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總是忍不住好奇。

為什麼女孩子吃這種零食什麼的總能吃一大堆,可是到了吃正餐的時候,有時候一口都有可能飽了。

可是這問題永遠都找不到答案,問了就是在減肥……

等何凡買完這些零食找到張曉涵,她也已經買好電影票一會了。

「走吧!」

張曉涵跑過來攬住何凡的手,舉着手裏兩張電影票,俏皮的笑道:「我們進去吧!」

「你這回買了什麼票啊!」何凡笑着問道。

「喜劇的!」張曉涵把兩張票拿到何凡面前笑道:「唐人街探2!」

「喜劇還不錯!」

何凡激動的點了點了頭,這次總算不用飽受愛情片的摧殘了,差點感動得流出淚水。

兩人進了電影房,看到有許多空着的位子,就找了個人比較少的位置坐了下來。

電影一開始就是各種笑點,連何凡這種看電影就犯困的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更別說當那王保強被那外國佬抱着起來跳舞的那個片段了。

夏天夏天悄悄過去留下小秘密!

壓心底壓心底不能告訴你!

晚風吹過溫暖我心底我又想起你!

多甜蜜多甜蜜怎能忘記!

不能忘記你把你寫在日記里!

不能忘記你心裏想的還是你!

浪漫的夏季還有浪漫的一個你!

給我一個粉紅的回憶!

……

那個片段加上這歌。

張曉涵直接笑得全身軟趴趴的靠在何凡肩上。

至於何凡,雖然不至於笑得跟張曉涵一樣,但也笑得一抽一抽的。

實在這個畫面太喜人了,尤其那身高差,就像一個壯漢抱着一個嬌小的女孩子一樣,可你能想像那是兩個大老爺們抱一起跳舞的樣子么……

電影笑點過去后。

張曉涵乾脆就靠在何凡肩上看起了電影。

而何凡聞着身旁傳來的淡淡體香味,忍不住心猿意馬了起來。

吞咽了一口唾沫,何凡忍不住靠在張曉涵耳邊說了一句話……

聽完何凡的話,張曉涵紅著臉,一臉嬌羞的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

旁邊不遠處坐着的一個小女孩指著何凡跟張曉涵座位的方向,好奇的對着旁邊的一個年輕美少婦問道:「媽媽你看,那個哥哥跟姐姐是不是在偷吃什麼東西啊!」

美少婦順着小女孩指的方向看過去,趕忙把小女孩眼睛捂住,臉色微紅的說道:「那哥哥跟姐姐的確是在偷吃東西,你可不能學,這樣是不好的!」

美少婦忍不住心裏感嘆了一句:「年輕真好啊!」

……

電影結束后,何凡跟張曉涵兩人走出了電影房。

張曉涵嘟著嘴巴,可憐兮兮的的對着何凡嬌嗔道:「你看我嘴巴都腫成這樣了,該怎麼見人呀!」

何凡仔細的看了看張曉涵的嘴巴,發現確實有些紅腫,尷尬的笑了笑,剛才好像用力過猛了!

不過也怪不得他,誰讓張曉涵的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樣香甜可口,讓他都不想鬆口。

何凡開口笑道:「也沒有多嚴重,你回去畫個淡妝就能蓋住了!」

笑話,化妝術都能跟易容術有得一比了,這小小的嘴巴紅腫算得了什麼!

張曉涵聽到何凡的話頓時眼睛一亮,她包里就帶了化妝品,急忙對着何凡開口:「我去下洗手間,你等我一下!」

「嗯!」何凡笑着點了點頭,開口笑道:「那你去吧,我在這裏里等你!」

女人愛美是天性,尤其是臉上,那可是一點點小瑕疵都不能留的! 減肥?呵,她這一輩子究竟能不能減下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更不要說有信心了。

「莫名其妙的開始增肥?」顧銘訣喃喃自語的重複了剛剛白雙雙說的這句話,怎麼可能會有人莫名其妙的開始增肥,那只有一種可能了,那就是吃了什麼髒東西。

看來他得找個時間帶著白雙雙去那邊檢查一下身體了。

「好了好了,這一輩子如果不減肥的話,我也就只有這個樣子了,沒事的,不管別人再怎麼諷刺你,再怎麼針對你,這都是沒有辦法的,你必須要有一種實力真正的征服他們,不然他們會覺得你好欺負。」

白雙雙目光炯炯的閃爍著,她身上之前的失落感一掃而盡,全都變成了滿滿的喜悅感。

眼前的男人嘴角微微上揚,這白雙雙也是不錯的,還有這心性,那就註定她以後的成就不會太低。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那她是肯定不會讓她失望的,這個肥,他幫她減下去減定了,他要讓之前那些看不起她的,通通大開眼界。

四人行從旁邊路過,顧銘訣沒有看到的是,角落裡站著一個人剛好就把他剛剛笑的那一幕給看到了。

於是乎,整個公司都炸開了花。

「不是吧不是吧,你是說真的?」

「我什麼時候說過假話了?我是真的看到了我的天呀,你沒看到,顧總笑起來,簡直就冰山融化。」

「哇塞,我真的很想知道,總裁是聽到了些什麼,我也想聽啊啊啊啊。」

不到幾分鐘的功夫,整個公司上下都傳遍了這個事情。

等到秘書出來倒水的時候,才發現了這個問題討論的比較嚴重,一問才知道是有人看到了顧總笑出來的事情,就傳遍了。

嚇得他急忙的跑回總裁辦公室,「boss,事情就是這樣子的,等到我下去給您倒咖啡的時候,就已經泛濫了。」

顧銘訣的眼睛眯了眯,沒想到有一天他的洞察力也會變得如此的弱。

搖了搖頭,「這件事情就先別管了,隨它去吧。」

秘書聞言,退了出去。

這下子辦公室里就只剩下了白雙雙和顧銘訣。

「那個……你有什麼需要我幫你做的事情嗎?」白雙雙試探性的開口詢問,眼睛情不自禁的瞥向顧銘訣。

這該死的男人魅力,怎麼在工作的時候就這麼迷人,讓人的視線總是忍不住的漂浮。

做的事情?

顧銘訣看著白雙雙的眼神瞬間就不對勁了,沒想到啊沒想到,才這麼短短的時間裡,她就這麼忍不住了。

他急忙站起身來,拉著白雙雙的手就往牆那邊走去。

「啊?你是要撞牆?」白雙雙有些惶恐不安。

第24章

顧銘訣看了她一眼,有種看傻子的樣子。

沒有回應白雙雙說的話,直接用手觸碰牆上的開關。

砰的一聲細微的聲響,牆壁就自動往旁邊移開。

白雙雙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原來這就是所謂的高科技,她第一次知道能夠這樣子。

她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這堵牆上面,自然是沒有看到某個男人嘴角揚起得意的笑。

兩個人一同走了進去。

白雙雙這才發現這裡是一處卧室。

四處的看了一下廚房,浴室,洗手間,還有一個大卧室,可以說裡面的東西是應有盡有。

「這裡是你的房間?」這話一問出來白雙雙,恨不得直接咬斷自己的舌頭,這裡也就住著顧銘訣一個人,這個房間不是他的,那還能是誰的?

顧銘訣還是沒有理會白雙雙,直接拉走,他來到了卧室的一個小桌子上面。

上面是一台筆記本電腦。

手指隨意的在電腦上面按了幾下,屏幕上面就顯示出了一排機構代碼。

顧銘訣直接就拿著白雙雙的手指在上面按了一下。

這個時候,估計顧銘訣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白雙雙也就沒有亂動,任由他支配。

事情完畢之後,顧銘訣滿意的點了點頭,「以後我給你把這個房間設置了指紋解鎖的這個房間,就只有我們兩個能夠進來,以後你就能夠隨意的來這裡了。」顧銘訣說這個話的時候,就好像是在隨意的喝白開水一樣的。

卻沒看到白雙雙那生無可戀的樣子,她今天在這個公司裡面受到的刺激已經夠多了。

沒想到的是,她還有幸能過來到總裁的專屬卧室。並且還擁有了指紋解鎖。

這可是唯二的開關!

「好了,去洗澡吧,」顧銘訣拿起手機準備給秘書打電話,讓他給白雙雙準備一套衣服送過來。

白雙雙有些懵逼,「洗澡……噢噢,洗澡去了。」

她還以為是顧銘訣嫌棄她在外面逛了那麼一兩個小時,身上有些汗臭味,然後才喊她去洗澡的。

因為是有顧銘訣在這裡,她什麼都不用考慮,直接就去洗澡去了。

剛脫完衣服,白雙雙準備在這裡泡一個澡,舒服舒服。

就聽到浴室門突然響了一聲,然後,門被人打開了。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白雙雙努力的用手擋住自己身上的某些部位,她害羞啊啊啊啊!

顧銘訣嘴角勾了勾,徑直的走了過去,三兩下的解決掉了身上的負擔,然後撐在了白雙雙浴缸的兩旁。

一隻手以快速的速度捏住了白雙雙的下巴,由於白雙雙的皮膚是比較白那種,他力道稍微有點重,一下子就紅了。

「輕點……」白雙雙粉紅的臉頰上由於蒸汽的緣故,早就粉嫩嫩了,現在顧銘訣一來,直接就變成了大蘋果。

顧銘訣直接俯身湊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