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未央自然不知道母親心裡這些想法,只不過,她看于慧敏開心的笑容,心裡舒坦了許多。

路彥昭跟著秦未央開口:"阿姨,我跟夭夭就先走了!"

于慧敏笑著站起來:"恩,我出去送送你們!"

秦未央沒想到,母親居然還要送他們,她心裡也清楚,母親肯定是想送送路彥昭。

只不過,母親不知道自己跟路彥昭的關係,她對路彥昭,實在沒有必要,抱著討好的心思。

她搖了搖頭:"媽,你就好好獃著吧,我們不用送!"

結果,秦未央的話說完,孫耀全和曲平林也站起來。

曲平林笑著說:"夭夭這孩子,就是懂事啊,只不過,你們要走,我們怎麼能不送送呢,更何況,這還是第一次見路總!"

孫耀全跟著點頭:"是啊,夭夭你就別推辭了! 予你之歡

介於這倆人過分的熱情,秦未央最終,還是跟路彥昭,被三位長輩送出門。

直到他們上了車,車子已經走出去很遠了。

秦未央依然看見,于慧敏三人還站在別墅門口。

秦未央有些心塞,她轉身看了一眼路彥昭:"我媽挺看重你的!"

路彥昭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開口:"恩,我知道,因為我的身份關係! 武神聖帝

秦未央皺眉:"你就這點反應?"

路彥昭轉身,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想讓我有什麼反應?"

秦未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讓路彥昭有什麼反應。

她只是心裡有些不舒服:"她是我媽!"

路彥昭點了點頭:"我懂了,我以後會更加尊重她的!"

秦未央無語,跟這人簡直沒法聊天了。

就在這時,秦未央的手機,正好響起來,她也懶得繼續跟路彥昭瞎掰扯。

電話是于慧敏打過來的,她接通電話:"喂,媽,你打電話有事嗎?"

于慧敏本來是想試探一下,沒想到,她剛打過去,秦未央就接通了。

她有些吃驚:"不是你開車嗎?"

在於慧敏心裡,就算是秦未央和路彥昭關係再好,秦未央也是下屬,開車這種事情,按照路彥昭的身份,有下屬在的時候,應該是不會親力親為的。

雖然說,一開始在別墅門口,看著秦未央上了副駕駛,于慧敏卻覺得,那是路彥昭給了秦未央點面子,想讓她在孫耀全和曲平林面前,表現的很有分量。

卻沒想到,真的是路彥昭開車。

秦未央聽到于慧敏的話,心裡有些無語。

她沒好氣的開口:"媽,我們倆還沒有那麼無聊,去機場這麼短的一段距離,再換著人開車!"

于慧敏也知道,是自己想的有點太多了。

畢竟,以前在她的心裡,像路彥昭這種頂級豪門的人,根本不屑跟他們這些小集團交往。

現在,秦未央跟路彥昭的關係,這麼好,于慧敏到底是有點不適應。

秦未央多少也能猜到于慧敏心中所想,她淡淡的開口:"媽,我跟路彥昭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等我完了之後,再跟您慢慢解釋,總之,你沒有必要怕他,更不用忌憚他就行了!"

聽到秦未央如此大言不慚,于慧敏有些震驚:"路總,在你旁邊嗎?"

秦未央頭疼:"他正在開車呢!"

"那他現在,能聽見你跟我說話?"于慧敏覺得,今天發生的這一切,真的讓她太吃驚了。

秦未央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她深深地覺得,于慧敏今天的智商,似乎都因為見了路彥昭,而變得有點低了。

她沒好氣的開口:"媽,你放心,他不是聾子!"

路彥昭的嘴角抽了抽,繼續開車,保持沉默。

電話那頭的于慧敏心驚不已,看來,女兒跟路彥昭的關係,絕非自己想的那般。

她敢這麼自在的在路彥昭面前說話,看來,兩個人的關係,自然是不同尋常的。

再加上,之前秦未央跟自己說的,她有個朋友,收購了眾城集團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她幾乎一下子就想到了這個朋友的身份。

她猶豫了一秒,還是開口問:"夭夭,你之前跟媽媽說的,收購眾城集團股份的那個朋友,是路總嗎?"

秦未央點點頭,聲音淡淡的:"恩,是他!"

于慧敏聽到這話,心情很是複雜。

她深吸了一口氣,琢磨了片刻,有些擔憂的開口問:"夭夭,你這麼相信路總嗎?如果他收購眾城集團的股份,是為了吞掉眾城集團呢?"

其實,在猜到收購眾城集團的人,是路彥昭的時候,于慧敏心裡,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擔心。

但是,她還是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問,結果,跟秦未央打了電話,就忍不住問了。

秦未央笑了笑:"如果他真的要收購眾城集團,根本不用這麼大費周章,他直接收購就行了,而且,他收購眾城股份的事情,如果他想暗地裡進行,想要瞞著我,我是不可能知道的! 第一寵婚:總裁的心肝寶兒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于慧敏瞬間清醒了過來。

她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她都想的什麼事啊,秦未央說的對,如果路彥昭想要隱瞞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會知道。

只不過,想到路彥昭的身份,于慧敏心裡還是怯怯的。

秦未央知道,于慧敏現在,心裡肯定七上八下的。

她直接跟于慧敏說:"媽,你就別多想了,其他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就行,你跟……那個人去離婚,你們離了婚,他願意給你多少,你就拿著,不願意給你的,我會換一種方式,給你拿回來,總之,我不會讓他跟秦芸芸得逞!"

于慧敏發現,女兒醒來之後,就越來越有主見了。

而且,她現在認識了路彥昭,兩個人的關係,貌似還挺好的樣子。

于慧敏的心裡,其實萬般操心,可是,卻不知道怎麼跟秦未央說。

聽著女兒想要幫她,她也知道,女兒是想要回報自己。

她最終無奈的嘆口氣:"那好,媽媽這就跟他說離婚的事情,你……你跟路總,還是盡量保持距離,畢竟,人家的身份,我們……高攀不起,媽媽……知道這樣說,可能有點難聽,但是,人家的身份,擺在那裡呢,人家盛世隨便一個子公司,都跟我們眾城集團差不多了,媽媽不想讓你以後難過!"

于慧敏隱晦的提醒著秦未央,她想,自己的女兒,應該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秦未央聽到于慧敏的話,神色有些無奈。

說實話,她還真沒想過,自己跟路彥昭的身份差異。

在她的心裡,她就是秦未央,路彥昭就是路彥昭。

他們一起經歷過的一起,都在彼此的心裡,沒有必要用身份差異束縛自己。

而且,重獲一聲,秦未央對這些東西都看淡了。

至於路彥昭的家人,秦未央上一世就有所了解,對方並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

想到這些,秦未央無奈的開口:"媽,這些事情,都不是你現在應該想的,你也別跟我說了,趕緊跟那個人離婚,剩下的事情,你真的不用管,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女兒都這麼說了,于慧敏知道,自己再勸的話,女兒也不好說話。

畢竟,那位路總,現在還在女兒旁邊坐著呢。

她點了點頭:"那好,我先掛了,你在外面,照顧好自己!"

秦未央點了點頭,掛了電話。

秦未央剛掛電話,路彥昭就看了她一眼:"怎麼?你媽媽不放心我?"

秦未央側目,看了一眼路彥昭,笑了起來:"恩,她說我們倆身份差異太大了,總擔心我會被欺負!"

路彥昭的眸子暗了暗:"所以,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呢?還有,我們的身份,你自己覺得,有差異嗎?我倒是沒絕著,最後,我特別好奇,我為什麼要欺負你?"

路彥昭說著,嘴角還帶著一抹淺笑。 站在發言台上的簡言之,目視前方望著對面密密麻麻的記者,「記者朋友們,早上好,今天召開這個記者會,主要是澄清之前網上對本人和家人惡意攻擊的一些事情。」

停頓數秒后,簡言之接著說道,「網上的一些不當的言論,我已經聯繫律師去處理,將會對這種惡意誹謗造謠的人追究到底,也請其他人,不要再繼續被網上部份別有用心的人欺騙跟著發布一些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我們是父子關係的消息。」

今天的採訪沒有提問環節,在簡言之說完準備離開時,安靜的大廳里突然響起詢問聲,「簡董,請問您的意思是,網上那些都是虛假消息,簡渙之並不是您的兒子是嗎?」

聽到這句話的簡言之馬上看了眼助理,助理立刻上前說道,「不好意思,今天的採訪到此結束。」

其他記者眼神怪異在私下討論這個提問的人是誰,來之前已經說好了,不能提問題,怎麼還打破規矩問起來了?

記者沒有理會助理的阻撓,「簡董,實時轉播屏幕前的觀眾都很關注這件事,請你回答我的問題好嗎?」

如果換做是平時,對於這種態度強硬要求他回答問題的記者,他是不予理會,可是對方手裡的實時轉播鏡頭,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

他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還逃避問題,只會引起適得其反的效果,這一步,他已經邁出去了,他沒得選,轉身的簡言之看著對著自己的手機攝像頭,「他並不是我的兒子,我們是兄弟關係。」

「謝謝簡董的解答。」

「不客氣。」

簡言之正欲轉身,對面又拋來一個問題。

「簡董,簡氏馬上要舉行董事會了,請問您對自己有信心嗎?」

面對這句話,簡言之表現得很輕鬆,「我從來都沒擔心過這個問題。」往前走了一步,「謝謝你對我的關注,不好意思,我還有事。」

拿著手機的女人正要追過去就被過來的助理攔住,「不好意思小姐,採訪到此結束了。」

女人聳聳肩,笑著回了句,「我知道。」沒有再追過去,轉身帶著攝影離開酒店。

站在原地的助理目送著這個臨時更換的記者,又看了眼簡言之離去的方向。

那一句澄清,這下,可真是沒有翻身的餘地了,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是他眼睜睜看著別人一步步算計簡言之,而他卻無能為力還參與其中幫著那些人給簡言之下套。

想起一些事情的助理,羞愧到用手捂著臉。

在他追過去的時候,簡言之的電梯門已經關上了,他只能搭乘旁邊的電梯上去。

坐著電梯到了約定的樓層后,出來的簡言之沒有等助理過來自己先過去。

快到套房門口時,裡面傳出笑聲,這幾道聲音都很耳熟,其中有一個就是給他打電話的李董。

站在屋內門后的保鏢,看到進來的人,點點頭打招呼,「簡董。」

那些輕鬆愉悅的笑聲,隨著第一個碰面的保鏢就讓周圍的氣氛變得嚴肅,進屋后,看到幾個角落都站著保鏢,就連廳里都坐著不少秘書跟助理,這哪裡像是聚餐,這種碰面,不是第一次。

看到簡言之來了,坐在沙發的助理和秘書們紛紛起身看著簡言之,「簡董。」

無數種眼神,猶如一團烏雲籠罩在簡言之頭上,讓氣氛變得有些壓抑。

李董的秘書上前比了一個請的手勢,「他們在餐廳,我帶您過去。」

「不用了。」揮手叫退人後,在簡言之提步自己去找人時,他的身後又一次傳來低聲的議論,他聽不清這些人在說什麼,但是他有種預感,他們都在議論他,而且不是什麼好事。

當他路過客廳與餐廳相隔的那堵牆,看到一張二十人的長餐桌上,簡氏集團的董事一個不落還有幾位重量級的股東都圍桌而坐,簡言之的心臟瞬間繃緊,來者不善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哪裡是吃慶功宴,明擺著就是鴻門宴,而他就是這些人桌上那疊要被瓜分的菜。

之前一直有笑聲的李董,此時看到簡言之來了,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收斂,直接別過臉避開跟簡言之的交視。

這個李董的表情還真是夠有趣了,電話里是一回事,現在又一回事,到底唱的是哪出,他看出來了,都是他太心急,才上了這些人的當,被人變著法子騙到這裡來。

坐在主位的股東,雙手搭在兩邊扶手,看到簡言之來了,非但沒有給簡言之讓位,還直接就沖著一旁的空位遞眼色,帶著命令式的口吻吩咐一句,「簡董,坐吧。」

「你們這是欺騙,我不承認……」

沒等簡言之話說完,主位的股東直接揮手打斷簡言之的話,「簡董,你有選擇的權利,是坐下或者是離開。」

簡渙之的事情還有山海湖那一齣戲都來得太突然,他根本沒有時間來得及去跟董事會中一些成員談談一些事情,如今,這麼一看,大家都達成一致有了約定了,不管是離開還是留下,結果都一樣吧。

大家的眼神都沒有看向簡言之,各自在找事情干。

提步的簡言之,特地繞過李董,在經過其身後時,手用力搭在李董座椅靠背上。

「咚——」

那一聲警告,讓李董下意識眼神多了幾分不安,可是在他對上那幾位有權勢的股東的視線時,再對比下簡言之現如今的處境,心裡又有了幾分底氣。

繞過主位走到給自己余留的空位,該來的都來的,他也坐下了,「開始吧。」

主位上側過身的股東,交握的雙手落在懷裡,「還有一位股東沒到。」

能有資格坐在這裡裁決他的股東都到了,還有哪位?

沒等簡言之提出質疑,對面其中一位股東就笑著回了句,「簡董現在忙著處理家中的事情,哪裡有時間留意一些小事,我們……」

話到一半,人就到了,餘光看到來人,馬上從凳子起身。

主位的股東也跟著起身歡迎人。

周圍的人接二連三起身,被擋住視線的簡言之,正要起身去看看這位如此大牌,讓所有人都等著的新股東是誰,就聽見一聲爽朗的笑聲,「不好意思,各位,我來遲了。」

這位新股東繞過站在尾座的李董后就被人擋著,簡言之更看不清來人,不過那個聲音,他不會忘記,是赫戰洺!

路過眾人,來到簡言之對面的位置,拉開凳子坐下的赫戰洺沖著對面的簡言之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簡董,不好意思,因為你在門外接受採訪,聽說是為了保證採訪不被打擾,禁止車輛進入,我在門口等了一會,所以才耽誤時間。」

這個赫戰洺,到底是仗著誰,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他?

「可以開始了吧?」簡言之用著一聲決策者的口吻,宣示著最後的主權跟自尊。

主位的股東點了點頭,「今天,我們召開這個臨時董事會,主要是針對赫總加入董事會的事情,現在表決,同意赫總加入簡氏董事會的舉手。」

除了他以外,這些人就像是達成了一致的協議,紛紛舉手同意。

風水輪流轉,如今輪到他被人孤立,不受重視了,簡言之嘴角掛著一抹冷笑,往後靠著看著這一出精彩的戲。

下一步,就是準備換掉他,讓誰坐這個董事長?

讓赫戰洺?

「歡迎赫總成為我們簡氏董事會的一員。」

「啪——」

餐廳內響起熱烈的掌聲。

保持嘴角那抹嘲諷笑容的簡言之等著進入下一個環節。

赫戰洺起身跟大家鞠躬時,周圍的人也跟著起身鼓掌,最後起身的股東上前跟赫戰洺握手。

這一齣戲,不過十秒就宣判了結果,這一次,他可是深刻的意識到,他這個掌握著集團命運的人,此刻,在這群人眼中就是可以忽略不計的空氣。

這一幕,又讓他回想起當初自己根基不穩,沒有人把他放在眼裡重視他的畫面,這才多少年,歷史又重演了。

他不會任由這些人掌握他的命運,他不能讓蘇青白「犧牲」,就在簡言之想說點什麼時,主位的股東攬著赫戰洺往外走。

「等等!」

從位置起身的簡言之喝令一句。

所有人跟著停下腳步回頭望著簡言之。

一旁的董事笑著說道,「簡董,董事會結束了,我們一塊吃頓飯,歡迎赫總加入我們簡氏,飯不在這個餐廳吃,我們去前面那個中式餐廳吃。」

看簡言之的眼神,像是不相信事情就這麼結束,赫戰洺跟身旁的股東說了幾句后,股東帶著人先走了,赫戰洺掉頭回去找那個特別可憐,被人拋棄的簡言之。

「赫總,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意思就是,是你們一開始把事情做的太絕,所以才淪落到今日這個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