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就只能趁現在囂張了。”成田閉了閉眼,睜開眼時已經平靜了下來,“現在你把水真拉下馬,以後我也會把你拉下馬,你現在擁有的這一切,原本都應該是我的……”

“打住。”東嵐優斂了笑意,“雖然大半夜在這樣冷的地方和你說這些很無聊,但是既然你說到這裏,我就必須得跟你說清楚。”

“電視劇的機會是我自己爭取來的,那是我的實力,劇中的表現不管爲我帶來詆譭還是讚揚,那都是我自己的本事,別說的好像我所有的努力都不存在一樣,你記住,你並沒有給我什麼,你沒有這個資格,也沒有這個本事。”

“還有,你以爲我被大衆關注單單是因爲這個女四號麼?如果你是這樣想的……”東嵐優又勾起了脣,只不過這一次那弧度裏多了嘲諷的意味,“……那麼我只能提前恭喜你永遠都將這麼low。”

“你當然不會承認了。”成田舞衣冷笑,“如果不是和崇蓮川前輩的對手戲受到了關注,你怎麼可能會上升的這麼快?你憑什麼!”

“憑我努力啊。”東嵐優挑眉,“憑我從來沒有缺席練習啊,憑我實力比你們強啊,憑我額外練習的時間是你們的好幾倍啊,憑我流的汗比你們多啊,憑我不會自以爲是啊……”

“當然了,前面說的那些你可以都忽略。就憑……你們在盯着別人的時候,我在盯着我自己,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

世界上確實有很多事情單憑努力是不夠的,但是如果連最簡單的努力都做不到,那麼……這種人連實現那點可能的機會都沒有。

沒有給成田舞衣回話的機會,東嵐優懶懶地動了動眼皮,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拉開門就走了進去。

她還要努力呢……她要努力做到更好,她要努力被更多的人知道被更多的人喜歡,她要努力離開這狹隘逼仄的地方。

離開這骯髒腥臭令人噁心的泥潭,離開圍繞在身邊的小人,去到真正的舞臺上發光發熱。

總有一天,她會站上別人觸碰不到的高度,高到再也不用面對這些人,高到即使讓人羨慕讓人咬牙切齒,那髒水潑上來卻連她的鞋尖也碰不到——

***

第二天一大早,東嵐優和北琦玉就雙雙出了門,她們下午的時候纔有工作,上午這一大段空白,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

反擊並不應該只流於表面,昨晚在社交網絡上對成田和水真的回敬,只不過是個開頭而已。

十天以後,她們將要帶着新單曲參加音樂節目,和之前幾次的臨時錄製不同,這一次現場會有大批的觀衆。

舞蹈老師已經將動作全都教給了她們,這幾天除了要把mv拍出來,練習也一直沒有停,東嵐優和北琦玉早早地來公司,爲的就是這個。

她們要在十天後的舞臺上讓成田和水真知道,真正的反擊是什麼滋味。

“好了,塞進衣服褲子裏去,等會說不定有人會路過,別被她們看到了。”東嵐優一邊對北琦玉說着,一邊把袖子扯了下來,而她戴在手腕上的東西,也被她塞進了衣袖底下。

陰婚不散:鬼夫大人狠狂野 “恩,塞好了。”北琦玉也在整着衣袖,而後又蹲□,扯了扯褲腳,把腳上綁着的東西也蓋了起來。

“好了,那就開始練吧。”東嵐優把音響打開,兩個人並排站着,先熱了熱身,音樂放到第二遍的時候,她們纔開始跳。

只是那動作卻和平時有些不同,東嵐優的長項就是跳舞,而北琦玉雖然唱歌更在行,但是舞蹈實力也不差,現在這跳的卻教人有些看不下去——她們兩個好多拍子都沒卡對。

不僅沒跟上節拍,動作也不到位,該打平的手,弧度卻總是差了些,蹦蹦跳跳地比平時看上去笨拙許多,一首歌下來,兩個人頭上都已經冒了汗。

“果然……”東嵐優擡手抹了抹額頭,“最近練習量不夠,才這樣就已經出汗了。”

北琦玉不說話,只不住地點頭。

“琦玉,現在還沒適應,要小心一點,要是拉傷就不好了。”東嵐優又叮囑道。

“我知道。”北琦玉應聲,“繼續吧。”

東嵐優按下播放鍵,音樂又再次響了起來,兩個人又開始跳舞。

如果她們的舞蹈老師看到,估計會驚訝而後流淚,她的兩個好學生,怎麼會跳成這樣……

在舞蹈練習室裏足足練了四個小時,八點鐘進來,十二點多才出去。兩個人都出了好多汗,比東嵐優發過的那張照片還要更嚇人,簡直就像蒸了桑拿,在這大冬天裏,她們兩個人的臉上不僅都是汗,而且還又紅又熱。

“好了……先……回去吧……”東嵐優坐在地板上,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過量了……弄傷手腳……就不好了……”

“……恩……”北琦玉只發的出這個音節,她劇烈地喘着氣,平時唱歌唱幾個小時也沒有過這種感覺,現在倒是好生體驗了一把。

在地板上癱坐了半個小時,這期間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只顧得上喘氣恢復力氣。兩個人穿的都不多,一件厚的衛衣,裏面一件長袖t恤,再配上一條寬鬆的練習長褲。衣服裏全是粘糊糊溼噠噠的感覺,身上冒着熱氣又散不開,整個人別提多難受。

北琦玉恢復的比東嵐優慢,她的舞蹈練習次數原本就比不上東嵐優,更別提這次的練習量這麼大,就連癱坐着,她也費了好大的勁。

“好了,走吧。”休息過後,東嵐優一邊說着,一邊拉起衣袖褲腿,把那綁在手腕腳腕上的東西解了下來。

北琦玉也把綁着的東西解了下來,那沉重吃力的感覺一下子就消失不見。

“這東西不能長期用,不過沒辦法,反正只是十天,先用着吧。”東嵐優把解下來的負重放進揹包裏,“等會再去買一個綁在腰上的,腳腕上的換成輕一點的,不然要是弄傷腳踝,那就完了。”

她們一人在身上綁了四個負重,和沙袋差不多,只不過她們買的款式裝的是鉛塊。

這東西用久了對腳踝不好,但兩人合計了一下,反正只是十天,應該也不會出什麼問題。

她們只要把力度和張力練出來,再把同步率提高,就可以了。

對於東嵐優的調整決定,北琦玉沒有異議,“下午就去買,這東西要裝好,如果讓老師看到,搞不好會捱罵。”

“那可不一定,事務所說不定樂地見我們這樣,身體什麼的他們纔不管。”東嵐優輕笑,“韓國的藝人就有綁負重練習的,他們的經紀公司沒人性,我們的也不見得能好到哪去。”

只不過他們是被迫,而她們是自願。

“走吧,下午還有工作。”北琦玉也站起來,把那四個負重裝好。

工作完了以後,她們還得來公司,至於睡覺什麼的,估計也得在睡袋裏湊合了。

十天後的表演,必須達到她們理想中的效果,團體不團體的她們不想管了,即使會給pinkin造成影響,這一次她們也絕對要還擊。

有些印象,必須得讓它在觀衆心裏紮根,只有根深蒂固不可撼動……纔是最有效的。

作者有話要說:撒花~~~~聽到大家有呼籲男主多露面的,感情戲很快會出現的~對於男主人選,當然是……青木。

掛一掛土豪,感謝下列妹子:

叉爾卑斯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11-2710:33:18

沫沫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11-2523:33:48

a依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11-2522:20:47 下午的工作是繼續mv的拍攝,錄音的事情已經全部完成,把mv拍完,再把海報拍好,基本上也就沒有什麼事情了。

mv拍完以後,飛鳥西江在保姆車上給幾個人開了個小會,關於之前提到的給她們安排單獨經紀人的事情。

“事務所給你們每個人都安排了一個單獨經紀人,等過幾天那場音樂節目錄完以後,我就帶你們去見見。”飛鳥西江看了她們幾人一眼,心裏也有些說不清的感覺。

十天後的那檔音樂節目,是她們新單曲的第一次電視放送,音源也將在前一天公開,所以飛鳥西江纔會如此重視。

而那之後她們幾個人也要和各自的經紀人接洽,雖說還是同一個事務所的經紀人,但以後性質還是會有不同,只有當她們是pinkin的時候,飛鳥西江纔是她們的經紀人。

當然,這種情緒沒有持續很久,飛鳥西江在傷感了一瞬以後,又開始投入到她們的工作安排當中。

晚上是沒有什麼事要忙的,飛鳥西江把她們送到宿舍,囑咐她們好好休息以後就離開了。

砍價女王 而東嵐優和北琦玉,回宿舍呆了沒多久,便雙雙揹着個包,出了宿舍大樓。

包裏裝着她們下午工作開始前特地趕去買的負重,外加睡袋。

晚飯隨便解決了,她們在舞蹈練習室裏練了一個晚上,當天夜裏沒有回宿舍,而是在練習室的木地板上打起了地鋪。

來巡視的工作人員問明情況以後也沒有多說什麼,沒有高層會不喜歡自己公司的藝人上進,他們樂意,做員工的自然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畢竟是娛樂經紀公司,晚上有人看着,門也不會鎖,除了她們,尾田也有其他的藝人或者藝人總監會在夜裏工作。

手腕和腳腕都戴上了負重,腳腕上的比白天戴的輕些,但腰上也戴了負重,這樣一來她們兩個跳舞比白天還要更吃力。

三個小時就已經不行了,兩個人累地直接趴在了地上,整個練習室裏除了喘息聲沒有別的,她們誰都沒有力氣說話。

在公司可不比在宿舍,宿舍雖然小,但好歹還有洗澡的地方和暖和的被窩,公司雖然有中央暖氣,但洗澡的地方在樓下,時間已經很晚了,兩個人累的完全不想走動,再加上她們沒帶換洗的衣服,那一身的汗也就沒法清洗,晚上也沒了暖和的牀可睡,硬邦邦的木地板是她們唯一的選擇。

等到她們大牌一點的時候,事務所應該會給她們換配置,到時候她們會有好的條件好的環境,也能讓高層在公司給她們安排一個專屬的單間,以後練習到深更半夜,她們也有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

鎖了練習室的門,關了亮堂的燈,兩個人胡亂地想着,就這樣睡在地板上的睡袋裏,一覺到天亮。

六點多的時候就醒了,東嵐優和北琦玉都沒有睡夠,她們眯着眼,把隨身的東西裝好,揹着包下了樓。

揹包裏有洗漱用具,她們去到樓下給藝人和練習生用的洗澡間裏,洗臉刷牙,精神了以後,便提步出了尾田公司的大門。

沒幾個小時,她們又回了公司,上午的安排是練習,pinkin的五個人都在練習室裏跟着老師練習。

下午去雜誌社拍照接受採訪,然後又去上了形體課,到了夜幕垂垂的時候,她們一羣人才各自回去休息。

飯圈裏依舊是一片亂相,因爲這幾次的掐架,粉絲間一直以來風平浪靜的表象,終於被打破。

水真和成田的粉絲在東嵐粉手裏沒有佔到便宜,又轉頭開始把火力集中在北琦玉的粉絲身上。

福運寵妻 這些事情東嵐優和北琦玉雖然偶爾會關注,但是也不會把全部精力都放在那上面。

練習解散以後,她們回宿舍休息了沒一會,解決了晚飯,又帶着齊全的裝備去了練習室。

和前一天一樣,她們依舊綁着負重練習,但是練習時間卻比前一天短一些。她們早早地就進了睡袋,只不過卻沒睡很久,凌晨三點多睡得正熟的時候,她們被自己訂好的手機鬧鐘叫醒,神智還沒有完全清明時,就已經摸摸索索地起了身,開始練習起來。

手腳上的負重並沒有解下來,她們直接綁着睡覺,爲的就是這時候可以不用再花時間去綁。

練了一個小時,比起剛睜眼的時候已經清醒了不少,但她們卻沒有多練,正正好好一個小時,而後則繼續躺下睡覺。

在睡夢間爬起來跳舞,爲的是養成習慣,潛意識裏有這種印象,久而久之,聽到音樂身體就會有自然反應。

這原本是爲了防止表演的時候累的出神做不了動作,但東嵐優和北琦玉知道,十天之內這種身體對音樂產生自然反應的習慣決計是養不成的,她們這麼做,只是爲了加強自己對舞蹈動作的記憶力,順便也培養培養彼此之間的默契,動作一致程度能夠越練越高就最好了。

這樣折騰了幾天,兩個人精神都有些大不如前,飛鳥西江也關心地詢問過,但是她們誰都沒有講明,只推說這幾天沒有睡好。

被發現了也沒什麼,只是既然她們沒發現,那東嵐優和北琦玉也就懶得說了。

重生之最強千金 到了第六天白天,沒什麼精神的東嵐優卻被另一件突如其來的事情驚地來了勁。

不過只是驚訝了一瞬而已,她很快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不解地對飛鳥西江問道:“好好的,劇組爲什麼突然要加吻戲?”

飛鳥西江也不知道爲什麼,總之,她們一大早就接到消息,導演等人決定要給東嵐優和崇蓮川加一場吻戲。

“我也不是很清楚……”飛鳥西江干笑兩聲,“可能是因爲……香原杏子和五十嵐凜這一對關注度比較高吧。”

對於香原杏子和五十嵐凜的互動,觀衆還是很買賬的,最近也多了不少他們兩人的cp粉,但是那畢竟是劇中角色,東嵐優從來沒想過會對她和崇蓮川有什麼影響。

誰知道……這影響這麼快就來了。因爲備受矚目就加吻戲,這樣會不會太沒節操了啊!東嵐優有點苦惱,她甚至想去找導演好好聊聊人生,難道他們都不知道什麼是朦朧美曖昧美嗎?觀衆關注這一對並且覺得撓心撓肺,是因爲這一對沒有名分!並且註定不會在一起!若是真的遂了觀衆的願,她們肯定不會再惦記了啊!

聽到這個消息以後,東嵐優心裏活動略多,但她又不能把這些話說出來,只好憋在心裏,整個人又更加悶悶不樂了些。

“你最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飛鳥西江關切地問她,“我看你和琦玉精神都不是很好,要不要去看看?”

“沒什麼,新曲不是要發佈了麼,我們只是有些緊張。”東嵐優微微一笑。

此時她們正坐在保姆車內,而車正開在去往片場的路上,窗外的景色正飛快地倒退着。

“不用緊張啦,舞蹈老師跟我說你們幾個狀態都不錯,正常發揮就可以了。”想到幾天後的音樂節目,飛鳥西江對她安撫地笑了笑,而後又忍不住蹙起了眉,“倒是水真,手腳僵硬的問題還是沒多大改善,練習解散以後也從不見她自己去公司練習,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東嵐優含笑聽着卻並未說話,飛鳥西江繼續道:“這一次幾個要緊動作又安排給了你……還好這次你是站c位,看上去也沒那麼不自然了,那個後空翻的動作沒什麼問題吧?”

“沒問題。”東嵐優抿脣一笑。

後空翻有不少男偶像都會,並不是什麼特別稀奇的動作,但是女偶像裏,卻是真的比較少見了。

這一次的新歌裏,因爲有這個舞蹈動作的緣故,東嵐優除了拍海報和定妝照的時候穿裙子,等新歌公佈之後的一段時間裏,基本都不能再穿裙子上臺了,尤其是上音樂節目的時候。

“水真是老問題了,說也說了這麼久,大家也都知道她的性子。”飛鳥西江又開口,“只是最近木下讓我有點擔心……”

“木下?”東嵐優一愣,“木下她怎麼了?”

“不知道。”飛鳥西江嘆了一口氣,“感覺好像心事重重的,問她她也什麼都不說……哎,這一個個的,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沒事的,她說不定只是有點心情不好。”東嵐優柔聲安慰她,“飛鳥桑不要太辛苦了。”

聞言,飛鳥西江拍了拍她伸過來的手,表情一片欣慰。

若是都像她一樣省心就好了……

很快到了片場,一進去,東嵐優就被導演叫去聊了聊加戲的事情,而後溝通好了,她便拿着新片段的劇本坐到一邊看了起來。

“看的這麼認真?”

十幾分鍾後,一道男聲在東嵐優身邊響起,她下意識地以爲是崇蓮川,但是很快又反應過來,這並不是崇蓮川的聲音,那聲音和語調都很陌生。

合上劇本,東嵐優站起身轉頭看去。

原本她想着既然是陌生的聲音,那肯定是不認識的人,不管是前輩還是做幕後的,禮貌一點還是好的,哪想這一回頭就看見了一張不太想看見的臉。

東嵐優強忍着纔沒有把情緒流露在臉上,她換上了公式化的表情,禮貌地笑着開口問候來人,“下川智前輩,您好。”

微微鞠躬,眼瞼也隨之斂下,很好地遮住了她那毫無笑意的眼神。 “東嵐桑是在看劇本嗎?看的這麼認真。”下川智嘴角噙着笑,明知故問地搭話。

東嵐優很快從一開始的驚訝中回神,她拍了他和水真的照片交給經紀人的事情,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東嵐優雖然不敢肯定,但是略想一想就清楚了,水真不可能不告訴他,他知道那件事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這麼一想,東嵐優便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態度對他。

“下川前輩過獎了,前輩怎麼會在這裏?”她笑的一臉無害,就好像真的是第一次見面一般。

不僅是東嵐優,下川智的態度也看不出任何端倪,他的聲音很清潤,笑起來很有味道,簡單直白地說,就是帥。

“我來客串啊。”他抿脣笑地開心,看上去很好相處,“很久之前就想認識東嵐桑,只不過一直都沒有機會,這次來客串倒是圓了我的心願。”

輕浮!

東嵐優表面溫柔,心裏卻冷笑了一聲。

以前她總覺得崇蓮川笑起來的時候特別不順眼,現在和下川智一對比,崇蓮川簡直就是小天使!

水真千秋應該和他說過了吧?不管他們兩個人是什麼關係,曖昧或是已經在一起了,按道理來說,她把拍到的照片給了經紀人,就算尾田公司管不到他,那件事對水真還是有影響的,他如果和水真確實是祕密戀愛關係,那他應該對她沒有好臉色纔對。

當下,東嵐優就把下川智歸到了心思深沉的那一類人裏,面對着本該討厭的人還能笑的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她不得不小心。

“前輩過獎了……”東嵐優又彎腰,並且瞬間切換到了害羞模式,臉紅起來也挺像那麼回事,“我也有看過前輩的電影……前輩很厲害。”

下川智挑眉,笑意不變,“是嗎,那正好,我也很想認識東嵐桑,可以交換電話嗎?”

東嵐優正不知該如何拒絕,焦躁間突然來了個救星。

“在聊什麼?”崇蓮川一臉笑意,在東嵐優身旁站定,“下川君和阿優聊的很開心?”

“崇蓮川君。”下川智眼神閃了閃,“好久不見。”

說着他兩人就寒暄了起來,都不是剛出道一兩天的新人,彼此之間曾經見過面有過交集,是很正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