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捂著電話話筒,轉過頭對著車窗,低音說:「你今日不是要跟你好友一塊出海玩兒去么,咋沒去?」

「你又不陪我,我一人去多沒勁。」某男儼然一副男好友的口氣,令人受不了。

我徑直忽視掉他曖味兒的言語,「我晚間有事兒,晚飯你自理。」話落我便叩了電話。

同意跟陌之御一塊去參加秋相美的生日宴,我不可否認我是由於想瞧到秋相美吃癟的模樣才同意去的。這回我要狠*狠*的在她心上踩上一腳。

可我還是低估了她。

當秋相美瞧到我挽著陌之御的胳臂出如今派對上時,還是笑意盈盈,雖然那笑意有二分遷強,可亦沒我想的那般失魂落魄疼哭流涕樣,顯然人家裝bi比我厲害。

秋相美請的人還真不少,聽陌之御講她如今在一家珠寶設計集團當設計師,瞧來這幾年她混的非常不錯。我瞧到場的穿著打扮皆都人模狗樣的卻沒一個我認識的。奇異她咋沒邀請那幾名『好同學』呢?可見她那日請同學飲酒,皆都僅是作作模樣而已。

忽然覺的非常沒意思。

「想啥呢?」陌之御捱來,低音問道。

「沒啥,我們啥時候走?」我有一些厭憎這般的場合。

陌之御遞給我一杯紅酒,「聽講她亦請了梁爭,等他來啦,我們便走。」

「這幾年,她跟梁爭是不是一直皆都有聯繫?」我低音問道。

陌之御輕抿了一口酒,「應當是,你的消息我基本是從她口中的到的。」

「她講的你亦信呀。」我不禁橫了他一眼。

陌之御看著我的眼神極溫儂,微微攬過我的腰,「那時我太想你啦,而她可以接近我……倚靠的便是你的消息。」

聽著這句,我心口微痛,有一些動融。

此刻,有一個男的過來跟陌之御打招呼,似是跟他非常熟的模樣,我給陌之御遞了一個眼神,便走至邊上去拿點吃的。

「呵,我派對上的玩兒意兒你既然亦敢吃。」秋相美帶著二分嘲諷笑道出如今我背後。

我拿起一個小布丁,回頭沖她莞爾一笑,「為啥不敢。」

秋相美眼睛微縮了一下,上下瞟了我一般,捱近,無比輕視的講說:「相信我,你跟陌之御永遠亦不可可以了。」

我拿著碟子的手掌輕輕抖了一下,抬眼迎上她的視線,冷嘲說:「那瞧來你的身體亦不咋樣么,否則他咋對你沒半分留戀反而有一些厭憎呢?」

「你……」秋相美咬著牙瞠我,一時語結。

我輕蔑的瞅了她一眼,「不論你如今變的有多麼優愈,你骨子中的賤婢性情永遠抹不掉。」話落,我把手掌中的碟子丟進邊上的垃圾桶中,「真難吃。」

瞧到秋相美氣的直打戰,我盈盈一笑轉面去尋陌之御。

陌之御才好從另一邊走過來,往我背後瞧了一眼,瞳孔深處有一絲慌章,「她跟你講啥啦?」

「沒啥,無非便是炫耀一下,她跟你在國外時有多麼的好。」我話中帶刺。

陌之御面色微變。

「你的開場舞應當請你男好友跳。」陌之御摟過我腰,婉拒。

她一剎那不瞬的看著他,瞳孔深處終究潞出落寞的神色,沒法在逞強。

「婉清,生日快樂。」一個中氣十足的男音,在我們背後響起。

聽著這音響,我嘴角不禁勾起一縷冷笑。

而秋相美聽著這音響,面上即刻綻放出一朵花來,扭著小腰迎了地去,「梁爭你終究來啦,快陪我跳開場舞。」話落,她還回頭沖我揚了下眉。

我心中冷呵。

梁爭瞧到我跟陌之御站在一塊,瞳孔深處閃過陰辣,即瞬消逝,滿面笑意的輕擁著秋相美進了舞台。

這對狗男女還真配。

「我去趟洗手掌間。」我實在不想瞧那他們作秀,轉面往門兒外走去。

陌之御非常快跟上,「我陪你去。」

我有一些無語,可還是令他陪著。

從洗手掌間回來,道過大堂時,我瞧到一個熟悉的背影兒,染著一頭紅毛,腳底下不禁慢了下來,心想:難到邰北冷亦在這中? 那漢子忽然轉面過來,瞧到我,驚喊說:「嫂子,你咋在這。」隨即一面狐疑的端詳著我邊上的陌之御,面色變的兇悍,好似陌之御對我作了啥不應當作的事兒。

我一腦門兒墨線。

而陌之御聽著『嫂子』那倆字,面色亦墨了下來。

「嫂子,這男的誰呀?」紅毛走來,滿面的痞樣。

陌之御擋到了我跟前,冷著面飲說:「你瞎喊啥,誰是你嫂子。」

陌之御是何其高傲的人,啥時候給人這般過,抬手掌便還了紅毛一拳。

呃……場面剎那間失控。

紅毛一瞧便是常跟人打架的主,陌之御一開始佔了一下便宜,非常快便不是他的對手掌,在他捱了紅毛一拳后,我擋到了倆人中間,怒視著紅毛,「你再動他一下試試,我即刻打110給你瞧。」

非常快大堂保安亦跑來,隨即他們主管亦跟著過來。

「陌總,您沒事兒罷。」大堂主管認出陌之御來,忙令那兩保安把紅毛給架起來。我這才曉得,這賓館是陌家名下的。

陌之御陰沉著面,大母指,輕擦了一下嘴角,抬眼看向紅毛,瞳孔深處怒氣滔日,隨即向前便給了他一拳。

「不要打啦,」我扯住他的手掌,「他可可以是誤解啦,你便不要跟他計較啦,把他放了罷。」

陌之御轉眼和我視,眼神複雜,好片刻才放下拳頭,扯著我徑直出了賓館。

我回頭瞧了眼紅毛,朝那主管叫道在:「把人放……」話還沒講完,驟然給陌之御一扯回了頭。

出了店酒,陌之御放開我的手掌,直視著我,視線陰鬱,「他嘴中喊的翰哥,是哪個?」

看著面色清翰的陌之御,我有一些無力感,忽然覺的有一些累,「我累啦,我想回去。」

「嘉嘉,你跟那男的……究竟啥關係?」他扣住我的手掌腕,執拗的問道。

我跟邰北冷……究竟是啥關係?我亦不曉得?

陌之御見我遲遲沒回復,面色愈發的陰鷙,沉著音又問說:「你們……住在一塊啦?」

雖然我和邰北冷沒住在一塊,卻發生了那般的事兒,可這所有……皆都不是我所可以控制的。

「之御,我……」我話未講完,他忽然一把把我樓進懷中,「好啦,不要講了。」

看著他真切眼睛,我有一些迷茫,好片刻才回說:「在給我一點時間,令我想想。」

陌之御瞳孔深處顯而易見的閃過一絲失落,好片刻才回說:「好,想好啦隨時給我打電話,我來部署安排。」

「好,」我低低的應了一下,突尋思起他適才捱了紅毛一拳,忙又問說:「適才那人有沒傷到你。」

「沒。」陌之御面色輕輕好轉。

「沒便好,不早了你快回去罷。」

「我瞧著你進去。」

「今日令我目送你罷。」我沖他微笑。

他輕應了一下,「好。」垂頭習慣性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晚安。」

看著他車輛離去,我杵在原處發了好片刻楞。

「車輛皆都沒影兒啦,你還瞧啥……便那般舍不的。」背後突竄出來一個陰測測的音響,嚇我大一跳。

我驟然轉面,瞧到牆角陰黯處,有一個陰影兒,星火一點。我不曉得邰北冷是啥時候站在那的,可鐵定從頭到尾把適才我跟陌之御講的那一些話皆都聽了去。

我沒理他徑直進了樓道,他尾隨在後,沒呵音。 都市之最強黑科技 我想他那名紅毛弟兄鐵定給他打了電話,應當亦曉得適才在賓館發生的事兒。

從一樓到四樓,我走的有一些心滲,便怕背後的漢子會忽然撲上來,可他沒,難的的安靜,一直至我打開家門兒,他亦沒講一句。

反倒令我有一些不適應。關門兒時,我向外瞧了一眼,並沒瞧到他的身影兒,倒是聽著他甩門兒音「嘭」的一下巨響,嚇的我心臟一抖。

漢子顯而易見是在拿門兒出氣。

我心情剎那間變的有一些壓抑,亦不曉得為啥。

把包丟在一邊,坐在真皮沙發上開了電視,便看著電視發獃。

忽然又一下巨響「嘭」,嚇的我一下從沙上彈起,便見門兒邊站著一個高健的身影兒。

「邰北冷……你要幹麼。」我不禁的向後退了兩步,有一些駭怕的著瞧他。他面色清翰,一步一步的走來,僅穿著一件背心跟一條休合短褲,非常休閑的家居服,卻散發著一縷令膽戰的氣勢。

眼瞧他便要走至我跟前,我戰著手掌,指著他,「你站住,不許過來。」

漢子漆墨的眼睛冰翰如刀,定定的瞧著我,卻沒半分要停下來的意思,走至我跟前二話不講,徑直把我扛起。

漢子眼睛淡漠的和我對視著,薄唇瓣兒輕啟,「你一日皆都跟他在一塊?」

我蹙著眉角瞧他,不曉得他問這話要幹麼?

「你不是講在加班么,為啥要騙我?」他嘴角勾起一縷危險的笑,沿著大床邊沖我走來。

我直楞楞的看著他。

「你不會是想跟他……跟好罷?」邰北冷的眼睛突變的凌厲。

迎著他的視線,我停止不趔趄掙扎,淡淡講說:「邰北冷,我跟誰約會去那是我的自由,你無權過問。」

漢子狹長的眼睛輕輕一縮。

賢妻威武 我又講說:「要不是那日晚間,發生了那事兒,我們便是倆全不相干的人。而且我亦告訴你啦,我對漢子沒興趣,這一生皆都不可可以再愛上誰。」

「你這話可不要講的那般決對。」他嘴角勾起一絲嘲笑。

我看著他如畫的眉眼,淺笑,「你長的非常好瞧,是女人皆都會多瞧兩眼,可那並不代表每個人皆都會愛上你,何況似我這類,早給漢子傷的體無完膚的女人。」

「居然那人傷你那般深,你為啥還想要跟他跟好。」

漢子的話令我非常鬱結,分明我整句是另一類意思,他卻段章取意……跟這人簡直沒法溝通。

可我覺的有一些話,我還是要表達清楚,「那是我誤解他啦,如今誤解解除,我想……回至他邊上?」

漢子眼睛變的幽深,有一些駭人,他輕吐字眼,「那我呢?」

我撇開眼睛,「那日那事兒,你便當作沒發生過,不可以么。」

「邰北冷,我曉得你是一個好人,你救過我那般多回,我心中非常感激你,可……你跟我真的不合適,你身份兒……」講到這我停了下來,我想他應當明白我的意思,而他的身份兒是我一個非常好的由頭。

「我的身份兒咋啦?」

我直視著他,盡量委婉的問說:「你職業應當不是啥非常光彩的職業。」

「原來你是嫌棄我這。」

「我不是嫌棄,我想正常的女人皆都不會跟你們這類人交往的。」我存心把話講的有一些難聽。

邰北冷直楞楞的瞧著我,面無波瀾。

瞧他那般子,我心下有一些不忍,又說:「實際上講白了便是……」

「早,」漢子音線低啞,邪魅。

首長誘婚祕密戀人:掠愛強歡 我腦電道『噼中嗙啦』的響,整人似是給電蠢啦,隨即昨夜上一幕幕如電影兒回放,在我腦海中一一掠過。長這般大,從未覺的這般丟人過,我驟然扯起棉給把自個兒捂住,真的沒面見人啦,我咋便那般沒出氣。昨夜自個兒講的那一些『決對』的話……事兒實卻截然相反,真是自個兒打自個兒的面。

漢子卻『噗嗤」一下樂啦,而後在我唇瓣兒上輕咬了一口,「瞧不出來,你還會講粗話。有類,章開眼對著我罵。」

「你……你不要壓著我。」我體會自個兒心口處砰砰的孟跳,答非所問。

「不壓著你,片刻你鐵定又不認賬。」漢子回的非常認真,「這回,你跟我皆都非常清醒,難到你還是要否認么?」

近來我雖然跟陌之御走的近了一下,可我懷的著啥樣的目的我心中清楚,當年那事兒或許他是真的給秋相美算計啦,可他若對她沒一點好感,又咋會同意帶著她一塊出國呢,而且這般多年,倆人關係還那般好,有一些事兒,我想陌之御他並沒向我坦白。

可是,面前這人……我應當咋辦?

「申嘉,我是認真的。」邰北冷看著我,眼睛變的蕭肅,「相信我,我不會傷害你的。」

梁爭曾經亦講過:嘉嘉,我會愛你一一生,永遠皆都不會傷害你。

陌之御亦講過:我們永遠皆都會在一塊,誰亦不可以把我們分開。

可是後來,他們傷我比誰皆都狠。

我抬眼,看著邰北冷,見他瞳孔深處一片赤誠,我淡淡的開了口,「你亦曉得,我才離婚不久……我真的不想再碰感情這東西。」微頓了一下,「我覺的你應當亦僅是對我一時興趣,過不了多長時間,你亦便會厭倦,因此咱們可不可以……不談感情。」

他輕輕蹙起眉角,有一些無法相信的看著我,「你的意思,我們可以當火包友,可不可以作男女友?」

我譏誚,「男女友……在沒結婚先前,跟火包友又有啥區不要。」我亦不曉得自個兒為啥會講出這般的話。

邰北冷眼神變的陰沉,還夾雜著一絲不明的落寞,還是有怒意。

漢子不是應當更為喜歡這類關係么,這般他亦不用負啥責任,更為沒負擔,何樂而不為。

「申嘉,你還真放的開。」話,他似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旋即他翻身下了大床,好似我身體上有髒東西一般,深深的瞧了我一眼,彎腰揀起地下的衣裳。

我瞧著他憤然套上衣裳,甩門兒而去,講不上來心中是啥體會。

僅是適才瞧到他背部那兩條結痂還沒脫落的傷疤,心口有一些發悶。

此後我大約有半個月沒見到邰北冷,他亦沒給我發簡訊或微信,我想漢子皆都是這般跟你那個時講的熱呼,事兒后,全然忘光光。

本來對自個兒那日講的話,還是有一些心愧,如今愈發覺的自個兒是對的。好在自個兒那日沒蠢呼呼的給他迷惑,否則受傷害的還是自個兒,亦難怨如今好多男女僅談性而不談感情,瞧來皆都是曾經受過傷。

實際上這段時間我亦有在想要不要搬到不要的地方去,可人總是有惰性想是想啦,卻總是懶的去執行,當初尋到小公寓時我便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一想再折騰一回便有一些怕,因而搬家的事兒又不了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