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的爸爸和那一個哥哥呢,對於這件事情顯現的是那樣的平靜,甚至於第1個想法不是為了女兒去尋找事情的真相,而是想要把這件事情給遮擋起來。

「這裡是公安局,不是你們來鬧事的地方,請你們保持安靜。」

謝斌剛剛把人帶回來,還沒有來得及有一個喘息的機會,李富貴就再一次的帶著附近的村民,和他的那一個兒子李強跑到了公安局裡面來了。

「就算是公安局又怎麼樣?你們有槍就了不起了呀,哪裡有這麼壓榨我們的?我的女兒都已經死了,你們還不讓他有一個好一點的全屍嗎?非要把人給折騰的沒法看了才可以嗎?」

看來李富貴也是知道的,所有的屍體到了公安局,法醫那裡都是要被解剖的,這也是為了確定對方最終的死亡原因。

「我們現在,有理由懷疑你的女兒是被別人殺害的,現在所有做的事情也是想著幫他討回公道。」

他一直以來的職責也就是在發現了案件的之後,把所有事情的真相,拋開在大家的面前,讓大家可以看到。

哪怕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會遇到許多的不理解,或者一些別的事情只是他們還會堅持著。

一定要把這件事情給做完,就像是這件事情一樣,哪怕遭到了家屬的極力反對,只是為了給被害人討回一個公道,也為了讓嫌疑人付出代價,冒著這麼大的危險也是要做這件事的。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的女兒是怎麼死的?我心裡再清楚不過了,用得著你們在這裡告訴我嗎?」

這個李富貴,也是非常的不講理的在他的心裏面既然是他的女兒了,現在既然是已經死了的話別人也就沒有了繼續在去摻合這件事情等我必要了。

哪怕是在面對警察的詢問的時候也是一副,所以這是我的女兒,所以你們根本就不能拿我怎麼樣的態度了。

謝斌眼睛裡面,這是一種對自己女兒的生命都可以視而不見的父親一人,沒有任何再去同情他的理由了。

「我告訴你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情,如果他真的是被人殺害的話,你們這一家人誰都逃脫不了這一個嫌疑,你們明白么。」

既然現在講到與這一家人已經不可能去聽了的話,那麼就直接開始讓他們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如果要是再阻攔下去的話,他們面臨的將是什麼?

「我不管!今天我既然來了的話這件事情也就不能不能輕易的就這麼過去了。」

李富貴雖然,在聽到了警察的話之後有一些猶豫,只是語氣裡面還是帶著一些強硬的。

李強之前的時候,他聽了警察的那一些話之後,雖然還是來了,只是來到了這裡之後一直都是非常的沉默的,也沒有提起來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一直都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好像也在考慮這件事情要不要繼續下去。

「我說你們幾個人也挺仗義的呀,就這麼跑到公安局裡來鬧事了,就算是這一次的事情,你們幾個人沒有什麼關係,只是你們故意阻攔這件事情我也可以把你們給好好的關進去幾天,我可以直接把話告訴你們,我現在就可以把這個案子遞交到法院去,而你們這幾個人呢,咱也就是干擾我們辦案了,我也有權利把你們給抓起來,不想走的就留下來了。」

謝斌現在,等著屍體的調查結果,如果要是一旦確定了這一個女人是被人給故意傷害的話,那麼這一家人都是有嫌疑的,與其到時候再把人找來,他可是毫不介意現在就把人給留下來的。

「這邊的結果怎麼樣了?外面的人已經跑到這裡來鬧事了,這一件事情的影響會越來越大的,最起碼我們這一邊有一個實質性的證據證明這一個人是被殺害的。」

司徒靜也是,有一些常識的外面鬧事的這些人,可是這一個死者的家屬。

他們確實是有辦案的這一個權利的,但是如果要是拿不出實質性的證據來就解剖了這一個屍體的話,在法律上面也是不被允許的。

「相信我吧,這一個案子絕對沒有表面上面的那樣簡單,把這一個脖子上面淚痕的照片拿出去,讓他的爸爸還有他的哥哥看一下,如果他們繼續鬧的話,就直接把人給拘留了吧。」

屍體已經在家裡面放了那麼長的時間來相信家裡面的這些人,自然也早就已經知道了脖子上面勒痕的這件事情。

可是沒有想到這一群人在發現了這一件事情之後,第1個想法不是要為自己的女兒找到真正殺害他的那一個兇手,而是極力的去掩護這件事情,其中也不乏表明殺害這一個女人的兇手,也有可能就是她家裡面這些他最信任的人了。

要不然的話也解釋不清楚為什麼在事情發生了之後,尤其是在警察已經掌握了一些這個女孩,是被人殺害的證據了之後,家人居然還是跑到公安局裡面來鬧,大有一種魚死網破的樣子。

「你們好好的看一下這個照片吧,我們隊裡面的人已經說了,如果在看了這些照片之後,你們還是想要把人給帶走的話,那麼我們就有權利懷疑你們當中的某一個人是殺人兇手,但這件事情沒有調查之前的話,要在公安局裡面度過了。」 司徒靜在出來的時候,把照片放在了一群鬧事者的面前,也是小心翼翼的觀察著他們臉上的表情的,有的殺人犯在看到了這些照片之後,心裡一定會心虛的表現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樣子了。

「老李啊,看著這個照片事情好像是不簡單的,要不然的話就讓警察調查一下吧,如果你的女兒真的是被人給殺害的話這件事情,你也不能就這麼吃了這麼一個啞巴虧呀,不能讓嫌疑人逍遙法外。」

剛剛還來這裡準備鬧事的村民,在看到了這一個照片之後也就老實了,當然說了他們做這些,不過就是顧念著鄰里之間的那一份情誼罷了。

只是也沒有必要因為別人的事情再把自己牽連到了這件事情裡面來了,如果要是被拘留的話,對於家裡也是有一些影響的,所以還是不願意太過於牽連這件事情。

「你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我自己的女兒怎麼死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李富貴雖然,極力的解釋著他的女兒確實是自殺而死的,志士司徒靜卻從這個男人的臉上看到了那一種面如死灰的感覺,好像在看到這個照片的那一刻,身上所有的力氣都被抽乾淨了。

「好了好了,現在大家也已經知道真相的都離開吧,直到大家對於這件事情都是非常的關心的都在下面,有了新的愛情發展都會通知大家的。」

司徒靜知道這裡的這些村民,現在肯定是害怕了,自然也就不可能繼續牽連到這件事情上面去了,這個時候把她打發走也就容易得很多了,村民在聽到這些話之後,就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嗚嗚嗚,那是我的孩子啊,那,那是我的親生女兒啊,嗚嗚嗚,我對不起……」

「爸,你不要在說了這件事情,既然現在已經發展到這一個地步了,我們也沒有再繼續管下去的必要了,姐姐的死確實是應該給她一個交代了,這件事情我們也就不要太管了,等著警察這一天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吧。」

哪怕是在今天的婚禮現場,李富貴眼睛裡面,也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那麼強大的傷,感覺到這事,黛玉知道自己的女兒屍體帶不走的時候,這一刻眼淚居然特別洶湧的掉了下來。

這個時候呢,也是第一次在這個父親的臉上看到了一個女兒去世了之後,應該出現的那樣的一個表情吧。

之前的時候總是感覺他就像對待自己的這一個女兒,就像是一個陌生人一樣,哪怕就是去在葬禮現場的時候也沒有那樣的難受。

「我真的不明白了,既然現在已經發現了,你的女兒死的這一件事情非常的蹊蹺,那麼你為什麼不好好的調查一下呢?難不成這裡面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司徒靜這一刻,看見這個老父親臉上掛著的淚痕,心裡也可以明白,沒有任何一個父親會對自己的女兒死亡的這一件事情,可以表現得那麼的無所謂,只是看著她臉上的淚痕表明他之前的那一副堅強的樣子,應該都是可以表現出來的吧,又怎麼可能真的不在乎呢?

可是他親眼看著長大的女兒啊,那可是他的親生骨肉,可是明明心裡也是難受的,為什麼要一副假裝自己堅強的樣子?為什麼也不同意警察繼續調查這件事情,所以這件事情後面隱藏著的可能還有更大的秘密。

「其實,我爸爸……」

「好了,這件事情不要再說下去了,現在既然你們願意調查這件事情,他就調查吧,我不會再有什麼犯罪了。」

這個老父親在經歷了一天的時間之後,也算是終於願意妥協了,接受警察這一邊的調查了。

「那現在你們同意調查這件事情了,我們警察這一邊還是有一些事情需要詢問一下的。」

其實這一個案件很有可能就是和這一家人有關係的,就算是和這一家人沒有關係的話,他們很有可能也知道這一個殺人犯到底是誰的。

要不是這樣的話,一開始的時候也就不可能拚命的去維護對方了,這就說明這件事情當中一定是有貓膩的審訊過程當中,說不定會有一些結果。

「這件事情和我們家裡面的人並沒有什麼關係,我們現在也已經同意調查我姐姐到底是怎麼死了的,怎麼又要跑到這裡來詢問我們呢?」

李強本來以為只要是同意了的話,這件事情和他也就沒有什麼關係了,可是卻沒有想到居然發生了這麼多的意外了。

現在一聽說,警察要詢問一下這件事情心裏面也是表現出非常的慌亂的。

「這是正常的詢問了,再說了通過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我們也是有理由懷疑你們的。」

謝斌一直就是覺得,這一家人非常的奇怪的。

「好吧。」

兩個人在看到了警察眼睛裡面的認真了之後,也是沒有在繼續說什麼的了。

「說吧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願意我們去檢查屍體。」

第一個審訊的就是李強了,為了可以從兩個人的話裡面找到一些破綻所以也是吧兩個人分開來詢問這件事情的了。

「就是因為,我們這裡的風土民情啊,這件事情我們早上的時候也是說了的。」

李強對於不願意警察查看屍體的這件事情,也是一直在那裡堅持己見的,顯然不怎麼配合警察這一邊的詢問的。

「李強我告訴你,目前為止你也是有嫌疑的,你目前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的配合我們警察這一邊的詢問,這樣的話才能早一點調查出兇手,因為那是為了你擺脫自己的心,就算是你對你姐姐的感情真的沒有那麼深的話,你要不要自己考慮一下。」

謝斌一下子就把自己審問的文件扔到了桌子上面去了,顯然這個李強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還是以為這些事情只要是糊弄一下就可以過去的。 現在可是關係到人命的問題了,就再也不能馬虎過去了,如果要是不配合的話,很有可能導致案件朝著不同的方向去發展的,也有可能會誤導現在的這一些問題。

在一些正確的詢問當中,也可以增加一下這個破案的時間了,其實最不願意相信的還是死者是因為一家人的關係,所以死亡的當然了,目前為止現在這一家人的嫌疑都是非常大的。

通過第1次見面的時候,這一家人的距離就是非常的耐人尋味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姐姐是被人故意傷害了之後,也沒有關係是他痛苦的樣子,或者對於那一個嫌疑人,有太大的仇恨心理。

「我已經在儘力的配合你們了,其實對於這些事情我也真的是不理解的,是爸爸帶回來的,那一天的時候我也覺得非常的奇怪的,其實姐姐這些年一直在外面工作,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並沒有那麼好。」

果然李強的話,也算是證明了他和他姐姐之間的關係並不好,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帶她姐姐死了,的這一段時間裡面它就表現得那樣的平靜。

這是這一種關係,應該冷漠到什麼樣的程度,就算是平時接觸的時間不多的話,那麼也算是身體裡面流著同樣的血液了。

也算是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可是,對於這件事情,對於死亡的生離死別,居然也可以看得這麼坦然,這一方面固然有些問題了。

「可是那你的姐姐,你不要忘記了,你們兩個人可是一塊長大的,那一種血濃於水也可以隨著感謝那樣的淡薄了嗎?再說了你的媽媽在現場的時候說的那一筆錢又是什麼原因呢?」

謝斌可是記得那一個母親在現場的時候,也是一直說兩個人是因為錢,所以才放棄了查詢這件事情真相的。

那麼大家的心裏面也不免的有了一個猜測,那麼就是嫌疑人主動的給了這個家裡面一筆錢,然後來封住他們的口,讓他們不要再追查這件事情。

「其實我一開始的時候說的那些話也不是假話的,我姐姐之前的那一個男朋友確實是結婚了,只是因為我姐姐死了的這件事情,我爸爸發現了之後,總是覺得家裡面是非常的丟人的,也不知道他具體死亡的原因,我們確實是在附近發現了一封遺書的,於是我爸爸就找到了那一個男人,希望他可以給我們家裡面一筆錢,要不然的話倆人都不會好過的,就會一直鬧下去,他就給了我們家裡面一筆錢,我們家裡面是比較窮的,一直以來在四方街里那裡也是挺不起腰桿來的,我老婆也經常因為這件事情說我,我還有一個兒子呀,我必須要為了她的將來做一個打算,所以就拿了這筆錢,只是在發生了這件事情之後,我也並不知道我姐姐是被人傷害的,確實是今天才知道。」

李強好像是,沒有任何隱瞞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了,這是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實話還需要接下來繼續考證一下,不能因為他說的這些話就暫時擺脫了他身上的嫌疑。

「李富貴,對於你兒子的事情,結果現在已經結束了,我知道你失去了女兒之後,心裡自然是不好受的,剛剛那時候我也看到你流淚了,只是我還是希望,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說出來,這樣的話也可以幫助我們快一點的破案。

這畢竟是你的親生女兒,難道你就不顧念著,他對於你的那一份感情了嗎?通過你鄰居的那些話,我也知道你對這一個女兒平時的時候還是非常的孝順的,所以我還是希望你把你自己最大的事情全部說出來,不要愧對了你的女兒對於你的那一份孝順。」

有了上一次的事情了之後他們也就知道了,詢問這一些人也不能太給他們面子,一開始的時候就要把這件事情說清楚,也避免繼續浪費唇舌。

「我知道你們現在肯定懷疑我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了,為了一些錢甚至不惜犧牲自己女兒的命,可是我又有什麼選擇呢?」

李富貴在說起,這些話來的時候語氣裡面夾雜著或多或少的無奈,不過才剛剛一會的時間沒有見。

突然覺得這一個老人一下子就變得蒼老了起來,這一刻他像是拿一個真正失去女兒的他。

之前的那一個,他就像是帶著一個面具一樣,讓人看不清他臉上的那一副表情,甚至於覺得他一定就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卻是他說的話也是真的,現在警察的心理有理由這樣去懷疑。

在案情,沒有完全的被破解之前,所有和這個事情有關係的人,自然也都是嫌疑人了,誰也擺脫不了那一個嫌疑。

「如果你希望自己不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希望給你地底下得女兒一個交代的話,那就配合我們一下。」

謝斌對於,面前的這一個男人絲毫沒有覺得他有什麼可憐的地方,剛剛的時候,可是他一直都在那裡阻攔著調查她女兒死亡的這一件事情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大概目前為止說的就是這一種人吧,他們表面上一副為了子女著想,可是呢,真正的帶子女需要他們站出來的時候卻選擇了逃避,如果要不是警察,懷疑了這件事情的話,那麼他的這一個女兒這一輩子,死亡的真正原因大概都不會有人知道了吧。

「你們想知道什麼就儘管問我吧,我會儘可能的告訴你們的。」

李富貴也是,表現出來了一副極力配合警方調查到案件的,他們也希望是這樣的,畢竟現在家裡面的人提供的消息,還有可能關係到這一個案件到什麼時候可以公之於眾。

「我聽說你的女兒帶回去了之後,你曾經拿到過一筆錢,我想知道這一筆錢你是從誰的手裡拿到的。」

謝斌故意的,沒有把話說清楚,其實對於這一對父子,他根本就是不相信的,就是希望從兩個人不同的詢問結果當中找到一些破綻。 自然也就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來告訴對方,對方的回答到底是什麼也是需要試探出來的,這在審訊過程當中經常會出現的事情。

「我是從他的那一個前男友那裡得到的,我的女兒確實是留下了一封遺書準備自殺的,這是我前幾天去找他的時候發現的那一份,遺書現在就在我的家裡,剛剛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也是不相信的。

其實對於這件事情我也是有責任的,一開始的時候兩個人在一起是非常的好的,他們分開的理由就是因為家裡面一直都反對,那一個男孩在家裡條件很好。

我這麼長的時間了,在農村裡面大家也都是可以看到的,因為貧窮所以也經常抬不起頭來,我總覺得你要去找那一個有錢人家,會被別人看不起的,還不如在普普通通人家找一個老公這樣的話,人家自然也會好好的善待她的,所以對於這件事情,我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是非常的反對的。

只是我沒有想到他會因為對方結婚這一件事情突然想不開,前幾天的時候這幾個孩子還非常開心的和家裡面打電話說有一些事情早就已經想開了,卻原來是欺騙我們的。」

李富貴和李強的話,在這一點上面並沒有找出任何的破綻來兩個人對於這一個說法還是一樣的,其實這件事情都是李富貴自己一個人看到的,也都是他去敲詐的對方的錢。

這說明在這個案件當中他的嫌疑還是比較大的,只是卻也沒有一個合理的理由,他為什麼要殺死自己的女兒呢?難道就是為了這些錢嗎?

「那個時候孩子已經死了,我的心裡也是非常的難受的,其實我還是希望我的大兒子可以好好的。

這個時候我非常的生氣的,就跑去找我女兒的那一個前女友了,他知道我女兒很愛這一件事情之後也是非常的驚訝的,就是他當時說會給我一筆錢,讓我心裡舒服一些。

一開始的時候我是拒絕的,我怎麼會同意拿著那一筆錢,讓我的女兒就這麼枉死了呢,我還是想好好的調查一下這件事情,可是回到家裡面之後。

我看見我的孫子一天天的大了起來了,我知道我家裡是比較貧窮的,當初為了給我的兒子找一個老婆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了,這個時候了,家裡已經沒有任何的錢了,我不得已也就只能答應了這件事情,只是希望可以改善一下家裡面的條件罷了。」

李富貴把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的。

大家也慢慢的了解到了這件事情的真相了。

可是對於李英,被殺害的這一個世界裡面,還是沒有任何一個嫌疑人入圍的。

這一天的學習剛剛結束的那一遍已經有了一個結果了。

「怎麼樣?」

謝斌詢問到,這對於案件的偵破可是非常的重要的,如果在這個案件當中,這一個死者真的是自殺的話,畢竟現在有關部門已經匯去,一起把遺書給帶來了,既然是寫了遺書的話,是不是就表明他有可能真的只是自殺,留下的那些傷痕也只能是湊巧罷了。

「死者是被打暈了之後,又被繩子勒死的。」

那死者的腦後面已經發現了一些被人有意打暈的跡象了,就是現在看起來的話,對方用的力度並不是很大,可能也沒有造成真正的昏迷。

從屍體狀況上來看,後面的傷痕並不是致命傷,而是被打暈了之後,又被人從後面勒住脖子,給活活的勒死的。

嫌疑人把人給傷害了之後,因為害怕被發現,所以就故意的又找來了一根繩子,把人給掛到上面去,這樣的話就回答出來了,對方是上吊自殺的假象了,只是那一份遺書的鑒定結果還沒有出來,還要看一下,那一封遺書到底是不是偽造的。

如果就像是這一個女孩的媽媽說的那樣,之前的時候,她給她打電話說要帶她一起出去玩,是不是已經放下了關於之前的那一些事情的話,說不定很有可能這一份遺書也是偽造的。

「真的搞不明白,這家人到底是怎麼想的,難不成自己的女兒死亡的這件事情居然這麼不在意。」

哪怕早就,已經想到了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只是真的覺得作為一個女孩是被人故意給傷害了,又想起這一家人對於這個女孩死亡的反應,不免覺得有些為了這個女孩感覺有一些寒心。

「把他那個前男友抓來吧,好好的詢問一下,把對方找來看一下這件事情,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我就不相信了,活生生的一個人居然就這樣被傷害了反而沒有人知道都想隱瞞這件事情。」

目前為止也就只有一個嫌疑人,還沒有出現在他們幾個人的面前,那就是那一個神秘的前男友了。

這個男人也是非常的奇怪的,本來這一個案件和他沒有,一點關係的,只是他卻在事情發生了之後,主動的花錢把這件事情給買了下來。

這一點不免也就有一些奇怪了,本來就是前男友,最近也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了,都準備結婚了,為什麼還要插手前女友之間的那些事情呢?

也確實是有一些奇怪的。

「你好,請問你是趙光義么?」

說起來李英,這一個前男友但實力方面也是不容小覷的,家裡有一個上市的公司了,並且每一次出行都是豪車美女相伴呢。

如果不是之前的時候看到了兩個人的照片的話,真的很難想象,這樣的一個公子哥會和一個農村來的一個女孩子,為了男女朋友的關係,甚至到了已經談婚論嫁的地步了,只是最後還是被兩家人給阻攔了下來。

「你好,我們是警察,李英的事情你知道吧?我們這一次是有些事情想要帶你去幫忙詢問一下的。」

從目前得到的消息來看的話,這個男人對於李英死亡的這件事也是知道的,要不然的話你就不會給這個家裡面那麼多的錢了。 「這件事情我知道了,她的爸爸之前的時候也跑到這裡來找到我的,之前的時候我們兩個人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只是當時因為兩家人都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所以你也知道的,我是離不開家裡面的,他也是一樣的,所以我們兩個人之間也就分手了,最近再也沒有聯繫了。

這些天我家裡面給我介紹的那一個對象,我們也已經準備結婚了,彼此之間的感覺還是不錯的,只是沒有想到大家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他就接受不了了,然後選擇了自殺,我實在是覺得他們家裡面接受這種打擊之後,會有一些受不了,所以就給了他們一筆錢,畢竟之前的時候一日夫妻百日恩嘛,我還是記掛著這些感情的。」

趙光義在面對警察的審訊的時候,也是不慌不忙的,在檢查還沒有詢問的時候,就已經把這件事情的大概前因後果全部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