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指揮官倒下的前一秒鐘突然喊了一句:「狙擊步槍!混蛋!」,他真的是沒有想到朝鮮人居然會這麼的陰險,居然在這邊藏著一支裝備如此精良的部隊,這個指揮官被打昏過去的前幾秒種只能悲呼道。

實際上他肯定是錯怪了朝鮮人了,現在的朝鮮人已經被他們美國人轟炸的七葷八素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了,怎麼可能有如此精良的裝備到這個時候用呢?

對面正在做最後的抵抗的人民軍看著突然出現的槍聲,甚至有人大喊道:「我們的援軍到了,那些美國佬死了好多,哈哈!」

但是他們的笑聲甚至沒有持續幾秒鐘,一分鐘的時間,僅僅是一分鐘的時間,這些神秘出現的軍隊猶如曇花一現一般的消失了,來無影去無蹤是此時最為真實的寫照。

美國人損失了不到四百人,僅僅一分鐘的時間,由於最高指揮官的意外受傷,使得原本訓練有素的美軍,猶如一盤散沙一般。直到他們死了三百人左右的時候,他們才反應過來。

但是那個時候在隱蔽起來的美國人也已經有些晚了,一瞬間就損失那麼多人,讓在藍灘登陸的美國人甚至有些不敢上去,他們害怕,害怕突然在冒出這麼一支隊伍。藍灘這邊陷入了短暫的獃滯狀態。

美國人鬱悶,鬱悶的無以復加,他們想不通為什麼突然會出現這麼一支戰鬥力如此強悍的朝鮮人民軍。而與此同時的朝鮮人民軍也是納悶,不知道自己這邊什麼時候突然多出來這麼一支部隊!

只是有些士兵在意*,這是他們的領袖為他們準備的一支秘密的部隊,想通了這點的人民軍,戰鬥力一下子真的提升了不少,不過這也僅限於藍灘,紅灘那邊戰鬥基本上已經確立了。

美國人在仁川的登陸實際上已經宣告成功了! 藍灘附近的第一陸戰團遭到毀滅性打擊,這讓美國負責指揮的第十軍軍長阿爾蒙德震怒不已。這是一個意外,可以說也是一個恥辱。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他們的損失一下子多出了幾十倍,這讓美國人怎麼能夠接受的了?

以他們高傲的個性,覺得這個簡直就是不能忍受的了。美國人沒有想到朝鮮居然還隱藏著這麼一股勢力,據第一陸戰團傳回來的消息,這夥人打完就跑,一點停留的意思都沒有。而且那一帶地勢太過複雜,很難追擊。

阿爾蒙德在軍部原本是悠哉悠哉的,麥克阿瑟將軍交給他的任務,他都很好的完成了,幾乎是一點瑕疵沒有的完成了,沒有想到居然在陰溝裡面翻船了。阿爾蒙德都不知道怎麼像麥克阿瑟將軍交代了。

要知道,阿爾蒙德事先是拍著胸脯保證的,但是現在卻在短短的時間內失去了主力團的一個營。這簡直是無法饒恕的錯誤,可是阿爾蒙德想不明白的是,藍灘那邊已經是強弩之末,怎麼可能突然出現這麼一支部隊呢?

「將軍閣下,我們現在到底還繼續不繼續進攻了?」參謀長問道,顯然他也是有些猶豫,如果朝鮮方面真的保留著一支戰鬥力十分強悍的部隊,那麼他們是不是上了朝鮮人的當了?這個問題很嚴重啊!

阿爾蒙德抽著雪茄,他很想平復自己心中的苦悶,可是苦悶是這麼容易平復的么?阿爾蒙德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要讓麥克阿瑟將軍知道的,想要隱瞞是沒有任何的希望的。現在的阿爾蒙德是沒有辦法做主了,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只有請麥克阿瑟將軍做主了。

阿爾蒙德有些頹然的擺擺手道:「給遠東指揮部發電報,告訴一下我們這裡的突發情況,參謀長閣下,我們現在正在登陸最為關鍵的時期,我們是不可能停下我們的腳步的!但是出現這樣的狀況也是我們想不到的,我們只有請示上面了!」

參謀長點點頭道:「現在看來也只能如此了,紅灘的進展十分的順利,沒有想到我們的問題竟然出現在了藍灘,出現在了我們認為最不可能出現的地方。如果他們據險而守的話,我看我們暫時很難攻破他們的封鎖線!如果是這樣的話,一旦等到朝鮮的援兵,我們的登陸計劃就要宣告破產了,麥克阿瑟將軍是不可能饒恕我們的!」

的確,如果這一次的任務真的破產了,那麼麥克阿瑟是真的不會原諒他們的。這是麥克阿瑟的一個豪賭,但是沒有人願意承受失敗,而且是做了那麼多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的情況下,一個意外?麥克阿瑟不相信任何的意外。

阿爾蒙德現在連剛才攻擊他們部隊的影子都沒有找到,這讓他拿什麼去向麥克阿瑟將軍交代?就連阿爾蒙德自己都覺得有些過了,如果當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麥克阿瑟將軍沒準能夠生吞活剝了他。

現在的仁川這邊,出現了一個很奇特的現象,紅灘的進攻暢通無阻,而藍灘的進攻卻突然之間偃旗息鼓,這讓正在負責紅灘進攻的美軍們都感覺有些奇怪,原本事先安排好的計劃怎麼可能變成這個樣子呢?但是他們現在也沒有多少的閑工夫去管這件事情,因為他們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進攻、進攻、再進攻!

藍灘某低洼處的一個密林之中。一襲迷綵衣的特戰隊員們,神色非常的冷峻。

「團長,咱們就這麼干一傢伙就走了?是不是有點不給美國人的面子了啊?他們一下子損失了那麼多人,怎麼能夠咽得下這口氣呢?我看他們肯定會報復我們的吧?」一個特戰隊的排長笑著說道。

「呵呵,我說一排長,他們都不知道是誰幹的,怎麼報復?我估摸著美國人現在正在亂髮脾氣呢,搞不好還認為這是朝鮮的一個秘密部隊呢!呵呵,反正我看他們肯定是不會知道是我們乾的!」二排長笑著道。

「那可不,你們也不想想,即便是美國人要懷疑,肯定也是懷疑蘇聯人的居多吧?要不然就是朝鮮人秘密培訓的什麼中堅力量,他們絕對不會想到是我們,而且現在我們國家可能也就我們這麼一個戰鬥力這麼強的部隊了。」一營長笑著道。

唐風心中也是很暢快,這場仗打的真的是非常的爽,不過他也知道肯定不能堅持的時間太長,他們沒有重武器的掩護,只能偷襲。這可不比在和小日本硬憾那會了,美國人的裝備要比當時的日本人要好的多的多了。

在這種情況下,就要求唐風等人有著非常敏銳的判斷力,什麼時間打?怎麼打?撤退路線是什麼?這些都要綜合的考慮進去,否則的話,到時候全軍覆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消滅了這麼多的美軍,實在是很爽。

藍灘這邊,在唐風看來,至少今天美國人絕對不敢在進攻了。藍灘實際上就多堅持了一會而已,在他們前面的朝鮮人實在是戰鬥力太過的脆弱了一些,他們看著都有些著急,現在也算是給朝鮮人幫一點點小忙了。

唐風道:「一會命令部隊向後撤退,美國人的意圖很是明顯了,他們就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攻克仁川一線的防線,這一次他們出動了那麼多的兵力,並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住的。要是我們的大部隊在這邊,就算在多來兩倍的美國人,也是枉然。」

「團長,咱們這就撤了?我看我們可以夜裡在偷襲美國人一下,讓他們也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一排長還是有些不甘心。

鑽石暗婚之溫寵入骨 「呵呵,以後機會有的是,我們來到這邊只不過是為了更好的適應環境,摸清楚地形。到時候如果我們國家不參戰,我們也可以從容不迫的退回去。如果我們參戰,那麼就讓他們多活一段時間嘛,現在我們最主要的任務就是保全自己。」唐風沉聲道。

「團長,那咱們現在往哪裡撤退啊,往北還是往南?」二排長問道。

「往南!往北這一段的地形我們基本上都熟悉了,而且美國人一旦成功登陸,他們的目標肯定是向北線進攻,直取北朝鮮人的後方。我們往南正好可以像釘子一樣扎在敵人的心臟部位,嘿嘿,到時候我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唐風露出一個很詭異的笑容。

唐風和他的特種團就像是匆匆過客一般的就這麼的走了,留給美國人的只是一個華麗麗的背影。但是就是這個背影,卻讓美國人鬱悶的無以復加,現在他們正在為這個突然出現的部隊而感到頭疼,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呢!

唐風不知道的是,聯合國軍在遠東的指揮部,此刻一片緊張凝重的氣氛。

麥克阿瑟接到阿爾蒙德將軍的電報的時候,狠狠的把電報拍在了桌子上,就這一個動作就可以看出麥克阿瑟將軍此刻的心情有多麼糟糕。

「誰能夠告訴我?誰能夠告訴我這突然出現的部隊到底是什麼樣的部隊?你們的情報系統到底是幹什麼吃的?為什麼竟然人家都出現了,都幹掉了我們好幾百人,你們卻連人家的屁股都沒有看見?」麥克阿瑟很是粗魯的問道。

「將軍閣下,這支部隊太過神秘,我們一時半會也很難判斷,但是我保證我們會儘快的搞清楚他們的來路!」情報部門的人很是鬱悶。

美國人的情報部門不可謂不努力啊,基本上仁川大大小小的兵力都被他們摸的一清二楚,這突然出現的部隊實在不是他們能夠知道的,還不讓人家朝鮮人有點自己的小秘密了?但是情報部門也知道,將軍是不可能聽這些的,所以他們只能背著黑鍋了。

他們也奇怪,按照道理來講如果真的出現了這樣一支部隊的話,他們應該是有所察覺的。這麼強悍的部隊怎麼可能瞬息之間就出現了?至少從朝鮮人迄今為止的戰鬥力來看,絕對不可能有這樣一支部隊啊!

情報部門自然是善於分析的,立刻道:「將軍閣下,您看這會不會是蘇聯人提供的秘密部隊?我看北朝鮮方面是不可能擁有如此的部隊的吧?我認為我們的目標不應該僅僅盯住北朝鮮,而應該從其他方面入手!」

麥克阿瑟冷笑道:「蘇聯人的部隊?他們怎麼可能突然出現在這裡?難不成北朝鮮早就看出了我們的意圖?如果早就看出了我們的意圖,他們會只有這麼點兵力在這邊?」

情報部門的人弱弱的反駁道:「也許這只是巧合,碰巧這支部隊經過仁川,或者他們正在執行什麼秘密的任務?」,當然情報部門的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連自己都不太相信,這實在是有些太過鬱悶了。

掛名新妻 麥克阿瑟道:「我不管這個可能,那個也許!我要的是真實的東西,真實的,你明白嗎?我的大衛-克拉克先生!」

「是,將軍!」克拉克很快的消失在會議室內,當然他不可能親自上前線,現在他只能通過電報等方式讓前線的諜報人員去查了。

麥克阿瑟現在的樣子頗有些搞笑的味道在裡面,實際上麥克阿瑟原本以為一切都很順利,一直到這個消息出現之前,麥克阿瑟都認為仁川登陸已經成功了,非常的成功了。沒有想到啊沒有想到,最後居然殺出來個程咬金啊!

「將軍閣下,我們現在還要不要對藍灘地區發動進攻?」一個將軍問道。

「讓我好好的考慮一下,現在我們如果進攻很有可能遇到那股部隊,但是我們不進攻就會失去這麼好的機會。傳我的命令,讓前線的阿爾蒙德立刻準備大量的探照燈,我要把藍灘變得跟白天一樣透明。這股部隊的人數不可能太多,所以我們沒有必要怕這麼一小股的力量。讓重火力隨時準備,到時候只要一出現這一股敵人,就給我地毯式轟炸,毀滅性的打擊這支部隊,不惜一切代價要在明天早上之前拿下藍灘!」麥克阿瑟稍微思索一下立刻命令道。

現在的麥克阿瑟可不管這些,他不能因為一小撮人而影響了自己的整個的計劃,現在他最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拿下仁川,取得整個戰略上的勝利。這種小段的地方就算是失敗了又如何?瑕不掩瑜的道理誰都知道。麥克阿瑟自然也知道,他不會因為芝麻而丟了西瓜的。

看著麥克阿瑟堅定的眼神,整個指揮部似乎氣氛一下子也變得輕鬆了許多,原本眾人擔心因為這件事情導致整個計劃有些變化,最後要是出了什麼意外那就得不償失了。但是現在看來卻是沒有這樣的事情,麥克阿瑟將軍想到了一個更加穩妥的辦法。

眾人都在佩服麥克阿瑟的睿智,實際上麥克阿瑟也是沒有辦法,現在只能這樣硬著頭皮沖。這一次的登陸就是一個奇字。要是讓朝鮮人有充足的準備時間的話,那後果簡直是不可想象的。所以現在麥克阿瑟實際上在賭博的基礎上,繼續放手一搏。

既然已經開始賭了,就不在乎多賭一些東西了。麥克阿瑟覺得如果朝鮮人有那麼多這樣的部隊,那麼自己的損失定然慘重無比,可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其實就是藍灘這邊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意外嘛。

所以麥克阿瑟斷定,這不過是一小股人,一小股人能夠給這麼多的美軍造成多少的威脅?麥克阿瑟只不過是為了讓美軍少損失一些人,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了,多損失少損失現在來說對於麥克阿瑟來說現在沒有什麼區別了。現在他只是一門心思的要拿下藍灘,拿下仁川港口。這樣美國人才能依託仁川港讓朝鮮人自顧不暇。

麥克阿瑟知道,只要自己奪取了仁川的話,那麼到時候麥克阿瑟還不是想怎麼玩怎麼玩?

麥克阿瑟知道,只要自己拿下藍灘,那麼就等於拿到了仁川的控制權,現在的麥克阿瑟已經有了一絲瘋狂的味道在裡面,誰要在這個時候阻止他,那等同於是要殺了他,他會撕碎一切阻擋他的人。 麥克阿瑟的計劃終於完成了,同時他收到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那一支神秘的部隊始終沒有在出現過。美國人可以慶幸了,他們取得了朝鮮戰爭里程碑一般的偉大勝利。麥克阿瑟在這一刻被歷史所銘記。

世界各大報紙爭相報道了這個情況,仁川登陸在很多的軍事學家看來,被譽為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等很多難以置信的詞語。這種璀璨的文字都不足以表達很多人對於麥克阿瑟將軍的佩服。

在這一刻麥克阿瑟的光環被無限的擴散了開來,甚至麥克阿瑟已經被譽為美國有史以來最為強悍的將軍,沒有之一。在這一刻,即便是美國的開創者華盛頓都沒有麥克阿瑟的呼聲來的高,這是一次偉大的勝利,這個榮譽給麥克阿瑟將軍實至名歸。

當然這些都是美國人自己的報紙評價,雖然不是很中肯,但是也說明了他們對於麥克阿瑟的一種狂熱的痴迷,一開始麥克阿瑟雖然欺騙了這些媒體們。可是現在誰還能去責怪麥克阿瑟呢?他將自己的戰術運用到了極致,讓對手防不勝防。

有些媒體甚至已經看到了美國人奪取朝鮮半島的控制權進一步對抗蘇聯的前景了。當然在麥克阿瑟看來,去的朝鮮的主動權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現在最大的威脅並不是朝鮮,而是後面虎視眈眈的蘇聯。

麥克阿瑟不是看不起中國,實在是中國當時的武器裝備實在太過的落後了,你讓麥克阿瑟去想中國要和美國開戰?麥克阿瑟估計中國不會那麼傻。實際上麥克阿瑟也知道,美國要同蘇聯對抗,那麼必須要有一個緩衝地帶。

麥克阿瑟想要把這個緩衝地帶放在中國,就是中國的東北,他認為只要自己取得了朝鮮半島的控制權,那麼中國必然是夾在美國和蘇聯中間的一個受氣包,麥克阿瑟知道自己不可能輕易的去侵犯中國的。

但是如果有必要,將東北收入囊中,或者一步步的蠶食掉也未嘗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反正只要朝鮮半島打下來,麥克阿瑟或者說美國人的選擇就變得很是豐富了起來。這對於極為渴望取得遠東地區控制權的美國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現在美國人可以自豪的說,朝鮮戰爭實際上已經沒有任何的懸念了。美國人自然也不會放鬆對於國際形勢的研究,他們發現,雖然中國剛剛成立,但是他們的領袖是一個極為強硬的人,這樣的人很難纏。

所以他們不可能將中國的控制權交到蘇聯人的手裡,換做任何一個國家恐怕都不會。中國不是一般的小國,而是一個超級大國。當然現在的實力和他們超級大國的身份還不相匹配。

可是誰也不能忽視中國的潛力吧?沉睡的雄獅正慢慢蘇醒!這樣的標題用的還少嗎?美國人雖然不相信中國人敢和自己打,但是他們也知道,任由中國人這麼發展下去,那麼他們短則一二十年,長則三十四年必然會成為整個美國最大的威脅之一。

所以現在美國為了防止中國的發展,他們在朝鮮半島的另一個目的就是不斷的騷擾中國,想要挑釁中國。因為他們自信他們肯定能夠在短時間內打到中國,他們實在是不堪一擊。

美國人的思想停留在當時幫助中國打擊日本人的層次上。現在的中國無論軍隊人員素質,還是人員裝備,甚至是戰鬥力都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語了,這一點美國人不知道,他們也知道不了。

甚至他們都不知道實際上王明宇已經回到了中國。王明宇在美國的時候,美國人還真的緊張了一陣,不過後來發現王明宇居然在美國有著如此雄厚的財力,在加上他的公司在美國軍政商三界都有著非常廣泛的影響力。

實際上美國人最不願意麵對的實際上還是王明宇。關於王明宇說起來美國人的資料也不是很多,絕大多數資料全是那種新聞類型的東西,對於整體的戰鬥力美國人都不好做一個評估。但是當時日軍的戰鬥力,美國人是有目共睹的,能夠將日本人打成這樣的,至少實力上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因此王明宇成為了美國人重點研究的對象,可是解放戰爭爆發之後,原本以為要回去的王明宇卻一直留在了美國,這樣美國人一點也看不懂了。他們認為王明宇是一個天生的將軍,但是為什麼現在居然國內打仗,他一個人卻在美國這邊逍遙自在呢?

這絕對是不符合邏輯的嘛!關注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他們發現好像王明宇真的已經退出了軍界。對於一個退出軍界的人,美國人的興趣就慢慢的減弱了,到了最後美國人甚至放棄了對於王明宇的監控。

當然,美國人的監控對於王明宇來說只能說是小兒科,因為王明宇本身就是這方面的高手,而且當時王明宇的住處周圍實際上有著大量的影崗暗哨,美國人想要真正的接近王明宇除非是在正規場合,或者採取強制的手段。

不過即便是採取了強制的手段又能如何呢?只要不出動大規模的軍隊的,就憑藉特種團的這些人,那些人都別想在王明宇的手上討到任何的便宜,這個不是王明宇張狂,實實在在他有這個能力的。

放棄了對於王明宇的監視之後,王明宇慢慢的開始暗中的倒賣軍火,最為主要的是能夠搭上一條大魚,到時候能夠購買大宗的軍火,最後找到了西方軍火公司的喬納斯。這個一步一步都是在王明宇的計劃之中的事情。

王明宇對於這一場戰爭準備的是很充分,但是唯一沒有估計到的就是國內的形勢,所以當他回來雄心壯志的時候,武器卻被瓜分的只剩下那麼一點點,送出去的武器就如同潑出去的水一樣,再也要不回來了,王明宇心中微微有些鬱悶,當然最令他感到鬱悶的還是軍中出現了嘩變的現象。

這是王明宇最為憤怒,也最不能理解的地方,要知道,軍中的很多人都是用武器緩過來的,最後不但要養那麼多的傷員,最後也就只有那一萬多的士兵。

剩下的幾萬士兵都被王明宇遣返回原來的部隊,同時讓王明宇最為頭疼的時間,也浪費了半年左右。可別小看這半年的時間,半年的時間可以發生很多的東西。也幸虧朝鮮戰爭沒有提前發生,否則的話,王明宇到時候手中的部隊都拿不出手,也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別人去參加這一場戰鬥了。

現在雖然王明宇取得了先鋒這個頭銜,但是手中的牌還是不太多。五萬多人看似很多,實際上卻一點都不多。據王明宇所知,最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部隊最終的參戰人數是多少?超過六十五萬!

五萬人?呵呵,飛機大炮轟炸一輪之後,恐怕就要損失個幾千人了吧。最為鬱悶的是王明宇現在只能守,而攻擊的力度一貫的還是不太夠。如果當時一百架飛機和五百輛坦克還在手中的話,那麼這麼多的武器最終會變成什麼?會變成一支所向披靡的鋒銳的尖刀。可是現在呢?

飛機坦克加起來也就那麼一點點,和聯合國的部隊比起來,簡直就可以忽略不計。這樣的情況一開始本身就是沒有想到的,不過現在既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王明宇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王明宇常常安慰自己的一句話就是,當時那種情況下,中國最終都能取得戰爭的勝利,何況現在呢?

而且當時物資的匱乏令人簡直難以想象。就拿禦寒的棉衣來說吧,當時中國的軍隊兩個人能夠有一個棉衣那就是很不錯的事情了。所以王明宇想也沒有想,在美國的時候就帶回來了幾十萬套棉衣,原本是二十萬套,後續讓王介又買了二十萬套。

當然這二十萬套王明宇給自己就預留了十萬套,剩下的十萬套已經給了中央,至於主席怎麼分那是主席的事情了,反正王明宇絕對不會再當這個惡人了。其實原本分配東西都是多得的,無論多或者少都應該感激王明宇。

但是有些人就是不一樣,分少了他們會覺得好像王明宇欠他們的一般,帶回來的東西有時候不但沒有起到積極的效果,反而會取得一些令人瞠目結舌的結果,這讓王明宇心中鬱悶的同時,也有些心理微微嘆氣。

王明宇始終認為,他是在幫助中國,而不是真正的欠什麼東西。他之所以這麼努力,也不過是讓中國少走一些彎路而已。但是有時候人會陷入權力的迷失當中,這些王明宇有些無奈。

實際上如果主席當時能夠直接提拔和重用王明宇,有時候也能省去不少的事情。但是眾口鑠金的道理讓主席有些猶豫,最終也沒有選擇讓王明宇身居高位,一個軍長而已。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反正怎麼看都是不錯的一個位置。

但是相對於王明宇之前集團軍的總司令,陸軍的上將相比,實際上他已經是降了好幾級了。要說王明宇的貢獻,可以說目前很難有人與之相提並論。

但是他的出生等都是一個不好的問題,很多人雖然沒有拿這件事情做文章,但是知道了王明宇的背景之後,因為不是貧下中農的後代,所以很多人覺得其實王明宇的骨子裡還是資本家的味道。

這個王明宇就沒有任何的辦法了,因為出生是改變不了的,即便是他穿越而來,已經改變了出生。

但是穿越是偶然的,並不是說他今天想穿越就穿越的,要是這樣的話,他倒是不介意想穿回去,到網上下載點關於朝鮮戰爭的資料看看,那個時候便是真正的料敵先機,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了。

不過這種事情也只能想想,王明宇覺得老天對於自己真的已經很眷戀了,能夠讓自己重活一次,而且還能夠讓自己在自己最為喜愛的戰場上殺敵,雖然這中間有著很多的艱辛,不過這也是王明宇始終沒有心灰意冷的信念。

因為他是一個再世為人的人,在怎麼樣他已經是賺了,而且是賺的很多的那種。現在他覺得自己每做一件事情都是對國家的發展極為有利,這種情況下,為什麼不堅持下去呢?

王明宇這段期間最為主要的任務,除了訓練士兵之外,就是秘密的採購重型的武器,飛機肯定是沒有辦法在運輸回來了,不過錢的力量真的很強大。在王明宇的強大的美元揮舞之下,很多的軍火商開始瘋狂起來。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國家利益?在他們的面前已經不值得一提了,王明宇以超過平時四倍的價格,購買了五百輛坦克,這一次王明宇決定無論如何這些坦克都不會再送出去了,這是他與美國人對抗的資本,至少能夠讓美國的坦克少掉三分之一,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少了三分之一的坦克,美國人的戰鬥力肯定下降一個檔次。說起來坦克對於志願軍的威脅有多麼的大,這個你去隨便採訪一個戰後的老兵都知道,這些何止是威脅大?簡直就是鋼鐵堡壘,移動的鋼鐵堡壘,為了讓一個坦克暫時的癱瘓,往往要付出昂貴的代價,這些代價不是別的,就是一個個志願軍們的生命。

少了三分之一的坦克實際上就是讓志願軍少死很多很多的人,這個買賣在王明宇看來是非常的划算的。錢可以再賺,王明宇想要賺錢實在是很輕鬆,而且現在資本這麼強大的情況下就要顯得更為的輕鬆了。這個時候的王明宇當然選擇的是挽救那些可能逝去的生命,他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王明宇運回坦克之後,基本上都沒有什麼人知道,這不是王明宇想要保密,而是因為這些東西實在是越隱蔽越好,到時候才能發揮奇效。這一批貨是從大連進來的,經過了四野的防區,所以說王明宇雖然隱瞞了。但是還是會有人知道的。

不過王明宇知道想要真正的瞞住有心人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王明宇決定提前和主席交涉一下。 仁川登陸結束了,美國人強佔了絕對的先機。切斷了朝鮮人民軍兩邊的聯繫,這讓金日成處於一種極度的恐慌之中,仁川登陸的成功使得金日成一下子從高處跌落到凡間。

「領袖,現在我們的形勢急轉直下,美國人和叛軍們的士氣很旺盛,現在美國人真正的撕破了臉開始直接參与到戰爭中來了!」一個將軍面色慘白的說道,顯然現在他也失去了平時極為冷靜的判斷力。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戰術都虛妄了。北朝的軍隊現在士氣已經低落到了一個極點,美國人的參與一下子讓北朝鮮陷入了恐慌之中,只是這些軍隊高層不知道的是,他們的領袖更加的恐慌,極度的不安。

金日成表面上一如既往的鎮定道:「呵呵,這只是我們暫時的失敗,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振奮士氣,提高軍隊的戰鬥能力!我聽說在仁川登陸的時候,也是有一小股部隊表現的很不錯的嘛!這是哪位同志的部隊啊?」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實際上他們也在納悶,一下子消滅了美國人大半個營,消滅美軍的人數甚至比整個仁川登陸其他部隊消滅的人數還要多的部隊到底是哪一支部隊?不是這些人不想承認,而是實在承認不了,他們的臉皮沒有那麼的厚。

最為主要的是即便是厚著臉皮承認了下來,又能如何呢?到時候金日成要檢閱這支部隊的時候,他們從哪裡找出來嗯?可是他們也在奇怪,這支部隊到底是哪一支部隊?戰鬥力居然比他們還要強悍?難不成是游擊隊?

可是如果是游擊隊的話,他們的戰鬥力不可能如此吧?現在北朝的軍隊可是使用著蘇聯支援的武器啊,難不成幫游擊隊員已經超越了他們,成為了真正的殺手鐧了么?游擊隊的戰鬥力他們不是沒有見過,壓根沒有那麼強悍,因此他們很疑惑。

看著眾人都不說話,金日成微笑不語道:「怎麼?我們的同志們都謙虛起來了?大家就不要謙虛了,我可不會搶你們的部隊,呵呵!」

一個將領鼓足勇氣面色漲紅道:「領袖,說實在的,我們真的不知道啊!其實我們私底下也在納悶,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部隊?這支部隊到底是哪一支部隊?是誰的手下?可是我們詢問了很多的部隊之後我們才發現,在仁川所有的部隊軍官都在納悶!」

「是的領袖,我們安排在藍灘附近的軍隊我們都仔細的調查過了,壓根也沒有發現這一支部隊的身影,彷彿他們就是從天而降,一點徵兆都沒有。我詢問過了,他們當時以為是我們派出去的援軍,但是猶如曇花一現一般,再也沒有任何的蹤跡了!」一個將領臉色也是有些不好看,畢竟領袖問了,他們居然什麼都不知道。

金日成朝著其他人看看,其他人也是無奈的搖搖頭,金日成眉頭一皺,原本他是想著通過表彰這一支部隊來振奮士氣的,但是卻沒有想到居然不是自己的部隊。

金日成問道:「那這支部隊到底是哪只部隊呢?怎麼會幫助我們?難不成是民間組織?如果是民間組織的話,他們的戰鬥力未免太過恐怖了一些吧?要比我們正規軍更加的強悍,我到是聞所未聞了!」

「領袖,我們已經確定肯定不是我們的人民軍了!至於是游擊隊還是民間組織,這個我們真的不是很清楚,現在我們的情報部門也在全力的排查,但是一點點的蹤跡都沒有!另外,我判斷會不會不是我們本土的軍隊?」一個將領站起來道。

「不是我們本土的軍隊?呵呵,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太詭異了吧?不是我們本土的軍隊他們是怎麼進入仁川而不被人發現的?如入無人之境?那麼我們仁川的防守是不是真的就那麼不堪一擊?如果是這樣的話,美國人也不會那麼堂而皇之的騙我們了吧?連美國人都這麼擔憂,他們是否能夠攻陷仁川,這幫人會這麼輕鬆自如的進入仁川?」金日成不相信,打死他也不相信。

「照領袖的說法,我看很有可能是我們自己人。如果是叛軍或者美國人的話,他們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自毀長城的。真是不知道,我們人民軍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存在,如果這支部隊能夠被我們所用,那麼我們抗擊美國人的資本就要多很多了!」一個將領興奮的說道。

「呵呵,話雖如此啊,可是我們卻連人家是什麼人?屬於什麼地方的?現在在哪裡?一無所知!而且這都好幾天了,我們現在一點動靜也沒有,你覺得這幫人很好找嗎?現在我們的戰局很不利,我需要提高士氣!」金日成厲聲道。

「領袖,叛軍都讓美國人參戰了,憑藉著我們的實力,想要和美國人硬碰硬,那絕對是沒有任何的可能性的。我認為這個時候我們應該請求蘇聯的同志們幫助。當時我們進攻叛軍的時候,也是斯大林同志讓我們這麼做的。而且他還說,如果美國人真的參與進來的話,他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現在美國人已經向全世界宣布,他們參與進來了,我們是不是也應該找蘇聯人看一看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一個將領興奮的說道。

金日成心中嘆了一口氣,蘇聯人?呵呵,金日成其實早在美國人進攻仁川的時候,就已經向斯大林同志發去了救援信號,但是蘇聯人的回復是,他們正在研究!

正在研究?研究什麼啊?不就是拖時間么!金日成知道,實際上如果沒有後援的話,他們最多只能堅持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恐怕他們就不得不被美國人壓縮退到朝鮮與中國的交界處了。

金日成面對這幾個將領,即便是想要說假話,也要有人信呢啊!金日成嘆了一口氣道:「蘇聯人我已經聯繫過了,不過他們正在研究,我不知道要等多長時間,恐怕等到他們研究之後再出兵的話,我恐怕……」

「什麼?領袖!蘇聯人怎麼可以這樣?這一場戰爭是他們,是他們讓我們這麼做的,現在他們居然翻臉不認人,這……」一個將領站起來氣憤道,但是也不知道說什麼,頹然的坐了下來,一下子彷彿蒼老了十歲一般。

他知道,沒有蘇聯人的幫助,僅僅靠他們這幾個師的兵力想要去美國人為首的聯合國部隊抗衡?這不是雞蛋碰石頭是什麼?蘇聯人,人民軍最大的依仗是什麼?不就是他們蘇聯人嗎?但是他們現在居然說要研究研究。

美國人幫助叛軍,人家早就開始研究了,現在人家都已經參與進來了。而蘇聯人,現在卻還在研究,沒有他們的幫助,人民軍能夠支撐多久?一個月?兩個月?反正絕對不可能超過兩個月。

兩方巨大的差距讓大家都知道,這裡面時間是最為寶貴的東西。如果蘇聯人真的想要幫忙的話,絕對不是這麼敷衍的話,可是現在輪到他們表現的時候,他們居然掉鏈子了。這讓朝鮮方面怎麼能夠不心寒呢?

「領袖,蘇聯人這幫騙子,當初他們是怎麼說的?現在他們又是怎麼做的?我們當時還是隱瞞著中國人出兵的,現在……」

「是啊,領袖,我們現在不是裡外不是人了么?蘇聯人如果真的不肯出兵的話,我們只有等待滅亡一途了。領袖不是我對我們人民軍沒有信心,我們打擊叛軍是沒有任何話講的,甚至只要在等上兩個月我們就能夠完全的把叛軍消滅,但是現在情況卻並非如此!」

「是啊,領袖!我們現在幾乎不可能完成我們偉大的朝鮮統一的重任了!而且我們還要面臨一個更加殘酷的事情,那就是我們有可能被這些人消滅。請領袖做主!」

金日成看著下面氣憤的將領,他何嘗不是很氣憤呢?當時秘密與蘇聯人談判的時候,金日成是經過謹慎的思考的,他最大的依仗就是蘇聯人出兵。但是現在最大的依仗已經變成了一個笑話,甚至讓人有些感覺到不恥!

金日成沒有想到蘇聯人真的這麼的無恥,原本金日成以為蘇聯人是要研究研究,但是金日成等了幾天之後他們還是研究研究,難道他們不知道救兵如救火嗎?五天的時間,足以讓金日成看清楚很多的東西。

金日成現在後悔了,可是後悔有什麼用呢?實際上他之前就已經後悔了。當時如果通知一下中國的話,現在至少還能多一個選擇,雖然金日成也知道中國人不一定是美國人的對手,但是中國有多大?他們幾百萬的軍隊啊!

幾百萬的軍隊對於朝鮮來說,那是不敢想象的一件事情,只要中國能夠確定參戰的話,至少在金日成看來,美國人絕對不會這麼勢如破竹一般的。要知道美國人從仁川登陸僅僅五天的時間,他們就已經完成了很多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

人民軍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地盤,幾乎是在幾天的時間,已經全部被易手了。非但如此,更加讓金日成感到震驚的是,他們自己這邊的地盤也在不斷的淪陷之中。按照這樣的事態發展下去的話,失敗僅僅就是時間的問題了。

金日成道:「現在我們還能有什麼辦法?哎,我只能靠著我這張老臉,請求北京幫忙了,如果北京拒絕了我們的話,那麼我們就是真的走投無路了!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是要盡量的多消滅一下美國人,時間是我們最為寶貴的東西!」

「領袖,如果中國真的參與進來的話,那麼我們還是有的打的。 重生之探花皇后 他們的軍隊戰鬥力很不錯,雖然和美國不能比,但是勝在數量上比較的佔有優勢!」

「嗯,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一邊請求蘇聯人的幫助,一邊請求中國人的幫助,否則等蘇聯人徹底的不肯幫忙的時候,我們在懇求中國人的幫忙,到那個時候我們真的就走投無路了!恐怕我們的國家都不復存在了!」

「我也認為可以找中國幫忙,畢竟我們是他們的鄰居,雖然我們之前做的是有一些不對,但是當時我們也是迫不得已!」

「可是領袖,北京方面不是已經明確的拒絕了我們的要求了嗎?他們都已經向全世界發表了申明,稱他們愛好和平,絕對不會出兵的。這個時候如果出兵的話,豈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我不這麼認為,如果我們的國家失去了的話,那麼到時候美國就可以直接威脅到中國了,他們出兵就有理由了。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還能夠堅持,只要我們還能夠堅持,我恐怕中國人輕易是不會出兵的!」

「嗯,說的很有道理!」金日成點點頭,「不過晚說不如早說,我覺得我現在應該跟北京取得一些聯繫,到時候我們請求人家的時候,人家也不會拒絕的這麼快!而且現在的形勢,據我判斷,北京方面應該也不希望我們的國家就此結束了。」

「領袖說的對,我們的國家完蛋了,北京那邊也不會好過的,與其這樣,晚出兵不如早出兵。我認為北京增援我們的可能性要比蘇聯人大的多了!何況,北京說過不出兵,那是什麼時候?那是我們內戰的時候,現在還算是內戰?如果是內戰的話,那幫叛軍怎麼可能是我們的對手呢?」

金日成點點頭道:「嗯,那就這麼辦!北京方面我來聯繫,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一個,那就是儘力的拖延時間,當然還要保存足夠的戰鬥力,盡量的把主力部隊往北遷移,到中朝邊境!到時候我請求北京方面幫忙,說不得我還要親自去一趟北京……」

金日成目光向虛空中看去,他知道,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選擇了,如果能夠讓朝鮮繼續存在下去,那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具有意義的。雖然他知道,這一次如果真的要去北京的話,那麼就代表他的希望越來越小了…… 金日成在這邊著急,實際上中國方面一直關注著戰局的發展,聯合國部隊自仁川登陸的那一刻起,主席就已經知道,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了。此刻中央軍事擴大會議在京緊急召開。主席親自主持了這一場會議。

這一次回來的不僅僅有東北野戰軍的林彪總司令,還有西北野戰軍的彭德懷總司令。這一次主席絕對讓這兩個人作為主力,不過對於哪一支最為主力目前還沒有定論。

會議上,主席道:「美國人已經在仁川實施登陸,朝鮮已經危在旦夕,我們現在主要就是研究一下到底出兵不出兵還是什麼時候出兵的問題!」

總理道:「目前蘇聯斯大林已經指示我們支援朝鮮了,看來朝鮮是向蘇聯方面求援過了,而我們和蘇聯談判之後,蘇聯一直也沒有給我們實際上的幫助,我覺得現在我們首先要確定的就是蘇聯人給我們的這一批物資到底什麼時候給?」

主席道:「恩來啊,看來還要麻煩你到蘇聯走一趟,如果蘇聯人拒絕我們的要求,那麼我們完全可以拒絕他們的要求,反正我們要是出兵也就是在旦夕之間,但是他們還是要臉的,我恐怕他們一定會答應我們的要求的!」

總理點點頭道:「嗯,這個我安排一下,爭取最快的速度出發!」

黃炎培道:「主席,我們現在要出兵的話,恐怕與我們之前一直宣揚的和平主義是不想符合的,這個對於我們國際上的影響是非常的不好的,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出兵的好!我認為美國人即便是佔領了朝鮮半島,他們也不可能對我們構成實質上的威脅!」

主席疑惑的哦了一聲問道:「願聞其詳!」

黃炎培道:「我研究過美國,這個國家最為主要的戰略中心是在歐洲,而不是東方!雖然蘇聯和我們毗鄰,但是實際上蘇聯的中心基本上都在歐洲,所以我認為美國人只是為了他們能夠在遠東謀求更大的利益。我們現在與美國綜合國力相差很大!我認為我們如果堅持戰爭的話,恐怕最後得不償失的可能是我們啊,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