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正是那位年輕俊美男子——段凱。

本來段凱解決生理需要這還是很正常的,他身為段家的大長老,誰跟直接闖進來?所以他連門都沒有鎖。他正要發火,但是一見來人頓時就從生氣轉為驚訝。

「美人,你先休息一下,我處理一些事情。」

段凱穿上衣服就跟大供奉出房門。

段凱:「你怎麼?你不是跟厲自和斗鏖一起的嗎?」

「厲長老死了,斗鏖也死了,就剩下我一個逃了回來。」

!?

大供奉把整件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包括起因是什麼,結果如何,小白夜的身份推測等等,很詳細的說一遍。因為段斗鏖當初回來的時候只有大供奉在,大長老外出未歸,家族身為城主是很少回來的,多數都在城主府辦公,所以才會是大供奉自己一個人來。

大長老段凱聽完后:「那小子是外星來的,至於是外星勢力有事而來的,還是逃難而來就不知道了」

「你說外來者!?」

「恩,他的武器很可能是一種特殊的武器」

段凱作為段家的嫡系子孫,還是身居大長老職位,對於一些家族歷史還是比大供奉更加了解的,所以猜測出小白夜的來歷。

段凱:「不管怎麼說,殺了我們段家長老這件事不可能就這麼算,我先跟家主商議,你先療傷!」

「恩。」

等大供奉走後,段凱點燃了一張靈符,這也是通信靈符的一種,只是這和小白夜他們不同的是這個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沒了。

「段凱,有何事?我現在在招待貴客,有什麼事之後再說。」裡面傳來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聲音十分洪亮有力。

「厲自和段斗鏖還有一群弟子都被殺了,只有大供奉逃了回來」

「說!」

段凱又說了一遍,剛剛聽大供奉說的。

因為只有發了什麼大事情在大長老也無法處理的情況下,才可以去聯繫家主,所以發生大事的話處理效率是十分低的。

只是讓段凱沒想到的是,家主對自己的兒子和長老被殺完全是無動於衷,反而在意起了另一件事。

「你是說,當初那小子在女仙廟中被金光籠罩?」

「恩,段斗鏖的確是這麼說的。」

「居然是那小子!?牽連有點大了,我這裡招待的貴客指名道姓要找那小子。」

「家主說的貴客是?」

「馮家的馮紹以及他的幾位朋友,都是今天來參加齊家小姐——齊夢嫻的茶會的。你現在立刻找人去監視那小子,別讓他跑了,我立刻封城!」

「是的,家主!」

城主府,段家家族——段雨辰的辦公地方,只是現在卻多了十幾位衣著光鮮的少年和幾位守護在一旁的老者。

段雨辰:「呵呵,好消息啊各位」

「哦?不知道城主說的好消息是?」

「各位要找的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找到了」

馮紹:「在哪?」

段雨辰:「馮公子稍安勿躁,這小子剛剛殺我家族長老和我兒子,就算各位不說,我也會把他碎屍萬段,以祭我兒在天之靈!」

馮紹:「哼,居然還敢殺人,真是無法無天了,此等惡人我馮紹最看不慣了,段城主,馮某自願請命一同討伐惡人!」

「我們也是!!」

「就是就是,這樣的惡人,人人得而誅之。我等也願意一同前往!」

段雨辰哈哈大笑道:「好!各位不虧是各大宗門的天才弟子,嫉惡如仇,段某深感佩服!這一杯,段某敬各位英雄豪傑的!來,喝!」

「喝!」

嗯。。。是不是全部都這麼嫉惡如仇就不知道,反正可以知道的是,不少人是沖著機緣去的,畢竟女仙峰的機緣事關重大,說什麼也不能讓他白白溜走啊。

段家手段也是厲害,說封城就封城,各大出入口完全被封死,只能進不能出。

而小白夜幾人呢?

讓我們把時間調回大供奉剛剛離開不久。

小白夜走向天字一號樓的掌柜:「掌柜,段家的人可不是什麼好人啊,要是讓他知道你們曾經包庇我們,讓我們入住,你猜會怎麼樣?」

掌柜眼淚都出來了,這可真是人坐家裡,禍從天降啊:「我。。我沒有包庇你們啊」

「但是我們的確在這裡住啊。要不這樣吧,你看這裡因為剛剛的打鬥也毀了不少,我把你們客棧買下來,你看如何?」

「你。。您要買下這家客棧?」

小白夜點了點頭:「恩,而且是市價的兩倍,不過條件是你們要立刻搬離這裡,我只給你們十分鐘時間。不離開的話~~~」

「我可是會。生,氣,的~」 「呵呵,這位。。這位少爺開玩笑了,我們商人怎麼會跟錢過不去呢」掌柜的也是嚇了一身汗,真怕小白夜突然就來一槍,估計他這小身板一槍就全身上下都被打的稀巴爛了。

「黃康,給錢他,還有」小白夜看了一眼周圍,還在觀戰的人。

「本店因特殊原因,在這裡租住的各位怕是要離開了,不然一會打起來,傷到了可就罪過了。」

場面開始吵起來了,現在雖然還沒到晚上,不過也是三四點的時候了,現在去找房還真不一定能找到,不過他們也沒辦法,不走的話先不說小白夜會不會宰了他們,一會打起來還不是要走,難道還要插手段家的事情?

段家死了少主,又死了長老,要是這都忍氣吞聲,怕是女仙城的霸主地位也是到頭了。

「走吧走吧,現在去找客棧應該還有房間的」

「唉,真是晦氣」

客人也陸陸續續的開始收拾東西,至於錢他們也算了,不用退了,他們也不敢問就是。

小白夜:「黃康,你把還在外面的人叫回來吧,對了,叫他們換一身衣服再回來,把盔甲給我換了,裝作本來就在這裡居住的客人,收到消息回來收拾東西偷偷混進來」

「是,少爺!」

也的確如小白夜所說,有一些外出購買都系或者逛街什麼的,收到消息也立刻趕了回來收拾東西離開。天字一號樓還是很大了,住房的人也特別多,多幾個少幾個根本沒有人留意。

小白夜也讓自己的手下先在最好的那間房間集合等他。

客人的動作還是很利索的,沒多久,天字一號樓就被清空了,可以說現在這裡就是小白夜他們的尕魂大陸臨時大本營了。

黃康:「少爺,女仙城城主段雨辰下令封城,理由是有重大通緝犯在城裡,不許出城。」

小白夜:「沒事,讓他們封,對了,去外面把天字一號樓的牌匾拆了,換成『夜樓』吧」

「遵命!」

就這樣,女仙城現在已經是暗流涌動,女仙城也不止段家一家勢力,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勢力盤根在此,各方打探也明白了什麼事情了。他們也很識相,既沒有支持小白夜也沒有支持段家,就等他們來一個兩敗俱傷好去渾水摸魚。

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小白夜跟黃康還有逢高和彭鵬飛四人坐在了早上打鬥的客棧大廳的位置,客棧的大門全部打開,而因為早上的打鬥,大廳位置的其他桌子全部都被搬離了,只留意下一張茶几和幾張椅子對準的大門的位置。

小白夜高坐首位,優哉游哉的喝著茶,逢高和彭鵬飛站在身後一動不動,好像兩尊雕像一樣,他們的衣服已經換成了普通的粗布麻衣,拋開氣勢不說就是很普通的兩個奴僕。黃康恭恭敬敬的在下手位置幫忙沖茶倒水打下手。

等人!小白夜幾人明顯是在等客到。

小白夜無聊的調笑道:「黃康,你一大老爺幫我沏茶,這畫面真的很怪異啊」

黃康呵呵一笑:「少爺要是想要美貌少女,黃康立刻去安排」

「算了算了,萬一被某人知道,我可是吃不完兜著走。」

黃康也在竊笑,他當然知道自家少爺指的誰,估計也就那位短髮少女能夠降得住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了。

呼~~~~

突然一陣風颳起,街上走來了幾十人。

其中帶頭的卻是一個十幾歲年輕少年,女仙城城主笑容滿臉的在旁邊跟少年交談著什麼,而段家大長老更是在人群的後面,前面幾乎都是一群十幾歲的少年少女,反而後面跟著一群修為高深的老人家,這畫面總覺得那裡不對。

帶頭的自然是馮紹了。

馮紹:「呵呵,小弟弟,我們又見面了」

小白夜也不意外,修鍊者都是一群鯊魚,聞到一點血腥味就會蜂擁而至,而且還不會輕易放棄。當時在女仙峰看到自己得到未知的機緣,他們會因為齊夢嫻的一句話放棄?

真要放棄那就不是逆水行舟的修鍊者了。

小白夜:「哎呀,人這麼多嗎,我都沒準備這麼多位置呢。」

其中一個少年搶著說:「不用了,今天我們來是替天行道的。」

還有一個更直接:「速速交出機緣,還能給你一個痛快。」

「你們說的是這個?」

小白夜右手抬起,一道細小的法則就在小白夜的手掌心中遊盪著。

小白夜自己都還沒來得及去探查這是什麼玩意,現在剛剛好也應他們的要求,拿出了看看,自己也看看這是什麼玩意。

「對對對!交出來!」

都有人忍不住要去搶了,只不過現在這裡最大的還是馮紹或者說段城主,段雨辰不出手,這裡應該沒人能壓得住逢高了。

小白夜也不急:「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嗎」

其實小白夜自己也不怎麼清楚這是什麼,不過大概知道這應該是一道法則記憶,說白了就是教你怎麼用相對應的法則的,只是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法則的記憶啊。怎麼用?

「呵呵,小弟弟不如借我們細細看看,讓我們幫你好好分析分析不就知道了嗎」

「白痴」小白夜手一翻就把這道法則收了回去,他當初是不想要,但是現在給了他還要他交出來?就算一枚銅幣都不行!

段雨辰:「呵呵,小弟弟,段某聽說當時大家都在場,機緣應該見者有份才對,只是被小弟弟你拿去了,現在交出來給我們看看誰更合適才對啊,要是我們都拿不到,那時候再歸回給小弟弟。你看如何?」

小白夜看白痴一樣看著這個女仙城的城主:「你咋不拿你老婆出來遛一遛?」

噗~

逢高和彭鵬飛忍不住笑了一下。既然你說見者有份,那你老婆出來遛一遛,大家都得不到再還給你好不好?小白夜就是這個意思。

「你!!!哼!」段雨辰氣的臉都紅了,他怎麼可能聽不懂,就是因為聽懂了才氣啊。

馮紹:「小兒你也不要呈口齒之利,機緣有能者得之,今天可否跟我一交高下,勝王敗寇,勝者得到機緣,如何!」

小白夜:「你當我傻啊,你贏了給你我的機緣,我輸了你給我什麼?」

馮紹:「今日你當街殺死無辜凡人,更是殺了段城主的兒子和段家長老,我們本是替天行道討伐你這惡賊,這裡這麼多人,其中三級修為十一人,你只有一個三級修為的護衛。但是本公子見你年少無知,故而給你一個機會。你要是贏了,機緣我們不要,轉身就走如何?」

小白夜冷笑一下,真當他傻,自己一級六段後期左右的修為,差一點就一級七段,而這個馮紹呢?二級三段的修為,自己七歲,他估計都有十五六了,以大欺小也不要這樣好吧。

「好啊,不過我們玩大一點,把命賭上吧。」

哦,不好意思,我是說小白夜是大欺負馮紹小。 賭命!!!

馮紹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了,他自己二級三段的修為,可以說是以小欺大的了。

尕魂大陸和四系星不一樣,在這裡越級挑戰是傳說。差一段都夠嗆,現在差了一個大等級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一般真要吹也是吹自己半步二級的時候能夠跟二級一段修為的修鍊者打個平手或者怎麼樣的,擊殺幾乎不可能。

以前就有說,一段的差距理論上戰力是差距一倍,一大等級差距足有百倍,就算是半步修為那也差距有幾十倍啊,怎麼打?

除非是修鍊了什麼特殊功法武技仙術,或者有什麼諸如異火、靈符、靈獸等幫助,否則要越級挑戰是不可能的。至少在尕魂大陸整個修鍊體系的認知的確是這樣。

馮紹:「呵呵,小弟弟,我們並沒有必要生死想見的地步吧,我只是想看看小弟弟在女仙廟得到什麼而已,並沒有其他目的。」

小白夜:「看見我只有一級修為,身邊也就一個三級修為的侍衛,你以為帶著一群阿貓阿狗來就可以在這裡唧唧歪歪?你是不是小說看多了,腦子進胡蘿蔔了?」

啪!

小白夜打了一個響指。

咻!咻!咻!

突然一群人從天字一號樓。。哦,現在叫做『夜樓』。一群人從夜樓出現,團團的包圍住了馮紹等人。

加上本來站在小白夜身後的逢高和彭鵬飛,一共二十二人,正是小白夜帶來的自己的所有班底了。

三級修為的加上逢高一個七人,全部漂浮在空中,居高臨下的看著這群敢挑釁自己少主的傻瓜們,臉上的不屑表露無遺。

( ̄_, ̄)

剩下的十五人圍成一個圓圈包圍住了馮紹等人。剩下的十五人都有二級修為,要飛行完全不是問題,但是他們卻選擇了站在地面。因為在隊伍中等級也是很嚴格的,雖然除了逢高是統領之外,其他人都是士兵,但是阿城要求他們一樣要分高低,而且就按照修為來區分。狠狠的刺激他們。

想要尊嚴,首先要有實力,不然你的尊嚴也只是一種施捨而已!

小白夜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緩緩走向馮紹:「我可不是小說裡面那些要靠自己一步步往上爬的主角們,以為帶幾個人來就可以裝反派??」

馮紹:「哼,就算這樣又如何,你以為你的侍衛會是各宗門長老的對手嗎,而且段城主絕不會袖手旁觀的。」

段雨辰站出來:「呵呵,這位小兄弟何不化干戈為玉帛,我段某人發誓,絕。。。」

段雨辰話還沒說完,小白夜就拍了兩下手掌。

轟!

一股可怕的力量頓時壓下來,狠狠的鎮壓著馮紹等人。這是軍隊陣法的一種,每個人的靈力威壓以相同的頻率發出的震動而觸發的現象的一種力量。發揮的威壓比一加一還要強很多。

而反觀馮紹這一邊,雖然實力還是有的,但是說起配合起來那就只能用烏合之眾來形容了。別說組合起來了,好好配合不拖後退都難。

高下立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