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真的像他所說,這個人是個騙子?」

烙情:總裁的替身妻 失望不已的林天恆,剛要放下手機,卻感受到了,手機傳來的微微震動!

「那地方說不清楚,所以我給你定了個坐標。」

服務還挺周到的呀!

將這個坐標發到自己手上來之後,林天恆這才發現,目的地居然是在青遠市的鄉下!

看來是該回去了……

「哎哎哎!你幹嘛放他走呀?」

泡好茶回來的秦嵐妃,看到小偷居然被林天恆放跑了,頓時非常鬱悶。

被青春遺忘的愛戀 林天恆從迅速的房間里,把墨麒麟的獠牙給抱了出來,然後說道:

「這事路上在說吧。」

「你要去哪?」

「回家……」 「是,小姐。」

伏猛也是知道南疆那些毒蟲有多厲害的,當初他就親眼見到過那些蟲子鑽入人體活活將人啃噬乾淨的場面,而此時那柱子上被叮著的幾隻蟲子色彩艷麗,而越艷麗的東西就越毒。

伏猛冷聲道:「小小年紀就這般惡毒,敢在孟家傷人,不知天高地厚!」

他手腕一轉,便從旁邊的柱子上拔下一柄飛刀,然後抬手就想朝著殷瑤依的右手刺去。

殷瑤依頓時掙扎著尖叫出聲:

「不要,不要廢我手……」

「我是表哥的妹妹,是你們陛下的至親,我是南疆聖女……姜雲卿,你傷了我表哥不會放過你的,南疆也不會放過你的!!」

姜雲卿起身,旁邊的穗兒連忙扶了她一把。

等站定后她才面無表情的說道:「南疆? 諜海王牌 呵……你真以為南疆是萬能的?」

「你阿爺可曾告訴過你,他為什麼帶著你來這裡攀附燕朝?」

「他可又告訴過你,他為什麼明知道你表哥不願意和親,卻依舊不肯放棄,甚至避開你表哥帶著你來這裡找我?」

姜雲卿垂眸看著廳內兩人,臉上儘是諷刺之色。

「你們南疆不過是個小族,甚至連國都算不上,雖然巫蠱之術詭異,可你真就以為天下無敵了?」

「南疆上下統共不到八萬人,老弱病殘孩童一去,能為戰力之人不出兩萬之數,而你們能使用巫蠱之術的人更是稀少,怕是滿打滿也湊不夠五千人。」

「五千人……你以為這點人能幹什麼?」

「連我手邊能調動的暗衛和軍將都不能敵,你真以為單憑著這些人就能在將來的大戰之中爭得一席之地,還是以為大軍鐵蹄之下有時間讓你們放這些蟲子出去咬人?」

姜雲卿的話讓得殷萬生臉色大變,殷瑤依更是滿臉蒼白。

姜雲卿面色冷漠的說道:

「如果你們南疆真有能耐威脅大燕,有能耐要了我的命,你阿爺今日就不會站在這裡捨棄整個族群之力,只為了換取大燕後宮的一個妃嬪之位,以求在將來亂世之中能夠保全南疆,保全你這個聖女!」

「你以為你今天來這裡,真是來跟我做交易的?」

「我告訴你,你阿爺不過是想要求我,讓我給你們南疆一條生路罷了!」

殷瑤依臉上血色全無,掙扎著扭頭看向殷萬生。

她希冀著殷萬生能夠反駁,期盼著他能夠勃然大怒,怒斥姜雲卿胡說八道,能夠大聲反駁打了姜雲卿的臉。

可是殷萬生臉上神色雖然難看至極,卻只是緊抿著嘴唇未曾出聲,甚至連半點反駁之語都沒有。

殷瑤依瞬間失了聲。

姜雲卿視線模糊,看不清楚祖孫兩之間的眼神交流,卻也知道殷萬生這會兒的表情絕不會好看到哪裡去。

只是既然戳破了表象,她也沒有想要給他們留情。

姜雲卿走回了椅子上坐下說道:「殷族長,你今天來這裡,無非就是想要用南疆威脅甚至利誘我同意讓你孫女入宮,可是說句不好聽的話,就算我不同意你又能如何?」 ?最初。

林天恆來徽府市的目的,只是為了弄點錢,以及教訓一下魏坤琳而已。

可後面的一系列事情,讓林天恆停留在徽府市的時間,比他預想的要長不少。

但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辦好了。

再加上將墨麒麟的獠牙,給製成武器的辦法,就在青遠市。

所以林天恆必須得回家了!

「你要回家了……」

雖然早有這個準備。

可真當林天恆說出這句話后,秦嵐妃眼神中的失落,根本掩藏不住。

他來的那麼突然,闖進了我的世界,更闖入了我的心中。

我以為。

進來的人,便不會出去。

可……

「對他來說,我只是一陣輕輕飄過的風吧。唉~」

秦嵐妃轉過身,不敢再去看林天恆。

她忍著心中的痛處,讓語氣盡量平靜的說道:

「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所以,讓我哥送你吧……」

既然是夢,那就終究還是有會醒的一天。

這段時間裡,秦嵐妃一直讓自己不去想,林天恆已經有女朋友的事實。

但有些事情,不是你忽視,它就會消失的。

望著秦嵐妃傷感的背影,林天恆有種想要叫住對方的衝動。

但是有了程思玥,林天恆便不能再許諾秦嵐妃任何事情,更給不了秦嵐妃任何未來。

所以什麼都無法給予,那還不如放她去吧。

遠遠看著秦峰的寶馬揚塵而去,秦嵐妃突然有些不甘心。

這個大豬蹄子走就走了,憑什麼連自己的心也一起帶走了!

不行!

自己必須得做些什麼!

秦旭陽剛準備安慰秦嵐妃,但卻看到秦嵐妃的眼神中,突然閃爍著強烈的鬥志。

有些擔心秦嵐妃做傻事的秦旭陽,忍不住勸道:

「丫頭啊,你可別傻乎乎的想報復恆少,或者對恆少女朋友下手。畢竟恆少的實力,可不是你能造次的。」

「爺爺,你把我想哪兒去了,我才不會無故傷害別人呢。」

深吸了口氣,下定決心的秦嵐妃,異常嚴肅的說道:

「開啟遺迹吧,爺爺,我想進去闖一闖!」

雖然遺迹內兇險萬分。

可秦旭陽知道自己孫女的脾氣,要是不依著她來,秦嵐妃看到會鬧出更大的動靜。

半個小時之後。

秦嵐妃英姿颯爽走進了遺迹。

奪心99次:霸道BOSS寵妻無度 她一邊走著,一邊暗暗喊道:

「強者,才有交配權!」

……

到達青遠市之後,秦峰便看到了來迎接林天恆的豪華車隊。

坐車黑虎的勞斯萊斯之後,林天恆望著車窗上欲言又止的秦峰,便問道:

「還有什麼事情嗎?」

秦峰連忙擺手說道:

「沒事,沒事。我就是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見到恆少你。」

黑虎打開車窗,忍不住調侃道:

「至於嘛兄弟,最多兩個小時的車程。不管是你來,還是咱們過去,都是吃頓飯的功夫就能到。」

「也是,那我走了,恆少再見。」

回到自己車裡,秦峰忍不住嘆了口氣:

「唉,老妹啊,這事還得靠你自己,哥實在沒法開這個口。」

……

到達青遠一中門口。

林天恆將一張銀行卡交給了黑虎,然後吩咐道:

「按照我說的去做吧。」

黑虎鄭重其事的點了點腦袋:

「放心吧恆少,我一定會完成你交代的任務!」

送林天恆的那支豪華車隊,立刻一分而二。

一部分繼續等待著林天恆的吩咐。

另外一部分,則前往了燕京……

雖然今天是星期六。

但對於高三的學子來說,除了睡覺,每天都是星期一。

看了下時間,馬上要到中午了。

林天恆讓其他人,該幹嘛幹嘛去了。

只留下一輛路虎攬勝,和一個司機,聽自己使喚。

坐在學校對面的咖啡店裡,林天恆發現自己待了近三年的學校,此刻看上去已經陌生的,讓林天恆都快不認識了。

而周圍三三兩兩的學生,也已經和林天恆,不再是一個世界的人。

「老闆!老規矩,給我來一杯超大號磨鐵咖啡!」

超大號磨鐵咖啡?

這家咖啡店,林天恆以前也偶爾光顧。

可林天恆從來沒聽說過,這裡還有「超大號」這個選項。

哐!

看到老闆將一個裝滿咖啡的紅塑料桶,放在了吧台上,林天恆頓時震驚了!

那個彪形大漢在付款的時候,很容易便看到了店裡的唯一客人,也就是林天恆。

「咦?這個人好眼熟呀~」

彪形大漢拿著自己的超大號咖啡,走出了五十多米,突然拍著腦袋興奮的喊道:

「握草!那不是老大嘛!」

後知後覺的張於歌,拎著自己超大號的磨鐵咖啡,屁顛屁顛的跑回到了咖啡店裡。

「老大!還真是你,剛剛我就覺得你有點眼熟!」

一邊說著,張於歌一邊給了林天恆一個大大的擁抱。

林天恆也是笑著接受了。

「嗯?你變強了?」

林天恆驚訝的發現,張於歌居然突破到黃級後期了!

雖然林天恆的突破速度更變態,但林天恆畢竟是擁有系統的男人。而張於歌的突破,卻純粹靠著自身的天賦!

「這小子,有點東西呀~」

隱隱約約,林天恆已經開始猜測到了。

張於歌他爹,應該是個非常可怕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