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說傻丫頭啊,難道我不知道你喜歡的是納蘭英雄嗎?但是那真的不行啊!

朱羽傳音說:“回來立即安排她和秦川成親,遲則生變,會出大事的。”

我傳音,嗯了一聲。

……

靈山之所以靈,就是因爲有那菩提樹。

極樂世界之所以極樂,就是因爲有龍血樹的靈根。這混鯤祖師的兩件寶貝,造就了這兩個世界的屬性。

妙音說,靈山禁果摘下來後,交予佛祖,佛祖會選一位弟子,一同祕密修行,修爲突飛猛進。

我罵道:“不是這淨土宗將的是禁慾嗎?怎麼也這樣了?”

太僞君子了,比真小人還可惡。

妙音說:“我們必須要守住這菩提果,成熟的時候直接吃了。但是,靈山大金光陣似乎不太好對付啊!”

媛媛說:“大金光陣是有缺陷的,妙音阿姨,你就等着吃禁果吧,這些事,我給你擺平!”

靈山之巔有一棵巨大的菩提樹,這棵樹的葉子足有鍋蓋那麼大。樹幹就像是火箭那麼粗。樹生長的鬱鬱蔥蔥,吸收着日月精華。

這菩提果就掛在這樹上,一共兩枚,被樹葉遮擋着。

此時,八萬佛爺鬥毆圍在這菩提樹周圍,他們靜靜地坐在山坡上,漫山都是。每個人手裏都有一面金鏡子,這就是所謂的大金光陣吧!空中還有無數蓮花座,每一個蓮花座上都站立一個佛爺。手裏也有一面金鏡子。

看樹下,如來那大個子站在樹旁,正擡頭望着,在他身旁是一個嬌小的身軀。我不看還好,一看吃了一驚,竟然是那淑賢菩薩。

淑賢菩薩便是曾經淨土宗在新一屆的大菩薩。此時,竟然也飛昇成佛了。這淑賢菩薩和我還是有一些交情的,這時候看出去,這怎麼那麼覺得噁心呢?這如來那麼大的個子,你和他雙修,是不是瘋了?

淑儀在一旁端着個盤子,也在擡頭觀望。眼神裏滿是期待和羨慕。她也許在想,要不是楊落那混蛋把老孃給幹了,這次機會就是老孃我的了。

妙音說:“夫君,必須先吃菩提果,身體得到強化後,再拿回本體,重塑金身,我恢復後才能用完璧之體和你雙休,……”

我說:“你就別提雙修不雙修的事情了,難道你覺得我陪你來,就是爲了和你雙修嗎?”

這謊言說的漂亮嗎?誰說大神就不撒謊的?其實我還真的盼着趕快雙修啊!不然我怎麼晉級啊,這要是按照她說的,吃果子晉級一次,雙修晉級一次,那麼就就是九品神的存在了啊,劃開虛空入化境就只差一步。

蔦蘿,明月,你們等我!還有那些都在等我的人,我倒是看看,你們到底等我幹嘛!

我們的到來,引起了如來的主意,我也明白了,偷是絕對不行的。這漫山遍野的和尚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們還沒靠近,如來便騰空而起,腳下法器蓮花座開始旋轉起來,一個個的蓮花瓣就像是刀子一樣咔嚓咔嚓響個不停,看得出來,他無比的緊張。他喊道:“楊落,不要再靠近了!不然,大金光陣立即啓動,要你灰飛煙滅。”

我問妙音:“果子還差多久?”

妙音看看天空說:“日正當中之時,果子便熟了。一刻鐘不採摘,便落地化作靈氣消失了。”

媛媛笑着說:“等下你們就乾脆去拿果子,這大陣,我來破!保證這大陣發揮不出半分的效果,只要有足夠的魔氣,金光陣便是無用陣。當年……”

說到這裏,她突然住嘴了。沒有再說下去,只是撇撇嘴說:“我能行的。”

媛媛啊,確實是個有故事的女人啊!我再也沒辦法拿她當孩子了。正如朱羽所說,回去立馬把她嫁給秦川,也許現在她不理解,但是以後會明白的。秦川的確是個好青年啊!

我笑呵呵看着如來說:“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我本來是想來談判的,你就是這麼接待談判者的嗎?如來,你想開戰嗎?”

如來哈哈大笑道:“楊落,開什麼玩笑,你來的也太巧了吧!談判我歡迎,但是請你十天後再來,最近十天,我很忙!”

“如來佛祖,你都無慾無求了,你還忙什麼呢?九劫大佛,你是忙着吃果子然後雙修下,去化境找你師父嗎?是啊,天界太危險,你沒後臺很不踏實,到了化境,你就可以狗仗人勢了是嗎?”我說完哈哈大笑了起來。

如來說:“隨便你怎麼說,今天,不招待客人。請回吧!”

我看看天空,眼看就到了時間了,我笑着說:“我來都來了,不可能就這麼走的,你沒時間,我就等你十天,一直等到你有時間爲止!”

朱羽名叫了一聲,我看出去,發現,這羣天空和地上的和尚都有動作了,一個個舉起了金鏡子,刺眼的光芒頓時令我很不舒服。

媛媛傳音說:“師父,莫慌,到時候看我的。”

妙音和我站在朱羽的後背上,朱羽的身體有些不適,抖了一下。隨後傳音給我說:“這金光大陣果然厲害!”

我哈哈笑着說:“如來,你這是待客之道?”

如來不說話,轉身飛回了菩提樹下。

我忍不住喊了句:“如來啊,這裏以前是不是你師弟菩提老祖的地盤?他飛入化境了,就留給你了?”

“和你有關係嗎?楊落,我沒心情陪你聊天,請你安靜!”他的雄渾的聲音飄了回來。

媛媛說:“師父,我要破陣了,你可要把握時機去搶果子。我開始倒數了,你注意,要把握時機!”

她開始倒數,從十開始:“十、九、八、……”

數到一的時候,她說:“開始!”

頓時,從她身體砰地一聲彈出了濃郁的暗屬性魔氣,起洶涌程度讓我都驚呆了。我的天,這是從內世界裏的星球上噴出來的暗屬性魔氣吧!不然怎麼可能如此洶涌?

沒錯,媛媛是有暗屬性的行星的,不用說,這是一個星球的能量,這暗屬性的魔氣就像是迅速漲大的氣球一樣噴了出去,鋪天蓋地,整個的靈山很快就不復存在了。

我的天,我還是領悟了黑暗的,所以還算是在這黑暗之中能夠隨心所欲,但是妙音就不同了,她現在難受的要死,兩眼一抹黑。死死抓着我說:“楊落,你別走,我怕!”

朱羽也喊道:“是啊,我也怕!”

我推開了妙音,然後直接就朝着菩提樹竄去了。剛到樹下,就看到樹上一閃,兩顆果子一大一小,同時閃着光芒,我直接竄上去,一伸手就撈在了手裏。直接就塞到了內世界當中。柏芷妹妹木屬性,她直接抓在了手裏,看着說:“好東西啊!只可惜,不是我的!”

我說:“千萬別吃,你吃了,妙音就死定了!”

如來此時大吼道:“不可能,這是誰?怎麼可能有如此洶涌的魔氣?這大金光陣,除了師叔,沒人能破,這是師父說的啊!”

我嘿嘿一笑說:“你師父騙你來着。”

媛媛喊道:“師父得手沒?我頂不住了!”

我喊道:“得手!”

頓時,在浩日之下,魔氣被很快吞噬,周圍亮了起來。媛媛的臉色發白,她擦了下額頭的汗說:“太耗費真氣了,這大金光陣,還真的是不好對付!”

我已經竄回了朱羽的後背,如來在下面喊叫着:“楊落,還我果子,一切好說!”

我呵呵笑着說:“你當我傻啊,你等着我,十天後,來取你性命!” 朱羽一聲鳴叫,翅膀一揮,速度立馬就提了起來,我們落在一座浮在空中的小島上。這裏非常的貧瘠,島上沒有植物,只有裸露的岩石。

妙音急切地想要得到這果子,她看着我說:“得到了?”

我嗯了一聲說:“得到了。”

“快點的,過了時間就要散了。”她很急切。

我拿出果子遞給她,她接過去笑着說:“想不到會這麼順利,真的想不到!”

媛媛此時落地了,她笑着說:“什麼叫想不到這麼順利,我都快累死了。”

她收了翅膀,往地上一坐就靠在岩石上,貌似是睡了的樣子。一人之力就破了一個大陣,不累也奇怪了。

妙音將大的果子給了我,說:“這是你的。”

她隨後將自己手裏的果子捏開,裏面是粉紅色的果肉。她慢慢地倒進了嘴裏,直接就吞了進去。之後還催我,說:“你倒是吃了啊,你不吃,三天後我就會爆體的。你快點的啊,再不吃就要化了啊!”

我這才捏開,竟然是藍色的果肉。這一棵樹上長兩種果子,實屬罕見。我一擡頭就吃了進去,頓時,這果子就化作了能量鑽進了四肢百骸,之後又涌入經脈,進了內世界。頓時,這能量在內世界的混沌之中開始翻滾,形成了一個大大的雲團。

能量不停地從經脈涌入內世界,如此磅礴,令我瞠目結舌。我吃驚地看着妙音說:“這麼猛烈的能量,你怎麼承受得住?”

妙音說:“三天後,我將要發泄出來,但是此時,我要晉級了!”

沒錯,她的身體開始變化,體表的能量開始涌動。接着,她開始晉級,連續生了三級,成了三劫佛後,纔算是停下了,消耗了大量的能量。但是這菩提果似乎是很有後勁的。妙音說:“暫時壓制住了,不過,三日後爆發,到時候就要靠你了。”

我說:“聽你這麼說,我倒是怪不好意思的。”

朱羽咯咯笑着說:“還有你不好意思的時候啊!對了,你怎麼不晉級啊?你晉級的話,大家都跟着晉級,豈不是美哉?”

我說:“我倒是想晉級,不過,還要等大概七天時間吧!我晉級需要的能量巨大,不是一個果子那麼簡單,不過,這果子倒是成了催化劑了。”

妙音突然笑着說:“三天後,你纔會知道什麼叫做能量巨大,不要太自信,也許到時候你承受不住也說不定。”

我說:“你開玩笑,多大能量是我承受不住的呢?”

朱羽說:“你倆也別鬥嘴了,還是趕快弄到妙音的本體吧!有了靈根,就可以重塑金身,不然承受不住到時候的衝擊,你倆都灰飛煙滅都說不準,這菩提果子也算是開天闢地時候的產物,不是一般的東西,馬虎不得。”

我看看媛媛說:“睡着了,誰知道什麼時候能醒?”

朱羽說:“給她留個紙條,讓她在原地等。我們辦完事就回來接她。”

我說也好,就拿出劍在地上寫了字,並注入了能量。這能量相當於地雷,只要媛媛站起來就啓動了,嗡地一聲散發出去,媛媛一定能看到的。

留了字後,我們三個直奔極樂世界。這極樂世界的極樂森林裏,依舊是充滿誘惑,要不是我死死拉着妙音,她早就陷落了。

我一次次給她注入能量讓她清醒,我說:“你自己的本體,竟然你自己都承受不住,你搞什麼鬼?”

“正因爲我失去了本體,才如此的軟弱。”她哼了一聲說。

她閉上眼,感受着本體的位置,她用手一指說:“前面,直走三百里!”

我們在密林中穿梭,走不遠,我就能看到很多美麗的女子,無比妖嬈地在周圍走動,她們赤裸着身體,有的還有一條誘惑的尾巴。

尾巴在慢慢擺動,有的還會纏住我的腰拉我一下。

我看朱羽臉色紅潤,氣喘吁吁,問她:“你看到什麼了?”

不用說,她看到的和我看到的應該是不同的。朱羽哼了一聲,沒說話。

妙音此時的身體都軟了,要不是我拽着她,此時她已經無法行走。我甚至聞到了一些誘惑的味道。看她的腿,皮膚紅透了。這妙音不是不想控制自己,但是她根本控制不住。

她在我耳邊說:“夫君,我受不了了,已經受不了了,我要你!就是現在!”

我浩然正氣頓時涌了出去,她這才呼出一口氣,指着前面說:“走,再走,就在前面了。”

越往前走,我看到的女子越密集,接下來看到的就不是那麼簡單了,周圍的樹木都是兩棵抱在一起生長的。看到的女人多了,男人也開始出現,接着,便是各種混亂不堪的場面,男男女女混雜在一起。

那種誘惑的味道充斥着這個空間。

我聞了覺得頭一暈,我說:“有毒,你們注意!”

在浩然正氣的保護下,大家還算是無礙。很明顯,這裏離着那靈根越來越近了。但是這些男男女女就這樣幹着不能描寫的事情,我看了覺得心慌慌的,甚至產生了一種厭惡感!

我剛拔出劍來,妙音卻說:“不要動這些傢伙,會引發靈根反抗,你會死的很慘。這些都是靈根的觸鬚所化,不是山中的妖精。和以前的是不同的。”

我嗯了一聲。

朱羽此時也許是堅持不住了,她一閃身就進了內世界中。

妙音紅着臉倒在了我的懷裏,我感覺得到,她已經提不起一絲的真氣了。這靈根,真的是太厲害了。

我抱起她,她卻扯開了我的衣服,開始用舌頭*的胸脯。這女人的舌頭無比的溼滑柔軟,我只能一次次的用水屬性的真氣衝擊天靈來保持清醒,我知道,如果此時在這裏幹了那不能描寫的事情,估計不精盡人亡是停不下來的。

這裏,就是充滿誘惑的極樂森林。

我們就這樣一直走了兩天,我曾經試圖躍上樹頂穿行,但是根本不行,只要是上了樹頂,妙音便會失去方向。

到了第三天的時候,我看到了一條河,河水裏遊動的不是魚兒,而是一個個的孩子,每個孩子都有一條尾巴,在水裏面玩耍的很快樂的樣子。

我必須涉水而過,當我下了河的時候,這些孩子還都圍在我的身邊露着潔白的牙齒嬉笑。他們都很漂亮,有男有女。

我說:“這些都是森林孕育的生靈。”

妙音說:“我不知道,但是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些孩子從四處聚集過來,將我圍在中間,我抱着妙音過河,心說,你們一些小毛孩,和猴子差不多的,能把我怎麼樣?

到了河水中央的時候,一個孩子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她在水裏只是露着一個頭。緊接着,又有一個孩子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看另一個孩子的時候,先前那孩子突然張開了血盆大口,一口就咬在了我的胳膊上。頓時,鑽心的疼痛令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接着,這羣逼孩子沸騰了,一個個張開大嘴朝我撲來。我真氣一震,頓時震翻了這羣逼孩子。他們再次撲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布好了五行護盾。再看自己的胳膊,竟然被撕下去了一片肉。再看過去,這羣孩子竟然爲了那塊肉打了起來,水裏翻騰的水花就像是網內有成千上萬的魚在翻騰一樣。

我和妙音都驚呆了。那塊肉也不知道究竟是被哪個妖怪孩子吃了,隨後,這羣妖怪紛紛看向了我和妙音。妙音喊了句:“快跑!”

我直接躍出了水面,但是這羣孩子竟然嗖嗖嗖都躍了起來,愣是趴滿了整個的護盾。最可怕的是,這羣怪物孩子竟然伸出來蝙蝠的那種肉膜翅膀,煽動翅膀硬是把我從空中按到了水裏。

我罵道:“找死!”

一伸手就拔出了長劍來,地劍太極舞動,頓時血肉橫飛,我一路殺,一路前行,總算是殺出了一條血路來。這些怪物孩子似乎是不能離開水,我上岸後,這羣東西就一個個蹲在水裏看着我,我剛轉過身,這水裏又沸騰了。他們開始吃同伴的屍體。只是片刻,水裏乾乾淨淨,清澈見底,連血水都不見了。

這些怪物也收了翅膀,又變成一羣光屁股的帶尾巴的孩子在水裏玩耍,繼續看着我嘻嘻笑。

看出去,整條河裏,這樣的孩子不計其數。他們看起來天真單純,估計任何生物到了,都不會覺得這些孩子會襲擊自己,但是一旦下水,哪裏還會有活路啊!

妙音往前一指說:“就快到了,時間快到了,我快堅持不住了,快走!”

我抱着她奔跑了起來,過了河後,這邊倒是安穩了。再也沒有見過一個人形。

很快,我看到了一座小山,看過去,完全就是一個仰躺的少女。身體玲瓏的曲線展現的淋漓盡致。我看那些怪物沒事,看這小山,竟然把自己看硬了。

我說:“看來,我也有反應了,我們要抓緊了。必須趕在菩提果發作前拿到靈根!”

靈根就長在這仰躺在地的少女的私密之處,那裏有一顆粗壯的小樹。是一棵不大的龍血樹,但是這棵小樹卻發着粉紅色的光芒,它的葉子也是粉紅色的。

哪裏是一棵樹,就像是一束花朵那麼豔麗。我高高躍起,朱羽隨即撲出來,我和妙音落在朱羽的後背上。我說:“應該就是那棵樹了吧!”

妙音伸出手說:“快,那就是,就是。”

朱羽撲過去,我們很容易就落在了這棵樹下。妙音擡頭看看,隨後慢慢朝着這株龍血樹走去。

龍血樹下有黑色的草叢,完全就是女人那裏的樣子。這棵樹長得就是這麼準確。就是長在了這地方。從樹下有一眼泉水流出去,這就是那條滋養了那些怪物孩子的河的源頭。

嚴格說,我們能走到這裏,已經是太難了,要是換做別人,估計早就死在了路上。

妙音就這樣走到了樹前,她伸手一摸樹幹,頓時,樹枝開始像蛇一樣把她纏了起來,然後慢慢包裹,將她提了起來,最後,這一株粉紅色的樹開始變形,樹葉變成了衣服,就像是個變形金剛一樣,縮成了一個少女。

這少女還沒完全成型,就一步邁了出來,雖然還是妙音的樣子,但是氣質完全變了,走路搖擺的厲害,眼睛裏滿是輕浮的信號。她對我招手說:“夫君,快來,奴家已經想你想的不行了,溼了一大片了,你快看!”

隨後,她又是一指。

我一眼看出去,可不是咋的,這小山往下,確實溼了一大片了。

聯盟之電競經理 她幾步上來,抱住我的脖子說:“夫君,妙音已經是你的了,你還等什麼呢?”

我此時,菩提果的勁頭也上來了,身體開始發燙,我知道,雙修的功課,這就開始了。 天生媚骨,這個詞我們都不陌生的。

此時,我纔算是領略了媚骨的真正含義和出處。所有的含義都在我身前的這副軀體裏。

我算是明白了,媚骨源自何處,源頭就在眼前。如果我猜的不錯,聞人艾藍和明晰、葉碧君這三個美人,都是出自這妙音。皆是昔日的妙音娘娘後代。

此時,妙音已經重塑金身,百媚橫生,身體也是完璧無瑕。我此時竟然有一種衝動,恨不得馬上就破了這個處子,以後說起來,妙音天尊是我破的豈不是很有面子嗎?

是啊,這就是妙音娘娘。她此時纏在我的身上低語說:“夫君,我們開始吧!你快摸摸人家嘛!”

我勒個去,這聲音讓我根本無法拒絕。但是我還是用真氣衝了下靈臺,我說:“妙音啊,我可以幫你,但是,日後你若是給我戴綠帽子,小心我要了你的命!”

“夫君,你說什麼呢,我不會的啦!”她開始解我的袍子了。

我也他媽的承受不住這禁果的效能了,開始拼命地扒她的衣服。

這禁果的威力的確無邊,我就像是一臺機器一樣開始和這妙音在這小山上翻騰。我倆連續三天,前後左右,上下翻轉,推拉頂撞,欲罷不能。

我都不知道自己釋放了多少次,但是釋放完剛覺得解乏,小腹就會變得火熱,一股能量就像是旋風一樣席捲全身。

在第二天的時候,妙音已經連續升級了很多次,這時候,我也升級了。嗡地一聲,成了八品神。體內的新世界就這樣形成了。

妙音我倆對坐着,她坐在我的腿上抱着我的腰,汗水令她的身體發亮,頭髮都溼透了。但是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不停地動着身體。

我眼看就不行了,開始覺得疲憊不堪。最後一次釋放了。之後往後一倒,癱在了地上。妙音此時也尖叫了一聲,我就覺得一股能量直接衝進了我的體內,她之後趴在了我的身上,說了句:“解乏!”

之後,竟然打起了小呼嚕,真的是太累了。

這一睡又是三天,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到了明月,我一直在追她,她在前面奔跑,我永遠都追不上她。她經常回頭看我一眼,我想喊叫,但就是喊不出來。

很快,我覺得呼吸都成問題了,醒了的時候纔看到,自己的身上壓着妙音。她睡得香甜着呢,一隻手抓着我的耳朵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