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告訴她一個道理,跟季唯亞作對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她也被禍害了無數次了,要不是後來無意中抓到了他的軟肋,她只怕早已經自殺了

可是,艾爾頓商學院,是全寄宿制學校,在今後長達七年兩千多個日日夜夜裏,她都要不可避免的看到季妖孽。

七年吶!什麼概念?

正當諾熙爲她的生活悲憤無比的時候,一雙白色的運動鞋出現在她的視線裏。

不情願地擡起頭,不情願地扯出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看着面前的妖孽。

“諾熙同學,好久不見!”季唯亞友好地向她伸出爪子。

諾熙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不是虛僞的笑,而是慘烈的笑,她無法想象,今後的七年時光,她該怎麼面對季妖孽的一次又一次折騰。

老天,求求你殺了我吧!

“唯亞同學,好久不見!”諾熙伸手握住面前的爪子,從牙縫裏出聲。

季唯亞擡起眼看了一眼諾熙旁邊的空位,意思明瞭。

“唯亞同學,按照規定,你的座位在那邊,所以,抱歉!”諾熙微笑着舉起一隻爪子向着男生座位那邊的一個空位指了指,另一隻手則用力將旁邊的凳子塞進桌子底下。

嬌妻難爲:Boss大人請節制 “有這樣的規定?”季唯亞回過頭冷笑着看着班主任。

威脅!絕對的威脅!

班主任迎着季唯亞陰森森的笑容,只能僵硬地點點頭,然後又像是忽然想起一樣,猛地從點頭變成搖頭。

諾熙的笑容愈發燦爛,可是季妖孽依舊沒有一丁點要走的意思。

笑容慢慢石化,嘴角,眉眼,都漸漸起了變化。

她想,如果可以,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撈起凳子,然後狠狠地砸向季妖孽。

可事實是,她幾乎快要哭出來了,且欲哭無淚!

“唯亞,這邊有空位,過來坐吧!”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響起,諾熙和季唯亞一起側臉看向左漠。

“抱歉,諾熙同學,我要上我哥兒們那了!” 冷傲總裁征服記 季唯亞聳聳肩,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樣子。

求之不得!

諾熙舉起爪子朝着季唯亞揮了揮,然後感激地看了一眼左漠。

謝謝!千言萬語都不足以表達我對你的謝意!

平復一下心情,諾熙在座位上坐下。

“咳咳”班主任乾咳兩聲,將全班同學的注意力拉回到她的身上。

“同學們,今天下午,學校不用上課,同學們可以用下午的時間來熟悉一下學校的環境,今天晚上學校會舉行開學晚會,所以同學們,晚上八點請準時到禮堂參見晚會!從明天起,學校將會進行爲期一個月的軍訓,同學們應該明白,我校是專修金融商業知識的學校,同學們以後都會穿行在商場之上,必須擁有一個好身體”班主任宣佈我們接下來一個多月的時間安排。

班主任一說完,全班同學立刻如霜打的茄子一樣有氣無力地趴在課桌上。

一個月的軍訓吶,什麼概念?

下課鈴一響,諾熙就連忙抓了書包逃也似的逃出了教室。^_^ 看着那倉皇逃離的小小身影,季唯亞的嘴角揚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伊諾熙,小樣兒!你以爲你跑得掉?真是做夢!

“唯亞,你跟諾熙同學認識?”左漠有些不確定地開口。

“同班同學!”扔下四個字,季唯亞飛快地向着諾熙逃離的方向追去。

同班同學?應該是仇敵纔對,左漠淡淡地笑笑。

“走了,吃飯去了!”大老遠飄來季唯亞的歡呼聲,左漠笑笑,然後向着季唯亞的方向走去。

學校餐廳裏,學生們正在窗口排隊,諾熙坐在貴賓餐廳裏,一邊吃飯一邊透過玻璃窗觀察着餐廳裏的情況。

大老遠的就聽到尖叫聲響起,然後季唯亞就頂着一頭火紅‘色’的頭髮和左漠大帥哥出現在了餐廳‘門’口。

看到季妖孽出現,諾熙立馬放下筷子,迅速將窗簾拉上,然後把餐廳‘門’關上。

之所以選擇貴賓餐廳,就是因爲貴賓餐廳隱蔽‘性’好!

嘿嘿!諾熙‘奸’笑一聲,然後坐回椅子上,繼續吃她的飯。

如果遇到季妖孽,她一定會消化不良的!諾熙想。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諾熙還沒有吞下去的飯菜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裏。

“咳!咳!咳!”諾熙的臉漲成了青紫‘色’,不停地拍打着‘胸’口的位置。

被飯噎住,說出去她有夠丟人的。

“我說,你到底要不要開‘門’,你不開‘門’的話,我讓服務員拿鑰匙了啊!”‘門’外傳來季唯亞十分不滿的聲音。

“馬上就來!”諾熙艱難地說完,立馬起身給季唯亞開‘門’。

餐廳‘門’一開,諾熙就看到季妖孽笑嘻嘻的站在餐廳‘門’口,他的身邊,是大帥哥左漠。

‘欲’哭無淚!可是她還得擺出一副笑臉。

“唯亞同學,請進!”諾熙扯着僵硬的笑容對季唯亞發出邀請。

天知道她有多麼的不情願,可是她越反抗,季唯亞就更加不會放過她,所以,她得順着‘毛’‘摸’!只要這位季大爺高興了,什麼都好說!

季唯亞擡起眼上下將諾熙打量一遍,然後滿意地點點頭。

“被噎住了?還真是笨的無可救‘藥’!”季唯亞嘀咕一句,然後在諾熙的對面坐下。

笨的無可救‘藥’?

你才笨!你全家都笨!諾熙在心裏大聲咆哮。

可是,她面上只能笑。

在座位上坐下,拿起筷子,不停地翻着餐盤裏的飯菜,卻怎麼也吃不下去了。

“我說,伊諾熙,你怎麼就吃這些沒營養的?”季唯亞不滿地出聲,然後順手將自己盤子裏的‘雞’‘腿’夾到諾熙的盤子裏,然後是魚,再然後是紅燒‘肉’

季唯亞一邊夾着,一邊喋喋不休地說着哪樣食物有營養,應該要多吃點什麼的。

“我說伊諾熙,你怎麼不吃?涼了可就不好吃了!”季唯亞皺着眉頭看着諾熙。

諾熙看看苦着臉看了看面前的食物,再擡頭看看季唯亞。

“我能不能不吃啊?”諾熙弱弱地問。

“嘿嘿!你就說你吃不吃?”季唯亞冷笑兩聲。

“行,我吃,我立馬就吃!我吃還不行嗎?”諾熙苦着臉說完,立馬將盤子裏的大魚大‘肉’以一種可以看見的速度塞進嘴裏。 風捲殘雲般把餐盤裏的食物解決之後。

她那個悲憤啊!簡直無法形容。

季唯亞一定是故意的,她哪裏吃得了那麼多東西,一定是他一早就知道她在這裏,所以故意拿了那麼多食物,然後塞進她的盤子裏,看她屈服的樣子。

諾熙苦笑兩聲。

“我說,季唯亞,你不是去美國了嗎?”諾熙一邊說着一邊端起橙汁喝了一口。

一口氣吃了那麼多東西,說不出來的難受。

“是去美國了,可是本少爺只要一想到諾熙同學‘泣不成聲’的樣子,本少爺就徹夜難眠,想了又想還是決定回來了!看看,本少爺對你多好?”季唯亞笑得貌似十分無害地對諾熙說。

“咳!咳!”聽到季唯亞的話,諾熙很沒面子的又被橙汁嗆到了,然後引來季少爺的大笑聲和左漠的淡笑。

捨不得?天吶!早知道,她打死也不要說那樣的話!

可是,如果她不那樣說,季少爺絕對會做出更瘋狂的事情來。

她只能服從,無條件服從!

季唯亞看了一眼諾熙,然後一把把她撈起來拖着向餐廳外面走去。

左漠擡起頭看了一眼兩人,只是無奈地笑笑,然後替諾熙悲哀。

被季少爺纏上的人,要麼被季少爺逼瘋送進瘋人院,要麼練就一身銅皮鐵骨,百毒不侵!

很顯然,諾熙很有可能成爲前者,只是季少爺哪會這麼輕易的就讓她進瘋人院?

學校操場上,在無數女生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視下,諾熙被季唯亞拖着出現在操場上。

“季唯亞,你是瘋了嗎?你這樣拉着我,一會兒被督學看到,我會被開除的!”諾熙忍無可忍,對着季唯亞大聲咆哮。

季唯亞停下腳步,然後轉過頭來低着頭看着比他矮上許多的諾熙。

“嗯哼!不要說是本少爺拉着你,就算不是本少爺,學校也不會有人敢把你開除的不是嗎?”季唯亞冷笑。

諾熙語結。

的確,是沒有敢開除她!

“可是,我會被唾沫淹死的!”諾熙苦笑着看了一眼操場上那裏三圈外三圈將她們團團圍住的花癡們。

季唯亞擡起頭,冷冷地看了一眼圍觀的花癡羣,花癡羣被他這一看立刻沸騰。

不情願地鬆開諾熙的手。

諾熙露出一個意料之中的笑容。

她就知道,季少爺絕對不會讓她就這麼輕易死去的!

只是,從今以後,她就要受盡全校人的指責,一如靖智中學那樣。

記得季唯亞剛剛轉來靖智的第一個月,有個學妹跑到他們班的樓下向季唯亞表白。

那個時候,諾熙因爲一件小事跟季唯亞起了摩擦,季唯亞就拉着她站到了窗戶旁邊,然後當着全校人的面在她的臉上‘深情一吻’,從今以後,她就成爲了全校女生的共同敵人。

那以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裏,諾熙只要一放學,就會被無數女生組成的花癡親衛隊堵在學校門口,要不是家裏的保鏢和學校保安,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靖智。 所以,季少爺,她惹不起,更加躲不起!

趁季唯亞不留神,諾熙立馬以二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出操場,跑出了老遠,身後才傳來季同學的怒罵聲。

諾熙回頭,朝着那被花癡羣團團圍住的季唯亞做了一個鬼臉之後迅速逃離現場。

諾熙一直跑到宿舍區才停下來的,根據錄取通知書上的說明,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宿舍。

宿舍的鑰匙她早已經拿到了,在報道之前,家裏的管家早就已經將她在學校的衣食住行安排好了,所以她什麼都不用操心。

其實吧!有錢也沒什麼不好的!諾熙傻傻地笑兩聲。

跟別的學校的宿舍不同,艾爾頓的學生大多是企業未來的繼承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同學之間本身就存在利益上的糾紛,學校也不奢望學生之間能夠有多麼深厚的情誼,所以宿舍一般都是單人間。

今天晚會的禮服早就已經送來了,諾熙把身上的衣服換下來之後洗了個澡就睡了。

什麼開學晚會,什麼季唯亞,都去死吧!她現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只有休息好了,她才能夠抗住季少爺的攻擊,才能夠活着走出艾爾頓商學院。

無語問天,主啊!神啊!你們是不是都瞎眼了?諾熙小小抱怨一聲,然後蒙着被子躺下睡覺。

諾熙是被敲門聲吵醒的,當她正在夢裏和周公約會的時候,天空裏忽然就響起了劇烈的敲門聲。

諾熙從□□爬起來,將宿舍門打開之後繼續爬回□□繼續她的美夢。

“我說,你是不是打算睡死了?”夢魘一般的聲音在房間裏響起,諾熙猛地睜開雙眼,觸電似的坐直身體。

她以爲,是家裏的管家過來給她送東西了,誰曾想,竟然是季妖孽。

房間裏的燈被打開,突如其來的光亮讓諾熙有一瞬間的不適應,只感覺一陣天昏地暗。

“嘭!”房間門被重重摔上。

季唯亞走到諾熙的身邊坐下,然後擡起手把諾熙遮住眼的手拿掉,仔細打量諾熙剛剛睡醒的樣子。

“嘖嘖!真醜!”季唯亞打量許久之後出聲道。

“滾!”諾熙兩眼噴火,大聲地對着季唯亞咆哮。

管他什麼校規,管他什麼形象,都去死吧!她現在是忍無可忍了!

第一次被人吼,季唯亞硬是愣了半天沒有回過神來,只是傻傻地看着諾熙。

“我說,你是不是活膩了?竟敢這樣對本少爺說話!”回過神來的季唯亞憤怒無比的抓着諾熙的肩膀使勁搖晃,力道之大,幾乎能把諾熙捏碎掉。

她一定會殘廢的!諾熙心想。

她不該吼他的,季少爺,她惹不起!諾熙在心裏無限感慨。

可是,她真的要瘋了,要活活被季唯亞逼瘋了。

“我就是活膩了了,你想怎麼樣?要殺要刮隨便你,早死一天也好,省的看到你就感覺自己像是生活在地獄一樣!”被氣瘋了頭的諾熙開始不顧一切的胡言亂語。

聽到諾熙的話,季唯亞的臉立刻黑的如同鍋底一樣。 以下是:

只是,他有那麼壞嗎? 穿越之毒妃嫁到 不就是偶爾戲弄戲弄她,偶爾逗逗她嗎?

他沒那麼壞,真的沒有那麼壞!

所以。

“瘋子,我看你一定是瘋了,一定是瘋了!”季唯亞說完,然後拿過離他不遠的禮服狠狠地砸在諾熙的身上。

痛!季唯亞這死傢伙怎麼能用這麼大勁砸她!

季唯亞起身,然後打開房間門。

“趕緊換上,如果你不想現在這個樣子被我拉到禮堂的話!”季唯亞朝着諾熙吼完,然後狠狠地把門摔上。

同一時間,諾熙抓起枕頭向着門口的位置扔去。

房間門被關上,被扔出去的枕頭落在門口。

這算什麼嘛!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