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

由於視線被遮擋,沒人能看到仙子精靈發動絕招的樣子,但哈克龍的這一聲慘叫是所有人都聽到了,顯然是受到了吸收之吻的攻擊。

「堅持住!」小椿緊緊地握著拳頭,「哈克龍!加大力道!別輸給它!」

小椿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讓對方先一步倒下,在互拼體力方面,她自信哈克龍還不至於輸給那隻小小的仙子精靈吧。

可問題是,吸收之吻除了能造成傷害,還能補充自身的體力,而且這回復量還不少。

因此小智只是靜靜地看著,坐等哈克龍的體力流失殆盡。

不過,沒一會的功夫,小椿也是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哈克龍的臉色是越來越差,可被它勒住的仙子精靈卻是十分頑強,至今沒有昏迷過去。

甚至還不時扯著嗓子叫兩聲,光聽音量就可說是中氣十足,哪有一點快不行的樣子。

小椿心道不妙,她剛想要命令哈克龍回來,可誰料話還未出口,哈克龍自己就鬆開了身子。

「哈克龍,你怎麼了?」小椿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她仔細一瞧,頓時傻眼了。

只見哈克龍的兩隻眼睛冒著大大的紅心,身子搖搖晃晃的,好像喝醉酒一般,這分明是中了媚惑的徵兆。

「果然呢,我就猜會這樣。」瑟蕾娜扯了扯嘴角,沒想到就連哈克龍也會受到仙子精靈的媚惑影響。

明明雙方的體型差距那麼大……不對,應該說是差別才正確,兩者的物種完全沒有相似之處。

莉拉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又是迷丨人身軀啊,我記得在對戰塔那會兒,這特性就經常會觸發,只要對方是雌性那根本就逃不掉。」

如果是單純地使出媚惑,那很有可能會被對方躲掉,再不濟也可通過自傷來保持清醒。

迷丨人身軀這個特性卻不一樣,只要是近身接觸,那極有可能會中招,想躲都難。

「不會吧!」小椿難以置信,使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哈克龍!振作一點!那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啊!」

「布尼。(真可惜,咱喜歡的類型也不是這條蛇。)」

仙子精靈不禁白了小椿一眼,這女人的話簡直可笑,被一頭母龍喜歡上,它都快要吐出來了。

每當提到母龍這個詞,仙子精靈就有點反胃,石英大會上和三頭龍發生的慘案至今讓它難以釋懷。

那實在是太噁心了!

「哈克龍,快清醒過來啊!」

另一邊,小椿還在做著無用功,可憐的哈克龍明明是那麼討厭仙子精靈,到頭來居然還迷戀上它。

趁著對方還未清醒過來,小智開始發動反擊:「解決掉它,用月爆。」

「布尼~」

這一回,仙子精靈的攻擊總算是成功命中了哈克龍,而在反覆幾次的月爆之後,哈克龍終於支撐不住,昏迷了過去。

「哈克龍無法戰鬥,仙子精靈獲得勝利,因此勝利者是挑戰者小智!」

卡布暗自搖了搖頭,為自家大小姐感到可惜,哈克龍輸的實在憋屈,拿手的幾個絕招根本就沒用出來。

但話又說回來,就算使了出來也無法起作用,妖精系對龍系的剋制實在太大,居然是完全免疫。

「是我輸了。」

小椿拿出精靈球收回哈克龍,坦然承認了自己的失敗:「我太不成熟了,只顧著讓哈克龍練習龍系絕招,今天我算是知道什麼叫有勁無處使了。」

說著,她拿出一枚外形像龍臉的黑色徽章,遞到小智面前:「這是煙墨道館的升龍徽章,請收下它吧。」.. 其實,小椿的做法不能算錯,龍系小精靈和絕招的強大有目共睹,唯一遺憾的是,礙於道館戰規定,她不能交換小精靈。

「謝謝。」

小智道謝后收下了徽章,接著他正打算將仙子精靈收回精靈球時,莉拉卻是搶先一步將仙子精靈抱在懷中。

「小智。」莉拉一臉認真地看著他,「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來替你教育下這個孩子吧。」

「布尼?!(什麼?!)」

仙子精靈頓時嚇了一跳,隨即連忙朝小智喊道:「布尼!布尼布尼!(老大!別答應這個搓衣板啊!咱什麼壞事都沒做!)」

聞言,莉拉臉色未變,依然掛著親切的笑容,可小智分明注意到,她的眼神完全沒有在笑……

好恐怖!

地表前線 生平第一次,小智對莉拉有了忌憚的感覺,常言道老實人生氣最可怕,這話真是一點兒都不假。

「那就麻煩你了。」

小智隱蔽地對仙子精靈投去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而仙子精靈頓時就傻眼了。

「布尼?!(老大,你太不講義氣了!)」

仙子精靈氣得哇哇大叫,隨後它突然想起什麼,趕忙看向皮卡丘:「布尼!布尼!(對了,還有小皮!拜託你快把這個搓衣板給電翻掉吧!)」

皮卡丘愣了一下,接著抬起了頭:「皮卡~丘!(哇,今天天氣不錯誒!)」

「布尼!(不錯你個頭啦!)」仙子精靈簡直快要抓狂了,「布尼!布尼!(上面是天花板好吧!你和老大都太不要臉了!)」

國手棋醫 可惜仙子精靈的掙扎只是無用功,莉拉這次的決心很強烈,非要將它的劣根性糾正過來不可。

「那好,你和瑟蕾娜先去別處逛逛吧,我們晚上在小精靈中心匯合。」

莉拉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便帶著仙子精靈揚長而去,而仙子精靈仍自在大喊大叫,希望小智能救它。

「抱歉,為了你好,原諒我這個沒用的訓練家吧。」小智假惺惺地朝仙子精靈揮著手,其實心裡早就樂開了花。

一路以來,仙子精靈不知闖了多少禍,小智早就覺得這傢伙該好好教訓一下才行。

可在他的面前,仙子精靈總是裝出一副乖寶寶的樣子,搞得小智不好說太重,最多講幾句就放過了。

現如今,有莉拉能夠幫忙,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莉拉到底是怎麼了啊?仙布又說了些什麼嗎?」瑟蕾娜雖然知道肯定是仙子精靈在作死,但卻是不知道具體內容。

小智瞄了她一眼,略有些無奈地道:「別問了,那是你永遠都不會懂的痛。」

「哈?什麼啊?」瑟蕾娜更加聽不懂了。

「那個,你們接下來有什麼安排嗎?」

小椿同樣聽不懂,但這是對方的私事,她也不便過問,於是便直接跳了過去。

小智回答:「沒什麼特別的安排,怎麼了嗎?」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是這樣的,堂兄給你的精靈蛋應該已經孵化了吧?我家的老祖宗最近正好獃在龍窟內,希望能讓它們父子倆見上一面。」

聽了小椿的話,小智這才想起這件事,立刻就答應了下來,而且他也對神秘的龍窟很感興趣,倒是不妨去見識一下。

小智聯繫上大木博士,將甲殼龍交換了過來,得知精靈蛋孵化出的是寶貝龍,小椿顯得有些失望。

畢竟是御龍家的族人,從感情上來說更喜歡迷你龍。

接著,在小椿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了道館旁邊的湖泊,這片湖泊就是通往龍窟的唯一道路。

小椿坐上哈克龍,一馬當先地在前面帶路,小智則是放出暴鯉龍和瑟蕾娜一同乘坐。

前行了一會,小椿指著前面說道:「你們看,那兒就是龍窟的入口。」

兩人放眼望去,只見前方的確有個洞穴,不過乍看上去也沒什麼特別的,十分不起眼。

不過想來也是,要是故意搞得造型特殊,看上去十分拉風,那豈不是招人惦記么?

緩緩進入洞窟內,裡面的環境錯綜複雜,幽暗深邃,若是沒有熟人帶領,肯定會在裡面迷路。

小椿一邊在前帶路,一邊介紹道:「龍窟是很久以前龍類小精靈鬧事的時候形成的,我和堂兄以前都在這邊修行過。」

聞言,小智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確能在洞壁上發現打鬥的痕迹,不過很不明顯,畢竟年代久遠。

沒過一會,前方開始微微出現白光,小椿連忙提醒道:「前面就是龍窟的終點了,我們稱其為龍之聖域,不過下面是瀑布,小智你把會飛的小精靈拿出來吧。」

小智點點頭,放出噴火龍來,帶著瑟蕾娜一起坐上去,接著噴火龍和哈克龍同時發力,一口氣穿過了洞窟。

所謂的龍之聖域是一個很大的山谷,一望無際的草原,鮮花幾乎鋪滿了整個大地。

諸天玩家在線 裡面還生活著許多小精靈,在快樂地玩耍著,眼見眾人的到來都停下動作,一臉好奇地打量著他們。

瑟蕾娜忍不住驚嘆道:「哇啊,好漂亮的地方。」

「聖域受到龍神的祝福,一年四季溫暖如春,是所有小精靈的樂園。」小椿的臉上充滿自豪。

小智也覺得這兒是個不錯的地方,不過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像這麼安逸的環境,又怎麼可能會是修行的好地方。

「嗷!」

就在這時,一道嘹亮的龍吼從遠方傳來,噴火龍當即臉色一變,神情凝重地注視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顯然這吼聲的主人令噴火龍十分忌憚,小智不由猜想,莫非是那個老祖宗?

不過,小椿卻是面露喜色:「這是我爺爺的快龍的聲音,它很快就會過來迎接我們了。」

什麼啊,原來不是老祖宗。

小智微微有些失望,接著暗自展開波導之力,試圖自己去找出那位老祖宗的位置。

可令他奇怪的是,他只能感知到一隻快龍的波導,這情況有些不對勁啊?

莫非是被放鴿子了?.. 「它來了。」

小椿抬頭望向天空,只見一道黑影正快速向這邊飛來,眨眼間便落到眾人跟前,赫然是一隻龐大的快龍。

不過,從體型上來看,這隻快龍也沒特別出彩的地方,和御龍渡的那隻一般大小。

小椿打了個招呼,直接奔入主題:「快龍,能不能麻煩你把老祖宗請出來?」

「嗷~」

快龍好奇地打量了小智和瑟蕾娜一眼,接著朝小椿點了點頭,立刻便展翅離開了。

咦?不是放鴿子嗎?

小智頓時有些奇怪,看樣子,那位老祖宗應該就在聖域內,可自己為何感知不到它的波導呢?

按常理來說,快龍老祖宗的實力肯定異常強大,這波導反應自然也會跟著變得強烈,小智根本不可能注意不到。

就在小智思索之際,猛然間,一股強烈的波導反應出現在他的感知內,這可把他嚇了一跳。

之前那塊地方明明沒有任何東西,似乎這股波導是跨越空間,就那麼憑空出現的。

不單單是他,噴火龍同樣也察覺到了什麼,渾身肌肉緊繃,神情無比凝重,比剛才還要誇張。

見噴火龍這幅緊張兮兮的模樣,小智卻是十分滿意,通過在山谷中的鍛煉,噴火龍不但實力得到增強,對於危險的嗅覺能力也是大大提高。

的確是和以前大不一樣了。

按照目前的情況,那強大的氣息肯定是那位老祖宗無疑,但它究竟是如何憑空出現,小智始終想不通。

跨越空間不太可能,快龍沒有這種能力,當然事物的一切皆有可能,小智不敢那麼確定,但可能性的確很小。

另一種可能,那就是這片聖域中有著某個特殊的區域,能隔絕任何氣息,而且很有可能是用來閉關修鍊的。

這種可能性很大,不過完全是小智的猜測,而他也不可能去問小椿,畢竟這應該是御龍家的機密。

正思索間,小智的身體猛地騰空而起,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有人把他抱起來了。

不,更準確地來說,不是人,而是一隻快龍。

什麼時候?!

小智心中驚疑不定,他肯定就沒察覺到這隻快龍是何時出現在他的身後,而看皮卡丘、噴火龍和瑟蕾娜的那副目瞪口呆的樣子,他們似乎也是一樣。

「哇嗚~」

好在這隻快龍並沒有惡意,只是不斷地抱著小智舉高高,弄得他實在是哭笑不得。

這搞什麼鬼,把他當成小孩子嘛?

「老祖宗。」小椿一語道破它的身份,「我知道您見到於客人來很高興,可您這樣會嚇著他們的。」

快龍一聽,這才將小智輕輕放下,隨後右手摸著腦袋,朝小智連連鞠躬,一副十分不好意思的樣子。

這就是那位御龍家的老祖宗?

小智並沒有在意快龍的無禮,只是靜靜地打量著它,說實在的,從其行為上來看,實在看不出長輩的架子。

然而,系統給出的實力判定卻又是表明了它的身份,超越冠軍的存在,無限接近一級神獸。

在非傳說中的小精靈之中,眼前這隻快龍的實力是小智見過的最強的,也難怪夠資格成為御龍家的老祖宗。

「嗷~(你們好啊。)」

這頭高達5米的快龍露出憨憨的笑容,朝著小智和瑟蕾娜揮舞著手臂,友好地打起招呼。

「初次見面,您好。」小智醞釀了一下台詞,「我叫小智,有幸成為您其中一個孩子的訓練家。」

「唔嗷。(是嗎,那很好啊。)」

聞言,快龍笑眯眯地點了點頭,並沒有問小智是哪個孩子,看來它對自己後代的未來並不怎麼關心。

不過這也難怪,小智曾經聽御龍渡講,這位老祖宗生性風流,不知留下過多少子嗣,很多是連看一眼都沒看過。

小椿催促道:「小智,快把貝殼龍放出來,讓老祖宗看一看吧。」

若是小智在道館碰到的是御龍渡,那他決計不會帶貝殼龍來個父子相見,因為他覺得沒這個必要,可小椿卻不同。

畢竟大多數女人感性要大於理性,小椿也不例外,她覺得不管是人類還是小精靈,父子間就應該要友好相處,至少得見上個一面。

小智依言照做,掏出精靈球將貝殼龍放了出來,而貝殼龍剛一現身,快龍的目光就被吸引了過去。

同樣的,貝殼龍也是注意到快龍,小精靈是一種感覺敏銳的生物,很顯然雙方都察覺到了對方的生物。

不過,小椿和瑟蕾娜預想中的父子團圓場面並沒有出現,至少它們根本就沒有激動地抱在一起。

甚至還顯得有些冷淡,雙方只是互相對視了一會,連話都沒有說過。

「小智。」瑟蕾娜拉了拉他的衣角,輕聲道,「它們是怎麼了?甲殼龍是不是對快龍拋棄它懷恨於心啊?」

小智無語地瞄了她一眼:「你想多了,哪有拋棄過啊,而且別把人類的價值觀強加在小精靈身上。」

這句話是仙子精靈常掛在嘴邊的,此時小智拿來用,倒是時機正好。

「啪擦。」

就在此時,傳來一聲輕響,居然是快龍伸手將自己的一顆虎牙硬生生地拔了下來。

「嘶!!!」

小智和瑟蕾娜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先不提快龍這行為的用意到底如何,可這光是看著就痛啊,瑟蕾娜的身上甚至都起了雞皮疙瘩。

「嗚嗷~(送給你。)」

快龍卻是渾不在意,將拔下來的牙齒塞到小智的手裡,這顆稍微帶了點血的巨大虎牙,幾乎快和小智的手掌一般大小了。

「哇,小智,你真幸運,看來老祖宗非常喜歡你呢,居然將自己的龍之牙送給了你。」小椿倒是見怪不怪,只是臉上帶有深深的羨慕。

而小智望著手中的龍之牙,心裡卻是如明鏡一般敞亮。

這可不是送給他的。

原來只愛你 (群348287408).. 說實在的,小智也以為這位活潑的快龍老祖宗看見自己的兒子會高興得興高采烈,可事實卻是截然相反。

作為一個父親,快龍顯得十分威嚴,從側面默默地關心幫助著甲殼龍,那顆龍之牙就是最好的證明。

小智不由升起一絲敬意,在他心目中,這才是理想的父子間關心,沒有那些婆婆媽媽的肉麻話,一切盡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