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鳳聖力解決五臟六腑的陰寒還需要時間,而體內的陰寒就等的時間太久了。

所以他才需要另想辦法快速的驅除掉體內的陰寒。

通靈蓮是頂級靈材,其中不僅蘊含著濃厚純粹的靈性力量,還帶有溫和屬性,對陰寒會有一定的剋制。

他也需要快速調動靈力保護身體。

他這株通靈蓮一共有六顆蓮子,一顆蓮子的價值可能超十萬。

五株通靈蓮,他們四人分別一株,至於剩下的在方天身上,莫東等準備返回宗門后再平分。

而其實方天等都想要把這第五株通靈蓮和玄鷹的整個寶材都給他。

莫東動心過,他也缺少修鍊資源,不過他有準則,他清楚對付玄鷹雖然他佔據了大頭。

可若不是方天三人竭力消耗玄鷹,光靠他一人與玄鷹一戰,或許連玄鷹的身體都碰不到。

玄鷹可是堪比靈動二重境界以上,而且因為它會飛、肉身強悍,比修士靈動二重境界還要強。

所以他動心,但不貪,不管是第五株通靈蓮還是玄鷹他都推崇四人平分。

這也贏得了三人的友情。

「咦?」

莫東取走一顆蓮子,通靈蓮的花瓣上的光芒就黯淡下來,隱隱有乾枯的跡象。

看來通靈蓮到底是離開了水,而且離開了生長了數年、十幾年的肥土,取走一顆蓮子就等於是拿掉了整株蓮的一部分生機。

一瓣蓮花枯萎了。

而讓莫東一驚的是,其他蓮花也有乾枯趨勢,他頓時明白雖然他只拿走了一顆蓮子,然而卻等於是使蓮花不完整,身上的靈氣和生氣都從這個缺口泄露。

這樣恐怕過不了多長時間,整株通靈蓮都會枯萎,而通靈蓮的花瓣以及莖桿都有價值。

既然如此。

「看來為了不浪費,先將花瓣和莖桿煉化了。」

莫東傷勢刻不容緩,他抓住一片花瓣就放到口中,入口溫潤,沒有香甜,反而是如煮熱的薑片。

吞入口中的時候,花瓣就四分五裂,成一縷縷精氣散入莫東體內。

立刻,莫東感到了暖意,身上的冰層開始融化起來,靈海也有了動靜。

他不再猶豫,將花瓣一片片的吞入口中,甚至節儉的連乾枯的花瓣吃了下去。

溫暖的精氣充斥在體內,莫東體內像是放了一個火爐,再也感覺不到寒冷。

他的五臟六腑也受到了烘烤般,加速了陰寒力量的消散溶解。

乾涸的靈海有了靈液,使他體內的經脈中靈氣在流動,四肢百骸中不再有寒氣。

白熱氣從莫東身上冒出,他身上的黑色冰層融化,奇異的是竟然沒有變成水。

這就是靈力所化與大自然截然不同的表現,至於這其中到底有什麼不同,這需要修士去慢慢體悟。

白氣蒸騰著,在莫東頭上都形成了一朵白雲,然而在某刻,從莫東身上騰起的氣體不再是白氣,而是變成了淡黑氣體。

這股氣體蕩漾著寒冷,噴在空氣中,使此地都溫度都下降。

莫東沒有浪費,把通靈蓮的莖桿也一截截的吞入口中咀嚼,酸澀液體卻成為了暖流。

過去約莫兩個小時,莫東身上的黑色冰層徹底消失了,他的臉色還是蒼白。

這一刻,莫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將氣吐出,竟然飛射出一道黑色冰體箭矢,撞碎在牆壁上。

「這陰煞功法、陰寒力量真難纏,怪不得這井午可以橫行同境界,恐怕靈動中期甚至後期的修士,若是沒有特殊可以壓制陰寒力量的能力,也會栽跟頭,從而留下暗疾吧。」

莫東看了眼死去的井午,感到的陰寒的棘手,好在他清楚掉了。

現在體內的寒氣都清除了,莫東望了一眼胸口開始彌合的爪痕,就看向中央的棺材。

這個時候,他倒不急於去查清楚這裡的一切。

既然開始煉化通靈蓮,而且這裡沒有人打擾,是一處安靜的修鍊之所。

自從離開府天門后,莫東還沒有好好修鍊過。

「說不定可以一舉推開通天石門。」

想到這個,莫東就有點期待。

「這通靈蓮的花瓣和莖桿為我驅散了寒氣,可到底是頂級靈材,其餘的精氣都凝練成靈液,此時我的修為境界,在蛻凡七重境界,算是到了蛻凡後期。」

其實靠那殘餘的精氣,也能讓一個普通蛻凡境界,連跨三層次都不誇張。

到了莫東這裡就僅突破了一個境界。

「希望可以達到自己心中的目標。」

莫東吞下了一顆蓮子,通靈蓮的蓮子晶瑩的如碧綠的水晶,而蓮子蘊含的精氣,果然不是花瓣和莖桿可比。

豪門專寵:小叔,別來無恙 在吞下去的那一刻,莫東就有種再次身臨修鍊室的感受,充沛的精氣,彷彿根本吸收不完。

莫東不再有雜念,沉下心神,用通靈蓮子修鍊靈道修鍊,修鍊聖荒功。

……

山洞裡,王賽在打坐,不過他顫動的眼皮,說明他心中不靜,這時候洞口傳來了動靜。

秋明一臉疲色的走了上來,憑他蛻凡中期的修為能走到這裡的確不輕鬆。

他想到莫東能在兩位高手手中還逃了幾千里,而且還速度很快的爬上了這座山。

秋明心裡就很不平衡,不過一想到莫東將要受死,秋明的心情就美好起來。

「怎麼就你一個人。」秋明愣然,他的心裡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秋師弟……」王賽看了秋明一眼,就把目光投向山洞深處,一張臉就不平靜起來。

秋明也看去,看到的是一堵山壁,他的臉上浮現了深深的疑惑。

「他們都掉入了一處古迹。」王賽說道,臉上掩飾不住的懊惱,他在懊惱自己為何遲了半步。

「古迹?」秋明掃了一眼山洞,就以不滿的目光詢問王賽。

秋明雖然見識不如王賽,可山洞沒有一點古迹的樣子,也沒有門,沒有窗,何來古迹。

「秋師弟你不知道,越是價值高的古迹,越讓人找不到門在哪裡,因為它們都布有陣法。」

替秋明解釋,王賽臉上後悔之色更濃,「我王賽修行多年,也還是第一次親眼遇到這樣的古迹,可嘆我沒有抓住這個機會。」

「反而是……我親眼看到井午與莫東穿過了那一堵牆,闖入了古迹之中。」

對秋明而言,古迹都是神秘充滿了機遇和機緣,王賽沒有細講,可他還是明白過來。

「這麼說我們功虧一簣了,莫東再次跑了。」秋明想到莫東不僅沒死,而且還進入古迹中,心裡火焰就騰騰冒起來。

紅顏如流水:我與富二代千金悲情絕戀 他心裡對王賽和井午很不滿,在他看來兩人實力比莫東高出那麼多,但追了幾千里竟然還是讓莫東跑掉,實在有些廢物。

「當然不會,井午不是也跟進去了嗎,以井午的實力斬殺強弩之末的莫東輕而易舉,只是便宜了這個傢伙。」

王賽一臉羨慕嫉妒。

秋明也清楚,莫東逃了幾千里肯定是強弩之末,以井午的實力殺死莫東確實不難。

「那我們要去什麼地方等待他出來。」秋明掃了一眼四周,心也放了下來。

「自然是這裡,古迹門是這裡,那麼井午走出來的時候就會從里出來,我們就在這裡等他。」

王賽目光閃爍,似乎還有些自己的打算,而他也只提了井午,說明他不認為莫東會活著。

「希望井師兄可以帶著活著的莫東走出來。」秋明臉上猙獰一閃。

和死的莫東相比,他喜歡活的莫東,那樣他就可以親手報殺父之仇。

「妹妹啊,哥哥一定會為咱爹報仇的,你就等著我的喜訊。」

……

三天後,莫東睜開了眼睛,他臉色紅潤,氣息平穩綿長,身上泛著靈芒。

六道靈脈非同尋常,他煉化靈蓮時間是普通人的許多倍。

丹田靈海,已然快到達一種充盈狀態。

他胸口的暗金龍鳳紋,離完整隻差一絲,當暗金龍鳳紋完整的時候,將是他具備能推開通天石門的時候。

而這一刻,將在不久後到達。

莫東拿出一顆通靈蓮吞入口中,他的雙目緊閉,心神沉入,來到了通天門中。

那橫在青雲大道上的石門,將不再是阻礙他障礙。

他等這一天等很久了。 「嗨~嫂嫂,我可以進來嗎?」

她正準備睡一覺時窗外探了個頭進來,是何夢柔那熊孩子。

這小妮子叫她嫂嫂?這是想讓她好好教育一下嗎?

「進來吧!」

她進來拿出放在後面的一瓶東西到她面前獻寶似的說「嘻嘻,嫂嫂,我有件…..」

蘇心優沒有看她手上的東西而是打斷她的話問道「等等,你喊我什麼?」

「嫂嫂啊。」何夢柔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反正又方父母又同意了,她哥也同意了就只是差個儀式而已。

「以後不準這麼叫我,不然我不跟玩了。」對付小孩子用這種方法是合適不過了。

「不要嘛,心優姐姐你以後還不是要做我嫂嫂的,讓我先叫著嘛,你看,你娘同意了,我父母同意了,我哥同意了,我也同意了,先叫也沒沒關係的。」不讓她叫她就一個一個點著手指頭數給她聽。

將她數給她看的手指頭握住拉下對她嚴肅的表情說「我不管誰同意了,只要我不同意一切都免淡ok?」

「OK?」沒接受過外語教育的何夢柔不懂她說的是啥「OK是什麼?」

「就是好嗎,好的,好的意思。」

「喔,原來OK就是好的意思。」新學了一個別的好玩語言她正細細的啄磨著。

不對,差點被蘇心優帶歪了,她們說的話題不是這個,反應過來了問發她「心優姐姐,你為什麼不同意思嫁給我哥?你看我哥多好啊,有錢,有勢,有顏還孝順對吧?」

對於她來說她哥哥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蘇心優鄙夷的一挑眉反問她「然後呢?你們就這樣堂而皇之的讓我做你們何家的二姨太?」

「這個….」何夢柔不懂了說「這個有什麼不可以嗎?我娘雖然是正室,可我爹都不來我娘房間睡,都是去姨娘那裡,姨娘還得到了我爹所有的寵愛,我覺得做姨太挺好的啊。」

「你現在還小不懂這些事情,等你長大了你就知道了,哪有女人願意跟別的女人共用一個老公的?你不相信你現在去問你娘。」真羨慕這些天真的小女孩子。

「好吧,我們不說這些了,不叫嫂嫂就不叫唄,心優姐姐我這次來是給你一樣東西的。」煩惱,她還是不要去研究那些大婆姨娘的事了,將她手上的寶貝給她。

「這是什麼?」她拿過何夢柔遞過來的一個漂亮的玻璃瓶子,裡面是粉色的液體還漂著幾朵花瓣。

「香水,你聞聞香不香。」

看著何夢柔滿心的期待,蘇心優打開了蓋子聞了聞,香氣怡人,是淡淡的櫻花香讓人聞了就會記住的味道。

「你這是從哪裡弄來的?」

「這是一個姐姐給我的,我哥哥的同學,以前在北平的時候總會託人送來,現在我哥來了梧桐城,跟她住的地方很近就經常過來約我去她家玩。」

在梧桐這一帶家裡製造香水的就一家,好像是蘇家的遠親,也是姓蘇跟胭脂水粉的蘇家是老搭檔了,向來是你店裡有我,我店裡有你搭配著賣的。

原來有名的香水世家老姑婆蘇媚,竟然是何弘翰的同學,都是有文化之人啊!

蘇媚老送香水給人家,還把他的家人都哄得開開心心的看來是心儀何弘翰的人,難怪最近總在家裡看見蘇媚的身影,不過她想這些幹嘛?

莫名其妙!

「香水挺好的」拿過來聞了聞后給回她。

「心優姐姐,這個是送給你的,不用還給我。」把香水又給她說要送給她。

蘇心優拒絕道「我又不喜歡這些女人家的東西!」

「啊?」香香軟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大小姐竟然不喜歡女人家的東西?「心優姐姐,你這話說得你自己是個男人似的。」

這身打扮是蘇心悠她娘整的,她的話一條緊身的皮褲皮衣,頭髮高高束起就好了,方便又耐穿髒了還沾水一抹就乾淨了。

她乾笑了下,沒有接她的話。

這時門外響起了哭哭啼啼的聲音,蘇夫人正忙著安慰呢。

她們兩人好奇也出去看發生了什麼事。

蘇媚長得跟她名字一樣,性感嫵媚只要她的鳳眼一瞟男人,都讓人失了魂,這梨花帶雨的更是惹人憐愛。

「娘,媚堂姐怎麼啦?」蘇媚的爺爺跟蘇心悠的爺爺是親兄弟,所以蘇媚算下來也是她的堂姐。

蘇夫人向來心軟,性子也軟為蘇媚的遭遇也是感到憤憤不平的說「還不是你堂嫂子,她啊嫌棄媚兒在家當老姑娘不嫁出去,隨便找了門親事就定下來了,媚兒不願意就離家出走,你堂嫂說了,走出蘇家大門主不要回去了,這不媚兒想來我們這邊借住一下,等她嫂子取消了那頭婚約再回去。」

面上聽著是沒什麼問題,只是,這女人怎麼看都是強勢的人,怎麼可能會被嫂子欺負?再說這麼多年她嫂子都沒嫌棄她在家裡住,這會何弘翰一住進蘇家大院她嫂子就趕人了?這趕得也太是時候了吧?

看出蘇媚這次來的目的拿下何弘翰,如果是這樣這就有好戲看了,何弘翰可是蘇夫人心儀的女婿,想看看日後知道了是她自己引狼入室有何感想,於是說道「是嗎?那就讓媚姐住唄,反正我們家房子多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