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帝通天等人領命,隨後飛天而起,朝著石柱衝去。

水玄王看了眼司馬青天,二人目光碰撞在一起,似有交流。

這一眼中究竟有何深意,除了他二人之外便再無其他人知曉。

家有旺夫娘子 二人目光短暫接觸一瞬,水玄王便朝司馬青天拱拱手,然後朝著下方大軍衝去。

對面。

先鋒官身邊眾將已經帶著十萬魔兵,與三十萬盟軍大戰起來。

此刻,先鋒官身邊就剩下天盟眾人,還有一批親衛。

「石盟主,戰場上刀劍無眼,你們自便吧!」

「所有親衛,隨我沖!」

「哈哈哈哈」

大笑中,先鋒官帶著親衛們下了戰場。

這位先鋒官當真是不顧身份,也不顧什麼實力強弱,見到正道盟軍之人就是一招砍殺過去。

一出手,便有十個甚至更多的盟軍死在先鋒官手上。

很快,便有一群領頭的首領將先鋒官給圍住,雙方沖入天上一戰。

「諸葛兄,那些人就交給你們了!」石柱看著衝過來的帝通天等人,對身旁諸葛青雲說道。

然後,石柱便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石柱消失了,下一刻便捲入大軍廝殺之中,周圍到處都是喊殺聲,目之所及,血肉模糊一片。

腳下大地,更是屍骨堆積,血流成河。

雙方都已經殺紅了眼,各自釋放出所有的殺氣。

在這片戰場上,形成一個巨大的殺戮世界。

沉浸在這片殺戮空間內,很容易被眼前的廝殺沖昏頭腦,然後跟著這些將士們一起砍殺。

石柱深吸口氣,散去腦海中猛烈衝擊地殺性,然後在這片空間中四處搜尋起來。

這一搜,便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原來水玄王居然在利用兩方大軍的屍體製造傀儡,更有目的性的利用自身實力製造出一片幻境,吸引周圍之人進入他編織的傀儡中間之中。 「這是什麼地方?為何我會出現在這裡?」

傀儡空間中,忽然有個活人闖進來。

這人是正道聯盟這邊的,一進入這裡便忍不住驚叫起來。

此人方才還在與魔道將士廝殺一片,下一刻居然進入到這裡,怎能不驚奇!

「嗯?你,你是…」

「我想起來了,你是司馬公子身邊的人!」

「既然是司馬公子的手下,為何將我帶到這邊來?」

「我還有許多弟兄在外邊和魔道廝殺,快點帶我出去,我要去幫他們一把!」

這人看起來身份不低,居然一眼就認出了水玄王。

雖然不知道水玄王是什麼身份,但能夠站在司馬青天身後,想必應該不弱。

因此,他雖然心中焦急,但卻也只是著急,並未拔刀相向!

「既然已經進來了,那就別走了,做我的傀儡吧!」

水玄王看向此人道。

「什麼?」此人臉上一愣,不明白水玄王在說什麼。

「不明白,不要緊,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水玄王一揮手,便有大量寒氣冒出來,朝著此人身上籠罩而去。

很快,此人便成為了一座人形冰雕。

「這樣下去,實在是太慢了!」

「都給我出來!」

水玄王輕喝一聲,便有十個身穿黑袍、將自己全身包裹住的傀儡現身,整齊站在他面前。

「你們,給我將附近活著的全部抓到我面前!」水玄王對著這十個傀儡吩咐道。

「…………」

十個傀儡一閃,便已經跳出了水玄王的傀儡空間,前去附近戰場抓人。

無論是正道盟軍、還是魔道將士,只要是在附近的,都被這十個傀儡給抓了進來。

外邊。

「這是?」

「好陰森的寒氣,看起來這是個黑袍人就是水玄王手下的傀儡了!」

石柱看著忽然衝出來的十個傀儡,心中暗道。

只因他從這十個傀儡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覺,就好像幾天前水玄王在暗堂中對他施展的傀儡術一般。

其中兩個傀儡,石柱還有印象。

當初,就是這兩個已經斷了一臂的傀儡出手,這才讓他被水玄王一招拿下。

此刻在此見面,又怎會認不出來?

「不行,我得進去看看!」

石柱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便化作一股黑水跟隨在一個傀儡身後,進入了水玄王的傀儡空間之中。

剛一進來,石柱便看到這處空間很大。

前方很大的空地上,一個個冰人立在那裡,數目不下千人。

這些人,有正道的,也有魔道的。

看起來,他們統統都重了水玄王的傀儡術,這才像塊冰雕一般立在這兒。

石柱一進來,便被煉化傀儡大軍的水玄王察覺到。

水玄王朝著石柱方向看去,口中說道。

「哦?想不到我這空間內,居然來了個不速之客?」

「水玄王,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石柱看向水玄王說道。

「是啊,上次在暗堂,那麼艱難的環境下你居然都能夠逃出來,還殺死了我的一個分身!」

「老實說,整個人間界後輩中能夠讓老夫看得上眼的不多,你算其中一個!」

水玄王走來,對石柱說道。

二人談話,好似老朋友相見一般,並沒有那種劍拔弩張地感覺。

當然,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已。

「我很好奇,你是怎麼進來的?」

「按理說,你現在應該被司馬青天的手下團團圍住才是。」水玄王看向石柱,一臉驚訝道。

「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帝通天那群人,自然有我的人去對付!」

「你這地方雖然隱蔽,但卻也逃不過我的眼睛,我想進來也就進來了!」石柱解釋道。

「也是!」

水玄王點點頭問道:「你這次進來,莫不是想要再與我討教幾招?」

「正邪不兩立,你既然已經投靠了司馬家,那就與我石柱成為死敵!」

「只有將你徹底殺死,我才能夠安心對付司馬家的其他人!」石柱看著水玄王,毫不掩飾自己內心地想法,直接開口說要殺死對方。

「想要殺我,只怕你還嫩了點!」水玄王搖搖頭,顯然並不覺得石柱有這個本事。

「那可未必!」

石柱身形一閃,人便已經靠近水玄王,一掌朝著他打去。

這一掌之下,大量寒氣冒出,似乎是要像上次暗堂一般,將水玄王給凍住,一掌拍死。

水玄王早有防備,石柱剛一靠近,他人便已經退開。

石柱拍到的,不過是他的殘影而已。

水玄王一指朝著旁邊點去,便有一塊巨大的冰雕出現。

下一刻,水玄王便跳入了傀儡空間,不見蹤影。

「這一招,對我已經沒有什麼用了!」

媽咪,他才是爹地 「想要殺我,那就跟我來吧!」

「呵~~」

石柱看了眼那冰雕,便急忙追了出去。

二人走後,又有傀儡抓住一批人進來放到水玄王一指點出的巨大冰雕前。

冰雕上散發出來的寒氣很重,只不過眨個眼就將這批剛抓進來的人全部變成了冰人。

外面,方才圍攻先鋒官的一群首領都已經不見了。

先鋒官橫刀立在天上,對面只剩下司馬青天一人。

至於那些首領,都被他斬殺,屍體也被他手中這把刀給吸成了乾屍,拋下去了。

「能夠成為魔道先鋒指揮大將,實力果然不同凡響!」

「這群人還是太次了,居然沒有在你身上留下一點點印記!」

司馬青天看著橫刀而立的先鋒官,略微遺憾道。

「嗤~~」

先鋒官嗤笑一聲,剛才那批人也只不過是開胃菜而已,就是給他這把寶刀喂血還不夠的呢!

「怎麼,看不起我人間界修行者?」司馬青天看出了先鋒官眼中的不屑,目光一冷問道。

「想要讓本將軍看得起很簡單,先打敗我手中的這把刀!」先鋒官說道。

「狂妄!」

「諸天魔氣,給我散!」

司馬青天一手指天,一聲斷喝之下頭頂滾滾黑氣和烏雲便散去。

大量陽光照射進來,披散在二人身上,格外刺眼。

此刻司馬青天背對著太陽,大量陽光照射在他身上,將他整個人襯托得神聖無比。

「給我死!」

司馬青天伸出一根手指,對向先鋒官。

頓時大量陽光匯聚而來,全部凝聚到他的這根手指之上。

「轟!」

一道聖潔的光芒從司馬青天指中射出,沖向不遠處先鋒官。

這一指可不普通,不僅凝聚了司馬青天的力量,更是融合了正道之光,具有強大的伏魔之威。

先鋒官臉色一沉,手中寶刀豎起,一刀劈下。 轟隆隆!

天地一聲炸響,一黑一白兩股力量爆發,攪動風雲變色。

一時間,太黃天上無數生靈噤若寒蟬,朝著西方望去。

「呵~~」

「果然好刀法,居然能夠承受我這一指而不落敗!」

「只可惜,今日你註定要死!」

司馬青天眼中一橫,再度朝著先鋒官撲來。

下方,諸葛青雲利用陣法將帝通天一行困住。

天盟眾人從旁協助,進入陣中與帝通天等人廝殺。

「好本事,居然能夠從我這陣中逃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