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大體也只是兩三人一組,分管什麼地方而已。

也是,只要有具體的搜索範圍,搜索起來也能更加的細緻一些。

“好了,拜託大夥了!”沒有幾分鐘而已,周凱就已經給所有的人都分與完了任務,拍了拍手,讓他們去行動了。

“啪!”然而就在這時,一聲無比突兀地的脆響傳了出來。

我眉頭一皺。這種脆響聲我從來都沒有聽過。

本能的去思考這到底是什麼聲音的時候,卻只聽到一連串的同樣的脆響不斷的傳出。而且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響!

但老實說,這聲音雖然來得突然,但聽起來並不大,所以我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就放在心上。

在我看來,應該也不是什麼大事纔對!

然而,就在又有一聲輕響聲突然傳出來的剎那間,一聲又一聲驚惶的大叫聲猛地傳了出來。

“鬼!”

“救命!”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在這驚惶聲叫出來的同時,無比慌亂的叫聲也跟着一起傳了出來。

與此同時,我雖然閉上了雙眼,但卻也能感覺到了空間突然變黑了。

“糟糕了!”也就是在這一刻,我的心裏一顫,連忙睜開了雙眼,而後連忙朝着外頭瞧去。

然而,在我睜開雙眼的一瞬間,我頓覺背後一涼,額頭上直冒着汗!

我的視線並沒有落到屋外頭去,而是全部被屋裏的景色吸引住了。

一睜開眼,便看到整個房間裏充斥着讓人絢目的顏色,五光十色。

有紅的,紫的,白的,青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又一個人影在這不斷閃爍着的光影之中來回閃現。

這些人全都是我認識的。有李嫂,有我師父,有村子裏的幾位老爺子。

也有我們這段日子經歷的,所遇到的那些人。還活着的,死掉的也不斷跟着這些光芒閃現,消亡。

自然,我一心想要除掉的老祖宗也在這其中。只不過形如骷髏,皮膚乾枯。

除此之外,我還看到了李萍兒。只是她卻好像完全變了一副模樣。

披頭散髮,身穿白色素服,長袖落地,臉色蒼白。一點也沒有她青秀美麗之狀,形如惡鬼。

這讓人迷亂的色彩,還有如鬼影般不斷出現的人,讓我眼花繚亂,同樣也讓我頭昏目眩。

強烈的刺激差點讓我直接昏過去。

狠狠地甩了甩頭,然後閉上了雙眼,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那陣怎麼樣也無法控制的眩暈感也終於消失了。

當然,我的頭腦也跟着變得清楚了!

這,還是那牛肝菇的毒素!

真沒想到居然還會變得如此劇烈!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在明知道這是牛肝菇的毒之後,我便沒有那麼緊張了。

先是本能低頭看了自己一眼。我真是苦笑不得,除了空間之外,我看到我自己也開始發光了!

擡起雙手,右手紫色,左手紅色。倒是讓我看到,在右手手指指尖處,有一個小小的綠光格外不同,略有些刺眼。

我只是稍看了自己一眼,而後連忙擡頭朝着門口看去。

這時我纔看到,除了這詭異無比的絢麗色彩之外,整個空間漆黑一片。

我反應了過來,這是燈被滅了。

斷電了!

猛地,之前冒出來的一聲聲驚恐叫聲竄進了我的腦子裏。

斷電的同時,那個無頭鬼又出來了?

我連忙起身,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被眼前的幻像影響,扶着牆快速的朝着門外走去。

這間房本來就是貼着十字岔口的。

出門之後,我的視線變得寬闊了。當然,由牛肝菇所產生的幻像也變得更加多了。

我搖了搖頭,想要讓自己清醒一些。

“啊!”可就在這時,一聲極爲悽慘的叫聲傳了出來。

緊接着,便是一聲極其輕微的響聲。

這是人摔倒在地的聲音。

我趕緊轉頭看去,雙眼不由得狠狠地一睜。

在這不斷閃爍的五光十色之中,有一個渾身冒着綠光的無頭鬼一動不動的站不遠之處。

當然,我眼中的幻像不可能把直實的世界照亮,所以在那無頭鬼的周圍依然是漆黑一片。除了無頭鬼之外,我什麼都看不到。

但是剛剛那一聲慘叫聲讓我明白了,肯定是有人死了!

我咬着牙,不顧眼中的幻象,努力控制着自己身體的穩定,邁開腿朝着那無頭鬼跑去。 我剛邁開腳,就看到那無頭鬼稍稍的怔了一下。

而後,我甚至能看到他好像是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當然,他的脖子這上空無一物,我還是什麼看不見!

無頭鬼,加上不斷閃爍在眼前的光,還有一個又一個朝着我不斷撲來的人影,交織在一起讓我頭皮發麻,但我還是咬着牙,快速朝着無頭鬼跑去。

當然,我也死死地盯着他。雖然覺得有些不太可能,但我還是希望就在這一次把他抓住。

跑了幾步,那無頭鬼也跑了起來。

不過速度並沒有多快,我再加把力,要追上他不問題。

然而,眼見到我離他越來越近之時,我腳下一窒。

“不會吧!”那一剎那,我忍不住在心裏大聲罵了起來。“又來!”

此時此刻,我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的榆木腦袋給砍下來,竟然在同一個地方跌倒了兩次。

婚到天荒地老 那一聲慘叫,還有那重重地跌倒之聲就已經可以說明了,真的又有人死了!

有人死了,當然就應該有屍體。

而我還是和上次一樣,又踢到了屍體。

不由得,我重重地倒倒了下去。

心中莫名的冒出了一股火氣,重重地拍了一下地面,我一邊罵着自己,一邊以最快的速度從地上爬了起來。

往前狠狠一跳,躍過了屍體,朝着那無頭鬼追了過去。

“嘭!”可就在這時,一聲重響傳出,那無頭鬼轉了身。

他進了一間屋子,剛剛那一聲輕響是他推開門的聲音。

心中不由得大叫了一聲糟糕,他進的那地方只怕是有密道,要逃了!

雖然已經料到了如此,但我還是沒有停下腳步,咬牙朝着前方跑去。

這一次,我記清楚了!

當我跑到了那無頭鬼轉身的地方之時,我也猛地轉身,摸黑伸手一推,微閉着的門便被我推開了。

想也不想,我衝進了屋裏。

“該死!”不由得,我破口大罵了一聲。

依然像是前一次看到這無頭鬼一樣,他在離我稍遠的位置。那應該是在牆邊了!

同樣的,我纔剛看到他,他便開始消失!

是的,就是開始消失,而不是突然消失!

從他那沒有了頭的脖子開始,以極快的速度消失着。這個過程持續了大概一秒鐘的時間才結束。

我在心裏罵了一句娘,但在怔了一下之後,我還是朝着那無頭鬼消失的地方小心地走過去。

這是一間病房,雖然現在已經黑得不像話了,但我還是能夠記得分佈。

按照腦海裏出現的分佈格局,我小心翼翼的到達了地方。

伸出手,摸到剛剛那無頭鬼消失的前方不到一釐米的地方就是牆壁!

他又是在牆壁處消失的,真的有祕道!

眼前除了一片漆黑之外,還有牛肝菇毒素髮作的時候,不斷出現的各種幻象。

如今無頭鬼不見了,我就算是想要去追也沒有地方追了。於是乎,我乾脆的閉上了雙眼。伸出手在牆上仔細地撫摸着,感受着。

想一想,如果那個無頭鬼是人假扮的,他是通過祕道離開的。而現在從他進入祕道也沒有多長時間。

會不會沒有將祕道關好呢?

說不定我真的能摸到一些忐忑不平的地方。或者說是直接找到那條祕道也說不定。

閉上雙眼,我的觸覺變得更加敏銳了。

可是摸了好久一會兒的時間,我什麼都沒有摸到。

倒是耳朵裏突然傳出了一陣陣輕響。

悉悉索索的,好像有人在動,也好像是有人在喘氣。

無頭鬼又出現了?他在我背後?

我背後的汗毛猛然間全都豎了起來。

根本就不敢猶豫,我轉忙睜眼轉身。

然而轉身之後,我又不由得啐了一聲。睜開眼依然只能看到滿眼冒出來的幻象。

人,或者無頭鬼全都沒有看到。

靜下心來,又仔細地聽了一會兒之後,那低細輕微的聲音已經全都消失了!

我靠着牆,強行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不再去管那還在不斷冒出來的光線與人影,我又在牆上摸了一會兒。

但我把整面牆都快要摸了一遍,卻什麼都沒有摸到。

整面牆都很光滑,也十分平整,並沒有讓我覺得會是有暗門的地方。

“啪!”

在這一刻,又有一聲輕響傳了出來。

很快,一聲又一聲輕響不住傳出。

光芒陡然間冒出來,猝不及防之下,我的眼睛猛地被刺得生疼。

閉上雙眼,過了好一會兒眼睛裏的刺痛感才消失,我也才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剛想往門外走去,一聲又一聲哭鬧的聲音不斷的傳出。

還喝罵,有驚叫。

想來,是慕容潔的那一羣朋友走了出來了!也看到了死掉了的人了。

“還有人不見了?”緊接着,又有一聲大叫傳出,這是瘦猴的聲音。

“小遠,小遠!”我聽到他呢喃了一句之後,又聽到他開口大聲叫了起來,“誰看到他了,誰看到他了啊!”

瘦猴的聲音充滿了怒氣!

我嚇了一跳,生怕他失去理智和人動手。

扶着牆,我快速的走到了屋外。

果不其然,瘦猴已經和一個人吵了起來,臉色通紅,看起來馬上就要動手了。

“猴子!”我趕緊朝着他叫了一聲,“我沒事!”

瘦猴趕緊跑了過來,一把扶住我,緊張地向我問道,“你沒事吧?你的臉色看起來不怎麼好啊!”

我朝着他搖了搖頭,“剛喝了些水,看到了一些幻象。剛剛也看到了那個無頭鬼!”

隨即,我指了指無頭鬼消失的房間,向瘦猴說道,“你幫我去看看,正對門的牆壁有沒有祕密通道。”

“現在?”瘦猴略有些吃驚地看着我。

我當即向他點下了頭!他也沒有再說什麼了,鬆開我之後,快速地轉身走進了房間。

而我則扶着牆朝着那圍在一起的人走了過去。

有人坐在了地上,臉色嚇得不輕。有的人一臉惶恐,不敢看人圍起來的地方,但又不敢離開。除此之我,也有人在不斷的在小聲地喝罵着。

我走了過去,輕輕地把人推開,也終於看到了裏面的人。

頓時,我的眉頭一皺!

在不斷閃現的幻象之中,我自然是看到了一具屍體。

和死去的劉超一樣,屍體被斷了首,頭已然不知道在何處!

還是和劉超一樣,這名死者的從脖子上流出來的血是呈噴射狀的。又是被人活生生的把頭砍了下來。

同樣的,頭不見了!

我緩緩地蹲了下去!

就在這時,周凱也從人羣的後方擠了出來。

我奇怪的看向了他,看他的樣子,好像是纔剛剛趕回來了的。

我還沒有開口,他似乎就猜到了我在想什麼,於是連忙向我解釋道,“我剛剛去弄發電機了,也檢查了幾下,所以才晚了趕過來!”

說罷他伸出了手,我看到他的手上佈滿了灰塵,也沒有血跡。 當然,他的衣服上也沒有血跡。

這名死者是在活着的時候被砍掉的頭,而且從血跡上來看,是在站着的時候被砍掉的頭。血跡噴射出來,多多少少能夠飈到兇手的身上吧。

周凱的身上很乾淨,多少能說明他不是兇手了。但也不能完全說明!

我先是向他點下了頭,而後才向他問道,“死者是?”

“叫劉武!”周凱連忙向我答道。

只是他的聲音剛落,立刻就傳出了一陣唔咽聲。在人羣中,有一個女孩子看起來哭得特別傷心。眼睛已經完全腫了起來,眼裏也佈滿了血絲。

還有另外一個女孩子在抱着她,小聲地安慰着她。

見到我的目光落到了這女孩子的身上,周凱連忙向我解釋道,“她叫徐露,是劉武的女朋友!”

“他和之前死掉的人有沒有關係?”我又點下了頭,而後又接着向周凱問道,“我的意思是除了朋友之間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