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在地上雜亂的捲軸、書冊中翻翻找找,那些一看就是沒什麼用的捲軸和書籍就一股腦地丟給志野,有用的就先打開來翻閱一下內容。

大部分捲軸的內容都是大蛇丸的那些邪惡實驗的實驗報告、喪心病狂的實驗猜想等等。

雖然沒有乾貨,可是光擦邊的一些辭彙已經讓少女看得目瞪口呆,簡直大開眼界。

這邊已經分揀了大半,這時少女在捲軸堆的最底下,發現了一個燙著黯淡金邊的舊書冊。

似乎是什麼好東西?

她翻開一看。

總裁玩上癮 「克隆技術的基本原理與實現方法……」

春野櫻虎軀……嬌軀一震。

這是,SSR?

(為恐高的小孩加更!今天第四更。稍微求一下評論和章說!) 春野櫻輕輕地吸了一口氣。

非酋變歐皇?

「淡定……」她在心裡對自己說道,有時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帶著點期待的神情翻了下去,卻失望地發現後面的書頁被撕了大半內容,幾乎不剩什麼乾貨,只有一些總結性和介紹性的文字。

嗯……果然音忍們不會留下真正有價值的東西。

少女有些失望地摸了摸臉上的面具,將這本書連同腳下亂七八糟的捲軸全部扔給志野。

「話說,隊長,這些音忍們是把資料帶回哪裡去了呢?」

春野櫻沉吟片刻,開口問道。

「應該有一個總基地的,」志野收攏著夕顏和櫻扔過來的捲軸和書籍,將它們封存進封印術式里,頭也不抬地說道,「從種種跡象可以分析得出來。只不過偵察部隊現在還沒有找到他們而已。」

「遲早的事情。」夕顏接了一句。

她抱著堆得滿滿的十幾個捲軸走了過來,把她的腦袋都蓋過去了。堆成小山的捲軸疊得很不科學,晃晃悠悠、危如累卵的樣子,但在她平穩的步伐和高超的平衡能力維持下,就是屹立不倒。

「怎麼,你對這個任務很感興趣嗎?」志野抬頭望著櫻問道,參與這樣的任務,暗部們默認有翻閱戰利品權力的潛規則,所以櫻大概是對大蛇丸的什麼忍術感興趣了吧?

隊長畢竟經驗豐富,看透了她的小心思。

「別擔心,之後的任務肯定還有我們的份。」他笑了笑說道,「我們可是精英小隊了。」

的確,在營救佐助的那次行動中,第十四分隊光靠自己的力量就擊潰了音忍,表現出來的戰鬥力確實相當不凡。

當然,綱手自己對十四分隊的戰鬥力心裡有數,她本來組建這個小分隊就是奔著精英暗部分隊的名頭去的,不然他們憑什麼佔據「十四」這麼考前的數字?真要按順序排,排得第一百多位都不誇張。

這個小分隊里,志野是有資格當暗部考官的老牌暗部,精英上忍的典範;

夕顏僅憑一手劍術就能躋身上忍行列,配上她的一些秘術,爆發出精英上忍級別的實力不成問題;

而新晉暗部春野櫻,則是已經踏入精英上忍級別,開始邁向影級的超級新秀……

三個精英上忍級別的忍者組成的小分隊,毫不誇張地說,在整個暗部里也是佼佼者。

先前只不過是為了磨合她們,才給十四分隊安排了大量低難度的任務。

現在,從營救佐助的行動上來看,他們的磨合,已經有一些成果了。也是時候讓他們停下那些無聊的低級任務,給他們加點擔子了……像這種搜索大蛇丸基地的行動,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直接對上大蛇丸,綱手也只敢派出十四分隊這樣的精英部隊。

不過這一次任務,綱手派出的三隻精英部隊,倒是一場小戰鬥都沒有遇上。

最大的危險,就要屬櫻的分身遇到那個陷阱了,那個蛇毒的威力還是挺可怕的。

十四分隊搜刮完的那個基地,已經是他們此行的倒數第二個目標。

他們運氣還不錯,找到了一些說不上有用沒用的資料。人品爆髮結束之後,最後一個基地果不其然,窮得叮噹響。

黃昏,近晚時分,另外兩隻精英小隊也完成了搜索任務,趕來與櫻他們匯合。

稍微彙報一下情況,三隻小隊便啟程離開了這裡。

走到天色全黑,暗部們才停下來,簡單地設下營地,就著簡陋的床被應付了一晚。

次日,一行人歸心似箭,趕在太陽下山之前,回到了木葉。

——————————————

傍晚,太陽的餘暉照在木葉的暗部大樓里。

綱手,以及一眾木葉高層,帶領著情報部門的忍者們正在點檢暗部們帶回來的資料。

「綱手,這次行動的收穫不怎麼樣啊。」火影顧問轉寢小春翻了一下情報部門遞上來的匯總表,皺著眉頭,指節敲著桌子,有些不滿地說道。

「軟體改造計劃、人體實驗數據,還有克隆技術……」另一個顧問水戶門炎緩緩地摘下眼鏡,放下手中的清單,揉了揉乾澀的眼球說道,「都是不錯的東西,可是這些捲軸裡面關鍵的內容全部被大蛇丸手下銷毀了,剩下的部分對我們也意義不大。」

「……」綱手雙手抱胸,皺著眉頭,默默地聽著兩位長輩的話,沉默不語。

以她的身份,向兩位長者反駁幾句也沒問題。不過,已經在火影寶座上坐得比較穩的綱手,並不介意在這個場合表現出一些身為後輩的恭敬。

她不說話,自然有人會為她說話。

三代火影長長地吐了一口煙霧,用煙斗敲了敲桌子,用眼裡的餘光淡淡地瞥了兩位顧問一眼。

「小春、門炎,這次任務只是探索了大蛇丸外圍的基地,找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也是很正常的。等到下一次,偵察部隊找到大蛇丸的核心基地,想必我們會找到真正有價值的資料。」他緩緩地說道。

猿飛日斬站起身來,從桌子上歸類整理好的捲軸中隨手取下一個,翻閱了幾眼,繼續說道:「何況,像這種殘酷的人體實驗,也不適合對村子里的忍者使用!」

他翻閱的正是櫻找回來的那本渦卷咒玄人體改造手冊。

「日斬,你錯了……」一個忍者突然推門而入,用低沉的聲音說道,「為了村子的利益,忍者們做出犧牲是理所當然的,你不要太天真了!」

來人正是志村團藏。

「……」猿飛日斬沉默了片刻,才緩緩說道,「團藏,在這一點上我與你已經爭執過很多次了,就不要無謂地在後輩們面前再吵了。」

「既然這樣,」也不等團藏再開口,綱手連忙接過了話頭,拍板道,「那麼今天的任務彙報就到此為此吧!情報部門收好東西,暗部第81、82分隊,你們護送顧問們離開。」

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等候命令和問詢的三支暗部精英小隊,對著櫻微微點了一下頭,說道:「你們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下一次任務還要等偵察部隊的結果,你們可以有幾天假期。」

火影顧問們互相對視一眼,首先起身離開。

接著其他忍者們便也陸續跟著走了出去。

櫻走在最後,故意磨蹭了一會,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來到綱手身旁。

「師傅,我之前神經上的暗傷好像又犯了。」

綱手靜靜地看了粉發少女兩秒。

櫻的傷勢她是親自過目的,怎麼會不知道她身上有沒有暗傷?

她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這邊有一個比較隱私的治療室,去那我給你看看吧。」

綱手提起下巴示意櫻跟著她離開。

(保底更新12。看了一下,新書月票前十能在首頁露個小臉,所以~求月票!千萬別掉下去呀!另外,新的一周開始了,求章說求推薦求訂閱~) 拐了幾道彎,便是綱手所說的治療室。

看到春野櫻準備要脫衣服,跟在火影後面的暗部們知趣地離開,順手帶上了房門。

「都脫掉,趴床上。既然來了,我就順便幫你檢查一下身體。怪力術和櫻沖都很容易造成身體的暗傷,一定要做好保養。」

綱手努努嘴,示意她的弟子卧躺到牆邊的一個小床上,手上凝聚起淡藍的查克拉輝光來。

雖然知道櫻所謂的暗傷只是幌子,來治傷不過是個借口,但綱手覺得做戲就要做到全套,乾脆就弄出一點醫療忍術的查克拉動靜來,以免有人生疑。

「這裡的隔音效果還可以,所以說吧,」她看了一眼四周明顯是吸音作用的泡沫牆紙,手按在少女的頸后說道,「找我有什麼事?」

她一邊說著,一邊手上用勁,以醫療忍術的手法按摩著櫻的頸后和雙肩,緩和少女肩頸附近緊繃的肌肉。

「師傅……」櫻遲疑了片刻還是說了出口,「我想得到大蛇丸的克隆技術,把克隆人搞出來做實驗。」

這件事情,她覺得,以其自己偷偷去搞,還不如光明正大地告訴綱手。

搞克隆技術,算得上是人體實驗禁令的擦邊球。

不好說它違規,也算不得能擺到檯面上的東西。

但是,假若櫻自己偷偷去做,說不得擦邊球就直中要害了。萬一被發現,真是黃泥掉進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木葉自己當年就搞過不少這樣的實驗,比克隆更離譜的人體實驗都有,當然,那主要是團藏和大蛇丸在搞,後來被三代發現之後,類似這樣的實驗就被叫停了。

人體實驗,從此也就成了木葉的一個禁忌。

因為聽到春野櫻的這個請求,綱手一愣,手上的動作突然猛地用力,痛得小櫻倒吸了一口涼氣。

她沒有回答櫻的問題。

反而是說道:「之前櫻衝過度使用造成的傷勢水無月白已經給你治好了。不過怪力術威力太大,很容易造成反噬,在身體深處留下暗傷,平時用的時候還是得注意一下。」

「這幾個地方痛嗎?」綱手在她背上按了幾處地方,櫻頓時感到一股又脹又酸痛地感覺傳來,身體條件反射地縮了一下。

「痛得厲害,說明積累了不少小傷,女孩子還是要學會保養好自己的身子。」看到她下意識的縮腰,綱手搖搖頭,接著說道,「不過你的醫療忍術……沒學到多少真功夫,光憑自己還治不了這些傷處,所以以後隔一段時間你還是要來找我幫你治療一下。」

她岔開話題說了一大堆。

便是不想正面回應她的想法。

只是專心地對付著櫻身上的小毛病,那些微小的創傷被她仔細排查出來。醫療忍術淡淡的輝光映照下,傷患處呈現出微微的淡青色,與周圍光滑潔白如美玉的肌膚有著不顯眼的對比。

不過,櫻卻沒有忘記她的問題。

「……師傅,人體實驗不可以嗎?」躺在床上的少女生硬地掰回話題,悶聲說道。

綱手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遲疑了一會還是回答了她:「這樣的事情……原則上我是不能支持你的。」

身為醫療忍者,綱手何嘗不知道如果能搞出克隆,對她們是多麼便利的一件事情?醫生最缺的就是在真實的肉體上實踐的經驗。

而作為忍者,作為師傅,她也很清楚櫻有很多待開發的忍術,必須要藉助克隆人的真實肉體,才能開發出來。

妻逢對手:老公,請接招 當初春野櫻提交醫用冰分身的奧義捲軸時,她便看穿了少女的野心。

名為真實肉體的替代品的冰分身,實際上,卻是通往人體實驗的階梯!

不過,問題在於木葉當年搞人體實驗,鬧出了太多的亂子,影響實在太惡劣——為了得到更多的數據,團藏那批人居然連自己村子的忍者和孩子都拐進來做實驗!

人體實驗這個詞,在木葉上下已經是臭大街了。

所以,人體實驗——哪怕只是用克隆人的實驗——的口子,老一輩的那幾個顧問是絕對不會再開的。

而綱手畢竟根基尚淺,在這種氛圍中,自然也不可能提出支持人體實驗的說法,那樣不但得不到下面的支持,反而會讓她的威望一落千丈。

春野櫻咬咬牙,有些不甘心。

綱手看著少女滴溜溜地轉著的眼珠,便知道她的這個弟子不會這麼容易放棄這個技術。

說不得,就會頂著她的禁令偷偷自己做實驗。

這個女孩有時候就是如此膽大包天。

她嘆了一口氣。

「你製造克隆人,是為了繼續櫻沖的研發吧?」

見到綱手似乎有鬆口的跡象,櫻連忙扭過頭來,望著她的眼睛說道:「不止這個!除了櫻沖以外,我的陰封印、雛田的北斗神拳,都到了需要克隆人來做實驗的地步。」

「所以我們是真的需要用到人體實驗了。」她眨乎眨乎眼睛,用著小鹿般可憐兮兮的小眼神看向綱手。

櫻感覺她的師傅就要被她說動了。

然後她就聽到了這一句——

「不行。」

綱手斬釘截鐵地說道。

她嚴肅地說道:「木葉不準任何形式的人體實驗,這是鐵律。至少兩三年內,你別動這個歪腦筋。」

呃……!春野櫻頓時一窒,滿懷期待的神情垮了下來。

明明不是口氣鬆動了嗎,怎麼又義正言辭地拒絕了我呢?她心中疑惑不解。

仔細地回想了一遍綱手說的話,細細咀嚼每一個詞。

木葉不準人體實驗……

也就是說?

「那我也在木葉以外,火之國的其他地方建立實驗室嗎?」她突然眼前一亮,意識到綱手的真正意思。

「整個火之國都不行!」綱手毫不猶豫地搖頭否定道。

「火之國不行的話……」少女明亮清澈的眼睛猛地一轉,笑著說道,「那麼火之國之外的地方,木葉就沒理由管了是吧!」

「沒錯,雪之國!」

是啦……她前幾個月才跟風花小雪說過的,可能有必要在雪之國建一個基地。

只是她當時說這句話時,覺得那事大概還要在一兩年之後才有譜,倒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得這麼快,不到半年就迎來了好時機。

「我可沒說過什麼別的話,你千萬別誤會……」綱手搖了搖頭,她這時正在治療櫻小腿上的暗傷,看到少女那副得瑟的樣子,手上的力道便加了幾分,一下子就把櫻疼得兩眼發直,再也不敢傻笑了。

「我只說過,火之國內禁止人體實驗。這話你怎麼理解,是你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