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問問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她一條纖細的腿整個跨過他的身體,大腿根兒正好挨著他的私密部位。

這姿勢,不是要人命嗎?可她還不自知的不時的撓上幾下,讓他就快要被逼瘋了。

他真想不顧一切的翻身農奴把歌唱,

可是一想到她眼底的青紫和她傷心哭泣的樣子,翻身做主的心思就瞬間涼了一半兒,

這個磨人精啊,輕輕把她的腿放平,他安慰自己趕快睡吧,睡吧,別在多想了。

可是天不遂他願,

「嘭」

一條美人腿又朝他橫了過來,

他如今只能無語忘天,心裡不停地念起了軍規條例,以平息自己心裡的「邪念」。 他如今只能無語忘天,心裡不停地念起了軍規條例,以平息自己心裡的「邪念」。

房間裡面靜謐無聲,時間悄悄的溜走,他也在這甜蜜非人的折磨中慢慢睡了過去。

「嗯…」

被窩裡伸出一雙手,雙手高舉過頭頂,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

在被窩裡面先是活動了一下手腳之後,林小嬌掀開身上的被子坐起身,發現自己已經回到家裡了,

對於自己是怎麼回家的,她知道肯定是他帶自己回來的,哼,還算他有點良心。

看了看手錶時間已經是快十二點半了,

「哎呀」

她驚呼一聲趕緊掀開被子下床,換了身方便的衣服便趕緊出門,

現在時間這麼晚了,大家肯定都還沒吃飯吧,她得趕緊去做飯,總不能婆婆一上班自己就連飯也不燒了吧。

「踏踏踏」

樓上傳來匆忙的腳步聲,郭敏慧沖大哥眨了一下眼睛說:「哥,你家的寶貝兒醒啦,你還不快去啊」

「談對象了,膽子倒是大了不少啊,竟然取笑起我來了」

郭劍鋒毫不客氣的揭親妹子的短,這丫頭,現在居然開起他的玩笑來了。

重生童養媳:梟寵不乖嬌妻 被他這麼一說,正在做飯的郭敏慧臉上爆紅,丟下手裡拿著的餃子皮,嘴皮子利索的回他:

「哼,那你就自己做飯吧,看把你寶貝兒餓壞了你怎麼跟爸媽交代。」

林小嬌下來的時候,正好聽見這兄妹倆在鬥嘴,她沒有想到平時那麼嚴肅的男人還有這麼孩子氣的時候。

也許只有在自己家人的面前,他才能真正的卸下自己身上的偽裝吧。

兄妹倆看到下來的林小嬌這才停下,郭敏慧看著林小嬌比先前好的多的臉色放下心來。

「嬌嬌,你好些了嗎?快來,我們中午吃餃子,你先等會兒啊,馬上就好了。」

「謝謝敏慧姐關心,我好多了,還有多少麵皮啊,我來幫忙吧」林小嬌聽說吃餃子,她很開心的躍躍欲試,想要學習如何包餃子。

「好啊來吧,咱們一起包動作也快些」郭敏慧開心的邀請她加入,並沒有注意到她身邊林建忠臉上奇怪的表情。

看見兩個女孩兒這麼開心的樣子,他把想說出來的話給咽了回去,反正他們遲早都會知道的。

本來想著因為有她參與,就能快點開飯的郭敏慧現在非常的懊惱,她不時偷看幾眼林小嬌手上的餃子。

嗯,那被她捏的像根毛毛蟲的麵粉坨坨應該算是餃子吧,

咳,好吧,是她的錯,她不知道學什麼都很快的林小嬌竟然會這麼笨,

包餃子這麼簡單的事,竟然在經過所有人的親自教導以後,還會變成這個毛毛蟲的形狀。

而本人還樂此不疲的創新著別的型狀,嘴上還美其名曰的說餃子就要變成各種形狀,這樣才好吃又好玩。

其他三人臉上都一致露出深思的表情,他們心裡暗暗想以後再也不能讓她再碰餃子了。

看看她包的都是一些什麼型狀啊?

各種各樣的,什麼小雞小鳥,

甚至,甚至還做了一個五穀雜糧在經過了人的腸胃吸收以後,變成的一塊「精華」。

極品辣媽 所有人都對這塊東西敬謝不敏,可是林小嬌卻把它拿在手裡把玩,臉上還露出非常得意的表情。

最讓他們接受不了的是她竟然還拿出一塊生薑,把它的汁水給弄出來,然後再塗在那塊「精華」上面,使它更加逼真。

郭敏慧看見林小嬌手上的東西,心裏面一陣惡寒,林建忠也是一臉無奈的看著小妹。

他也是在一次無意中跟田玉芬一起包餃子的時候,才知道妹妹原來喜歡用麵粉團捏出各種造型各異的東西。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想當初他也跟母親一樣,一臉歡喜的,看妹妹加入他們,然後他還和田玉芬手把手地教過她做餃子。

可是連續失敗幾次之後,他們都知道了林小嬌不是那塊料了,然後就沒強求她。

可是林小嬌卻對手裡面那團軟軟的,白白的麵糰子起了非常大的興趣,

她開始用它做出各種各樣的小東西,一開始還只是做些什麼小兔子呀,小鳥啊之類的小動物,

這些倒也挺可愛的,可是慢慢地,她的興趣就變得開始有一點特別了,

她開始嘗試著做一些什麼毛毛蟲,蚊子,蒼蠅,麻雀的內臟或者是豬頭豬腦之類這些東西,

最「特別」的一次是她竟然做了一塊雞的排泄物,而且她還把這樣東西拿給所有人欣賞,看得他們兄弟三人一陣陣反胃。

可能是已經見怪不怪了吧,這次對於她做的這些「東西」他的承受力也強多了,

可是其他兩人就沒那麼幸運了,郭敏慧臉上是已經掛不住的尬笑,

而郭劍鋒臉上雖然綳著,看不出什麼大的情緒來,可是他僵硬的面部表情也告訴別人他內心的糾結。

看到他的樣子,林建忠真想大笑出來,能把他折磨成這樣的人大概也只有小妹了吧。

不過看見自己喜歡的人被妹妹惡搞,他就開始不淡定了,讓郭敏慧跟他進廚房幫忙燒水。

本來張嘴郭敏慧是想要拒絕的,可是她也確實是看不下去了,還不如進廚房呢。

過了一會兒,郭劍鋒就看見她臉色愉快的走了出來,看見她臉色平靜自然的把桌上的篩子端進廚房,

他很好奇到底林建忠跟她講了什麼,竟然讓她不再「害怕」嬌嬌手上的東西了。

可他越好奇人家就越是神秘,一副我就不告訴的樣子,讓他有些悶悶的氣結,

看著以前乖巧的小妹,現在也變得這麼不好講話他不由得開始埋怨起了林建忠,肯定是這小子說了什麼,

算了,還是自己媳婦兒好,額,如果她不再繼續把玩她手上那坨「東西就好了,」

這一切,林小嬌全然不知,她是真的很喜歡把一團軟綿綿的麵糰,經過自己的手變成各種造型的「藝術品」的那種過程。

她以前就很喜歡捏橡皮泥,一開始也是捏出各種花兒和動物,也捏過人物形象。

可是她覺得那些東西都沒有什麼意思,要憑著自己的心意把一團面捏成任何她想要捏的樣子,那樣才有趣呢。

都說藝術源於生活,

接著,她就開始捏一些生活中隨處可以見到的東西,

一開始是一些家庭用具,什麼電飯煲,鍋鏟,杯碗碟盆之類

漸漸地,她覺得不能只限於家里了,就開始走進大自然, 然後從此後便開始了她關於生活的「創作」

「劍鋒你看,怎麼樣?我做的像吧」

郭劍鋒對於自己老婆這種十分特殊的愛好,內心是有些崩潰的,媳婦兒是自己的,他也只能「坦然」的接受。

他努力的調整好面部表情,然後以他最「自然」的樣子,看著林小嬌遞到他眼前的那坨「東西」。

不禁眼角急促的抽抽,試著開口:「嬌嬌,如果你喜歡捏麵糰的話,我們可以試試別的造型么?你手這麼可愛,要是捏些可愛的東西不是,嗯,更好嗎」

說完了話還得瞅瞅老婆的臉色,看見她似乎沒有生氣,而且似乎還在認真考慮他的話,心中不由又生出了一絲絲改變老婆的自信。

林小嬌聽了他的話,抬頭看向他,臉上立馬有些不高興嘴:「你什麼意思啊?我做的不可愛?難道說你不覺得這很像嗎?」

好吧,剛才他那些想要改造老婆的想法就當是過眼雲煙吧,他還是改變自己可能還要快些。

「其實,你做的這個「東西」還是挺不錯的,很像,只不過咱們準備吃飯了,你做這個不太好吧。」

「你是不是嫌棄我的作品呀?」

林小嬌覺得是他們都不懂自己的藝術,就只是捏那些小貓小狗有什麼意思呀,就要你想生活中隨處可見的東西就好啦。

其實她自己也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這種東西的,只不過可能是她小的時候太孤單了,也沒有人陪她玩。

看見家裡的傭人在做麵食,做饅頭的時候,她就覺得這個比橡皮泥還要好玩,

後來就愛上了這門東西,直到後來想停也停不下來,漸漸地她就入了迷,

後來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發展到亂七八糟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覺得這樣才能滿足她的好奇心。

其實林小嬌一直不知道,她得的其實是一種病,是因為她是太缺愛了,所以一直想得到別人的關心,才會這麼做。

她總是做些特別奇怪的東西,然後給不同的人看,想要得到別人的關注,這樣她就會覺得特別的滿足。

她現在嫁給了郭劍鋒,家人也對她很好,她感到非常的幸福,只不過是以前的一些習慣一時無法忘記罷了,所以剛才又莫名其妙的做一些奇怪的東西。

她現在做這些東西,剛才只是想惡搞一下,並沒有怎麼樣,聽見郭劍鋒這麼說,好像也覺得自己確實有一點點不對。

畢竟大家還是斯文人嗎?不像她們以前讀書的時候,大家在寢室裡面不管是吃飯還是上廁所,都可以什麼都聊。

上廁所的時候還可以吃個桃子什麼的,吃飯的時候也可以隨便聊大便都沒有人覺得會很誇張,

哎!現在的人接受能力可真差,

算了,她就不那麼去嚇唬他們好啦,

「好吧好吧,我答應你,以後我就儘管盡量不做這些東西啦,

哎,你們還真是可惜啊,我做這些作品都難得欣賞一下,好不容易給你們欣賞,可是你們還嫌棄,

哼,以後求我,我還不想做呢。」

跟他說完話以後,她一臉傲嬌的模樣端著剩下的餃子跑到廚房幫忙去了。

「哇塞!真好吃。」

「敏慧姐,我為你點贊,你太厲害了。」剛咬第一口,林小嬌就表揚不斷,太好吃了,跟她以前吃過的可好多了。

那餃子圓乎乎,胖嘟嘟的,一個個像金元寶似的脹鼓鼓的,每一個咬下去皮薄餡多,裡面全是她喜歡吃的瘦肉。

看見她小饞貓的樣子,林建忠他們都笑了!

吃個餃子都能夠讓她這麼開心,看她吃東西讓其他三人都覺得好幸福一樣。

郭劍鋒揉揉她的頭,說:「慢點兒吃,鍋裡面還有呢,吃完的話」

「這餃子做的確實不錯,跟咱媽的手藝差不多了」郭劍鋒不吝嗇的誇獎。

「真的嗎?大哥,你們不會騙我吧?媽做的餃子那麼好吃,我只要能夠有她的一半就好了。」

郭敏慧一臉驚喜,有些害羞的說,眼神時不時瞟一眼她身邊獨自埋頭奮戰的人。

可是由於林建忠太專註吃碗裡面的東西了,完全沒接收到她發來的電波,令她臉上有一絲小小的失望,其實她特別希望能聽到來自於他的表揚。

這一切都被林小嬌看在眼裡,暗罵她二哥真是不解風情,人家辛辛苦苦的為他做餃子,

她趕緊跟林建忠偷偷的使了幾個眼色,可是都被他忽略了,還以為她眼睛不舒服。

「嬌嬌,你是不是眼睛不舒服啊?是不是只有昨天晚上沒有睡好,要不待會兒吃完飯以後再回去休息一下吧。」

林小嬌簡直快被他氣死了。

她這個二哥怎麼那麼「傻」啊,

就這麼摳門,都不願意去表揚人家一下嘛,真是一個差勁的男朋友,不行,她得找機會去好好說一說他。

為了不再給自己添堵呢,她把注意力轉移到自己碗里,把一大顆一大顆的餃子放進進嘴裡,

咬的特別用力,就想是在咬她二哥一樣,看得旁邊的人止不住一絲笑意。

就在他們其樂融融的吃著餃子的時候,享受著這難得的下午時光,就有人上門來找麻煩。

「砰砰砰,救命呀,大姐你們可得救救我們呀……」

大門被人拍的砰砰作響,幾個人都齊齊皺起了眉頭,本來郭敏慧是要起身去開門的,可是被郭劍鋒也輕壓肩頭。

「我去開門,你們快把東西吃了吧,再不吃的話,可能等一下沒都沒有時間和心情吃了。」

聽他這麼一說,林小嬌按下心中的好奇趕緊低頭努力奮戰,其他兩個人見了也跟學她跟碗里的餃子做起了鬥爭。

看見他們幾個這樣,郭劍鋒笑了一下,然後起身大步朝外面走去。

雖然他走的跟平常一樣,肩背挺的筆直,可是林小嬌從他剛才的臉上和背影就能看出來,他的心情十分不爽。

這個敲門的人肯定是他認識的,而且是他不歡迎的,

不知道這人是誰呢?竟然能夠讓他這麼討厭。

將門打開,果然不出他所料,郭建峰看著眼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小舅媽孔秀英。

重生之花魂 這個女人上門肯定沒有什麼好事,他倒想要看看她今天到底是過來做什麼的。

可是現在是鬧哪樣?

他把門打開以後,這個女人就一直哭天抹淚兒的在那裡哭,也不進屋。

郭劍鋒皺了皺眉,轉身就走了,愛裝就裝去吧,他可沒那個耐心。 看他轉身一走,孔秀英瞬間傻眼了,她以為自己鬧得這麼大動靜,裡面的人肯定會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