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分到每個國家手中的量很少,但是大華國,什麼不能造?

有了樣本,再合成一下……雖然比不得原品,但是八八九九,是差不多的。

這也就是如今,爲什麼各種武器都參雜了希瑪合金的緣故。

不然的話,那些埋在土裏的地雷炸藥,艾米法爾人可以全部吃的連渣都不剩!!!

——更別提阻擋他們吃土了。

……………………

至於安利卡最開始爲什麼要贈送希瑪合金……

後來,在戰爭開始後,觀察到他們生活習性的科學家們推測——

贈送希瑪合金,有兩個方面的因素。

第一,就像主人給寵物餵食一樣,偶爾在開心的時候給點罐頭寵一寵,很理所當然的。

畢竟,那個時候,藍星已經被販賣了。

第二,希瑪合金……是他們唯一吃不動的東西。

雖然安利卡說那是環束槍的主要材料,那個時候,藍星人也不知道他們其實沒有能力自己創造武器……但是,萬一環束槍只是小兒科的武器,他們完全不稀罕呢?

既然又不稀罕,又吃不動,那就隨手送出去好了……

沒毛病。

………………………

正是出於這種不忿的心態,所以隨着戰線拉的越長,武器中蘊含希瑪合金的,就越多!

——雖然還造不出環束槍,但是先用上它的原材料也行啊!

紫臺行 …………

而現在,看着已經吃成鏤空的卡車車底,所有人都在心裏捏了一把冷汗。 卡車底部被吃的鏤空,從車底可以透出外頭軍區裏通明的燈火。

而五個艾米法爾人,則被合金索圈的像只輪胎滾滾的米其林,身體裏不光有些微沙子殘渣,還有一塊一塊的鐵皮。

透過他們半透明的身軀,這些東西在沒消化之前,看的是一清二楚。

如果消化了,那麼對方消化的部位就彷彿包裹了一坨渾濁的液體,什麼都看不清了。

——當然,對方在惡意展示消化人過程的時候,就又另當別論了。

…………………

在今晚之前,整個華國……不,整個世界,從來沒人能夠成功帶回來一個艾米法爾人,因此,當卡車浩浩蕩蕩帶着五坨半透明髒兮兮的艾米法爾胖子進入軍區時,所有人都被驚動了!

這一刻,當卡車停下來三分鐘後,整個軍區從上到下,所有的未執勤人員,通通都來到了這裏!

哪怕真正的艾米法爾人已經被裏三層外三層包圍的嚴嚴實實,但是也不能阻擋他們的心情。

——戰爭歷經半年,在場百分之五十的軍人,都曾有至交或血親死在飛艦的攻擊下。

如今要不是害怕貿然上去會影響他們對艾米法爾人的束縛,恐怕所有人都會蜂擁上去,哪怕是用咬的,也要一口一口,活活將他們的軀體咬斷!!!

…………………

艾米法爾人改變了他們的所有。

此刻,軍區的總負責人站在岌岌可危的卡車車斗面前,面色半是嚴肅,半是驚喜。

“你們是怎麼做到的?陳衛庚呢?!”

幾人原本得意又驚喜的情緒一收,沉默了。

半響,編號A-05張口說道:“隊長和周霜霜一起去一號艦了……直到現在,也沒有迴應。”

我能看見戰斗力 周霜霜一個人,在這次行動中的作用,差不多可以抵他們這樣三個隊的人了。

其實說真的,有她和隊長去一號艦,幾人雖然擔心,可是更多的,卻是因成功俘獲艾米法爾人而萌生的莫名自信。

現在,儘管還聯繫不上,但A-05卻信心滿滿的說道:“不過請放心,就算暫時聯繫不上,但我們之間互相連接的心跳監測儀還依舊顯示在工作……”

“因此,憑他們兩人,一定沒問題的!”

他們幾人對視一眼,信誓旦旦的想:周霜霜都那麼厲害了,是他們幾個裏唯一不用編號就能讓人記憶深刻的人。

而作爲她的隊長……哪怕隊長看的是綜合素質,統籌能力什麼的,可實力也不應該相差太遠吧?

之前隊長爲了不刺激他們,還裝模作樣表示打不過周霜霜——

因此,他們覺得,周霜霜和隊長兩個人不回來,一定是有別的安排!

一定沒有危險的!

…………………

迷之自信的幾人不知道,他們鐵口斷言“絕對沒事”的陳衛庚和周霜霜,此刻都正在生死一線艱難掙扎。

陳衛庚已經昏過去了。

他的傷倒是不重,雖然看着聲勢嚇人,但是骨頭並沒什麼問題。

額頭上的傷雖然出血較多,但隨着昏迷,已經慢慢停止流血了……最大的問題,也就是一時撞擊過度,導致昏迷了。

但是,此刻正艱難蠕動的艾米法爾人已經慢慢接近了他,並將觸手伸向了他的腿——

………………

周霜霜在一片粘稠中昏昏沉沉。

身子彷彿有千斤重。

雙眼彷彿被膠水粘合在一起,不管怎麼努力都睜不開。

她彷彿陷落在沼澤,又彷彿是在雲端飄蕩。

腳底不管怎麼用力,都踩不到實處。

而在她察覺不到的腳底,有一股略顯渾濁的液體,正悄然覆蓋在她的腳背……

慢慢的,黑色的作戰靴開始融化了。

融化的黑色液體很快又隨着渾濁液體的波盪,慢慢融入到它半透明的身體中,如黃沙滾去大海無邊的波濤中,沒能留下任何一點痕跡。

非要說的話,那就是這個離奇復活的艾米法爾人,看起來似乎精神沒那麼萎靡了。

但,也只有一點點罷了。

……………………

在作戰靴被融去時,周霜霜白淨的腳面暴露出來。

說真的,這位周霜霜,因爲糙漢子性格,所以渾身上下,大概只有衣服鞋隱藏着的皮膚纔是白的。

而裸露出來的,比如肩膀胳膊,還有手掌臉蛋……只能說,不愧是特戰隊的人。

而此刻,在那渾濁液體漸漸包裹上去時,最初,應該是沒什麼感覺的。

就只有一點涼涼的……

她下意識在迷濛中瑟縮了一下。

下一刻,一股劇痛傳來——

…………………

糙!!!

糙糙糙!!!

這劇痛來的猝不及防,周霜霜下意識心裏瘋狂mmp。

曾經在末日,那種整條手臂從皮肉到骨頭,都被一寸寸消磨掉的痛楚,又一次從她的腿上傳來!

就彷彿有人往她腿上倒了整整一桶的高濃度腐蝕性液體,讓她連同血管和骨頭,都在被一點點腐蝕,融化,消磨。

在這難言的劇痛中,周霜霜不知從哪裏來的力氣,兩隻手掌拼命掙動着,竟硬生生從包裹着她的那團半透明軀體中,直直撕開一道裂口!

………………

下一刻,一股有別於身周渾濁味道的空氣傳來。

劇痛仍在持續,並沒有半點緩解。

腹黑邪少賴上門 她還是閉着眼睛,手掌順着之前撕開的裂口狠狠一用力,自左右兩方同時使力,竟又將那塊皮肉狠狠撕扯開更大的裂縫!

“——”

艾米法爾人無聲將軀體繃直,同時大張嘴巴,露出了滿口猙獰的獠牙,然後直接一張嘴,啃向了旁邊控制檯的圓潤邊角!

“咔嚓——”

只聽一陣令人牙酸的脆響,出乎意料的是,那控制檯卻半點沒有受損。

而開裂的,竟是艾米法爾人滿口的獠牙!

…………………

對方憤怒的甩了甩頭!

下一刻,他伸出軟彈的手掌,直接將周霜霜迷迷糊糊從裂縫中露出來的頭給摁了進去——

他將巨大的身體蜷縮着,用身體的其他部位重新黏住那個缺口。

在二者交融的情況下,他的身體,也很快就像膠水一樣重新融合了。

而周霜霜也被重新埋在那無處着力的桎梏中,忍受着那種難言的蝕骨劇痛…… 下一瞬,周霜霜因爲痛苦而擰緊的眉頭,卻突然間毫無來由的鬆開了。

在呼吸難以順暢的那一瞬間,她的右手掌心突然一陣熱燙,“開元通寶”那散發着熒光的四個字,竟突然化爲一道流光,倏忽穿入她的額心!

這一刻,周霜霜的身軀突然猛一伸展,雙腿同時用力,直接蹬穿了那渾濁液體的腐蝕圈,又將軀體更加深入到其他還沒開始涌出消化液的地方。

她整個人呈大字,盡情在那半透明的軀體中伸展。

而那可憐的吃錯東西的艾米法爾人,此刻連旁邊昏迷的食物陳衛庚都顧不得了,只顧不停變換姿勢將自己的身軀四處融合,不斷粘連周霜霜蹬出的洞口。

——嗯,某種方面來說,看他手忙腳亂的粘自己,也是怪悽慘的。

…………………

艾米法爾人趴在地上,慢慢將肚子上剛出來的洞口粘好。

因爲總是在粘,之前琴海星的射線格殺又將它的結構摧毀,導致他今天修復過度,等級下降好多。

艾米法爾人也不是沒事就瞎吃的。

他們這個種族,目的性是非常強的。

比如他,一出生體質就不錯,所以在體格穩定後,就直接晉升二等公民,成爲遠征軍中的一員。

而他們增強體質的唯一方法,就是——吃。

他們的身體是宇宙恩賜,渾身上下,其實就只有一種特殊的“酶”狀物質。

因此,他們可以輕易吃掉所有附近能吃的東西。

山石草木,其實都吃的。

就是像石頭或者沙子泥土,他們不太看的上,所以會把裏面的微量元素及礦物質吃掉後,再直接從身體的任意地方把它們擠出去。

………………

只有身體得到足夠的能量,他們纔有更多更強大的能力。

比如一等公民安利卡之前的擬形術,就是他販賣兩顆星球后,慢慢進化而得到的。

婚婚欲誰 可惜那兩顆星球不太頂用,一顆太小沒吃多少,就吃成石頭星球了。

還有一顆很大,但是可以吃的太少啦,整個星球吃過來,除了少少的一些農作物綠植還有土壤之外,其他都是硬邦邦的希瑪合金。

整個星球都是希瑪合金。

那個,不管怎麼啃都啃不動啊!

但是好在還有這樣的飛艦和宇宙飛船,可以進行長時間的星河穿行。不然,像他們之前一樣,從這顆星球吃到另一顆,總是要漂很久的。

不過……

…………………

艾米法爾人坐在地上,慢吞吞的集中精神消化肚子裏的人,想要修復自己之前在射線下結構受損的身體。

那個射線,他們對付那顆都是合金的大星球的人時,就被這東西傷害過。

射線裏頭有種奇特的震盪物質,可以從他們身體內部對艾米法爾人進行傷害。

而且,這種傷害很難彌補。

就算外表看着好了,可是身體內部的消化能力會大大下降。

所以啊……

艾米法爾人苦惱的撇撇嘴——他們也只有這一個器官了。

到現在也沒有能把肚子裏的人消化呢。

這個藍星人,肯定皮肉特別粗糙,說不定還很老……肉都柴了。

衣服都柴了。

…………………

想起這個帶有奇特震盪物質的射線,艾米法爾人就好生氣!

梅府有女初成妃 但是,他隨即又得意起來。

——有這種射線又怎麼樣?一次兩次,雖然能讓他們被迫破碎重組,可是根本殺不死二等公民以上等級的艾米法爾人啊!

所以到最後,那顆星球能夠出產作物的土地被他們在最初悄無聲息吃一遍之後,就連一片草葉都生長不出來了。

他們跟藍星人很像啊,只能吃土裏生長的特定的東西,或者間接吃土裏生長的作物……本來星球可用於作物的地方就不多,又被他們在最初先吃了一遍……

最後,整個星球的人在破釜沉舟後,因爲食物沒有跟上,還是走向了絕路。

不過……也多虧了那兩顆星球,不然就不會有人因爲吃太多沒法消化,只能把他分裂出來啦!

一分裂就是二等公民,自帶潛力……等吃掉這顆星球,他肯定也能成爲一等公民的!

艾米法爾人看着完美無缺的肚皮,慢慢裂開大嘴,伸出猩紅的舌頭,將裂開的獠牙舔下來,重新吞進肚子裏了。

…………………

不過話說回來。

——這顆星球的資源,真的是超級豐富啊!

他長這麼大,都快晉升一等公民了,都沒有吃到過這麼豐富的物種!

天吶!

這麼美好的地方,爲什麼不是他們出生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