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韓楉樰停下來,沒有多長的時間,就看到背後的人追了上來了,手裡還拿著一把泛著銀光的大刀。

等韓楉樰想要去看看他的樣子的時候,就讓她失望了,那個人的臉上蒙了一層黑色的面巾,讓她認不出來。

「你到底是誰?」

韓楉樰冷冷的質問了一聲,可是這次,那個人卻沒有再說任何的話,拿起那把大刀,直直的就沖著她砍了過來。

韓楉樰險險的避開了那一刀,還沒有來得及慶幸,又從旁邊伸出來了另外的一把大刀。

這一會兒的功夫,韓楉樰就見自己的周圍,圍了四五個蒙了面的人,他們的手裡,都拿著大刀。

眼看著,一把大刀就從自己的頭上砍下來了,韓楉樰就是想避開,也避不開了,她大叫了一聲。

「啊!」

韓楉樰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怔愣了半響,才反應了過來,剛剛是自己在做夢,可是,那樣無助的感覺,卻是那樣的真實。

想來,應該是自己掉落山崖之前,被人給追殺了的事情吧,韓楉樰仔細的想了想,對於剛剛夢中的情景,覺得有些印象,卻又不真切。

「呼。」

吐出了一口濁氣,韓楉樰這才發覺,自己的衣服都被汗水給打濕了,想要洗個澡,只是這個時候,又不好麻煩別人。

韓楉樰想著,自己去廚房看看,還有沒有熱水算了,正好在這個時候,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手上帶著的那個戒指上面了。

反正覺得,自己也有些睡不著了,韓楉樰就將這個戒指抬了起來,想要好好的看看。

原本,是想要將這個戒指給摘下來的,可是,韓楉樰試了幾次,卻都沒有辦法將它給摘下來,這讓她很是詫異。

「怎麼會這樣?」

見到這樣的情況,韓楉樰越發的覺得,自己手上戴著的這個戒指,不是尋常之物了。

不知道碰到了哪裡,韓楉樰只覺得自己周圍的場景就變幻了,剛剛她明明在自己的房間裡面。

這會兒,卻突然出現在了一片果林的下面,韓楉樰抬頭看看,那果樹上面,還結滿了大個飽滿的水果。

「這是哪裡?」

韓楉樰一臉的疑惑,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她記得,自己剛剛實在看自己手上的戒指的。

這樣一想,韓楉樰趕緊的將自己的手給抬起來,果然就看見,那個古樸的戒指,還好好的戴在了自己的手上了。

難道,是這個戒指的原因。 韓楉樰不是很清楚,可是,想到剛剛她就是因為看著這個戒指,才會到這樣的地方來的,這她的心裡隱隱的覺得,這些有些詭異的事情,都是和這個戒指有關的。

「吱吱,吱吱。」

就在韓楉樰疑惑著的時候,就聽到了一陣歡快的吱吱的聲音,朝著自己的方向來了。

轉過頭一看,韓楉樰就見到有兩團白色的,不知名的東西,朝著自己飛奔了過來,她下意識的想要避開。

只不過,韓楉樰的速度,還是沒有那兩團白色的東西快,眨眼間,那兩個東西,就躥到了她的面前,還很興奮的圍著她轉悠。

「你們,是狐狸?」

韓楉樰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眼前的這兩隻圓滾滾的狐狸,這兩隻狐狸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居然能夠長得這麼的胖。

不過,這個時候,沒有人能夠回答韓楉樰了,而且,她也沒有精力去想那麼多了,因為那兩隻狐狸,不停的圍在她的身邊轉悠。

「你們是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嗎?」

這兩隻胖狐狸,不停的在拉扯著自己的褲腳,韓楉樰這個時候,穿的還是晚上睡覺的時候穿的褻褲,感覺都快要被它們給扯壞了。

韓楉樰就見,自己說了那話之後,那兩隻狐狸就停下了動作,然後一致的,往一個方向去了。

等感覺到韓楉樰沒有跟上來的時候,那兩隻狐狸,還很好心的停了下來,就好像是專門的在等著她一樣的。

見狀,韓楉樰想了想,反正,都已經在這裡了,索性,就跟著它們一起去看看,它們到底要帶著自己去什麼樣的地方。

「你們要帶我來的,就是這裡嗎?」

韓楉樰問了一句,也沒有指望這那兩隻胖狐狸能夠回答,在她看來,這兩隻狐狸一已經是很聰明了的。

要是還能開口說人話的話,那簡直就是狐狸成精了,韓楉樰也不希望遇上這樣的事情,這對她來說,也有些驚悚了。

韓楉樰看著眼前,那兩隻狐狸帶著自己來的地方,是一片種藥材的地方,或許是很久沒有來人了,這些藥材,都已經長得很好了。

自從韓楉樰失憶了之後,就沒有在進過自己的空間了,今天這還是第一次,所以,這些藥材,能不長得很好才怪。

「吱吱,吱吱。」

雖然那兩隻狐狸沒有說話,卻在韓楉樰的身邊吱吱的叫著,就好像是在應和著她的話一樣。

韓楉樰看了看,那些藥材,都是一些很珍貴的,或者是很罕見的藥材,她見了之後,都很是心動。

不過,韓楉樰也沒有動,她還沒有弄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所以還不想亂動這裡的東西。

在這裡轉了轉之後,韓楉樰就離開了,那兩隻狐狸,也一直的跟在了她的身後。

「原來,這裡還有洗澡的地方啊!」

沒一會兒的時間,韓楉樰就見到了有一個沐浴池一樣的地方,她覺得,自己剛剛做噩夢,出了一聲的汗水,正好想要好好的洗一洗。

而且,這池子里的水,都是活水,韓楉樰覺得,就算是自己洗個澡,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主要是,她覺得自己的身上有些黏糊糊的,實在是不舒服。

農門甜妻,腹黑相公來種田 還好這個時候,還是夏天,就算是洗澡,韓楉樰也不覺得冷,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裡的緣故,她就算是洗的冷水,好像也沒有什麼冷的感覺。

韓楉樰仔細的感受了一下,是真的沒有覺得冷,可是,這池水,也不像是是溫泉的樣子。

既然想不通,韓楉樰也就乾脆不再想了,洗了個澡之後,韓楉樰覺得自己身上都舒服了很多,這個時候,也開始考慮著,應該怎麼出去了。

見這裡不像是有人的樣子,韓楉樰再次抬起了自己的手,看著上面那個古樸的戒指,既然,它能將自己帶到這個地方來,那自然也能將自己給帶出去的吧。

「我要走了,這次,多謝你們了。」

見那兩隻狐狸好像不捨得自己離開的樣子,韓楉樰摸了摸他們的腦袋,安慰了它們一下,畢竟,也是它們帶著自己,在這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待了這麼長的時間。

說完了之後,韓楉樰就按照自己剛剛到這裡的時候一樣,看著自己手上的戒指,慢慢的撫摸著,想象著自己剛剛進來之前的樣子。

一瞬間,韓楉樰的眼前一暗,就感覺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面了,這個時候,她也不得不說,這個戒指,真的是很神奇了。

看來,剛剛那樣的地方,確實是因為戒指的原因,自己才能去的,這樣一想,韓楉樰就明白了,難怪,自己戴了這個戒指這麼長的時間。

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它的來歷,也不知道,它到底有什麼樣的用處,就這樣神奇的用處,韓楉樰也覺得,自己不管是什麼時候,都不會和其他的人說起的。

「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韓楉樰看著自己的戒指喃喃的問了一句,見時間還算早,就又重新的睡下了,這次,她倒是沒有在做噩夢了。

等韓楉樰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是大亮了,她這才連忙的起床了,她可是還記得,她和青墨說過,今天要去製藥的工坊看看的呢。

「姑娘,你起了,你看你的早飯,是端到房間裡面用,還是去飯廳里用?」

韓楉樰收拾好,出門的時候,就碰上了今天沒有去雲想容的碧玉,想到自己睡了這麼長的時間,還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呢。

「嗯,我自己過去用吧,對了青墨呢?」

韓楉樰想著,都這麼晚了,也不知道青墨還有沒有在等著自己,這個時候,也沒有見到他的人,就只能問一下碧玉了。

「青墨少爺見姑娘還沒有起來,就先出門了,他還說,讓姑娘起來了也不必著急的,今天也沒有什麼大事,以後再去也是一樣的。」

見韓楉樰問起,碧玉就將青墨讓她轉達的話,告訴了她,當然了,青墨的原話肯定不是這樣的,不過意思也就是差不多的。

這樣啊,韓楉樰也猜到了,青墨可能已經走了,想到自己是因為睡覺,才耽誤了時間,她就覺得有些丟臉了。

花開若惜莫相離 儘管韓楉樰的心裡是覺得這樣的事情是有些丟臉的,面上卻是一點都沒有表現出來的。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不用跟著我了,等會兒,我去大堂里看看。」

這幾天的時間,韓楉樰也基本上將這益生堂的情況給弄清楚了,她也不喜歡碧玉他們隨時的跟著自己。

「那好吧姑娘,今天雲想容有些事情,紅綢讓奴婢過去一趟,你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吩咐穎兒他們就好了。」

碧玉這個時候,還沒有走,就是怕韓楉樰會有什麼事情要吩咐自己,既然她都這樣說了,她就不再跟著了。

而且,雲想容,也是韓楉樰辛辛苦苦的辦起來的,碧玉覺得,自己也應該將鋪子里的事情給做好。

韓楉樰聽了碧玉的話之後,點了點頭,讓她先離開了,其實,通過這幾天的相處,她覺得,自己的這幾個丫鬟,還真的是很不錯的。

尤其是碧玉和紅綢,雖然性格不同,但還是能力是沒有說的,就他們幾個人,就能將一個胭脂鋪子給管理好,這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姑娘,碧玉姐姐讓我跟著服侍你。」

韓楉樰吃完了飯之後,就見到自己的另外一個丫鬟,穎兒過來了,很是恭謹的跟在了自己的身後。

韓楉樰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麼樣的,想來,他們會這樣,應該和以前是一樣的吧,雖然有些不自在,也在努力的習慣著。

因為失去了很多的記憶,韓楉樰在虎子家裡的時候,倒是不覺得餓這樣會影響了自己的生活,可是,回了上京之後,卻覺得很是不方便了。

只不過,韓楉樰自己也是個大夫,她也很想將自己的失憶症給治好,只是,她也明白,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就只能先順其自然了。

「那你和我一起去大堂吧。」

這幾天,沒事的時候,韓楉樰都會去大堂,和林之緣他們這些坐堂的大夫一樣,給上門求醫的病人看病。

也只有這個時候,韓楉樰才覺得,自己和以前,並沒有什麼不同,也能暫時的忘記了,自己其實已經失憶了的事情。

「姑娘。」

「姑娘。」

見到韓楉樰出來了,大堂裡面的管事和夥計,還有大夫,都恭敬的和她打著招呼,而她也不親近,不疏離的,向他們點頭示意。

只是今天,韓楉樰才剛剛坐下沒有多長的時間,就聽到益生堂的門口傳來了吵吵鬧鬧的聲音。

這讓韓楉樰有些奇怪,聽聲音,也不像是病人和醫館裡面的人發生了爭吵啊,她這樣想著,就向自己身後站著的穎兒使了個眼色,讓她去看看情況。

「姑娘,是那個韓楉榛來了,青山不讓她進來,她就在門口理論呢。」

沒過多長的時間,穎兒就回來了,見韓楉樰這個時候,正好沒有病人,就將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訴了她,還是一臉氣憤的樣子。

韓楉榛?

韓楉樰仔細的想了想,在自己的記憶里,並沒有什麼印象,不過,聽這個名字,倒是和自己的名字有些像,想來,和自己應該是有些聯繫的吧。

而且,看穎兒這樣一臉見到仇人的樣子,韓楉樰就更加的好奇了,自己和這個韓楉榛之間,到底有什麼樣的事情,值得自己身邊的人,都這樣的不待見她。

「這個韓楉榛,是什麼人啊?」

韓楉樰覺得,自己還是要先了解一下的,要是真的是和自己有仇的人,了解了之後,也不至於讓自己吃虧吧。

「回姑娘的話,這個韓楉榛,其實是你的嫡姐,可是,這個女人可壞了,而且,心腸都是黑的,上次,她還陷害你,讓你差點去坐牢了呢。」 穎兒見韓楉樰問起,就直接的將這話給說了出來了,她是後面才來的,而且,在皇宮裡面發生的事情,都是保密的,她自然是不知道。

所以,穎兒也就只知道這件事情了,不過,光是這一件事情,就夠讓他們這些人,對韓楉榛不喜歡了。

韓楉樰聽了之後,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啊,那看來,她和韓楉榛之間的關係,還真的是不怎麼樣呢。

而且,聽穎兒這樣一說,韓楉樰就能猜到,自己和自己的這個嫡姐之間,怕是有不少的事情呢。

系統請我當老師 不過,今天,只知道這一件,也就夠了,韓楉樰覺得,自己只要知道,她和韓楉榛之間的關係,並不好,這就夠了。

「你去讓青山將人給放進來吧。」

韓楉樰對著穎兒吩咐著,她覺得,這樣在門口吵鬧,也不是個事兒,而且還影響了自己益生堂的生意。

穎兒是不想讓韓楉榛進益生堂的大門的,她覺得,這樣一個惡毒的女人,就算是進了他們的門,也是髒了他們的地方。

可是,韓楉樰都發話了,就算是穎兒不願意,也只能照著做了,她想,自己姑娘做事情,總是有她的道理的。

韓楉樰見穎兒離開了,和林之緣他們說了一聲,自己也起身了,她總不能在這裡見自己的敵人吧。

「我見韓姑娘也不像是有病的樣子啊,今天到我這益生堂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既然知道了自己和韓楉榛之間,並不是很友好的關係,韓楉樰自然也就不會客氣了,一開口,就直接詢問著。

韓楉榛原本也是聽說,自己派去的殺手,沒有價格韓楉樰給殺死,她還回來了,震驚之下,這才想要趕過來一探究竟的。

沒有想到,一到了益生堂的大門口,那些沒有眼色的夥計,竟然就敢攔著自己不讓自己進來,這會兒,見到好好的坐在上面的韓楉樰,韓楉榛的心裡就更加的憤恨了。

韓楉樰,你的命還真的是大啊,這樣三番兩次的刺殺,都不能將你給殺死,韓楉榛藏在袖子裡面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指甲都要陷進肉里了。

儘管自己的心裡恨不能讓韓楉樰馬上就去死了,可是,這到底是在她的地盤上,韓楉榛還是不得不露出一個虛假的笑容來了。

「楉樰,你怎麼和姐姐這樣的見外呢,我也是聽說,你回來了,擔心著你,想要過來看看你怎麼樣了。」

見到韓楉榛這樣虛偽的笑容,韓楉樰只覺得,自己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個女人,還真的是能演戲啊。

「不用了,我好得很,你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先離開吧。」

韓楉樰會讓韓楉榛進來,一來,是想看看,她來找自己,到底是有什麼樣的目的,二來,也是不想讓她在益生堂的大門口吵鬧。

這會兒,見到了韓楉榛這樣虛偽的樣子,韓楉樰只覺得,趕緊的將她給打發走了就好了。

而韓楉榛,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眼裡卻閃過了一抹狐疑,要是按照以前她的性格,肯定是叫人將自己給趕出去了,可不會這樣的客氣的。

不得不說,韓楉榛對自己在韓楉樰心裡的印象,還是很精準的,要是以前,她肯定會這樣做的,只可惜,現在她失憶了。

「楉樰,我知道,以前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不好,這次來,我也是來和你道歉的,你就原諒我吧,我也是一時糊塗了。」

既然不能將韓楉樰給殺死,韓楉榛覺得,自己就需要用另外的一種辦法了,要是能接近了她,自己行事肯定會更加的方便的。

韓楉榛這樣的行為,讓韓楉樰懵了一下,這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她現在說的,就是之前穎兒告訴自己的,她差點陷害了自己去坐牢的事情嗎。

可是,就算真的是這件事情,韓楉樰覺得,這也不是韓楉榛來自己這裡哭兩聲,然後自己就能原諒了她的事情。

陸先生,養狐成妻 「不用了,你自己做過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我是不會原諒你的,你趕緊走吧。」

要是韓楉榛今天來,就是為了求自己原諒她的話,韓楉樰想,自己也沒有必要再聽她後面說的那些話了。

韓楉樰這樣毫不客氣的話,讓韓楉榛的心裡更加的氣憤,可是,自己來都來了,要是什麼都不做的話,那不是白費力氣了嗎,而且之前的事情,就都白做了。

「楉樰,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我也知道自己做錯了,可是,我是真心的改過的,我到底是你的姐姐,你就給我一個機會吧。」

想著,韓楉樰可能是因為,韓小貝的那件事情,才不肯原諒自己的,韓楉榛說著,又四處的看了看,在繼續對著她認錯。

「對了,楉樰,小貝呢,上次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他,讓他受驚了,我也應該和他道歉的。」

韓楉榛還不知道,韓小貝去了華府,和華雲安一起考白鷺書院的事情,要不然,她肯定是會從中作梗的。

這會兒,韓楉榛只想讓韓楉樰原諒自己,當然了,她也不在乎她的原諒,她只是需要一個,能夠經常出入益生堂的理由罷了。

想到之前的時候,佳慧郡主對自己的態度還不錯,可是這幾次,韓楉榛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她對自己,敷衍了很多了,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樣一來,韓楉榛就覺得自己很是被動了,要不然,她才不會到這裡來,讓韓楉樰原諒自己呢。

「楉樰,你放心吧,我以前都是鬼迷心竅了,以後我絕對不會再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了。」

見韓楉榛居然又扯上了韓小貝,韓楉樰就更加的迷惑了,這其中,難道還有韓小貝的什麼事情嗎。

韓楉樰有些疑惑的看向了一旁的穎兒,可惜,對於韓楉榛在皇宮裡,差點價格韓小貝給害死了的事情,就連碧玉和紅綢都不知道,她就更不知道了。

面對著韓楉樰疑惑的眼神,穎兒也只能表示自己愛莫能助了,只能無奈的對著她搖了搖頭。

見穎兒也不知道,韓楉樰也就沒有辦法了,這個時候,她也不能專門的去問其他的人啊。

不知道為什麼,韓楉樰總覺得,自己不想讓韓楉榛知道,自己其實已經失憶了的消息。

「小貝不在家,你也不用見他了,該說的話,我都已經生活了,你還是趕緊的離開這裡吧,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韓楉榛就更加的覺得不對勁了,自己都提到了韓小貝了,她還能這樣心平氣和的,一點的情緒都沒有外露,這本身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

雖然平時的時候,韓楉樰也是一副清冷的樣子,可是,韓楉榛知道,她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兒子了。

其實當時,韓楉榛派去的那些殺手,就只將韓楉樰落下山崖的事情告訴了她,她並不知道,她已經失憶了的事情。

這會兒,韓楉榛心裡有了疑惑,就想著,要試探一下韓楉樰,可是,又不明白,她到底奇怪在什麼地方,只能苦苦的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