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有危險可是仍然有許多人前往。

修真,本就是與天斗,與人斗,如果貪生怕死,不敢直前,這麼修真便沒意思了。

更何況去的人大多是修為高深且為天才背人物的強者。

一條蜥蜴龍向一名黑衣男子咬去,那男子身邊的人沒有絲毫想要幫助的意識,全部露出陣陣冷笑。

這就是修真者的殘酷與冷血。

蜥蜴龍可是合體期中期的實力,更何況是在枯骨海,他的實力更加強大了,直逼合體期後期。

那男子看起來十分年輕,沒人覺得他能夠躲開蜥蜴龍的致命一擊。

就在眾人再一旁看熱鬧的時候,只見那個男子只是一劍就洞穿了蜥蜴龍,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那一劍彷彿是練了千萬變才那麼流暢。

「是一劍斬神,劍神沈丘。」突然一個圍觀看熱鬧的群眾彷彿是發現了什麼似得大叫道。

眾人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沈丘,是青蓮門近千年來最強大的天才人物,傳言為劍神轉世。

剛出生便是先天劍體,對於劍道的修鍊領悟更是一騎絕塵力壓眾人。

一手青蓮劍法,碾壓三名合體期同輩天才。 市儈

沈丘一劍斬殺了蜥蜴龍后,往枯骨海深處望去。

眼神中彷彿帶著一絲回憶。

立即飛快的往枯骨海深處飛去。

留下一群看熱鬧的人在這茫然不知所措。

另一處,是一個人渾身散發著血氣的高大威猛的少年。

只見他一拳擊殺一隻幻影豹,往枯骨海深處望去,便朝那裡飛奔而去。

幻影豹是絲毫不弱於蜥蜴龍的存在,被一拳秒殺,可以看出此少年的厲害。

這一幕,在枯骨海內部很多地方出現。

很多天才在這一刻紛紛放下手中的事務,往枯骨海深處的宮殿飛去。

當然炎龍宇和沈曼兒也不例外。

一路上,炎龍宇向很多偷襲他們的人「請教」到了這宮殿的來歷。

傳言這宮殿是枯骨海一處秘境,每千年出現一次。

每次在裡面走出的天才,必定有機會突破大乘期。

況且裡面寶物多的多,能夠得到一件就不枉來一次了。

炎龍宇和沈曼兒也往深處飛去。

當到達了宮殿外圍,發現很多人在外面等待。

無一例外,他們每個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他們都有著合體期的實力。

給炎龍宇壓力的只有五個人,一個是渾身血氣的少年。

另一個人是沉默寡言,面無表情,手中懷抱著只劍的少年。

一個是非常妖嬈的女子,一眼望去,彷彿都要淪陷進去。

一個是渾身黑氣纏繞,看不清臉部,但是強大是不容質疑的。

最後一個是一個和尚,炎龍宇從他身上感受到的壓力比前幾個人都稍微強大些。

可是這個和尚,卻隱藏著自己,彷彿自己是個普通天才。

在炎龍宇觀測時,那個和尚也向炎龍宇笑了笑。

炎龍宇回了一個笑,就沒有在觀察了,開始盤腿入定

就在眾人在這裡聚集的等待時。

沒有出現那種攆人的現象,他們都是各大宗派的優秀弟子,不屑於作那種自降身份的事情。

更何況,在這裡都是各大天才再的時候,更要小心翼翼保存實力。

萬一被其他天才集體針對,空有實力發揮不出來,那多麼鬱悶啊

並且誰也不知道這群天才內有沒有扮豬吃老虎的存在。

這年頭,搞得明面上的天才都很沒臉面的,經常有高手被無名小卒打敗。

最後才知道那無名小卒是某某世家的天才子弟,平時不閑山,不露水的。

他是借別人出名了,可是那天才就傷心了,被無名小卒打敗,這可是被嘲笑的。

所以後來大多數有傲氣的天才開始收攏了下自己的壞習慣,省的到時候有人借口來挑戰,輸了到時候還弄得自己一身騷。

突然宮殿打開了。

只見一道身影立刻朝宮殿門口飛速衝去。

可是那道身影還沒進入就被陣法轟成渣渣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感到后怕,尤其是那些也打算衝出去的人來說。

看到這陣法輕而易舉的斬殺了一個天才,眾人臉上透露出一絲凝重的神情。

在場的沒有一個庸人。

雖說炎龍宇和沈曼兒是這裡修為最低的,可是卻沒人敢輕視,都怪這年頭扮豬吃老虎的人太多了。

況且敢來這裡的誰沒個後手,況且能夠越級挑戰的天才也很多。

隨後有幾個天才去試探了下陣法,打算以蠻力破開,可是卻沒有絲毫辦法。

那四個最為強大的天才,試了試卻也沒有打開。

眾人看到,感覺進不去了,可是寶物就在眼前,沒人想要離去。

更何況誰沒有殺手鐧,可是這是自己的保命絕招,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放出來。

「諸位,誰能夠打開陣法,我血虎欠他個人情」那個渾身血氣的少年沉聲說道。

眾人感到震驚,這可是血家少主的承諾,可是非常值錢的。

同時另外三個人也說道。

雖說四個人都說道,可是這四個人卻沒有流露出進不去的神色。

這一幕炎龍宇當然看在眼裡了,不禁罵了一句:「老狐狸!」

他們明明有著能夠進去的實力,可是為了不暴露盡然不施展。

炎龍宇看到這一幕,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你們不是不進嗎?那好我來,正好收割人情。

炎龍宇站了出來說道:「我可以破解陣法!」

四個天才眼前一亮。

可是也有人嫉妒喊到:「就你,行嗎?「

可是剛一開口,就見他說不出話來了。

四個天才眼睛一尖,看出來了,揮手成陣,那個挑釁的男子在這群人中處於中上,可是連底牌都沒露就死了。

一是,沒有想到炎龍宇會動手,二是根本沒想到炎龍宇是個大陣師,三是自己輕敵了。

可是,這一手,沒人小看炎龍宇和沈曼兒了,因為一名大陣師的實力是非常強橫的。

炎龍宇看著有白痴出現,頓時高興,正愁沒什麼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呢,這就竄出來一個。

那四個天才說道:「這位大師,請你快點破陣吧!」

大陣師,就是讓人尊敬的地位。

就好像是丹王的身份一樣。

沒人敢惹這些人,因為陣法師,也有陣法師聯盟來維護自己。

更何況大陣師的數量很少,在他們家族都是長老級別的存在。

可是炎龍宇的一句話讓他們崩潰:「破陣可以,可是我為什麼要破,有什麼好處呢?」

四個天才說道:「我們的人情不是給你了嗎?」

炎龍宇露出一抹笑容,就當都有人以為同意了的時候。

炎龍宇說:「人情不管用,還是寶物實在,一人一間,不交就不破」

他這一句,徹底打破了他們對陣法師的態度,那個陣法師不是高傲的,像炎龍宇這麼市儈的還沒見過呢。

可是不給不行啊!人家都開口了,況且他們也是有自己的傲氣的。

炎龍宇一件一件的收,雖然都不是很強大的,可是也算不錯了。

諸位都是天才,不可能拿出低階武器,來落自己的面子。

「好了,看著諸位如此真誠和豪氣,我炎某人也要活動了!」炎龍宇笑嘻嘻的說道。

這人眾人很不爽,尤其是那個妖嬈女子,自己都使出魅力誘惑炎龍宇了。

可是炎龍宇始終笑嘻嘻的看著自己,那女子只好掏出一件寶物扔給炎龍宇。

心裡罵到:「是不是男人,不解風情,女人的東西你也要!」 關係

沈曼兒很是好奇魔尊會講出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故事來。

魔尊說道:「我本來與天帝就是兄弟,所以我來到魔界,做了魔尊。」

沈曼兒心想,大佬就是大佬,到哪裡都是老大。

沈曼兒問道:「所以說天庭和魔界關係很友好?」

魔尊說道:「你從哪看出來的?」

沈曼兒心說你們不是兄弟嗎?

魔尊說道:「我出來自立門戶,他自然不能容我。不過,我曾經畢竟是天界三殿下,天界這些神仙還是不敢得罪我的。」

沈曼兒明白了,原來是這樣。跟兄友弟恭沒有一毛錢關係,主要還是這些神仙識時務。

沈曼兒說道:「天帝會護著焚香仙人嗎?」

魔尊說:「他還不至於和我在這等小事上面計較。」

沈曼兒心想,確實是這樣,唐唐一個天帝,如果在這樣的小事上面計較,未免也太小氣了。

沈曼兒說道:「既然這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我們去別的地方遊玩吧。」

魔尊說道:「你還是抓緊修鍊的好。」

沈曼兒說道:「修鍊也不急於一時。我們可以一邊遊玩一邊修鍊嘛。」

魔尊覺得沈曼兒反正有自己保護,不想修鍊但也不是大事。

魔尊伸出手,沈曼兒一見頓時開心了,把手搭上去,兩人頓時在客棧中消失了。

沈曼兒突然想到,幸好吃飯的時候提前結過賬了,要不然就變成白吃白住了。

沈曼兒特別喜歡在空中飛行,尤其是有人帶著自己飛,當然得這個人是自己覺得可靠的。

沈曼兒看著魔尊的側臉,正巧一縷黑髮落下來,沈曼兒看入神了。

魔尊大人也太帥了,標準男主長相。

可能是被沈曼兒看久了,魔尊大人回過頭,問道:「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

沈曼兒心說,你心裡沒數嗎?你要是不好看我看你幹嘛?

沈曼兒沒把這話說出來,轉頭去看雲海。

沈曼兒看著一眼望不到邊的雲海,想起小時候自己的胡思亂想。

沈曼兒小時候,還沒有智能手機,沈曼兒特別喜歡看電視,但是老媽不讓沈曼兒一直盯著電視看。

沈曼兒沒有別的事情可做,就偷偷的看電視,有時候實在沒辦法了,就一個人發獃。

沈曼兒見姑姑家有一個特別小巧的電視,就幻想自己也有一個,可以偷偷看。

沈曼兒小小的年紀,還考慮了如何給電視找信號。

後來看著天上大片大片的雲彩,就幻想自己在天上有一個居處。

大片雲朵是自己的床和沙發,然後上面還有一個電視,自己就在雲朵上躺著看電視。

真是想的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