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社會進步必然要經歷的一幕。進入新生活,淘汰舊的傳統的同時也淘汰了陳舊的人。

說真的,哈那提要不是在進入伊犁醫學院學習之前就與王庭做好了約定,中國方面也保有他的留底,至少在眼下時候是不可能容納他的,他真想帶着自己的家人就此遷移到中國去。

即使他是部落中的一個小貴族。

寒冬的喜歡下,冰雪的世界中,貴族並不能免於死亡。

而且哈那提是開過眼界的人物,對比一下伊犁與哈薩克大草原上的生活條件,學習條件,醫療條件,那真差的不可以道里計。

不過哈那提相信,隨着他們與中國人的交往越來越密切,部落裏的人遲早會拋棄那落後的傳統生活,轉而聚居到裏海周邊,成爲文明社會體系中的一員。

中國有先進的農耕作物和技術,有精美的商品,更有強悍的武力和‘博大’的胸懷,這使得他們不費一槍一彈就吸引到了大批哈薩克人的靠攏。

哈那提就是其中的一個代表,也可以說是哈薩克新時代的風雲人物之一。這些人就好比清末民初的那些留洋‘精英’們,很多人盲目的崇拜着中國的一切。就像當初的‘香蕉人’一樣,如此的哈那提,那就是純粹的‘雞蛋人’。

或許這些人跟原時空的那些人還有不少不同,因爲哈薩克人從來沒有經歷過那麼大的心理落差。他們應該是西漢時候的西南夷,是盛唐時候的日本人,在中國強大的國力面前和昌盛的文化面前,甘心情願的俯跪拜。

哈那提的面前還有一個很明確的目標——大玉茲。

如今的大玉茲,貴族子弟們被集中起來上學,婦女們在家放牧製作奶製品肉乾,外家收集羊毛和皮革,而男人則充當中國後勤部隊的勞工和附庸部隊,積極支持中國起對俄戰爭的同時,也賺取了不俗的利潤。

說真的,哈薩克草原如果一直這樣的維持下去,過個兩三代人,都不需要百年時光,大玉茲就能完全消融在中國的體系當中。

在裏海東岸的北部,中國人臨海建造了一座城鎮,裏頭的哈薩克人已經多達上千人,還有二百多來自俄軍方面的降兵。他們是韃靼人波蘭人,以及少量的哥薩克。這些人都是主動投降的,來的時候幾乎沒人攜帶着婦孺,頂多帶着一兩個孩子。

所以二百多降兵裏頭至少能聚集起來一百六七十個壯漢。

再加上隨軍來到的後勤人員和軍中勞力,以及駐守的國防軍,總人口已經過了萬人。

哈那提非常幸運的被駐軍給選作了急需人員——因爲他是科班畢業的大夫。

軍醫系統是已經建立了很多年,但照樣不可能照顧的面面俱到。

裏海邊的這座城市,與其說是防備俄國人南下東進的戰略據點,還不如說是一個榜樣。

這才一年不到的時間,不僅開闢了農田,還建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碼頭,另外還養苜蓿,是農牧漁並行啊。可要真的說起這兒,卻是連個正兒八經的永固城牆都還沒有呢。外頭只是用木頭繞着周圍紮了一圈柵欄。但更外頭還有一道道的戰壕,和戰壕組成的陣地。

本地6續新建起來的磚瓦廠,但水泥資源匱乏,石灰石支援匱乏。建築材料一直都很緊張。倒是讓人總感覺着一股子緊張感。

因爲時間限制,還有原材料和勞動力的匱乏,在這兒想要修築一座媲美古里亞夫要塞那樣兒的雄偉城市,沒有三五年時間和和平的環境,那是不可能完成的。

шшш ●t t k a n ●c o

所以,陳漢選擇在裏海邊上築城,那更多是爲了讓與中國交流較少的小玉茲哈薩克人,親眼國爲他們歸化的未來生活。

建設這座城市的主要勞動力還是俘虜,不僅是戰俘,還有被擄掠的俄羅斯平民和農奴。

陳漢到也不虐待他們,只要認真幹活,吃穿是管到位的。

這個年代的歐洲人可不是陳鳴上輩子的歐洲人了,21世紀享受着社會高福利的北歐人,如今苦逼的就好像同緯度的俄羅斯農奴一樣。他們和同樣寒冷的波蘭東部地區烏克蘭俄羅斯地區,那些一無所有的農奴們一樣,只要靠着辛勤勞動能獲得一丁點的利益——比如冬天裏的木材,在冬天零下二三十度的天氣裏照樣幹活。甚至他們穿的還都是比較單薄的厚麻布冬衣,也依舊不辭辛苦的在凍得硬邦邦的土地上挖掘水溝,修築路面城市建築等,以及到森林裏砍伐樹木——這是很多北歐和東歐底層人獲得現金的不多手段之一。

這些俄羅斯人烏克蘭人波蘭人,既然在老家都能在冬天裏幹戶外活,那麼如今淪爲俘虜的他們又有什麼理由不在冬天裏繼續幹活呢?雖然從去年入冬到現在,那些俘虜已經死掉了小百人。

不過這沒關係。

國防軍掃蕩西西伯利亞,抓到和收攏到的俄羅斯人多了去了。就說這個冬天,凍死在野外的俄羅斯人都不知道是這個數字的幾百倍呢。

俄羅斯在西西伯利亞經營甚久,雖然衆所周知的撤走了不少人,之後66續續的又有不少人偷偷跑過了鄂畢河,但陳漢手中的收穫明顯是少了——只二十萬出頭。

裏頭還摻雜着不少的韃靼人和混血兒。在陳鳴的心目中,只有純正的斯拉夫人烏克蘭人,這纔是俄羅斯帝國真正的基本盤。

話說俄羅斯人在西西伯利亞經營的時間雖久,也建立起了好大一批要塞,但這些要塞中很多都是木頭造的,又在百年的時光中演變成了一個個城市了。真正能給陳漢製造麻煩的真正要塞還真的不多。

兩軍的軍隊就圍繞着那些真正的要塞展開博弈廝殺,而要塞的外頭,彼此的機動部隊也在試探中展開了一次次的遭遇戰突襲戰埋伏戰。

說真的,單比雙邊的指揮水平,國防軍並不比對手強出那裏了,好幾次都墜入了俄軍的包圍圈。

但就像當年抗美援朝時,絕對優勢兵力的志願軍啃不動被包圍防禦的美軍一樣,俄國人雖然有過幾次先手的機會,但他們也啃不動國防軍。

就士兵的戰鬥素養和驟然遇伏後的戰鬥反應來防軍絕對比俄國人要強。騎兵還不好說,步兵則相當的明顯。

魯緬採夫手裏的這些軍隊,戰鬥素養比國防軍差了至少一個檔次。

等到二月初,魯緬採夫已經搞清楚中國生了什麼變故了。心裏頭是真正的大失所望!

中國的皇族的確死了人,可死掉的不是中國的皇帝,而是中國皇帝八十多歲的老奶奶!這真的很讓他們失望的事兒。日本av女優私拍視頻流出,性感至極!微信公衆: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魯緬採夫得知了事情的真像,聖彼得堡距離知情也就爲期不遠了。.m二月末的一天,這一消息傳播到了俄羅斯的心臟聖彼得堡。

此刻的聖彼得堡相當的清冷,蘇沃洛夫的勝利已經是過去式了,對瑞戰爭的緊張纔是新的難題。

奧斯曼帝國遭遇了先前那場大敗之後,士氣低落,短時間內不會向北方起猛烈的進攻了。但是瑞典又起波瀾。

瑞典的海6軍在初期的受創之後,瑞典王國古斯塔夫三世利用民衆強烈的反貴族傾向,召開大議會,剝奪了議會除稅收以外的一切權力,親臨前線指揮芬蘭戰役。俄羅斯在西線的壓力驟然增大。

而現在魯緬採夫傳到的消息,對於某些俄羅斯貴族來說,不免又是一拳重擊。

聖彼得堡現在連關係法蘭西的心思和餘力都沒有了。

去年的冬季,聖誕節的前夕,巴黎爆了一場讓歐洲震驚的暴動。法王路易十六所居住的凡爾賽宮在巴黎暴動後的一個月後,受到了若干巴黎婦女和數千名國民衛隊士兵的衝擊。幾名衛兵被殺死,王后一度衣冠不整地帶着孩子躲避。當晚路易十六一家被迫搬入巴黎蒂伊爾裏宮,行動自由受到了極大限制。

一言成災:這個總裁不聽話 路易十六被迫採取了妥協立場,推行君主立憲制,在公開場合多次表示支持制憲會議,順從地簽署了大部分法令。但這些都是表面文章,他內心真實的想法恐怕絕不是這樣的。

而整個歐洲也反對巴黎政府,強大的法蘭西在短短兩三個月內亂的不可開交。如果繼續這般下去,高盧公雞就絕對不會是約翰牛的對手了。

倫敦的權貴們怕是睡覺都會笑着進入夢鄉。

致命愛侶,總裁情在濃時 可是俄羅斯距離法國相隔的太遠了,聖彼得堡始終在爲戰爭而煩惱着,於此時歐洲的政壇上,他們就像一個孤僻的離羣索居者,隔絕在歐6事物之外。

這個消息陳漢這邊可能還沒有接到,但管他呢,俄羅斯現在正面臨着極大地危險。葉卡捷琳娜二世已經通過正式途徑向維也納提出請求,請求奧地利派出部隊進入俄羅斯的西線。

魯緬採夫遞到的這一消息只是讓聖彼得堡一干人的心頭再添了一塊大石頭而已,那之前本就壓了一座小山的。

但對於耐操的老毛子來說,這點傷害只能是蝨子多了不怕咬,而不可能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葉卡捷琳娜二世可是一個性格十分堅強的女人,她不是戰爭失敗後自殺的尼古拉一世,也不是被父親的遇刺身亡嚇破了膽子,躲在聖彼得堡郊外的行宮加特契納當隱士的亞歷山大三世,她是俄羅斯歷史上與彼得一世齊名的一代雄主。

縱然這場戰爭已經讓俄羅斯損失慘重,局面也讓俄羅斯日益困頓,但葉卡捷琳娜二世的骨頭還沒有彎。她的內心深處依舊存在着最後的希望——翻盤的希望。

即使俄羅斯對中國戰爭獲勝的希望不大,可只要搞定了奧斯曼和瑞典,俄羅斯就能集中力量於東方,擺出與中國決戰烏拉爾河流域的架勢來。

中國人是很強大,但是哈薩克大草原和西西伯利亞臨近的薪疆,在中國是他們絕對的邊遠邊疆省份,即使多年的道路修築,論到交通物質的運輸流量和便利,比之俄羅斯到烏拉爾河流域的交通線路來,也差了一大截。

後者距離俄羅斯的精華地帶——伏爾加河流域和頓河流域只有一步之隔,一條條大江大河貫穿着俄羅斯廣闊的土地,江河讓俄羅斯大大減少了他們向烏拉爾河流域轉運兵力物質的時間和成本。

葉卡捷琳娜二世覺得自己至少能集結起二十萬以上的兵力,如果軍費充足,如果那時的奧地利依舊是俄羅斯的盟友的話,那麼三十萬人也未嘗不可能。

三十萬大軍與中國人決戰烏拉爾。

——這不見得會讓羅曼諾夫王朝一遭覆滅,讓沙皇皇室淪落成如今的波旁王室那般。但這絕對會讓俄羅斯傾家蕩產,元氣大傷。

葉卡捷琳娜二世就賭中國人不會與俄羅斯來這場決定命運的大決戰。

因爲沒有必要。

就算中國人一口把三十萬大軍全部吃掉,他們也不可能隔着哈薩克大草原,在伏爾加河與頓河流域建立統治。而單靠哈薩克人和蒙古人,俄羅斯就算丟掉了三十萬大軍也不是他們可以欺辱的。

中國人打了一仗,也會付出不小的代價。即使他們的國力比整個歐洲加在一起都要強,這一招照樣會讓中國人肉疼。而且這是一場註定要賠本的‘買賣’。

砍頭的生意有人做,賠本的買賣沒人幹。

如果中國人的地盤已經擴展到了裏海邊緣,那麼他們有足夠的動力來拿下烏拉爾河流域,繼而奪取伏爾加河流域和頓河流域。但現在顯然不是如此!

後者對於中國來說就是一塊飛地,或者是‘與他人作嫁衣裳’。

中國再有百萬大軍,再有億萬英鎊的財稅,也不可能拿錢不當錢的朝無底洞裏扔。再強大的帝國也不會冒着損失嚴重的後果去奪取一塊千里之外的飛地。

而且伏爾加河烏拉爾河地區如果被中國人拿到了,三帳哈薩克和蒙古人能安心嗎?他們肯定會認爲中國人早晚會吞併了他們——爲了將飛地連同。這會對中國人如今的局勢產生破壞性的影響。

所以,葉卡捷琳娜二世敢去來與中國賭一把。

她還清楚中國政府的財富雖然充裕,但中國政府更會花錢。他們每年都向北美和南洋更南的那個荒涼的大島輸送大批的移民和物質,而在距離本土萬里之外的地方大搞‘國家’建設的資金花費是多麼的巨大,不問可知。同時他們還在國內大幅度推展義務教育,後者的規模已經從原先的‘兩京+魯山’,擴大到了原漢地十八省所有的省會城市。而且揚州蘇州天津煙臺等口袋裏有錢的地方政府,也加入了其中——中央只撥款3o%,大頭歸地方籌備,外加社會捐贈助學。

反正這些消息正通過往來東西方的各國商人的嘴巴,不停的灌輸進整個歐洲大6的百姓貴族耳中。包括陳漢皇室與內閣的‘年俸協定’,只國庫收入的百中取一。這是一個很奇特的規定!數字太小了。

這個微小的比例放到新稅收施行之前的中國,顯得並不怎麼突出,但也絕不可憐——每年一千多萬華元,二三十萬英鎊呢。放到歐洲,已經是很闊綽了。只是這個數字相對於中國這個龐然大物來,顯的小了一些。從中國人自己搞的重重數據統計來個皇室成員的耗費數字,就沒有一年少於一百萬英鎊的。國庫收入的百分之一所得,頂多是一個零頭。

只說‘財政赤字’,中國皇室是如中國的塊頭一樣,大的驚人。

但人家中國皇室的底蘊深厚,名下的企業每年產生的利潤都是以‘億’來做單位的,如此巨大的‘財政赤字’,他們輕輕鬆鬆的就承擔下來了。

但這一切在中國的新稅賦財政政策被實施之後,情況有了很大的轉變。

過去中國皇室的開銷是小頭在‘國庫收入’,大頭在‘企業所得’,而現在卻雙方調轉了個個。

雖然中國皇室依舊在‘虧本’,中國皇室依舊在保持着‘極度奢侈’的生活,但裏頭的改變如此,是人都能瞧得出來。

中國的財政收入在暴增,但中國的財政支出也隨之暴增。

作爲一個明智的君王,葉卡捷琳娜二世不能說中國人搞得那‘義務教育’是白費錢財,她很清楚知識的重要性。人家葉卡捷琳娜二世在早年的時候,還被無數個皿煮思想家譽爲‘歐洲最開明的君主’呢。

資助文人畫家思想家,跟伏爾泰狄德羅孟德斯鳩等皿煮思想上的巨匠是親密的筆友。在外人的印象中那完全就是一個‘文青女皇’。

雖然在普加喬夫起義之後,暴露了真面目的葉卡捷琳娜二世顯得很反動,但你也不能抹殺人家有知識有見解的一面。那畢竟是跟伏爾泰狄德羅孟德斯鳩等皿煮啓蒙大家‘有來有往’的主兒,要是肚子裏真的沒有半點墨水,就是作秀也不會作成全歐洲‘最開明’之君主。

是以,有知識的女沙皇很清楚中國財政上的大把資金是不可能隨隨便便就轉到戰爭中來的,那些都是有了固定定位的錢。中國的財政雖然無比充沛,但他們的財政不可能只爲軍費服務,他們可不是俄羅斯。

玄幻之葬天神帝 如今的俄羅斯,本國的財政稅賦早就枯竭了,打仗靠的都是戰爭債券,靠的都是國債。

魯緬採夫在報信給聖彼得堡的同時,又一次在大聲的呼叫‘增援增援’。葉卡捷琳娜二世想起來就頭疼。

中國只是死了皇帝的奶奶,而不是直接死了那個可怕的皇帝。

只要等到東線戰場的風雪消停,寒冬褪去,中國人顯然會再度起戰爭,而且更是更猛烈。因爲他們消停了一個冬天之後,物資儲備肯定更充裕了。

魯緬採夫呼叫‘增援’並沒有錯,之前他也沒有對聖彼得堡說——給我第一批支援後,我就一定保住烏拉爾河流域。

魯緬採夫說的是至少,兩個‘至少’——至少要給他送來十萬顆火箭彈,再有三萬正規軍,至少在西西伯利亞和伏爾加河流域徵調五萬名青壯;然後他才能把中國人擋在烏拉爾河流域。

現在魯緬採夫又向聖彼得堡求援來了。可是南線戰事稍緩,而西線戰事又再度緊張起來的聖彼得堡,哪裏還有大把大把的軍隊給魯緬採夫呢。

“通知財政部,行第三批國債。告訴丹麥,它們進入戰爭的時候已經到了。”

葉卡捷琳娜二世並不怎麼將丹麥放在眼中。現在的丹麥早就不是當年的北歐第一強國了。打瑞典獨立之後,丹麥二百多年裏的戰爭,都以失敗告終,致使疆土日益縮減。眼下時候,丹麥雖然有一支規模可觀的海軍部隊,還有一支強大的商船隊,但6地上的弱勢讓這個小國在俄羅斯的強勢下幾乎成爲了聖彼得堡的附庸。

那就是一個小號的荷蘭。可在之前的百年中卻沒有一個‘倫敦’做盟友。

葉卡捷琳娜二世的選擇顯然是繼續戰爭。畢竟俄羅斯還有荷蘭英國普魯士西班牙丹麥奧地利等國的支持,有大半個歐洲的支持,戰爭經費上短期裏不存在問題。

而聖彼得堡只要有錢,俄羅斯就從來不缺少灰色牲口。

如今的歐洲一片‘和平’。無數雙眼睛都在黎的,蘭西的時局演化,所有的歐洲主要國家,除了俄羅斯和奧地利外,就不見再有國家處於戰爭狀態了。

它們會爲這場戰爭提供大筆大筆的資金的。

世界局勢演變到現在,這場中俄之戰的戰爭已經隱隱變換了味道。已經不再是中國和俄羅斯兩個龐然大物之間的較量,而有點變作東西方的較量,黃種人和白種人之間的較量。

中國近些年的不斷擴張,要說沒有對歐洲產生影響,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是西班牙葡萄牙荷蘭,還是倫敦巴黎,誰都會對中國隱隱產生警惕心。畢竟中國擷取的這些利益,都是從他們的碗中搶來的。

這些國家裏的確有‘人’不願意羅斯繼續的強大下去,但他們也更喜歡國碰釘子。而支持俄羅斯與中國的連年大戰,那既可以消弱俄羅斯的實力,也能讓中國人感受到白種人的‘強大’,一箭雙鵰,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爲呢?

而蘇沃洛夫去年的大勝,的的確確給不少俄羅斯人了一種不切實際的妄想,也讓很多的歐洲人‘希望’。就如葉卡捷琳娜二世想的那樣,先解決了奧斯曼帝國,瑞典從來不是問題,那麼俄羅斯面對中國未嘗就沒有一戰之力。

俄羅斯用出的可是全身力氣,背後還有那麼多國家財力上的支持,而中國人用在西西伯利亞的只有一隻胳膊,這未必就沒有一搏之力。這當中包括的可不僅僅是葉卡捷琳娜二世。日本av女優私拍視頻流出,性感至極!微信公衆: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天空漸漸地陰沉下來了,厚厚的黑色得雲層,就像沒邊沒際的灰色鐵幕一樣,低低地壓在頭頂上!呼嘯的大風兇猛的颳着,捲起大片的塵土。.んm

誰要是正面迎着風,不僅眼睛睜不開,連呼吸都難以做到。

平緩起伏的丘陵地帶,能見度不過三四百米,俄軍一個先頭旅(外增一個團的民兵),在極短的時間內,被國防軍用一個混編旅一個正規騎兵團和兩三千人的附庸騎兵給包圍了起來,後者接近兩萬人的步騎,有着絕對的兵力優勢。

……

時間已經走到了承天十六年的四月。

西西伯利亞平原上剛剛被初春的暖風給吹過。國防軍的進攻果然就開始了。而且一開始就在包圍各要塞城市的同時,出動機動部隊,主動尋找俄軍之機動部隊決戰。

戰場就在烏拉爾山西坡伏爾加河的支流卡馬河中游。那裏也是伊熱夫斯克的東南方一百多裏處。

這是一場兵力相當的較量。在包圍了一座座要塞城市之後,還要留下諸多的騎兵部隊留守後路,出擊的國防軍總兵力也才三萬來人,這當中還有四五千人的附庸騎兵。

而至於俄軍被包圍的這個先頭旅和國防軍的兩萬步騎,這就都是策略。

俄國人的策略是以小部隊吸引中國的大部隊,疲憊其精力,挫敗其鬥志,然後是決戰的來臨。而國防軍就是存着先打殘俄軍一部分,吊着俄軍機動部隊的主力不得不來救援。然後雙邊來場最後決戰!

彼此都是心知肚明的招數了。

而兩支部隊在出現在卡馬河畔前,那都已經在寒冬的尾巴里兜了好幾百里路的圈子,花了半個月的時間了。

這也讓兩邊都明確了一個‘事實’——這是一場公平較量,短期內雙邊都沒有援兵。

也可以說,雙邊都是一支疲兵。

而一直與國防軍避而不戰的魯緬採夫突然的變得硬朗起來,爲什麼啊?那就是機會難得。

中國人也知道己方兵多馬壯的時候,魯緬採夫是不會來硬碰硬的,只有把雙方實力拉近到一個相當的水平線的時候,魯緬採夫纔有可能心動。而事實也是如此!

魯緬採夫的壓力也是很大的。他從開戰到現在,就一路打敗仗。過往的戰爭裏積攢下的名聲都給敗壞個差不多了,他也想盡快贏下一場決戰,來讓俄軍提升一下士氣,也讓他在聖彼得堡的名聲變得好一點。

而且火箭彈時代的戰爭已經在過去的時間裏充分的說明了彼此的長久性。對於被包圍的俄軍要塞來說,外頭的機動兵力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而對於包圍俄軍要塞的國防軍來說,阻擊俄軍在包圍圈外圍的機動部隊也是頭等大事。

這是有着諸多的內外因素的。

所以,魯緬採夫來了。

“將軍閣下,是否立刻向主力出求援信號?”渾身‘邋遢’的副官,已經忘記保持自己軍官的高貴形象了,一身嶄新的軍裝被黃土蓋了一層,已然邋遢的不成樣子。

說話中他的眼角不停的在觀察四周,因爲少將的位置距離戰線太近了,在這兒都能清楚的聽到陣地上俄國士兵的叫喊聲。

在這場大風的掩護下,國防軍迅合圍填補結合部!而俄軍則在一開始就陷入了比較大的被動中,視野的能見度太低了,讓他們真正意義上的警戎線縮水了一大半,戰鬥一開始就整個兒彷彿落入了包圍圈裏一樣,四面八方都是國防軍,正面側翼都爆出了小範圍交火,幾乎都是被國防軍壓着打!

“小心謹慎,注意警戒。如果遇到敵人的大部隊,立刻就地防禦構築工事!”這是魯緬採夫早早對先頭旅下達的指示。

雙方的策略沒有高下之分,誰勝誰敗,還要軍隊的執行力。再好的策略,落在一支行動拖拉緩慢的軍隊身上,結果也只會是白白錯過戰機。

中俄之間的策略已經很明白了,如今的差距就在雙邊軍隊的執行力度上,那時有高低上下之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