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你不覺得你做別人的老公太失敗了嗎?”楊鋒在天涯的彼端不由的奚落和諷刺着南宮輝。

此時,南宮輝心裏也冒出了一股無名的火,對楊鋒,他的內心深處真的有一股深深的嫉妒,餘小曼在他的面前總是笑得那麼開心,那麼燦爛,而在自己面前總是時不時了隱藏一些情緒,那麼的隱藏的情緒,他想懂,卻怎麼也不懂。

他也知道自己不該有那種情緒,可是他知道,楊鋒的那溫柔的眼神中藏着一股不一樣的情緒,那種情緒,他很懂,那時,如初遇紫紗時,他也是那種情緒,想愛卻不敢往前踏出一步的想法。

如果不是因爲龍淑嬌,是不是他會放手去追餘小曼呢?

這個想法在他心裏已經噬他心很久了,很久了,說實在的,楊鋒離開,他的心裏居然有一種小小的雀躍。

另類千金:誓不入豪門 他再也不會在惴惴不安之中度過,他再也不會時不時的去嫉妒餘小曼對着楊鋒笑如盛開的桃花。

南宮輝現在不想跟遠處的楊鋒爭論什麼,無論他存着什麼樣的心思,小曼都永遠是他的,他不會小曼放手的。

“電話!”南宮輝不理楊鋒的奚落,沉下聲音,懶得跟他多說的的吼了一句。

電話另一端的楊鋒就着電話也感覺到南宮輝那快要暴發的怒火,楊鋒卻勾脣一笑了,對着電話說一串他早就刻在腦海裏的電話,剛一說完,南宮輝就掛了電話,楊鋒瞪大了眸子看着已然掛掉的電話。

此時,他卻沒了笑的心思,皺起黑眉,不由的想,“小曼出了什麼事嗎?讓南宮輝慌成了這個樣子。”

……

一拿到餘小曼的電話,南宮輝就急切的一遍一遍的拔着,可是電話裏傳來都是機械的聲音。

他固執的拔着,直到機械的提示音變成了關機,他全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小曼不接他電話,她關機了。

他撥了好幾次,都是同樣的結果,他甚至有砸電話的衝動,但是卻不敢砸,怕一砸就接不到餘小曼的電話了。

在他的印象中,好像自己從來沒有主動的找過她,從來沒有想過她的電話會關機。

他把電話收了起來,正好看見程晏官和樑淑貞帶着三個小傢伙出來,他快步的迎了上去,“程老董,我還有點事,奕寒的婚宴我就不參加了。”

程晏官犀利看出了他心中隱隱的焦慮,紫紗的事?年輕的人的事,他不好問,“有事,就先去忙吧! 大叔,別來無恙 奕寒不會怪的。”

“謝謝程老董的諒解。”說完,南宮輝大踏步的往外走,急切的拉開座駕的車門,跨進去,發動車,緊踏油門的揚長而去。

南宮輝駕着車一路的狂奔的連撞紅燈,還好,一路上並沒有出什麼意外,交警見是南宮輝的車子誰都假裝沒見的挪開了視線。

南宮輝一把車駕進了海蜃別墅就飛快的跳下了車往別墅內跑去,然而,那有密碼的門擋住了他的去路,食指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像是那樣的按鍵跟他有仇似的,他噼哩啪啦的直按。可是,怎麼按,怎麼錯,猶如餘小曼當時按錯一樣,他越是心急,越是出錯……

正在他想一拳敲過去之時,門卻由裏開了,“少爺?”王媽簡直不相信在門前,舉起青筋突起的大拳頭的、帶着滿臉焦急男人是那個從來都是冷靜自若的少爺?

“小曼回來了嗎?”南宮輝擠動硬是愣在門口的王媽。

大力的動作差點沒把王媽擠摔,還好,她手快的撫住了門邊。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王媽還來不及去想,只是機械的回答着已經跑上樓梯的南宮輝,“少夫人還沒有回來!”

南宮輝急切的腳步,突然的頓住了,“沒回來?”他沒有回眸,像是自問。

突然的,他似乎不相信的又直跨了三步樓梯往樓上跑去,沒回來,她會去哪?她會支哪?

王媽見南宮輝瘋狂的狀態,陡然的驚覺,他們發生了什麼事嗎?然後,她也趕緊的向樓上跑去,幫着王媽找着每一個角落。

然而,無論他們怎麼找,也不見餘小曼的身影。

“少爺!”王媽不由無力的站在還在找的南宮輝的身後,“少夫人沒有回來過,要不然,打電話問一個她朋友,有去她們那兒嗎?”

南宮輝猛的站住,對啊,他怎麼就沒想到呢?

看來,他真的是亂得毫無方寸了。

不行,他得冷靜,他不相信餘小曼就那樣捨得的離開自己,自己是她唯一用心愛了十多年人的,她怎麼可能放得下自己。小曼也不會出事的,他的小曼平時看上去文弱,溫柔,可是,她的內心卻堅強無比。即使今天,他的傷了她的心,她還是會聽他解釋,原諒他的。

南宮輝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對王媽搖了搖手。

王媽帶着滿懷的擔心退開了。

南宮輝坐下來,把眸子一閉,讓自己的心放空了兩三分種,才重新拿起電話,拔了楊澤凡的,“凡,陳果在家嗎?”

“你找陳果?”楊澤凡不解的問了一句,他找陳果乾什麼。

“我是問小曼有沒有到你們那兒?”

“怎麼了,小曼不見了?”楊澤凡緊追了一句,“應該不是周子惠乾的吧,現在她自身都難保了,哪有那美國時間 去綁餘小曼呢?”

“不是!”南宮輝回答得有點落寂了,剛纔冷靜下來的心又提了起來,他還真是忘了周子惠這一檔子的事。

“那……”楊澤凡不由奇怪了一下,“你不是在小曼身上安了追蹤器嗎?”

一語提醒夢中人,南宮輝現在才明白,小曼的離去讓他的智商都變爲零了,幾乎不知道冷靜的去思考問題,只是一味的想到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謝了,凡!”南宮輝匆匆的掛了電話,打開了專屬於‘黑狼風’系統,找出對餘小曼追蹤定位。很快,南宮輝就找到了那個小紅點,此時,臉上才露出了欣然的笑容。

南宮輝關了電話,帶上些許放心的笑容再次的跨上了車,朝着他發現的小紅點的地方開去。

這次,南宮輝不像剛纔那樣的急切,他還要留着命見餘小曼的,餘小曼再怎麼跑,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的,他不會讓她學六年前的紫紗一樣,就那樣的逃出了他的生命,他絕對不的允許。

南宮輝隨着小紅點的指示來到一個公園處,他把車靠在一旁,下車把公園看了個遍也不見餘小曼的影子。

難道……一種不好的預感突然的竄進了南宮輝的心中,他再次的定位,真的發現那個小紅點閃動的位置居然的草叢中。

他緊了所有的神經撿起了手機,沒電。

餘小曼的手機爲什麼會躺在公園的草叢裏,是餘小曼仍掉的,還是餘小曼真的發生了不測?

南宮輝這次他沒有再慌張了,他必須冷靜。

如果是餘小曼自己仍掉的手機, 那麼她暫時無性命之憂,如果是周子惠,以周子惠張狂的行徑,一定會告知他,因爲她要他痛苦。

“凡!”南宮輝再次的拔了楊澤凡的電話。

“找到了嗎?”

“沒有!手機在公園裏,卻不見人!你幫我查一下這個路段的監控!”南宮輝報一個地址給楊澤凡。

“要通知涵嗎?”

“嗯!讓涵稱做好準備吧!還有讓芮快一點!”

“知道了!”楊澤凡也知道南宮輝心裏的擔心。

“凡!”南宮輝在楊澤凡的要掛電話這際叫住了楊澤凡。

“還有什麼事?”

“查一下李 卓的地址。”

“好!”

“什麼事?”陳果從廚房裏出來,見楊澤凡正好掛了電話,單手卻在電腦上不停的忙碌着。

“餘小曼不見!”楊澤凡不想瞞她。

“什麼?”陳果端在手中的果汁都差點摔落在地了,“什麼時候的事!”她趕緊的走到楊澤凡的身邊着急的問着不停忙碌的他。

楊澤凡從電腦的屏幕上擡起了深思的眸子,此時,他是多麼的羨慕能成爲陳果好朋友的餘小曼啊,陳果那如冰山的冷然表情,今天終於有着不着尋常的擔心了。

他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消失不見了,她是不是也是這麼着急的呢?

他想,她應該不會吧!因爲她恨他,他消失了,她應該高興得慶祝吧,因爲她也解脫了,她爲她的愛有報仇了!

“看什麼看?問你呢?”陳果被楊澤凡那不瞬的眸光盯得不知所措。

“應該是剛好發生不久的事吧!”楊澤凡重新忙碌於電腦。

“哦,對了,有李卓的電話或地址嗎?”南宮輝猜測可是到李卓那兒去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陳果聽了半天,還是一頭的霧水,到是有一點明白了,餘小曼肯定發生了傷心的事,要麼自己躲了起來,要麼被人趁機的綁架了。

“我去看看!”

“喂!陳果……”楊澤凡只來得及叫了她一聲名字,陳果就如一陣風般的旋了出去。

楊澤凡唉了一口氣,跟那邊的芮交待了一聲,比陳果更快的速度追了出來,出來之際,正見陳果駕車出來,楊澤凡輕輕的一跳,就入上了車頂,然後就如特技員一般,身子如燕般輕輕的一翻入了車座。

對於楊澤凡的一身功夫,陳果早就是見怪不怪了,眸光都沒閃一下的,繼續的開着她的車。

剛一坐穩,電話雙響了起來。

南宮輝打來的。

“凡,怎麼樣,有消息嗎?”

“我和陳果正往李卓那兒趕,監控的事,芮還在查!等下你直接跟芮聯繫就好。”

“好,你把切線給我,還有李卓的地址也給我吧!”南宮輝一併說完,他不能在公園裏等消息,那會讓他感覺自己的心全空了。

他不要那種感覺。

“我們不能把範圍放這麼小,她不一定會去李卓那裏的,讓南宮輝到餘爸那兒去看看吧!”陳果想了一下,雖然李卓那兒是餘小曼療傷的最好港灣,但也或許,她的脆弱不想任何人發現。

此時,陳果最擔心就是這樣子,那樣的話,除非小曼自己出現,否則誰也沒辦法找到她。

想到這,陳果把車子開得更快了。

楊澤凡看着不斷從自己眼前飛逝的景物,不由的驚呼,“果兒,慢點!”

陳果對楊澤凡不理不問的‘涮’的一下把車子停在了李卓的小區樓下,不等楊澤凡反應,陳果已經打開車門往李卓住的樓層跑去。

楊澤凡無奈的搖頭跟上,誰叫他愛上了一匹脫了繮的馬呢?

可是,即使難訓,他也不想再給她上上繮繩。 藍天白雲,椰林樹影,水清沙白,小小的人工海泛著粼粼波光,就連悶熱的風兒在這片海域都變得涼爽起來。當然,前提是他們沒在幹活。

剛才眾人一致同意幫周恆調查海濱怪獸的蹤跡,由朱兒領頭去向周恆說明情況。周恆一開始也不相信看似普通人的一行人會幫到他,但當柯望展現了他的實力之後(一個小小的幻術),周恆對他們的態度來了個大轉彎,直接就把他們當成了救世主一般的存在,態度十分恭敬,一口一個「高人」,就差沒直接跪下了。被吹捧幾句,柯望也開始忘乎所以,拍著胸脯保證一定驅逐那隻該死的怪獸,還海邊一個安全。但是……但是……「但是誰能告訴我,那隻該死的怪獸在哪兒啊!」柯望仰天長嘆。

這片人工海原先只是一個並不是很大的湖,被老周改造過後成了人工海。雖然叫做海,但面積卻沒多少大,柯望等人在划艇上來回兜了幾個圈兒也沒發現什麼不對勁。

「話說,人工海里有大型怪獸,本身就不科學!興許那天只是老周的員工看錯了,根本就沒有怪獸。我們還要這樣找多久?」柯望忍不住了,開始抱怨。

「一個人看錯有可能,但那天很多人都看到了,而且還有人因此心臟病犯了進醫院。這可不能說是看錯那麼簡單了。」東方玉解釋道。

「但是就這麼小的一塊地界兒,我們已經來來回迴轉了好幾圈了,都沒什麼發現。」柯望還是沒有耐心。

東方玉沉思道:「的確,這個怪獸既然那天出現過,那就說明它在這裡。沒道理一直躲著,該不會……」

柯望追問道:「該不會什麼?」

「該不會它在海底睡覺吧?你也知道,海里有很多動物都愛睡覺,而且一睡時間都很長。比如烏龜、王八、鱉、鰲之類的。」東方玉猜測道。

柯望開始吐槽:「你說的都是龜鱉目的吧!我們要找的是像蛇一樣的怪獸啊,像蛇一樣!」

東方玉不滿:「那你說怎麼辦?我們只在海面上找,它一直不出來,我們就一直找不到,只能靠猜的了嘛!」

柯望一聽也對,這麼找下去不是辦法,隨即提議道:「要不我們下水看看?」

雷顯道:「我可不會水,不要找我。」

胡蘭蘭也是躲躲閃閃,生怕柯望要她下水。

相圖,不用問了,柯望直接便略過了他,根本沒有問他的意見。狗熊下海,別還沒找到怪獸反而把自己先淹死嘍!

至於朱兒,她那麼柔弱(?),怎麼能下海呢!

柯望與東方玉對視一眼,嘆了口氣,苦差事還是要落在我們頭上啊!

柯望捏了個避水訣,潛入海底探個究竟。東方玉則是直接變幻身形,變得沒有實體,也跟著柯望下海探查。

一米、兩米……十米、二十米……五十米、一百米……柯望不由得又開始腹誹,老周真是有錢沒處花了,選了這個個破地兒當海水浴場,這麼深就算沒有怪獸也很容易出事故的好不好!

一直到大概一百四五十米的程度,柯望總算是碰到了地面。潛過水的都知道,海底深處是沒有光亮一片漆黑的。柯望下來的時候忘了帶照明的設備,現在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看不見。他正捏著避水訣,也沒辦法使用那些能發出光亮的法術。正想升上去拿個手電筒什麼的再下來,卻被後來趕到的東方玉攔住。

東方玉在水下沒有實體,說話也不能讓柯望聽見,只能用千里傳音給柯望知道。

只聽見東方玉難得嚴肅一回地對柯望說道:「廢柴大叔,有危險,快上去!晚了就來不及了!」

柯望大驚,東方玉一向是腹黑性子,平常也愛跟柯望開開玩笑,不過正經的時候,從來沒有誇張過。他說有危險就意味著真的有危險。

柯望急忙浮上去,卻感覺到周圍的水流出現了波動,好像海里開始地震了一樣。

東方玉又開始傳音,語氣中透著絕望:「來不及了,它醒來了!」

柯望看不見,渾然摸不著頭腦,它?它是誰?為什麼東方玉好像完全放棄了抵抗?

他焦急著向上游去,卻發現周圍的魚群開始向他發動進攻,它們不斷地衝擊著柯望的身軀,讓柯望沒有辦法集中精力使用避水咒。大驚之下,柯望被灌進了一口海水,雙手不停地揮動,避水訣被破了,柯望瞬間便感覺到了周圍的水壓在向他的身體施暴。掙扎了一會兒便失去了意識,緩緩地墜入了海底……

而在海面上,一行人正在焦急地等待著。

朱兒不安地在船艙內來回走動,哥哥已經下去很久了,為什麼還沒有上來?而這種不好的預感又是怎麼回事?哥哥他不會出事了吧?

胡蘭蘭在一邊看得眼暈,沖著雷顯問道:「雷大叔,神棍和臭小鬼兒下去多少時間了,怎麼還沒上來?」

雷顯則是笑呵呵地說道:「安心安心,柯前輩吉人天相,怎麼會有事呢?再說了,這不還有東方前輩在他身邊嘛!」(注)

過了許久,海面上似乎有點不平靜,原本無風無浪的海面上忽然捲起了一個急浪,朱兒等人乘坐的小船被浪潮激得搖搖晃晃,朱兒一個不小心,還被這個急浪給顛地摔倒了。但是沒過多久,海面又開始平息了,回復到原來的模樣,就好像剛才發生過的一切都是幻覺。

又過了許久,東方玉一臉蒼白地從水面升起,「嘣」地一下跳進了船艙,好似驚魂未定,大聲叫喊著:「快走,快走,遲了就來不及了!」

朱兒焦急地詢問:「小玉,我哥哥呢?他不是和你一起潛入海底的嗎?他怎麼還沒回來?」

東方玉如喪考妣,失魂落魄道:「柯望?他回不來了!你們知道我們在海底下看到了什麼嗎?你們知道那海底下的是什麼嗎?」

東方玉苦笑一聲,俊美的臉上猶帶餘悸:

「那是,玄武啊!」

註:鬼王相當於人類修真者的金丹期,所以雷顯在得知東方玉的位階是鬼王之後,立刻將對他的稱呼改為東方前輩。不得不說,雷顯還真是上道啊! 急切的門鈴聲讓李卓燃着滔天的怒火衝到門邊,一定是南宮輝那個大騙子,不愛,幹什麼在娶嘛,娶了爲什麼讓小曼哭得那麼的傷心啊?

如果是他,她一定得好好的替小曼出出心中那股惡氣。

其實,在她的心中,她從來都不贊成小曼跟南宮輝的,因爲他那塊冰塊臉,因爲言傳他心中有一個愛得很深深的人,而那個卻不是小曼。

可是,看小曼愛他愛得心心切切的,她能怎麼樣,對朋友最好的就是祝福,希望她能幸福!

‘譁’的一聲,門被李卓大力的拉開了,正想開口罵兩句出出心中的惡氣這時,只見陳果直接無視她的直往裏面擠,“小曼,來這了嗎?”

“沒來!”李卓沒好氣的回了一句,把楊澤凡擋在了門外。

聽李卓那火氣沖天的樣子,陳果反而不急了,小曼肯定是來了,所以她才這麼火冒三丈。

楊澤凡很有紳士風度的沒有硬撞,要硬撞的話,十個李卓也攔不住他。

“小曼在你房間?”

李卓不滿的點了點頭,“她說,如果是南宮輝的話,就說她沒在這!然而,你們知道了,跟南宮輝知道有什麼區別嗎?那位不是跟南宮輝是一丘之貉嗎?

陳果擔心的心落下了,只要不是被綁架了,一切都好說,落到他們的對手裏,小曼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的罪,她甚至不知道是爲何?

“她怎麼樣?”陳果看了一眼那關上的房間。

“還能怎麼樣,哭得一塌糊塗唄!”李卓在客廳裏坐了下來,見餘小曼那揮滿淚水,全是灰暗和悲傷的樣子,李卓心中就忍不住涌出無盡的哀涼。

“發生了什麼事嗎?”陳果也走到對面沙發上坐了下來,心情也是無比的沉重,她在想今天的事一定很嚴重吧,要不然,餘小曼不會逃離南宮輝的,甚至不想讓南宮輝知道她的所在。

“我也鬧不清,我回來之時,只見小曼淚得如淚人一樣的蹲在門口,嘴裏還喃喃的說着,“怎麼辦?怎麼辦?他真的不愛我,原來,他是真的不愛我啊?我該怎麼辦……”

“可能發現南宮輝心裏愛的另人其人吧!”李卓嘆了一口氣,她早就勸過她,南宮輝不是她的菜,她不信,總是相信自己的愛能勝過一切,總是以爲自己有那魅力讓南宮輝放棄一切的愛她,然,如今……”

李卓心中此時涌出無盡的痛,因爲餘小曼這一路的愛戀,是她陪她走過來,爲了這份愛,她知道餘小曼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如果南宮輝不愛,小曼該怎麼活啊?

……

餘小曼流着眼淚,又眸紅腫的聽着客廳裏傳來細微的聲音。

她聽得那聲音,不是南宮輝,不是南宮輝那低沉的帶着誘人磁性的聲音,他現在在幹什麼,懷抱着紫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