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不讓她繼續讀書了。

黃老爺子站在離傅靖安,只有兩三步遠的地方,面上的青筋呈現出暴起的姿態。

他咬著牙說,「都是你攛掇的盈盈,我不該救你的。」

當初,把他丟在深山裡,任由他被豺狼虎豹啃咬,盈盈也不會一門心思的往大城市跑了。

傅靖安道:「即便不是我,盈盈也會出去的。你們這邊沒有高中,沒有大學。她學習成績那麼好,不可能被困在小山村裡。」

黃老爺子垂下了眼帘,默認了傅靖安的說法。

傅靖安也沒再多說話。

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何必再浪費自己的精力呢?

……

黃老爺子佇立了半晌,最終收回了自己的手,冷哼了聲,轉身離去。

傅靖安闔上眼帘,倚靠在粗麻布做的枕頭上,望著窗外蒼翠欲滴的橘子樹發獃。

也不知道,有人發現自己失蹤了沒。

清歡現在的狀況如何……

萬一她先清醒,找到了喬崢,怕是要壞了自己的好事。

……

而就在傅靖安焦急的等黃家爺孫倆送自己回A市時,方樂蓉找他找的幾乎要瘋掉了。沒有任何人的幫助下,她不眠不休的走遍了A市的大街小巷,以及附近的郊區,尋找傅靖安的身影。

可始終沒找到……

她覺得傅靖安可能被慕洛琛害死了,便去慕家門口,找慕家的人理論。

結果,卻是被慕家的警衛,再次揍了一頓。

方樂蓉傷心欲絕的回到了家裡,醫院那邊通知她,給她父親交醫藥費。之前傅靖安借給了她五十萬,可這些錢在手術時,便被用的一乾二淨,後續的治療費用,傅靖安是按照月給的——每個月四萬塊。

恰好這一天是該交醫藥費的日子了,醫院划不到錢,便通知了方樂蓉繳費。

方樂蓉擦乾眼淚,想起來自己賬戶里的錢。

她給慕家做傭人,一個月有一萬五呢。

這已經做了幾個月,除了定期給家裡一些生活費,剩下的都在賬戶躺著,估摸著有七八萬了。

方樂蓉去了一趟銀行櫃員機,給醫院轉賬。

可沒想到的是,顯示頁面提醒她賬戶餘額不足。

方樂蓉不敢置信的重新輸入了密碼,但同樣的提示框,再次跳了出來。

「不可能呀,我明明有八九萬。」

方樂蓉去找了銀行的工作人員,詢問是怎麼回事。

銀行櫃員開始還耐心的安慰她別著急,可等查清楚狀況后,臉色冷了下來,不耐煩地說:「慕家報了警,說你竊取他們家的財物,警察局暫時將你的賬號凍結了,進行調查。」

方樂蓉頓時如墜冰窟。

難怪慕家那麼輕易地放過她了,原來他們的懲罰在這。

可是……

這筆錢是救她父親命的錢,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死。

方樂蓉再三詢問工作人員,得知無法解凍賬戶后,趕忙去找人借錢。可她父親患病後,她已經把能借的親戚朋友都借了,哪裡會有人捨得再給她錢呢?

誰都知道方家是個無底洞,不管砸進去多少錢,都無法回來的。

方樂蓉借了一整天,只拿到了五千塊。

還是傅靖安的父親給她的。

方樂蓉把這筆錢,暫時給了醫院,坐在馬路邊的長椅上,望著川流不息的車子出神。

她不想去求慕家。

但現在傅靖安下落不明,自己要挽救父親,只能跟慕家的人認錯了,希望他們能饒了自己這次,把工資都還給她。

方樂蓉腦海里浮現,自己要向慕家的人求饒,恨的把牙齒都要咬碎了。

最終,她下定決心,再次去了醫院門口。

知道自己不可能接近安清歡,她便在人來人往的醫院大門口跪著,等待慕家人出現。

路過的人看到這情況,紛紛投來了異樣了目光。

方樂蓉一點也不在乎。

跪了三個多小時——

慕洛琛和葉簡汐坐車經過,方樂蓉看清楚慕家的車,連滾帶爬的攔住了車子。

「先生,太太,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們饒了我這次吧!我爸躺在病床上,不能停葯,會要了他的命的!你們宅心仁厚,放過我這次吧!」

她趴在車子跟前,司機不敢開動。

葉簡汐看到方樂蓉的那一刻,臉色陰沉了下來。事後,她又派人去調查了方樂蓉,發現這孩子跟傅靖安是一個村子里出來的。

若說,她迫於妞妞的命令,無法反抗,才幫助妞妞跟傅靖安往來,也許能原諒。

但事實是,她跟傅靖安早就串通好,刻意接近妞妞的。

假如不是這兩個小人,妞妞哪裡會變成現在的模樣呢?

所以,她一氣之下,把發給方樂蓉的工資,全都給凍結了。

慕洛琛冷聲對司機說:「直接開車,不用管她。」

司機發動了車子。

葉簡汐卻搖下了半扇車窗,對方樂蓉說:「你父親的命是命,難道我家清歡的就不是嗎?我告訴你,方樂蓉,不管你父親最後是死是活,都是你造的孽。存著害人的心思,毒害他人,最後報應只會落在你親人身上。」

話音落,葉簡汐不再看她。

司機猛地加速後退,方樂蓉從車蓋上滾了下來。

司機迅速的改了方向,從她身邊擦過。

醫院的保安也上前,將方樂蓉給扣押了下來。

慕洛琛摟住葉簡汐,道:「別動怒,為了這種人,不值得。」

葉簡汐也不想生氣,可想到妞妞現在的情況,眼淚簌簌的往下掉:「這都什麼人呀,把自己家人當回事,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傷害別人了嗎?」

慕洛琛輕輕地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沒有說話。

……

方樂蓉的手肘被擦傷了,鮮血和透明的組織液不停地往外深處。

她掙脫了醫院保安的束縛,一瘸一拐的追著慕洛琛消失的方向跑,等徹底看不到了,跌坐在地上,氣的捶柏油路面。 第2048章雙生花:歸來

方樂蓉回到醫院,握住父親的手,不停地啜泣。她祈求老天,能幫幫她,度過這次的難關。可老天沒聽到她的呼喊,賬戶上的錢還是一天天的減少了……

在她跪下,再三求情后,醫院也只寬限了一天時間。

之後,錢沒到賬,護士強行關掉了方父身上的各種儀器,將他轉移到了普通病房。

方父身體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弱了下來。

他對方樂蓉說,「別哭了,再哭就把眼睛哭瞎了。我能活到現在,也是託了你和靖安的福氣。樂蓉,你好好保重身體,多照顧自己的弟弟妹妹。另外,有條件的話,好好地報答靖安。咱們家欠他的,這輩子都還不清。」

「爸,你別說喪氣的話了。」

方樂蓉心裡恨透了慕家的人。

自己給慕家打工那麼久,他們憑什麼要奪走自己的工資?

豪門驚婚:花心總裁的天價逃妻 倘若父親死了,她一定會讓慕家的人,全都下地獄!

方樂蓉眼裡滿是血絲。

害怕父親不知不覺就走了,她寸步不離的守在父親跟前。

方父感覺自己沒有多久活路了,便讓方樂蓉回家,去接其他的人。

方樂蓉不肯離開。

方父用絕食威脅。

方樂蓉這才依依不捨的走了。

而就在方樂蓉離開后沒多久,慕洛琛找到了方父。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方父抬眸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問:「請問,你是……」

「我是慕洛琛,你女兒之前的僱主。」

「原來是你。」方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要給慕洛琛倒茶,可被制止了。

慕洛琛開門見山,把方樂蓉和傅靖安暗中勾結,害妞妞的事情,都詳細的說清楚了,最後掏出了五萬塊,放在了桌子上道:「我妻子本來打算,以牙還牙,給您女兒一個教訓,讓她也嘗受失去父親的痛苦。可最終,她還是心軟了。說這件事,您並沒有錯,不該讓你平白搭上性命。方先生,這是你女兒在我家打工賺的錢,我都交給你了。請你以後,好好地教育自己的女兒,讓她別再害人了。」

話說完,慕洛琛頭也不回的離開。

方父看著桌子上的五萬塊,羞的滿臉通紅。

他只知道,女兒為了救自己的命,拚命地賺錢。

可沒想到……

她會走歪門邪道。

作為一個父親,他實在沒顏面!

方父生氣了很久,最後拿起紙和筆,寫下了一封信,然後起身下了床。

……

方樂蓉回鄉下,接了自己的家人,順便帶了些父親換洗的衣服,折回到市區,剛走到住院部樓下,便看到前面圍了一大群人。

她年幼的弟弟妹妹還伸著腦袋,往前湊熱鬧。

方樂蓉拉拽住他們,喊:「樂歡、樂雨,爸在等著我們,別磨蹭了。」

醫妃難囚:王爺請聽命 兩個小的只好跟著她往電梯的方向走。

終於到了病房門口,方樂蓉推開門,還沒來得及說話,護士神情慌張的拿著一張紙,走到她跟前說:「方小姐,你總算回來了,你父親想不開跳樓自殺了,這是他留給你的遺書。」

方家上下,全都愣住了。

方樂蓉的耳朵轟隆隆的,聽不真切護士在說什麼。

等回過神來,一句話也沒說,便搶過遺書看。

方父讀書少,字寫的很醜,有些不認識的字,還用的拼音代替。

他說,自己病了那麼久,做了手術,身體也不見好轉,不想再拖累家人,所以提前走了;他說,樂蓉,別再做錯事,傷害無辜了;他還說,要她去慕家道歉,彌補之前犯下的錯……

方樂蓉看完,豆大的眼淚不停地往下掉。

兩個小的見狀,也開始哇哇大哭。

護士慌忙說:「你父親的遺體還在樓下呢,剛才警察局的人來了,說是要把遺體帶去警察局檢驗,你們趕緊去看看吧。」

方樂蓉將遺書一點點的攥緊,放到了自己的口袋裡,再抬起頭時,盯著護士,惡毒的說:「是你們逼死了他!你們這群吸血鬼,沒有錢就不給人看病嗎?說什麼白衣天使,其實你們都是殺人兇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所有人,都會遭到報應!」

小護士被嚇得一愣一愣的,磕磕巴巴的說:「醫院又不是我開的,你罵我幹嘛?再說了,你父親治病,用的都是進口葯,一天四萬……哪家醫院能給你免費治療呀……你怪我們醫院無情,是不是太過分了?」

方樂蓉根本不聽她的話,拽著家裡人,去找自己的父親。

……

方父是鐵了心要死,從頂樓跳下來的,整個人都摔成了肉餅,血流了一地。

圍觀的人指指點點。

方樂蓉跪在草地上,揭開了白色的布。

她兩個弟弟妹妹被嚇得哇哇亂叫,想要跑,可都被方樂蓉拉了回來。

「看清楚,咱爸死的多慘。他這樣,都是被慕家的人害的。你們都給我記清楚了,記得牢牢地。以後,都不要忘記,慕家欠我們一條命!」

方樂蓉咬著牙,一字一句具是戾氣。

方家的兩個小傢伙,哭的渾身直哆嗦。

警察局的人將屍體帶走了,方樂蓉跪在草地上很久,這才帶著弟弟妹妹,回病房裡,發現了放在桌子上的五萬塊。

她看著那沓錢,笑的格外冷。

逼死了一條人命,才想補償嗎?

區區五萬塊,就要了她父親的命,這慕家的人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方樂蓉把錢收好,帶著弟弟妹妹離開了醫院。

……

傅靖安和黃盈盈合夥說服了黃老爺子,帶他們回市區。剛走到郊區,便看到大廈二十四小時滾動屏上,主持人報道了有人跳樓自殺的新聞。

佳人與誰約 傅靖安本來沒在意,可當掃過時,注意到其中一道熟悉的身影,目光不由得頓住了。

等明白是方樂蓉的父親跳樓自殺了。

傅靖安的眉頭擰緊了。

自己不在的這幾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方叔叔會自殺?

心頭有千言萬語,可奈何行動不便,現在他還是被黃老爺子和黃盈盈,用推車推著,才進了市區。

傅靖安遮掩了自己的臉,不再讓周圍的人注意到自己。

而黃盈盈頭一次看到那麼多的高樓大廈,緊張之餘,更多的是好奇和欣喜。 第2049章雙生花:找人

原來城市和村子里那麼多的不同。

真不明白。

爺爺之前為什麼一直不贊同她來市區里。

黃盈盈像只小鳥一樣,嘰嘰喳喳的不停問傅靖安,那些高樓大廈都是用來做什麼的。

傅靖安壓著心頭的不耐煩,向她解釋。

因為怕碰到慕家的人,他沒敢回家,而是讓黃老爺子推著他,直接去小賓館里,包了一個房間。

賓館的老闆娘說:「入住三個人,就要給三個人的身份證,不然警察過來檢查,我們可是要承擔風險的。」

黃老爺子吶吶的解釋:「我孫子、孫女都還沒成年,沒辦身份證,這次是來投靠親戚的……拜託你,行行好心。」

老闆娘一臉不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