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對於他這種元魄境的人無聊至極,但是對於那些同樣是星紋境的選手來講,則就並非是如此了。

不少人便是看的津津有味,並非對那上方的比試議論紛紛,品頭論足。 「第七十六號,對戰九十八號!」在那九號戰台之上,裁判員突然之間這樣宣布了一句。

在這下方的人群之中,忽然之間是有著一人身影動了一下,緊接著一道流光朝著那九號石台激射了上去。

是那龍軒!

龍軒便是這九十八號。

在龍軒的對面,是一個模樣看上去有些羸弱的少年,在看向那龍軒之時,眉宇之間則是沒有多少懼色。

「這羸弱少年是誰啊,竟然是在面對龍軒之時也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

「這少年乃是皇都周家的子弟,雖然家族實力較之那藏劍山莊龍家來講則是要低了不少,但是好歹也是皇都之中的五大家族之一。而且這周家也是有著頂級神功存在,這少年不懼怕這龍軒也是理所當然了。」

「如此看來的話,此番戰鬥恐怕是異常龍爭虎鬥了。這周家少年,修為似乎也是達到了元魄境的層次吧。」

在這龍軒上台之後,下方的人群便是對他議論紛紛。帝國三大家族之一的龍家,其子弟自然是走到哪裡都會萬眾矚目。所以在這個時候,幾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朝著九號站台看了過去。

「開始!」裁判員面無表情的宣布了一聲過後,當即則是退後到了石台的最後邊。

「龍象般若功!」龍軒一聲長嘯,沒有絲毫的廢話,直接是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絕學。

一龍一象虛影此刻就這般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之後,昂首啼鳴。他身上的氣息變得越發的狂暴,就像是一團颶風爆發開來了一樣。

吼!

他口中發出了一道如同是獸吼般的聲響,體內發出了一道道的轟鳴,這是元力運轉到了極致所表現出了的異象。

龍軒似乎是憋著一股氣一樣,出手就是自己最強的殺伐手段。

之前在那花滿樓之中,被那羅魂激怒,原本是和他正在戰鬥之中的時候被那花滿樓之中的人給阻擋掉了。隨後在面對凌辰的時候又是被那韓茵茵給打斷了,並且還把將抓進了神盾軍團的大牢之中。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這一件事情在皇都之中已然是廣為流傳,他成為了一個笑柄!在龍家之中,他可是有著一定機會成為日後龍家的家主的。然而這一件事情肯定是會成為他人生之中的污點,說不定還會因此阻擋他成為龍家的家主。

他要在今天揚名立萬,用自己的實力來征服所有人。

轟!

腳步猛地是朝著這地面一踏,這堅固的地面在此刻竟然是有著一個淺淺的腳印出現,並在有著一道道蜘蛛網狀般的裂紋隨之四裂開去。

他的拳頭猛地是轟出,一拳接著一拳,拳影如山,勢大力沉,彷彿在他前方就算是有著一座大山也是能夠轟碎一樣。

在他對面的周家少年頓時一驚。口中立刻是一聲長嘯,他單手一抓,立刻是有著一把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周家少年的身子在此刻猛地暴退,手中的長劍斬出道道劍光,每一道劍光彷彿都像是一輪太陽一樣,光芒四射。

「這是周家的大日乾坤劍!同樣屬於頂級武技。」

「此人在周家之中的地位肯定不低,能夠將周家的大日乾坤劍修鍊到這一種地步,這少年必定也是周家進入了周家下一代家族候選人之中。」

「他是周隕,周家大長老的孫子,沒有想到已經有著如此之高的實力。難怪在面對龍軒的時候怡然不懼了。」

「好恐怖的劍氣,這劍氣,恐怕就算是一座大山在他面前也能夠洞穿吧。」

下方的人群議論紛紛。

在這座位席的一處,那是皇都五大家族之一周家的位置。在這位置之中,有著一個面容蒼老的老者面色慈祥的看著台上的周隕。

他就是周家的大長老,同樣的也是周隕的爺爺。

那龍軒在龍家的弟子絲毫不弱於周隕在周家的地位。而周隕在面對這龍軒的時候的表現,已然算的上非常不錯了。

轟!

數十團烈日朝著那龍軒轟炸了過去,如同是一個個火球在燃燒,周圍的空氣都是因此而變得扭曲起來。

然而這實際上是劍氣!

在這火球之上,還有著無盡的殺伐之力,這是凌厲的劍氣。每一道劍氣,都能夠洞穿一座大石。這就是頂級武技修鍊到了大成之境的表現。

吼!

這數十團火球瞬間將龍軒淹沒了去,緊接著轟然之間爆炸了開來。

皇都大比,生死不論!

一股炙熱的氣浪,瞬間朝著四周擴散了出去。氣浪的溫度極高,就算是一座鐵山在這一股氣浪面前都會被融化。

不過也就是在這一股氣浪即將衝出石台的時候,在這石台的邊緣之上,立刻是有著一道光暈瞬間撐起,如同是一個網罩一樣的將這一座石台給牢牢的保護了起來。

氣浪在接觸到這一片光幕的時候,立刻是消融了去。

在那石台後方的那名裁判員,此刻則是面色淡然的朝著兩者交戰的中心看了一眼。之前出現的那一個光罩,很顯然的便是這一名裁判所為了。

在這皇都大比之中,可是有著元魄境中期乃至更高境界的人物存在。而且這些人都是大家族之中的嫡系弟子,身上除了擁有著不俗的修為之外,更是有著強大的武技傍身。

每一次的出手,都是帶著強大的毀滅之力。所以每一個裁判,其實力都是深不可測,至少也是達到了元魄境巔峰的大高手。否則的話,根本就駕馭不住這一種場面。

在這石台下方的人,見到那龍軒盡然是被數十團劍光籠罩了去,所有人都是吃驚起來,這龍軒莫非就這般被格殺了?

見到那龍軒淹沒在了自己的劍光之中,在這羸弱少年的臉上終於是浮現出來了一抹喜色。

「我的大日乾坤劍早已大成,而且更是經歷了兩年的打磨,如今更為顯得爐火純青,縱然是元魄境中期的高手身陷其中,也必定隕落!」周隕自信滿滿,然後將目光朝著那石台之後的裁判員看了過去,示意他可以宣布比賽結果了。

「是嗎?」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那一團劍光之中,突然之間喲組合一道質疑聲響起。緊接著那一片劍光陡然之間被撕裂開來。滿頭黑髮的龍軒從其中從容了走了出來。

他竟然是毫髮無損!

這龍軒實在是太強大了,被那大日乾坤劍正面擊中竟然也是一副毫髮無損的樣子,實在是顛覆了人們的認知。

「不可能,你怎麼會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那周隕顯得難以置信。這是對他自信心的一種打擊。他的大日乾坤劍一直以來都是無往不利,如今卻是遭受了滑鐵盧,讓他無法相信。

不僅是他感到不可置信,在那下方的那些觀看的人群,同樣的也是感到震驚無比。

尤其是在那周家的隊伍之中,那些人在見到龍軒竟然是從容從那大日乾坤劍的劍光之中走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是淡定不了了。

「沒有什麼不可能!九陽神功!」龍軒渾身一震,一股蠻荒氣息頓時爆發而出。一幅上古蠻荒圖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圖畫之中,有著龍象昂首嘶鳴,萬獸臣服。

在他身上突然是散發出來了一股君王般的氣質。在上古之時,龍象便是萬獸之王,所有的魔獸都要臣服在它們腳下。

轟!

他再次轟出一拳又一拳,拳影如山,空氣都撕裂了,一陣陣音爆之音不斷的響徹起來,就像是大海在怒嘯一樣。

周隕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此刻不去想為什麼龍軒會什麼會在自己的最強一擊之下竟然是毫髮無損。他渾身的元力猛地是運轉起來。就想要朝著後方暴退出去。

然而在這個時候他的臉上卻是出現了恐慌的神色。

他的身體竟然是無法動彈了!

他駭然的朝著前方看去。在他的視野之中突然是出現了一輪又一輪的驕陽。這是龍軒的拳影!

轟!

一拳又一拳,全都是轟擊在了周隕的身上。這一剎那,周隕就像是被一座又一座的大山連續轟擊了一樣,身上的骨骼都是在這一刻齊齊碎裂了去。內臟與此同時同樣也是碎裂開去。大口大口的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吐了出來。他的身子立刻是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落在了下方的地面之上。

「隕兒!」

那周家大長老發出了一聲悲壯的大喊,然後身子一躍,如同是平地之上奔跑一樣在那空中疾馳而出,瞬間化作了一道直線,來到了那周隕的身旁。

此刻周隕雙目圓睜,胸膛已經是生生的凹陷了下去。胸前的衣服也是被一大團血跡給染得血紅。口中已經是沒有呼吸的氣息了,顯然已經是死得不能夠在死了。

周家大長老此刻將頭豁然朝著那石台之上的龍軒看了過去。雙眼在此刻死死的瞪著他。

龍軒怡然不懼的看了過去,他可是龍家下一代家主候選人之一,地位可不比這周家的大長老差。

況且龍家的實力可是要強於周家。 所有人震撼的看著這一幕,這結果簡直就大出人們所料。原本以為龍軒被那劍光所淹沒之後,就算是不身隕其中,但是肯定是要身受重傷。然而讓他們所有人都是失望了,龍軒毫髮無損的從那劍光之中走出。

「好強大!」

在那太倉郡的隊伍之中,凌辰見到這龍軒的表現之後,由衷的讚歎說道。

那天在花滿樓之中,這龍軒和那羅魂戰鬥的時候兩人顯然是沒有拿出自己真正的實力。否則的話,那花滿樓根本就不夠他們拆得。

如今沒有了絲毫顧忌,這龍軒毫不留情的出手,果真是強大得難以想象。不愧是帝國三大豪族的弟子。

不過這龍軒此舉,便是和那周家結怨了。周家大長老的孫子因此葬身於他的手中。不管對錯,周家大長老已經是記恨到他的頭上了。

只不過這龍軒看起來絲毫沒有將其當一回事兒。

凌辰見到這一幕,心頭則是明朗起來。

龍軒在這皇都比試之上表現的越為的出色,那麼他在龍家之中的地位也就越高。到時候不管他放下了什麼錯,龍家都會幫助他擦屁股。這就是地位帶來的好處。

「這皇都大比,不計生死,不知道在這一場比試之中,會有多少人會因此而喪命!」

凌辰在心頭嘆息著說道。

雖然在比試的時候可以一方認輸,但是往往在戰鬥之中的時候,如果雙方實力相差得太過於懸殊,實力差的那一方根本還來不及認輸,說不定就已經被擊殺了。

就如同那周隕一樣!根本還沒有來得及認輸,便是被龍軒斬於自己的雙拳之下。

龍軒戰勝了周隕之後,便是回到了自己家族的隊伍之中。

而在這龍軒之後,之後的幾場比試也就顯得光芒暗淡了。

然而也就是這個時候,第八號的裁判員突然之間又是叫出了一組比試人員。

這一組比試人員之中。其中一個凌辰同樣是認識,正是之前在那花滿樓之中見到的羅家的羅魂。

當初在那花滿樓之中,羅魂同那龍軒起了衝突,爆發出來的實力同樣是不可小覷。正是不知道他在這皇都大比之中又會有著怎麼樣的表現。

凌辰將目光朝著那第八號石台看了過去。

和羅魂對戰的是一個看上去有些英氣的少女,其修為等級僅僅只是星紋境八重天。此刻不僅是那羅魂皺了皺眉,在那下方的人群之中,此刻同樣的也是有著一片嘆息之聲出現。

原本還以為是一場強強對決,沒有想到卻是一場根本就沒有必要進行的比試。

羅魂可是元魄境中期的大高手,而且還是身為三大豪族之一羅家子弟。萬萬不是他面前的這一個小女生能夠相提並論的。

「羅……羅大哥,我認輸!」果然不其然,在這少女上台之後,便是立刻說道。之前那周隕在比試之中連認輸都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便是被擊殺了,如同是一團陰影籠罩在了她的心頭。

所以她在剛剛上台的時候便是趕緊說道,生怕這羅魂也是一出手就將其格殺了。

這一場戰鬥就這般無疾而終。

凌辰搖了搖頭,又是將目光放在了其他的石台之上。這個時候,各個強者都已經開始逐漸的出現。

凌辰也是看得越來越認真。在這些戰場之中,不乏有著元魄境級別的對手相互碰撞。在這些比試之中,凌辰也是學到了不少的戰鬥經驗。

只不過這些人的戰鬥都是很快結束,不像是那些星紋境的同級選手一樣打得難分難解,這些真正的強者,勝負往往就是在一念之間。

這給了凌辰一個教訓,在這種層次的戰鬥之中,細節決定成敗。

很快,便是輪到了他。

此刻太陽已經西落,餘暉在此刻灑在了這石台之上,染得金黃。凌辰一個疾馳,便是出現在了七號戰台之上。

在他對面的是一個看上去有些粗狂的青年。

這青年起碼是有著兩米之高,而且身子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樣的強壯。眉毛濃厚,甚至是嘴唇之上還留著一溜溜鬍鬚。

這番模樣,讓凌辰有些懷疑這傢伙的真實年齡了。

這傢伙在出場之後,便是給凌辰一個濃重的壓迫之感,讓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在面對一座大山一樣。

「開始!」

在凌辰胡思亂想的時候,裁判員突然的一聲令下了。

那對面的青年邁著步子朝著凌辰衝擊了過去,就像是一頭大象在奔跑一樣,整座石台盡然都是在此刻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凌辰目露凝重之色。他看的出來,這青年每一次邁動步伐,都會有著一股元力在他的雙腳之下爆炸而開。他的身子就像是安裝了彈簧一樣,縱然是身子龐大無比,但是行進之間,竟然是速度絲毫不慢。

「大日雷體!」沒有絲毫的遲疑,凌辰趕緊是施展出了大日雷體。一團金光從他的身體之上爆發而開。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輪驕陽一樣。

面對著朝著自己轟隆隆踏步而來的青年,凌辰沒有退縮,直接是朝著前方撞擊了上去。

然而在朝著前方疾馳的過去之後,凌辰手印一邊,立刻又是將那燃血之術施展了出來。

見到凌辰這番以卵擊石,在那下方的人頓時沸騰了起來。

「這傢伙在做什麼,莫非看不出來面前的那個大塊頭簡直就是以力量和防禦著稱嗎?這樣撞上去想要把自己撞成麵餅嗎?」

「這傢伙能夠被那龍軒看重,肯定是有著幾分能耐的,看看再說吧。」

也就是在石台下方人群沸騰起來的時候,在那太倉郡的隊伍之中,所有人都是為凌辰捏了一把汗。現在的凌辰,不僅僅是代表著陳家,更是代表著他們太倉郡。

他們太倉郡能否在這皇都大比之上大出風頭,就看凌辰和范裂了。

「凌辰哥……」葉曉月也是在此刻握緊了雙手,有些擔憂的朝著凌辰看了過去。

「老流氓。」輕聲的念了一句,韓茵茵的心頭莫名其妙的有些緊張起來。 轟!

凌辰一記貼身靠,重重的撞擊在了那青年的胸膛之間。一股勁氣從其身體之中爆發了出來。

在那青年的臉上,此刻則是出現了一抹殘忍的笑容,他似乎是看到了凌辰撞擊到了他的身體之上的時候全身骨骼盡碎的情況。然而在下一刻,他的臉色忽然之間變幻了起來。

「怎麼回事!」忽然的,在他體內的氣血猛地是翻湧起來,體內的運轉起來的元力就像是一團颶風一樣的在他的身體之中亂竄,不聽他的號令。

「這是怎麼回事?」在這青年的臉上,此刻有著驚駭的神色。不管凌辰,此刻一心將自己的心神沉入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然後鎮壓著體內暴湧起來的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