了,她點了點頭。

張小柔把哈巴牽進了屋裏,準備關門時,卻被郝建給叫住了。“對了,哈巴的飯量有點大,他最喜愛吃太陽花瓣,不過吃魚和骨頭也都行。”

“好,我知道了。沒想到你這寵物還挺特別,不喜歡吃肉竟然喜歡吃太陽花瓣。”張小柔看向哈巴的眼光更加覺得好奇了。

“嘿嘿,品種不一樣嘛。”郝健尷尬的摸了摸腦袋,“哈巴要聽小柔姐姐的話喲。”

哈巴特別配合,還衝他汪汪叫了兩聲。

“我先走了,週末我請你吃飯。”

“好,再見。”

郝健告別了她,就回到了家裏。

於是張小柔就把哈巴給收養了。

這一週有哈巴的保護,張小柔都相安無事。

這幾天,苟蛋子心情特別不好,連他最愛的電視劇都不看了,他窩在房間裏,整天不知道在幹什麼?不出門也不跟人說話。活脫脫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這幅情景讓郝健他們看了,真替他擔心。

於是,郝健和王胖子他們這幾天都沒閒着,他倆四處尋找治療苟蛋子嗓子的方法。

又是找醫生,又是找算命的,還上網搜查,醫生卻說檢查出來,苟蛋子的嗓子沒問題,可爲什麼他卻說不出話?

算命的就更離譜了,說什麼機緣未到,強求不得。反正就是勸郝健他們放棄,這樣不也挺好的。

然而並不好,沒有苟蛋子的廢話,他們會覺得很無聊,很不習慣。

這天,王胖子決定將苟蛋子帶回他老家,去找他師傅,沒跟郝健商量,留了一封書信就把苟蛋子給帶走了。

——郝子,我帶苟蛋子去找我師傅治他嗓子了。大概半月有餘就回來,勿念。王道之。

不得不說王胖子和苟蛋子走了以後,變得更加冷清了。

郝健週末週六打着想念哈巴的幌子,去陪張小柔吃吃飯,逛逛街,也沒其他的事幹。

這麼久了,喬布斯冥界網都沒找事給他幹,郝健都快忽略了手上這塊表的用處了。

又到一週週六週日,閒下來,郝健打開qq,郝健好久都沒登錄qq在線了!

結果郝健剛一在線,上面就發來了很多條求救消息,全都是來自不愛吃天線的天線寶寶!

慘了,他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第一條:@最炫酷的捉鬼帥哥,弟弟,你真的會捉鬼嗎?

第二條:姐姐最近撞到鬼了,夢裏面被鬼纏着,好恐怖啊!怎麼辦?

第三條:你在哪裏啊?可以過來幫幫我嗎?

第四條:你不是說你會驅鬼嘛,怎麼老是不在線啊!

…………

第五條:我老是感覺黑暗裏有雙眼睛一直在盯着我!我睡不着,我好壓抑,好想一死了之了!

前四條求救信息,是上個月二十五二十六號左右,最後一條是昨天發來的!

看來,這個“萌噠噠的豬兒蟲”顯然是去見了那個“好死不如賴活着”的傢伙。

至於他們有沒有去雪之戀咖啡館,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

“靜兒姐,你現在在哪裏?千萬別做傻事。”

“我前些日子出差去了。”

“你住址在哪裏?你要是信得過我,我想辦法幫你趕走纏着你的鬼東西。”

重生之林以宣 “若是,你不方便透露地址,你說一個地方,約我過去見面,詳細的見面再說。”

郝健連續發了幾條過去。

發完,郝健打開gps定位軟件,查看白仁靜的位置,地理位置顯示正在她家裏。

等了好久,對方的頭像總算有了閃動。 第973章查出眉目

說話間,足足十幾條海蛇已經圍住南初與女傭周圍,但是畏懼雄黃氣味,紛紛不敢靠近。

南初買了整整兩斤雄黃,和女傭一人一斤,直接就將雄黃抹在腳上,一步一步朝裡面走去。

「夫人,你說為什麼這個地方這麼多的海蛇?」

「或許是因為氣味,而你的妹妹或許也是死於氣味。」

「你的妹妹這段時間沒有來過別墅,一直都在照顧松本莓,所以根本不知道別墅裡面有很多海蛇。」

「而她其實早在不知不覺當中帶上這個氣味,所以回到自己家中,吸引海蛇撕咬她。」南初走進氣味最濃郁的一件卧室說道。

「這麼說來都是這個房間搞的鬼,害死我的妹妹?!」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想要一把火燒光這裡!」女傭氣憤的說。

「先不要著急,一切都沒這樣簡單。」

「這幢別墅是無辜的,想想從前這裡住過多少的人,從來沒有出現過海蛇圍攻這種情況,而且這幢別墅從前根本沒有任何氣味。」南墅說完,拿過一件床單撕扯開來,拿起一塊,朝外走去。

「夫人拿著這塊床單,是準備去哪裡?」

「去驗證我的猜想。」

香味吸引海蛇咬人,這些所有一切通通都是假設,或許根本沒有關係。

而南初現在要做的就是驗證,拿著這塊帶有香味的床單,南初打算去趟沙灘,尋找當初那個販賣海蛇的老大爺。

來到沙灘已經是五點鐘,此刻遊客比較稀少。

南初和女傭一眼就看到正在吆喝的老大爺。

「快來我這看看,這些海蛇都是今天剛剛捕撈上來的,用來做蛇煲,用來做藥酒,都是再合適不過的!」

「你們快來看看吶,全部便宜賣出!」

南初與女傭走過去,只是她們一走進,老大爺面前桶里的海蛇開始發狂起來。

這些海蛇非常不喜歡南初身上味道,所以產生強烈排斥反應。

「你們這個身上都是什麼臭味,趕緊給我走開,走開!」

「老大爺,我們想要問你一件事情,請你幫我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