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可見,蘇紫陌那迷迭之翼狠狠的一擊所蘊含的力量是何等的強大。

“啊!”看到這一幕,巫師驚訝的瞪大眼眸,無堅可摧的巫獸居然被她擊成了兩截。

巫師的臉色慘白無比,氣息紊亂,她的身影緩緩的往後退去。

可硬是找不到逃走的時機。

蘇紫陌掌握了殺巫獸的技巧,也不在手下留情,出手又快又猛烈。

邪惡的東西在她的迷迭之翼下,無處可逃。

短短一柱香的時間後,十一隻巫獸以不同形狀倒在四處的地上,身體的斷成了兩截,看起來慘不忍睹。

唯一剩下的只有巫師一個人。

巫師此刻看着蘇紫陌,顫顫巍巍的,那眼中噬滿了強烈的恐懼感。

蘇紫陌快速的釋放迷迭之翼,巫師想躲避,可是她的修爲不及迷迭之翼的快。

“啊!” 步步蓮花 巫師慘叫一聲,小腹處突然變得鮮血淋漓。

一條鮮紅的迷迭之翼穿透了她的身體。

“既然不想做回普通的女人,就做鬼去吧,下一世在來好好做人。”

“我……死了,你……也別想活,密室的門已壞,你……也別想出去。”蘇紫陌這絕對強悍的一擊已經將她重傷,就連說話都很是費勁。

蘇紫陌一聽,嘴角邊溢滿春花般清香的笑意,那笑容宛若迷迭之翼含苞欲放的花蕾,令人心神俱醉。

“這一點就不讓你擔心了,區區一道石門,根本困不住我。”

蘇紫陌一向自信,就算石門真的打不開,此刻她也不會在敵人面前露出一絲一毫的驚慌。

巫師一聽,瞬間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卻也抵不過死亡的到來。

蘇紫陌收回迷迭之翼,巫師身子快速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的盯着蘇紫陌。

現場一片狼藉,惡臭從來沒有間斷過。

蘇紫陌覺得自己要是在不出去,她會被這臭味薰死的。

而且她擔心精神空間裏的四個孩子。

蘇紫陌往石門的地方走去。

她面色平靜,雙手快速的擡起,凝聚全身的修爲,快速的朝着石門擊去。

“砰!”一聲巨響。

石門紋絲不動,蘇紫陌卻被自己的修爲擊得退後了好幾步。

“咳咳……”蘇紫陌大大的呼出一口氣。

“這石門真堅固,這要是有霹靂彈,就不用這麼費事了。”蘇紫陌疑惑的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雲軒怎麼樣?

這麼久沒有見她,也不來找她。

蘇紫陌快速的往關巫獸的方向走去。

她就不信了,這裏會沒有出口。

轉身,蘇紫陌開心的笑了,那笑容裏流露出一絲俏皮之意,笑容將她的嘴角牽扯出兩個可愛的酒窩,一深一淺,使得她的笑容更顯狡黠。

現在她已經找到擊敗巫獸的方法了。

老巫婆,等老孃修煉到了玄魂階巔峯,就上磨盤山找你對決。

而沐雲軒,此刻正在城主府的地牢裏救人。

他心裏很擔心蘇紫陌,剛剛他的頭頂上傳來了一陣陣嘶吼聲。

而且還有玄氣的波動。

只是這地牢裏關着的人太多,他又被二十幾個十八級巫師攻擊,一時半會脫不了身。 蘇紫陌打開另一道密室的門,快速的走了進去。

她這才發現,裏邊很大。

而且她有些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找到天靈玄魄石,她還得在找一找。

一進入密室,蘇紫陌看到了十副巨大的棺材,底部鋪着一層淡綠色的痕跡。

蘇紫陌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這樣噁心的場面,讓人看一眼就永遠都不會忘記。

蘇紫陌果斷的往前走去,她剛纔進來的時候,看了一下地形,後邊還有密室也說不一定。

“呵呵……”

突然,周圍發出一陣輕笑,笑聲不高,卻透出一抹難以察覺的自嘲意味。

蘇紫陌腳步放慢了很多。

她警惕的看着四周,除了石棺以外,什麼都沒有。

蘇紫陌看到一個之前同樣的燭臺,她伸手,輕輕一轉,讓她驚喜的是,石門果然緩緩開啓了。

剛剛打開密室,一股香味讓蘇紫陌如沐浴春風一樣。

只是她那那略顯薄涼的雙脣邊,還隱約浮現着一絲冷漠之情。

這花香裏有毒,只是對方似乎不知道,她現在的身體,不懼任何毒藥。

可這帶毒的花香,也比那能薰死人的臭味好多了。

她輕揚的脣邊,泛起一個燦爛的笑容,上天依然是厚待她的。

“呵呵!”那清靈的笑聲又出現了。

“出來。”蘇紫陌陰沉着臉怒吼道!

“你不是進來了嗎?還要我出來幹什麼?”

聲音很輕,帶着一絲絲調皮。

“我進來了,所以我讓你出來。”蘇紫陌的腳步緩緩往裏走,這裏的燈光依然有些黑暗。

蘇紫陌魂識透體而出,不一會,她微微蹙眉。

這裏居然沒有生命的跡象。

周圍空蕩蕩的,只有幾根蠟燭微弱的光芒,可這並不影響蘇紫陌的視覺。

蘇紫陌沉默着,警惕着往裏走,她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如上次那樣,靈魂似乎要被分離那樣難受。

“巫神說了,吃了你,可以讓我長生不老,永垂不朽。”在她認爲,這似乎是十拿九穩的事情,那聲音也越發的得意。

“既然你這樣想,那就出來吧,我就在這裏,這麼好的機會,相信你也不想放過。”蘇紫陌美眸微眯,走到密室中央,她突然停了下來,必須把對方引出來。

“你就這麼想我出來嗎?”

話音還在密室裏迴盪,突然,一抹鮮紅的身影突然出現在蘇紫陌的面前。

蘇紫陌在看清楚對方時,笑意在她的脣角漸漸凝固,眼前的女人,和她長得一模一樣。

“呵呵,你是不是很吃驚?”她輕輕一笑,笑聲宛若輕吟低唱般美妙。

蘇紫陌突然發現,她的聲音和自己居然幾分相似。

看着蘇紫陌的吃驚,女子那眼角眉梢的笑意,在她那明媚絕美的臉龐上,漸漸暈染開來,令她那無暇的絕俗容顏,彷彿枝頭繁華一般,瀰漫着芬芳,顯得風情萬種。

蘇紫陌也突然莞爾一笑,清麗的笑容裏,充滿了淺夏的清風涼意般涼薄。

她紅脣輕啓,“我從來不知道,在別人的臉上,也能看到自己這樣嫵媚的笑容。” 原來,她的笑容,也可以這樣溫婉動人,是如此的深入人心,又不染俗塵,使人頓覺如沐春風,如照明月。

難怪雲軒每次看到她笑,眼神都會變的不一樣。

現在她突然知道爲什麼了,原來,她的笑容,也能輕而易舉的誘惑到他。

蘇紫陌的心裏有些洋洋自得,就像突然發現了一個很有興趣的事情一樣。

“你說,我若是這樣出現在軒王的面前,軒王會不會識破呢?”

女子嫵媚的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神情裏非常的滿意自己的現狀,聲音裏充滿了嫵媚。

“區區異術,就想騙我夫君,簡直是異想天開,只不過是自尋死路而已。”譏諷的語氣讓對面的女子臉色變了變。

“區、區、異、術?”女子一字一字的重複着蘇紫陌的話。

隨即!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這並不是異術,而是巫神將我做成了你的樣子,你的夫君是識不破的。”

蘇紫陌秀眉微挑,庚映柔還有這樣的本事?

不過眼前的女人和她真的是一模一樣,不僅是聲音,就連氣息,都有些相同。

“你們費勁心思,以我的容貌自以爲是的出現在我面前,最終也會狼狽不堪的被打回原形的。”

他和雲軒之間,有歡笑,也有淚水,有幸福,有甜蜜,也偏執過,也有傷心過,經歷了這麼多,他相信雲軒一眼就能認出她來的。

“是呀!巫神對你們是費盡了心思,所以纔會想到了這樣的辦法難對付你們,如果是你的夫君相信了我,你們就等於失敗了一半,你們和巫神作對,便是以卵擊石。”女子振振有詞地說道,顯得非常的自信。

“哼!你倒是挺自信的,我和我夫君經歷過種種磨難,就憑你一副皮囊就想騙過我夫君,你和你的巫神,到是挺自信的。”

“那我們不如賭一把如何?有人已經把他引到這裏來了,他此刻正在着急地找你呢?剛剛我見了他一眼,傳說中的軒王,果真是絕美無雙,就一眼我就愛上他了,所以……”女子輕輕瞟了一眼蘇紫陌,那嚴重的殺意很明顯。

“你可以試一試,我保證,你現在得意的優越感,瞬間就會被撕得粉碎。”蘇紫陌堅信自己在雲軒的心裏是與衆不同,她堅信世界裏有這樣的愛。

“那我就試給你看看,我會讓你們親眼看着,你的夫君是如何被我搶走的。”

女子得意的話音一落,瞬間消失在原地,緊接着,在蘇紫陌的不遠處的牆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孔。

蘇紫陌想走,突然發現自己使不出修爲來。

她快速的往小孔看過去。

“陌兒,你在這裏嗎?”沐雲軒高大的身影四處尋找着蘇紫陌。

蘇紫陌正想回應,突然看見那個女人朝着沐雲軒飛過去。

她突然住口,她相信雲軒,但更想知道雲軒此刻能不能認出真假來。

“雲軒,我在這呢?”

沐雲軒快速的看向蘇紫陌,滿臉驚喜。

“陌兒,你沒事吧?”沐雲軒走進女子幾步,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蘇紫陌一看,笑了,笑得特別的開心,他就知道,雲軒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來。

再過一會,她體內的毒就能解了,此刻她真的很想抱一抱他。

冷魅首席的致命戀人 正在女子想進一步靠近沐雲軒的時候。

卻突然被一股強大的玄氣震飛到石壁上。

“啊!”撕心裂肺的痛讓女子發出慘烈的叫聲。

“砰!”女子結結實實的撞在地上的青石板上,連骨頭斷裂的聲音都清晰的聽得到。

“陌兒在哪?”那冰冷無情的身影讓人心驚膽戰,那眸如深水般透着一股戾氣,身上散發着冰冷的氣息。

他心裏很自責,要不是因爲自己的動作慢了一些,陌兒就不會出事。

這個女人和陌兒長的一模一樣,陌兒多半是出事了。

此時的女子,不可置信,又覺得沐雲軒很可怕,很可怕!

她的氣息和蘇紫陌的完全一模一樣,怎麼可能一眼就被他識破?

巫神說過,蘇紫陌已經是一縷魂魄了,巫神是按照魂魄的氣息將她變成蘇紫陌的樣子的,怎麼可能一眼就被他識破?

不甘心?

不相信,可事實又擺在眼前。

這樣一個絕美無雙的男子,是女人,都會想得到。

沐雲軒左手負於身後,手中突然多出了幽冥劍,指着女人的下巴,雙目微斂,神情平靜到了極點,冰冷的聲音,卻讓人恐怖到極點:“本座再問你一遍,陌兒在什麼地方?你只有一盞茶的時間回答,要不然,本座有一百種方法來讓你說出來。”

蘇紫陌一聽,嘴角邊綻放出一抹絕美的笑容。

不愧是她的夫君,他們兩人很多時候其實是挺像的。

“那你必須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女子只想知道,他是如何識破她的。

“說。”

沐雲軒一向惜字如金,對除了蘇紫陌以外的女人,一向不願意多說話。

“你是如何看出?我不是她的。”

“天底下的任何一個女人都取代不了她在本座心裏的位置,即使你和她長得一模一樣,學到了她所有的動作,她身上散發出那股令人癡迷的氣質,你永遠都不學不會。”

我不想受歡迎啊 聽到這句話,女子的瞳孔縮了縮,她不相信,天地下會有這樣的男子,如此瞭解自己的妻子的。

突然,一股紅光緩緩落入沐雲軒的面前。

蘇紫陌的人形漸漸閃現出來。

沐雲軒卻一把抱着蘇紫陌。

“陌兒,你嚇死我了。”

女子驚詫的看着相擁在一起的兩人。

蘇紫陌擡眸,溫柔的笑看着他,雙手緊緊的抱住他結實的腰。

“我沒事,有事的是她。”蘇紫陌指了指地上滿臉不可置信的女子。

她得意的笑了笑,“你剛纔不是挺自信的嗎?現在這麼這副模樣,剛纔不是大言不慚的讓我看着你是怎樣搶走我夫君的嗎?” 總裁的掠妻遊戲 蘇紫陌頗有幾分落井下石的味道。

租個女人來結婚:代班新娘 蘇紫陌的得意,讓女子被氣的全身發抖,她突然冷冷一笑,氣敗急壞地吼道:“你很得意,是嗎?我告訴你,和巫神作對,你們就是以卵擊石。”

蘇紫陌一臉不以爲意,“是嗎?不知道你們巫神是不是會像你這樣的沉不住氣呢?” “你什麼意思?”女子不明白蘇紫陌的話。

蘇紫陌緩緩一笑,“字面上的意思,你們的巫神,心裏有陰影,據我所知,這樣的人一般容易患上鬱郁症,基本的特徵就是情緒低落,喜怒無常,興趣索然,而她又高高在上,更會產生孤獨的感覺,這樣的人在嚴重的時候,有悲觀絕望,痛苦難熬生不如死,纔會想到這麼恐怖又噁心的辦法來統領這三大陸,所以我敢斷定,這個女人一樣的沉不住氣,你所謂的以卵擊石,從何而來?”

“你一向這樣揣摩別人的心思嗎?”女子震驚的看着蘇紫陌,身體裏的疼痛一波一波的襲來,讓她痛到不想多說一句話。

她們巫神的性格,的確是陰晴不定的。

“陌兒,別跟他廢話,我剛剛來的時候,他們的城主正在行魚水之歡,這會應該差不多了,我們離開這,一會被他們發現了,又避免不了一場惡戰。”剛剛他在地牢的時候,是在周圍設下結界的,所以周圍的人都聽不到打鬥的聲音,而他不想在耗時間,快子時了,陌兒該困了。

“你想怎麼樣?”女子眼裏充滿了恐懼,微微一動身子,五臟六腑傳來的痛意讓她有一股窒息的感覺。

一道冰冷的寒芒劃過,冰冷無情的聲音緩緩響起:“哼!你的五臟六腑已裂,你這隻剩下一口氣在了,本座自然不會再對你做什麼?但你可以在這裏慢慢等死。”

他從來不會放過傷害陌兒的人。

“啊!”女子失聲驚叫,不可置信,死神正在一步一步走向她,難怪她會這麼痛,原來是她的五臟六腑已經裂開了。

這一刻,她才意識到了生命的寶貴,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她確實是巫神利用的替死鬼。

此刻女子的神情,要多絕望就有多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