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把蔣紫軒的監控都留下,我有用,還有,你也就能對這些無形的電子類東西做點手腳,除了這個也沒有什麼用。

來吧殿下 小姐姐!!!你這樣會沒有朋友的,系統淚流滿面,怎麼會有這麼惡劣的宿主,嗚嗚嗚,它下線去安慰自己受傷的小心臟。

半個月後

沈穆的生日在商界算的上是一個大活動了,畢竟不是什麼時候都有機會見到沈家大少的,這時候哪怕不能得到沈家的賞識,來的也都是有身份的大佬,隨便有機會接觸一個也是不可多得的機會,所以沈穆的生日非常盛大。

沈家這一天也裝飾的比較隆重,當然隆重也是有限度的,規格肯定不會越過沈家老太爺和沈父他們兩輩人的。

洛白虎早早的就帶著瓏五來了,洛家和沈家是世交,洛傾秋與沈稷又有婚約,所以沈家都把瓏五當半個主人對她很是恭敬。

這段時間沈稷老是帶著各式各樣的美食去找瓏五,洛白虎恨不得把他給拎起來踢出去,可是礙於瓏五又不能動手,所以看沈稷非常的不順眼。但他也分得清裡外,這樣的場合肯定不會給自己未來的女婿難堪,這不是給自己寶貝女兒難堪嗎?

所以瓏五非常的順風順水。

宴會熱鬧非常,沈穆自然是主角,被一群人圍著,瓏五走上前去,把一份禮物送給他「穆哥生日快樂。」

沈家基因不錯,兩兄弟都是人中龍鳳,沈穆比沈稷年長,長相有八分像,只有一丹鳳眼與沈稷不同。

「秋兒!」沈穆驚訝看著眼前的女孩,這丫頭,出落的更漂亮,她不張口他險些沒認出來。

「多謝小秋兒了」沈穆楞了一下就馬上道謝。

「阿穆不介紹一下這位漂亮的小姐嗎?」沈穆身邊的一個身著白色西裝的男子問。

幸運閃婚:寶貝萌妻ao制 沈穆才想起他都不認識瓏五,忙介紹「瞧我,這是我弟弟的未婚妻,洛家的洛傾秋,秋兒這是我的朋友,白家的白霆深。」

霆字輩?白家的直系。

瓏五和他們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洛傾秋又不會經商,瓏五也懶得給自己找麻煩。

倒是白霆深盯著她背影看了好一會。

「霆深,怎麼了?」

沈穆看著他一動不動,忍不住問。

「沒什麼。」白霆深收回視線,搖了搖頭。

沈穆見此也沒說什麼,瓏五的身份他已經介紹給他了,白霆深會有分寸。

沈稷出現時,一眼就找到了餐桌邊的瓏五。

瓏五正咬著半個草莓,肉呼呼的小臉紅撲撲的,彷彿比草莓更加可口。

她今天穿了一身蓬鬆的淺藍色弔帶裙,層層疊疊點綴著白珍珠和鑽石的白紗落在裙擺上,在腰后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垂下兩條飄帶,還是沒有戴什麼首飾,只在綁了一條同色系的帶鑽髮帶,在一群畫著精緻妝容,穿著隆重的賓客中一點都不失色,反而更顯青春靚麗。

沈稷走到她身邊,截住了她正送到嘴邊的蛋糕。

????

「稷哥?」幹嘛?你居然看上勞資的零食了!

「傾傾這幅表情是不願意見到稷哥嗎?」沈稷邊說就這她的手,吃掉了蛋糕,然後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嘴角,不錯和想象中一樣美味。 靠!居然吃她的零食,別以為你是任務目標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膽子越來越肥了,都TM敢來強勞資零食了,就該捉起來打一頓。

瓏五在考慮在哪摸黑揍他一頓,沈稷看著她變黑的臉色,眼神一變,伸手把她摟過來,在她耳邊道

「明天帶你去吃肉」

瓏五綉眉一挑,看在有肉吃的份上不和你計較。

沈稷見她乖順的模樣,心情一下好了不少,心安理得的開始投喂她。

兩個人一個喂一個吃,倒是默契的很。

在外人看來更是男俊女俏,讓人羨慕。

所以宿主你的關注點到底在哪裡?反派Boss在可是在調戲你啊,你這樣真的能完成任務嗎?系統第N次質疑她。

嗯,所以你是要我調戲回去嗎?瓏五的語氣有點陰森。

系統有點害怕,它感覺宿主不是要調戲回去,她可能要打回去,好可怕。下線下線。

沈稷來了自然吸引了許多女孩子們的關注,只是沈稷對瓏五的寵溺明眼人都看得出,所以大部分也只能是眼饞,就算羨慕嫉妒也無可奈何,當然,不乏幾個暗地裡動了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只是她們不跳到明面上來,瓏五也懶的理她們。

至於沈稷怎麼想的,瓏五表示不關心,她做完任務就換下一個位面吃了,後面的事跟她沒什麼關係。

那個小姐姐,系統不知道該不該提醒她,等她獲得了女主光環,就會成為新的世界女主,不能隨便就走,至少要待夠五十年以上才行。系統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

瓏五聽了皺了皺眉,這麼久。

小姐姐不能再少了,世界女主無故死亡,世界會崩塌的,世界崩宿主會被抹殺的,抹殺。

瓏五冷笑一聲。

你再敢把抹殺放在嘴邊試試。

嚇的系統一聲也不敢出,太可怕了,怎麼會有這麼嚇人的宿主,宿主以前是幹嘛的,都怪它選宿主是光顧著契合度,完全沒考慮其他的,好後悔,嗚嗚嗚。

瓏五顯然不太願意待這麼久,不過最後也沒說什麼。

沈稷感覺女孩忽然散發的一絲冷氣,眼神微眯。深藏不露的小傢伙。

蔣紫軒是第一次參加這麼盛大的宴會,難免有些緊張,她的禮服是沈母幫她跳的,淡藍色的,一字肩魚尾裙,特意做了頭髮,鑽石髮夾和寶石項鏈都是沈母讓她送的。

她眼光不錯,一身裝扮溫柔大氣。

餘生有你不孤獨 蔣紫軒跟在沈母身後,沈母把她介紹給一些貴婦朋友。

蔣紫軒面帶微笑,回答的也算得體,只是在看到瓏五和沈稷時,她的笑容就顯得僵硬起來。

瓏五腰上的大手,讓她眼底的妒火幾乎抑制不住。

「小宣,你不是給阿穆準備了禮物嗎?去那來吧。」沈母見她半天不動,來叫她。

「啊!好,乾媽我這就來。」蔣紫軒只好收回視線。

她給沈穆的生日禮物是自己選的,當然事先從沈母那裡了解了沈穆的愛好,是一盒高級的文房四寶。

沈穆倒是第一次見這個救了她弟弟的女孩,她看起來溫柔大氣,但卻並沒有他母親說的那麼好。

心裡這樣想著,他還是接過蔣紫軒送的禮物「多謝你的禮物,也謝謝你救了我弟弟。」該有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蔣紫軒並沒有想到不僅沈稷高大帥氣。連他的哥哥,也一樣不凡。但她心裡還是覺得沈稷更好一點,沈穆年輕又穩重,不像長期經商的沈穆眼底里深埋著算計,而且她對沈稷有救命之恩。

她連忙擺手說道「能救了二哥是我的運氣,我還要多謝乾媽能帶我回家,大哥,千萬不要這麼說。」

復仇千金:奪吻1001夜 沈穆身邊的白霆深也打量著這個女孩兒,只是與剛剛看瓏五的表情不同。現在他更加顯露出一副意味深長的樣子。

畢竟,以他現在的身份註定不可能動的了瓏五,而眼前的蔣子軒卻不同,雖然不是正經的沈家繼承人之一,做不了他白霆深的妻子,但若是能收到自己身邊對他也是一種助力。

白霆深一直看著蔣子軒,蔣紫軒自然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被人欣賞的目光她感受的可不少,友好的朝他一笑。她知道怎樣最能凸顯自己的氣質。

宴會按照程序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沈稷非要拉著瓏五跳一支舞。瓏五想了想之後要做的支線任務,還是答應他了。

兩人划動著優雅的步伐,沈稷摟著瓏五,燈光下,女孩子精緻的臉龐離他不到十公分,臉上軟軟的絨毛都能看見,她呼吸間的熱氣吹到他心口,微微有一點癢,莫名的讓他心動,彷彿吹進他心裡一樣。

此時摟著她,他第一次體會到軟玉在懷是一種什麼體驗。

一舞結束,看著離開他懷抱的女孩,竟然有點不舍。

下意識的嗅了嗅手中殘留著她的氣息。 系統看著她身後的沈稷,悄悄跟瓏五打報告,小姐姐我們是不是遇到什麼變態了?

瓏五一臉的事不關己。變態也是你選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小姐姐!

系統很受傷,明明老是被小姐姐懟,它為什麼還要嘴賤。

對於這個智商不在線的系統瓏五也是佩服的,也不知道它是怎麼拿到上崗執照的。

她回身把還沒回過神來的沈稷拽過來,小聲的在他耳邊道「稷哥,我剛剛看到白家的人換了穆哥的酒杯,你去提醒一下他吧。」

沈稷一愣,他還真沒注意,白家的人居然敢明目張胆的動手腳,簡直是活夠了。

他一點也沒懷疑瓏五,不知是因為她沒有必要騙他,還是他心底,潛意識相信了她。

「傾傾等我,累了就去那邊坐一會,我一會兒就回來。」

這件事情不管沈穆知不知道,他都得過去知會一聲,以防萬一。

至於剩下的,沈穆自然能夠處理。

沈稷走後,瓏五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擺弄著插花,順便從系統那裡看看偽女主那進行到哪了,一會她還得去搞個破壞呢。

小姐姐,白家人根本沒在宴會上動手腳,你剛剛看到了什麼,系統很懵逼。

白家旁系當然沒敢在宴會廳換酒杯,大庭廣眾,還有攝像頭,他們又不是傻子。

酒提前就準備好了,侍者在一旁等候時機,只待沈穆喝完一杯,替他換上就行了,而且那葯不會立刻發作,等這一杯喝完,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把有毒的酒杯換下來,然後悄無聲息的處理掉了,畢竟就算宴會上的餐具都是有定數的,但一兩個不小心摔碎的酒杯被丟掉,實在是不會引起什麼關注。

所以小姐姐你跟本就沒看見了?

她確實沒看見,但那又怎麼樣,她只需要讓沈穆知道那酒有毒,而且跟白家有關就行了,至於幕後主使到底是跟誰,瓏五一笑,她可不知道。

小姐姐好厲害,瓏五在系統心中的形象一下就高大起來。

隨手拿了幾朵風鈴花和一些葡萄風信子,白色和紫色交錯開來,也不用插瓶,就拿紙包起來,再扎個蝴蝶結,不錯。她不常玩這些東西,不過宴會上總會弄一些這樣的小玩意,給女孩子們解悶兒。

小姐姐,白霆遠被關起來了。

瓏五嗯了一聲,抱著花束離開花廳。

既然這白霆遠會成為偽女主的助力,那她就直接改變他們的相遇好了。

順著系統的指示,找到二樓女化妝間里的雜物間,這地方不過是給女客備用,真說起來並不常用,也就偽女主會往這種偏僻的地方來,還能救人了。

白霆遠被迷暈了,鎖在裡面,而毒藥,就藏在他身上,在褲腳里側,很難被發現,不過白家旁系自然會在沈穆毒發后,幫助沈家發現一直不見蹤影的白霆遠,和特意被藏好的毒藥,到時候他人贓俱獲,自然百口莫辯。

瓏五在蔣紫軒發現白霆遠之前,把他換了個地方。

沒人作證,白霆遠的罪名自然跑不了,沈家不會放過他。

幹完活,她去補充了點蛋糕,搬人實在是太消耗體力了。

瓏五剛一坐下,蔣紫軒就趕過來,她找了洛傾秋半天,上次洛傾秋離開沈家之後,她想了很久,這個洛傾秋絕對留不得,她還沒進沈家就以及如此得沈稷喜歡了,有她在一日,那她蔣紫軒就絕對沒有機會拿下沈稷。所以,她必須除掉洛清秋這個絆腳石。

「秋秋,你怎麼一個人啊,二哥怎麼沒陪你呀?」蔣紫軒一副相熟大姐姐的樣子坐在她身邊。

這女人有病吧,她們又不熟,上次她那麼尷尬都忘了?

「我和你不熟,你還是還是稱呼我洛小姐比較好。」瓏五對於她的套近乎,一點都不給面子。

蔣紫軒沒想到她會這麼回答,完全想沒聽到她的問題,這就是豪門的禮貌嗎?也不過如此,她忍不住在心底嗤之以鼻。

眼底的鄙夷一閃而過,但面上完全沒有露出來,像個體諒不懂事的小妹妹一樣和顏悅色的跟她搭話「秋秋不用這麼生分,你以後嫁到我家來,我們自然就是一家人了。」

還給瓏五倒了杯紅酒,拿走了她面前的牛奶「女孩子長大了喝點紅酒對身體好,你嘗嘗。」

瓏五覺得蔣紫軒肯定沒安好心,窺伺她零食的人都不是好人

宿主!!!

都這時候了你還關心零食!偽女主明擺著沒安好心!

瓏五當然知道蔣紫軒沒安好心,那酒里是下藥了吧。

不過偽女主給她下藥應該是半年後的事,看來她給蔣紫軒造成了不小的壓力呢,讓她這麼迫不及待的出手。 見瓏五沒動那杯酒,蔣紫軒露出一副受傷的表情「秋秋是不喜歡我嗎?難道是介意我救了二哥嗎?我跟二哥真的沒什麼,乾媽說你以後要嫁到家裡來,讓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你,你如今連我端來的一杯飲料都不願意喝,是怪我嗎?」

瞧這話說的,好像她要是不喝這酒就是對不起自己未婚夫的救命恩人似的。

瓏五想說,她這麼明顯的討厭,這個女人難道看不出來嗎?

兩人在花廳,瓏五也沒有刻意坐在偏僻的角落,周圍自然有人聽到她們的對話,看著垂淚欲泣的蔣紫軒,自然心生憐憫,覺得瓏五太小氣,連未婚夫都救命恩人都容不下。

蔣紫軒心中冷笑,她就不信在這樣的情況下,瓏五能不喝這杯酒。

瓏五沒有理會那些不善的目光,盯著蔣紫軒,拿起酒杯送到嘴邊,慢慢的小酌起來。

蔣紫軒被盯的有些發毛。

她明明只是平淡的看著自己,可卻有一種看到人心底的感覺。讓蔣紫軒下意識的想要質疑自己。她會不會知道了?不會,別自己瞎想,蔣紫軒安慰自己,洛清秋要是知道怎麼還會喝呢。

小姐姐,那酒有問題,你別喝呀!系統可是一直監控偽女主,在瓏五腦海里著急的喊著。

沒事,瓏五喝了半杯就放下了。偽女主要搞事情,她不配合一下怎麼對得起人家。

雖然沒喝完,但半杯也夠了,蔣紫軒見此終於放心了,馬上收起來那副委屈的表情「秋秋我就知道你不會怪我的。」

周圍人眼見沒什麼戲可看,也就不在關注這裡,不過兩人的關係,大家心裡都明鏡似的,不該說的話不會多嘴。

蔣紫軒找著話題,等著瓏五藥效發作。

瓏五感覺眼前越來越模糊,身體還漸漸升起一絲燥熱,原來是安眠藥和春,葯混合,倒是和醉酒的樣子差不多。

弄清了葯,瓏五閉上眼睛,像睡著了一樣。

蔣紫軒看她睡著了,輕輕推了她兩下「秋秋醒醒。」

瓏五沒有反應,蔣紫軒趕緊叫來一個女傭「秋秋喝了點酒睡著了,你幫我把她送到客房去吧。」

兩人把送入一間客房,安頓好就離開了,這是蔣紫軒準備好的,那女傭進了屋子,她們又一起離開,等發生了什麼,就是她的證人。

蔣紫軒離開后,瓏五把安眠藥和春,葯,大部分都消化掉,只留下一些讓她看起來能夠維持表面異常,翻身起來。

天哪,小姐姐這又是有什麼不得了的技能,它第一次見迷藥可以這麼解的。比小姐姐上次的黑客技術還厲害。

論系統總是派不上用場系列。桑心T^T

蔣紫軒下了葯肯定不會留她一個人,她藏在陽台上,看著兩個的男人的進來,也不開燈,還把門反鎖上。

瓏五映著月光看到了兩人的臉,二人滿臉潮紅,估計也吃了那些「不幹凈的東西」,赫然就是上一世強迫洛清秋的那兩人,蔣紫軒的忠實追求者。

瓏五跳到隔壁的陽台上,回到走廊上,不知從哪摸出一把鑰匙,將那間房間從外面鎖住,既然他們願意在裡面待著那就多待一會吧。

小姐姐運動細胞真好,系統暗搓搓的想著。那兩陽台之間少說也得有兩米遠,小姐姐居然一下就跳過去了。

兩人摸進屋,還沒來得及找人,就聽啪嗒一聲,暗叫一聲不好,再去開門時,才發現門已經被鎖住了。

又在屋找了一圈,發現根本沒有洛清秋的身影,他們是跟著蔣紫軒混進來的,現在想叫人又不敢叫,想從旁邊的房間出去可最近的陽台也有兩米多,這可是三樓,兩人急得抓耳撓腮。

沈稷離開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卻發現他的小未婚妻不見了蹤影。

找來一個女傭問,正巧就是送瓏五去客房的那個女傭,女傭趕緊把瓏五醉酒去休息的消息說了出來。

沈稷眉頭一皺,傾傾雖然平時很少喝酒,但也不至於半杯就醉的不省人事了,他馬上就意識到這裡面有問題,馬上叫女傭帶他去瓏五休息的客房。

女傭被他身上驟然升起威壓嚇的直哆嗦,腿腳發軟的來到三樓的房間。

沈稷推了下房門,發現房門上鎖后,心一下子提了起來,使勁敲打著房門「傾傾,傾傾你在嗎?」

沒有一點回應。

沈稷稍退半步,一腳踹把門踹開,咣當一聲,巨大的壓力讓房門撞到牆上又被飛快的彈了回來。

沈稷顧不上那麼多,沖入房內,只看見兩個陌生男人,卻沒有瓏五。

他心中不覺鬆了口氣,傾傾不在這,那她去哪裡了?

「怎麼回事?」

沈稷看向女傭,女傭真的要被嚇哭了,她哪裡知道是怎麼回事,明知道二小姐就在這的,她哪敢鎖門吶。

「二少爺,是,是蔣小姐讓我幫忙送二小姐來的,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