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哥?」周啟忙分出一抹神念進入團隊頻道。然而等待他的卻是一片死寂。

「汝先前布下幻陣,壞我靈種性命,如今入了吾這永眠之域。可算是一報還一報。」耳畔一陣空靈,響起了妲己一連串如銀鈴般的笑聲。

聲音入耳,周啟頓時心情激蕩,周身氣血一陣浮躁,不由心火大熾!

周啟心念一沉,將盪人心魄的笑聲隔絕在外。心念急轉之下已然明白,恐怕是先前趁自己心憂甄宓與之對話之際,這妖女暗中下了手段!此時情況未明,一定要保持冷靜。

與此同時,付雲生三人眼見周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將那遮天的巨爪消弭於無形。正自暗中舒了口氣。卻突然見半空中一陣冷霧瀰漫。瞬間遮蔽了天地!而周啟的身影也隨之消失在了迷霧之中。剛剛落下的心瞬間又懸了起來!

「付哥,頭兒不會有事吧?」趙大明用手肘碰了碰付雲生的胳膊,弱弱地問了一句。

付雲生輕輕搖了搖頭。一臉的凝重。

而就在這時,他耳畔突然傳來陣陣急促的馬蹄聲!

三人驀然抬頭一望!

不遠處,只見霧氣中幽光一閃!

自兩側分開的迷霧中,現出了呂布魔神般的身影! 「呂布!」付雲生的眼皮一跳,后心微涼。

眼見無雙世界中武力值最高的猛人縱馬奔來。他心中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更何況此刻呂布還是妖化狀態。屬性相比以前獲得了大幅的提升。

「分頭走,各自小心!一旦不對立刻使用遁地符。」

付雲生臉上不動聲色,心神一沉,暗自通過團隊頻道傳聲。無論怎樣,自己等人務必要拖延時間直到周啟回來!也只有那小子或許有辦法對付呂布。

「付哥小心。」

趙大明和張定軍對視一眼,點了點頭,身形一閃,各自分左右遁入了黑暗。

就在三人身影剛一消失。呂布已然追到了近前!

蒙主人妲己破開了法陣之後,他好不容易才從幻境中脫身而出。

然而令他最為惱恨的周啟飛身高空,自身卻是鞭長莫及。一肚子的火氣無處宣洩,惱怒之下,呂布便將目標對準了距離較近的付雲生等人。

遠遠望見三人分頭離去的身影。呂布目中凶光一閃!

「追!」

他手中長戟一擺,當先向著身材高大的張定軍追了過去!

而緊隨在身後的張遼和高順得令,撥轉馬頭。分別追向了付雲生和趙大明。

小夥伴們所面臨的危機,身處永眠之域中的周啟一無所知。

飄蕩在身體周圍的陣陣冷霧,不但阻斷了神識、隔絕了他的靈覺感應;還封鎖了空間,甚至就連紋章的通話功能也失去了作用。

隨著絲絲霧氣從身旁飄過,周啟感到陣陣寒意自霧氣中透出,正順著毛孔悄然侵入自己的體內。

「嗯?」

感受到寒意的瞬間,周啟分出一縷神念沉入紋章。

只見面板上,代表生命值的數字微不可查地輕輕一跳!

怪不得要叫做永眠之域。霧氣還有消磨生命值上限的作用!

周啟托著煉妖壺,緊了緊右手握住鎮邪劍的手指。扇動著雙翼,滿心戒備地懸浮在半空。

妲己絕非虛言恫嚇。其目的也絕不會只是單純地將自己困住。

右臂上的獵魔印記未曾消減分毫的灼熱感告訴他,妲己就在附近。正等待著給予自己致命一擊的機會!

「汝在害怕,怎麼?在為同行之人擔憂么?呵呵,好叫汝知曉,吾已差呂奉先等人前往,若是此人非是徒有虛名。或許用不了許久,汝與他們便能同赴黃泉。」

仙音裊裊,餘韻未散。

就在這時,妲己清亮而嬌媚的聲音透過迷霧傳入了耳際。

周啟聞言,瞳孔微微一縮。妲己所言正戳中了他的痛點。凝神戒備的同時,他心中所憂慮的正是付雲生三人的安危。

陣法被破,呂布和張遼等人必然已經脫困。

周啟並非是對小夥伴們沒有信心。與呂布交過手之後,他深深的知道,這位飛將軍是怎樣的可怕!

妲己在此時突然出聲,與其說是出言提醒,更像是一種威脅。其根本目的便是為了擾亂自己的心智。

這妖女好險惡的心思!

一念到此,周啟再次嘗試將靈覺散出。結果和先前相同。異能開啟后逸出的能量波動一旦接觸到周圍的霧氣,便彷彿被吸收掉一半,瞬間消失不見。

周啟眉頭微微皺起,只憑藉雙眼有限的視距想要勘破這片將自己牢牢封鎖的迷霧屏障,無疑是痴人說夢。

「汝還未放棄掙扎么?既已入此間,休要妄想還能活著離開!」

對妲己的話語,周啟絲毫不為所動。

相反,妲己倒是提醒了他。這瀰漫的霧氣似乎對能量無比的敏感。自己稍有異動,只要一與霧氣接觸。便立刻會被發覺。

看來自己所料無錯!這妖女確實就隱藏在周圍!

隨著對陣法掌握的程度日益精深,他知道。一旦陷入這樣的困局,一味地亂沖亂闖,只會越陷越深。加速自身的敗亡。可是呆在原地也不是辦法。雖然暫時可保無礙,卻終究太過被動。一旦妲己準備好了更加厲害的手段,時間拖的越長,自己的處境將會變得越加危險!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突破這層迷障?

周啟心念急轉。

「呼!」一聲,一層漆黑的烈焰頓時覆滿了全身,將他嚴密地包裹。

充滿毀滅之力的混沌之火隨他心意一陣猛漲,猶如一輪黑日當空。周啟身體周圍半徑十米的空間內,儘是一片熊熊的火光。

霧氣與烈焰相遇,發出「滋滋」的聲響。驟然升高的溫度,令遊盪的霧氣變得扭曲,紛紛散向周圍。

「哼!吾勸汝休要在負隅頑抗。即便汝將天際點燃,也是無用!」

「嗯?」周啟聞言心中一動。緩緩收攏火光。

隨著火光消退,那散發著絲絲冷意的霧氣立刻迴轉。一切如同從未發生過一般。

周啟臉上未見絲毫沮喪之色,相反,他的雙眼隱然多了一絲明悟!

混沌之火無物不焚,卻拿這霧氣無可奈何。妲己先前曾言,即便自己將這烈焰燃到天際也是無用。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是否意味著,這所謂的永眠之域。實際上乃是妲己用法術構建的一個介於虛實之間的空間。既能囚禁由血肉組成身軀的自己。同時又能隨妲己的意識而動。

而意識是無極限的!

在妲己的意識深處,如果她將自己想象做一粒塵埃。哪怕這永眠之域籠罩的範圍只有一個茶杯大小。相對一粒塵埃而言。卻已經如同星辰大海,浩瀚宇宙一般寬廣!

明白了!

雖然自己的猜想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然而卻是眼前這一切最合理的解釋。

一念到此,周啟將心神沉入識海。與自身凝就的神魂聯繫在了一起。

神魂淡金色的雙眼中頓時多出了一抹靈動。隨著他心念一動,深邃的目光透過眉心祖竅百會穴掃向了身前!

層層迷霧在這一刻彷彿變作了透明,失去了阻擋的作用。

在目光的盡頭,周啟看到了妲己!

此刻,她已然恢復了原本的容貌。絕世妖嬈的風姿,正如自己再秦皇陵密室中見到的一模一樣。

一切果然如同所料!

永眠之域正是介於妲己意識世界和真實世界中間的空間!

周啟暗呼一聲僥倖。幸虧在天啟任務中,自己有幸成為了X教授查爾斯博士的弟子,隨他修行心靈異能。同時也多虧魔姬洛璃傳授的蘊靈決,能讓自己藉助上古兵魔一族的不傳之秘早早凝就了神魂。在諸般巧合之下,才能發現這一秘密!

隨著他念頭一轉,本體的眉心處一陣酸脹。下一秒,手持七殺劍的神魂已然離體而出!

再一次不需要通過鏡子看到自己的全貌。周啟在最初的詫異過後。抬手一招,被本體托在手裡的煉妖壺,輕輕飛回了掌中。

將本體肉身收入煉妖壺天地之後,周啟抬腳虛空踏出了一步。

看似尋常的一步,如同跨越了以光年計算的路程。眼前迷霧消散的瞬間,他已然來到了妲己的身前。

看著突然出現的周啟,妲己明亮的眸中頓時充滿了驚訝。看似清純卻又風情萬種的俏臉上,掛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很意外吧?我們又見面了!」周啟目視著她一臉的沉靜。

「汝究竟何人?」

妲己經過最初的的詫異。很快恢復了冷靜。會說話的雙目凝注著周啟,沉聲問道。在她的眼底深處首次多了一抹凝重。

「我便是我,在你們的眼中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凡人。」

「哼!汝能陰神出竅,倒也算難得。卻不該如此便來到吾身前。難道汝不曾聽聞,吾最擅之事便是吸人魂魄么!」

周啟瞳孔微微一縮,下意識地將煉妖壺捧到身前。

「有句話叫做有恃無恐。若不是有所依仗,我怎會輕易冒險!」

「呵呵,依仗?」妲己一瞟周啟左手中的煉妖壺,當目光停留在他右手中的七殺劍上時,臉上終於色變!

總裁的妻子 從這柄造型古樸的長劍之中她能清晰地感到陣陣滔天的殺意從劍身正自散出。

「七殺!此劍怎會在汝的手中?」

妲己面上除了驚訝之外,並未為現出其他異狀。

然而內心當中卻已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周啟手中的七殺乃是他化自在天魔王隨身配劍,此劍之下,不知斬殺過多少妖族生靈。可謂一柄名副其實的凶兵,魔兵!

他一修道之人,曾使用過崑崙道法與自己為敵,為何又持有此劍?

難道他不怕受此凶兵影響,走火入魔?一念到此,妲己眸中不由幽光一閃。

周啟對妲己認識七殺卻並不感到奇怪。枯樹林一戰過後。洛璃曾對他說過。雖然世人口中總把妖魔並列相稱。然妖與魔之間實則結怨已深。作為魔主曾經的配劍,想必在妖族中的名聲不見得會比煉妖壺弱到哪兒去。

周啟目視著妲己,將七殺橫在胸前。神魂出竅破解了永眠之域的秘密后。這禁錮的空間已然對他失去了作用。

他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從中遁走。而是選擇直面妲己。除了仰仗手中的魔劍七殺和煉妖壺之力外,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這或許是他能救出甄宓最好的機會!

或許也將是唯一的機會! 想要救出甄宓,妲己必死!

況且自己身為煉妖壺的主人而妲己乃是上古大妖。今世相逢,二者之間早已沒有任何可以迴轉的餘地。

如果身處在無雙現實世界,僅僅是被妲己控制的呂布、司馬懿等人,便足以讓自己拼盡全力才能應付。

而此刻在這奇妙的意識空間內情況又自不同。

有了異能掌控技能支持下提升到了滿級的心靈異能,還有祭煉成魂器的煉妖壺和以蘊靈決溫養做分身的魔劍七殺。

所有這一切加起來,將成為自己敢於同妲己正面一戰的資本。

尤其是七殺劍。

雖然蘊靈尚未大成,平日里最多只能將之當做普通兵刃使用。

可自從上一次對戰黑孽時七殺自主出現異動之後。周啟每日不斷用心神與之溝通,已經漸漸知曉了此劍的一些妙用。

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便是,此劍不但如尋常寶劍一般可以斬殺肉身;同時還能以意志進行驅使,化作無形之劍斬殺神魂!

作為上古大妖,妲己怎會少了神魂攻擊的手段。

因此他早早便將七殺列為自己的手段之一。沒想到果然派上了用場!

一念到此,周啟神念急轉!

「心之所至,念之所至,心有多大,這宇宙便有多大!」老師查爾斯博士曾經的教導在腦海中不停回蕩!

「七殺!起!」

隨周啟心念一動。隱隱聽到位於七殺劍劍柄處那顆猙獰的獸首發出了一聲兇狠的咆哮。

「錚!」一聲劍鳴,古拙的劍身騰空而起!

三尺長的劍鋒臨空幻化做了一柄幾達百尺的開天巨刃!

蠱惑 「殺殺殺殺殺殺殺!」

七個血紅的殺字從周啟的額頭,胸口、丹田以及四肢飛出,往森寒的劍身中一鑽!

「表作情深,行矯揉造作之輩,殺之!」

「貌似忠良,暗男盜女娼之輩,殺之!」

「口蜜腹劍,且忘恩負義之輩,殺之!」

「自詡公正,妄陷民水火之輩,殺之!」

「面呈孝道,視親為犬馬之輩,殺之!」

「兩袖清風,唯見錢眼開之輩,殺之!」

「廣納賢才,實嫉賢妒能之輩,殺之!」

凡此種種!天下無不可殺之人!

劍出殺神!劍過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