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青仙綠·沐幕此時還在汲取郭曉飛體內的氧分與能量。

要知道,雷破天體內蘊含著極強的核星源能量,這些核星源能量足夠維持到他們功成之後了!

趁核星源能量殆盡之前,雷破天必須奪回自己的身體,才能挽留自己體內的核星源能量,保住自己的性命。

沉寂的空間中,聽到了卡萊恩的聲音,「時候不早了,小傢伙,你要小心謹慎,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

想要郭曉飛離開了,雷破天心中頗感不爽,這傢伙居然先行離開?算是便宜他了……

「小心謹慎?我沒這麼齷齪,真氣人,他居然先我一步,還好,他身邊沒有億伽,就他?估計,也掀不起多大波瀾?」

「怎麼?看到億伽了,你的大少爺的自信就回來了?當你進入了她的精神之海,相當於你進入了她的世界,她隨時可以將你殺掉……」

「所以。你這一去,是有風險的,在她的精神世界之中,你要隱匿形式,找到念之羽與她意識超體的連接之處,將其摧毀……」

「……」

魔笛翹曲念空機發動,它們三個都屬於念體生物,魔笛將之融匯成了一個巨大的念體能量球,憑空造出了一個蟲洞,將之送了進去……

然而,事情往往不是一帆風順的,正當他想要切斷青仙綠·沐幕的念之羽的念力傳輸口的時候,朝天突然落下一記鐵拳。

「嘭!」

鐵拳的勢大力沉的一擊,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整個氣泡空間都為之顫抖,大地之間,頓時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石坑。

「……」

「什麼人?」

魔笛驚駭的道。

黑灰色的煙塵,漸漸的,飄散了開來,一個黑色的龐然大物,是的,龐然大物,矗立在了魔笛身前。

「魔伊達星雲的掌控者,巴拉克·達谷,我剛才看到你能製造蟲洞,讓我離開這個地方,不然就讓你死……」

巴拉克·達谷威脅的道。仔細一看,他就是剛才奮力錘擊氣泡空間的巨大生物,他的身上有一塊能量晶塊。

此晶塊,是核星源能量的儲蓄器,跟核源晶差不多,它們可以將特殊能量物質晶體話,並且運用在自己的身上。

「呵呵……」

「你在威脅我?」

「你覺得我會怕你?笑話……」不巧,魔笛還就是不怕威脅,越是威脅他拒絕的心,就愈加耿直。

巴拉克·達谷的臉上布滿了參差不齊的紋路弧度,還有他身上的凹凸不平的大疙瘩,巨大的身軀與猙獰的緋紅色眼瞳,頗有幾分的王者風範!

「去死!」

說時遲那時快,巴拉克·達谷別看他如此的膘肥體壯,但他的反應能力與敏捷度,可一點都不愚鈍!

巨力轟擊之下,魔笛不顧一切的伸手格擋,卻被之將自己的手臂一拳砸了個粉碎,就因如此,念時空通道錯亂,卡萊恩、億伽與雷破天的蟲洞軌道被破壞,蟲洞形成了無數的分支通道。

「不好!」

魔笛趕緊調整念空蟲洞,還沒來得及啟動蟲洞調整器,就被一記出其不意的大拳,砸在了能量分配管理器。

面對這一狂暴的打擊,魔笛本身就不是自己的,很多功能自己都不太熟悉,而此只能妥協,道:「我答應你可以,但你必須幫我們完成切斷念力傳輸……」

巴拉克·達谷這才停下手,說了一句,「沒問題,成交!」

……

「怎麼回事?這麼多通道,我們要走哪一條?」雷破天停在了無數個通道的分支點,看著這些神經脈絡一般的通道。

「怎麼會這樣?我印象中,通往念之羽與能量核心的通道,只有一個念空間通道,其餘的都是假象……」

由於念力空間具有一定的基因分子的重組作用,所以,此時的他們依稀可以看到他們原本的身體輪廓。

卡萊恩看向了億伽,話說這個億伽還真的奇怪,居然變成了一個球?而卡萊恩則不然,變成了他原先的機甲面貌。

「我們……要怎麼做?」億伽越看越滑稽,同時這也是他以前想象中想讓他變成的樣子,看他這般模樣,真是大快人心!

「嗯……不如,我們隨機進入三個通道,反正都是在這個坎奈瓦的身體的某個位置,彼此我們都保持聯繫……」

雷破天冰冷冷的笑了笑,道:「合著?這不是你的身體,你們沒有身體還可以活,而我呢?一旦沒有了身體,就什麼都沒有了……」

「嗯……這個你不用擔心,魔笛會幫你解決的,你要相信他……快走吧,再這樣拖延下去,被時空管理者發現,我們就更加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說罷。億伽就朝著最近的分支通道飛去,而卡萊恩則是飛向了最光亮的分支通道,這個通道,很可能是青仙綠·沐幕的能量核心之處。

看著佧琦坦人,竟然把自己當耳邊風,各自都進入了分支通道,本來,他想進與卡萊恩一樣的分支通道,換個角度想,這樣一來,顯得自己多麼的懦弱?

「哼!」

冷哼一聲,這兩個東西,尤其是卡萊恩,當時說自己一定會拼盡全力保護自己,到頭來,還是把自己一個人,留在了這個地方……

求人不如求己。

旋即,他也隨機選了一個分支通道,飛了進去……。 豹紋光頭男說着,伸手到懷裏摸了摸,下一秒,一面深紅色、邊緣金色刺繡的錦旗,被他從懷中掏了出來。

他『唰——』的將摺疊起的錦旗展開,露出『見義勇為』幾個刺繡的大金字。

隨後一臉鄭重的雙手捧著錦旗,朝着林美奇遞了過去。

林美奇:……

先不說看起來普通的單薄西裝外套下,能不能塞下錦旗。

就特殊事件管理局給自己送錦旗這件事,是要鬧哪出???

林美奇滿臉問號的看着豹紋光頭男。

如果不是張校長在,她都想問問身為特殊事件管理局老大的白衍,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

她要錦旗有什麼用?

如果是什麼科研大獎,那她驚喜還來不~

但超自然事件拿的獎,還是算了!

見林美奇同學一臉複雜,沒有第一時間接下錦旗,一旁的張校長立即提醒著催促,「林同學,快接下來啊~」

雖然他並不清楚他們學校的林同學到底是怎麼個見義勇為、樂於助人法,居然引得國家保密行動部門都親自來人,代表官方進行嘉獎。

但這總歸是好事。

他們學校的學生受到官方肯定的嘉獎,那也是學校的光榮。

所以這面錦旗……或許會掛在學校里一段時間?

至少在林美奇同學作為學生的期限內,學校可以掛上國家保密行動部門下發的錦旗吧!

這件事情光是想想,都讓張校長覺得心情澎湃!

在學校校長的催促下,林美奇這才一言難盡的走上前去,抬手將錦旗接下。

隨後她就聽到豹紋光頭男表情嚴肅的對一旁的張校長說了句,「接下來我們還有一些機密要事需要和林小姐密談。」

林美奇:?

她怔怔的看着豹紋光頭男,在校長辦公室里說出讓校長迴避這種話,真的合適?

可下一秒,她就見張校長全然不帶猶豫的點頭迎合,「我懂、我明白,那我先出去在門外等著了,幾位慢慢談。」

說着,張校長就要往門口走。

不過走之前,他還不忘『路過』林美奇身邊,看向林美奇手中的錦旗,目光殷切。

「林同學,這面錦旗我先幫你收著?」

見張校長對於一面沒用的錦旗這麼上心,林美奇隨手就把錦旗遞了過去。

這東西她才不要,誰愛要誰要。

拿到錦旗的張校長,一臉欣喜的帶着錦旗出了門~

辦公室中,只剩下了林美奇、秦景和豹紋光頭男三人。

從張校長離開辦公室開始,這裏的氣氛整個就變了!

剛剛還一副代表官方,態度嚴肅的豹紋光頭男,頓時看向林美奇的目光滿是阿諛奉承。

「大佬,我們老大說了,您不喜歡錢,所以我們就送面錦旗過來,除了是對您救了海城公園幾萬人的生命表示感謝之外,還謝謝您助人為樂,願意養著邪靈貓妖。」

聽着自己同事豹哥的話,秦景看向林小美女的目光,也跟着肅然起敬。

他第一次發現『見義勇為、助人為樂』這幾個看似平平的字之下,卻是拯救上萬人生命的壯舉!

看着自己面前兩個身穿統一制服,同樣用敬仰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人』。

林美奇卻對豹紋光頭男嘴裏那句『她不喜歡錢就送錦旗……』產生了深深的質疑。

兩者相比起來,錦旗有什麼卵用?

現在連邪靈貓妖她都不得已,只能自己養著了,特殊事件管理局如果真的有誠意,還不如發點獎金寬慰一下她的鬱悶心情。

哪怕她不缺錢花,但也沒有人不喜歡錢。

可惜林美奇的想法顯然和面前的兩人不在同一個頻道上。

在豹紋光頭男看來,錦旗的光榮性質,是錢能夠比的嗎?

而秦景更加認為錢不過是身外之物,被特殊事件管理局肯定和嘉獎,才是對林小美女最大的重視。

秦景來之前,就有一肚子話想要和林小美女說。

這會兒在林小美女受到嘉獎之後,他立即開了口。

「林小美女,謝謝你之前在海城公園中的救命恩情!雖然我只是你救下的上萬人里的其中一個,但是這份恩,我會一直銘記於心!」

秦景表情嚴肅,語氣認真。

「未來您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去做,只管吩咐一聲!」

相較於虛有圖表的錦旗,秦景這番話聽起來順耳多了。

雖然林美奇也不覺得自己會有用得着秦景的地方,但至少秦景的誠意她感受到了。

「不用客氣。」林美奇說着,換了個話題,「你能別叫我小美女嗎?」

其實林美奇一直有個疑惑。

秦景從一開始對自己的稱呼『小美女』,到之後得知自己的名字,改為『林小美女』。

雖然聽起來像是他在誇獎自己長得好看,但是從秦景那張沒有什麼世俗慾望的臉上聽到這幾個字,怎麼聽怎麼怪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