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武台上的魏生,實力確實不俗,但相貌著實有些難看,特別頂著那個蹭亮的光頭,臉型有些像個橢圓的大西瓜。

一旁的崔虎,更是毫無顧忌,直接哈哈笑出聲來。

「這死光頭,確實長得丑!」崔虎聲音很大,同時傳遍了整個空谷。

四周的武道中人,望向淮江劃分區域,目光落在葉靈身上時,也是很快都明白了過來發生了什麼。

感情是嫌棄人家長得丑,不想上台比試,這種理由此地的武道中人,怕也是頭一次聽說。 此時葉飛聞言,臉上的表情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台上那人修鍊方式,明顯偏向於橫練,葉靈手中的武道正好可以剋制,他這才想讓自己的妹妹第一個上場。

「淮江代表!你們…不要太過分了,隨便上來一個,看魏爺不生撕了你等。」魏生面色有些發青,被人當眾說長得丑,任誰都會受不了。

此時台下的葉飛,臉上不免露出思索之色,葉靈不想上場的話,他還真不知道派誰上去比較合適。

「我去吧,你別忘了,我手上也有著一件靈器呢。」一旁的藍菲此刻面露微笑,站到了葉飛的身旁。

葉飛轉頭望向身旁之人,沉默片刻之後,隨即微微點頭。

「你小心點,要是不行就直接下台。」葉飛臉上露出關切之色,輕撫著藍菲的臉頰,低聲開口叮囑道。

如今的情況,藍菲上去一戰,確實是最好的選擇,靈器之威絕非是什麼橫欄武者能夠輕易抵擋的。

「你呀,就放心吧,我早就不是以前那個弱不禁風的女孩了,說不定現在連你都打不過我呢。」藍菲輕抿著嘴唇,臉上多了幾分調皮之色。

這一天她已經等候了許久,能夠為葉飛一戰,對於藍菲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

葉飛淡笑一聲,隨即不在多言,向著眼前之人點了點頭后,隨即抬頭望向了鬥武石台之上。

如此同時,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藍菲身形一躍而起,半空之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穩穩地落在了鬥武石台之上。

「淮江代表,葉家藍菲。」藍菲上台之後,整個人氣息陡變,身上泛起一股難以形容的陰寒煞氣。

這股力量來自那邊黑色短刀,同時與藍菲氣息相連,她體內的真氣也因為黑刀的關係,其內夾在著一股陰煞之力。

此時空谷之內,眾人的目光同時向著鬥武台上聚集,目光落在藍菲身上之時,眼中均是不免露出驚駭之色。

但凡來到此地的,至少都有著內勁實力,每個人的見識也是極廣,他們一眼就看出,台上這個女孩年齡不大,但實力卻是有些深不可測。

鬥武台之上,魏生只是輕撇了藍菲一眼,眼中的輕視之色半點不減。

「一個小姑娘,也敢上台與魏某一戰,簡直自尋死路。」魏生低哼一聲,臉上的表情同時陰冷許多,看其模樣似乎並沒有打算手下留情。

對於方才葉家之人的話語,此時這魏生心中怒意顯然未消。

話音未落,魏生猛然大喝一聲,身形帶起一道罡風,直接向著前方的藍菲襲卷而去。

「一拳就能打廢你。」魏生目光凝聚,全身的真氣暴漲,在他的右臂之上聚集成了一道無形的護臂之影。

出手可謂不凡,這種手法正是武道常用的技擊之術,雖然比不上道術那般霸道,但從一位築基強者手中施展而出,那威力自然不容小視。

藍菲眼中黑芒閃現,身子沒有後退半步,玉手輕抬之下,一道漆黑無比的霧氣,在她的掌心凝聚成型,化作了一把黑色短劍。

「斬黑影。」藍菲輕喝一聲,揮手就是一劍斬下。

霎時間幽黑的光芒閃現,一道黑色劍芒陡現,順著短劍的劍尖划落而出,其內的散發出的陰冷煞氣,讓人見到都忍不住為之心顫。

此時空谷內的看台下,葉飛嘴角泛起淡笑,此劍斬下勝負已分,這件靈器在藍菲手中,比在那韓立手中爆發出來的威力似乎還更強一些。

「葉飛,我寶貝孫女施展的劍術,是你教她的?」淮江劃分區域,人群之中藍蒼此刻忍不住走上來,盯著葉飛開口問道。

若是吃驚的話,此刻怕是沒有人比藍蒼的感受更深,他可是深知自己的寶貝孫女,武道天資可謂平庸至極。

如今這才過去幾天,就能爆發出如此強悍的力量,怎能讓藍蒼內心不感到震撼。

「不是,那是靈器內自帶的力量,菲兒只是憑藉本能在攻擊。」葉飛臉上的表情不變,緩緩開口回應道。

無論是藍菲,還是他的妹妹葉靈,二女幾乎都沒有任何戰鬥經驗,更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學會道術,他之所以方向二女上台一戰,便是因為對於靈器的了解。

藍菲手中的黑刀,其內雖說沒有器靈,但那日在認她為主之時,其內隱約出現的殘靈,在藍菲的手中此刀的威力,可謂不輸真正的靈器。

「本能…這。」藍蒼一陣無語,隨即再次抬頭望向鬥武石台之上。

此時那魏生的身影,已經臨近藍菲,狂暴的真氣帶出陣陣爆裂之響,那一拳之力足以重傷築基強者。

「小姑娘,魏某身如磐石,豈是你一道劍氣就能抗衡的。」魏生不禁大笑一聲,竟是絲毫不在意那道迎面而來的劍氣,直接向著藍菲所在位置衝去。

隨著此人身形的臨近,那道漆黑的劍氣,穩穩地站在了魏生的護體罡氣之上。

萌寶入侵:Boss娶一送二 「砰!」一道脆響聲,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只見那道黑色劍氣,似乎根本無法破開魏生的防禦,斬下之後發出一聲脆響,隨即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被直接震碎了一般。

魏生臉上的笑容,頓時更盛了幾分,此刻他的身心距離藍菲已經不到三丈。

就在他抬起右拳,準備一拳結束這場比試之時,魏生的身子陡然一顫,不知為何竟是停頓在了半空之中。

「這是什麼力量!」魏生瞳孔微縮,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只見他周身的護體罡氣,似乎是在眨眼間破碎,全身泛起陣陣黑霧,整個人的氣息瞬間衰弱下來。

那一拳已經無法在轟出,魏生的身形隨即從半空之中跌落,重重地摔在了石台之上。

谷內的眾人,無疑不是心驚不已,一招擊敗華東武道排行榜排名第十五的強者,台上這女子的實力,顯然至少是築基境無疑。

「好強!這女孩今年才多大,淮江什麼時候有這種強者了…」

「她剛才說她是葉家之人,江東的那個葉家…」

「葉家竟然有這樣的高手,難怪前段時間敢與韓家叫板,果然實力不俗!」

四周的觀戰的武道中人,此時對於葉家的實力,似乎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同時望向淮江區域那邊,眼中也是多了幾分忌憚之色。

豪門小情人 鬥武台之上,那魏生已然倒地不起,顯然已經失去了戰鬥力,第一場淮江代表獲勝。

台上的藍菲,此時身上的氣息逐漸收斂,臉上的再次露出溫柔的笑容,隨即轉身緩步走下了鬥武台,回到了葉飛的身旁。

「我厲害吧。」藍菲顯得很是開心,彎著葉飛的胳膊輕聲開口道。

「厲害,比我厲害多了。」 原來我很愛你 葉飛臉上的笑容溫和,低聲開口回應道,同時輕撫一下身旁之人的長發,臉上表情溫和如水。

藍菲聽到這話,臉頰不禁有些微紅,笑容也是隨即更盛了幾分。

如此同時,隨著藍菲擊敗了那魏生,鬥武台最前方的石碑之上,華東武道大會的排名,此刻已然發生了變化。

魏生的名字,直接排到了第十六位,而他十五的位置,已然被藍菲這兩個字取而代之。

「你看,你厲害的都上榜了。」葉飛也是注意到了排行榜上的變化,此時忍不住開口笑道。

藍菲聽完之後,隨即轉過頭來,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石碑之上,臉上表情不禁也是一愣。

在反應過來之後,藍菲上下打量了排行榜一眼搖頭開口道:「這個榜單不準,怎麼沒有你的名字啊?」

「這個榜單的排名,是根據這次武道大會比試之人分析排列的,我並沒有上台出手過,沒有我的名字也在情理之中。」葉飛目光微閃,低聲開口回應道。

藍菲聽完之後,有些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隨即也是叜多問。

華東武道大會,淮江代表與天門代表的第一場對決,結束之快讓很多人都沒有想到,此時身處石碑旁邊的元志良,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

他在看了一眼回到淮江區域的藍菲之後,隨即轉頭把目光落在了,左側一旁韓家之人此刻所站的位置。

「那把黑刀,好像是韓家之物。」元志良內心暗道,目光同時凝聚在了韓家家主的身上。

空谷鬥武場的左側,韓家家主也是在同時將視線投來,二人的目光想回對視一眼,似乎暗中有所交流。

過去半響之後,元志良的目光收回,韓家之人的也是並沒有出面說些什麼,彷彿如同從未見到過那黑刀一般,眾人的臉上的神情恢復如常。

就在此時,空谷中央的鬥武場上,天門地區代表的第二人隨即出現在了台上。

「天門遠家,遠無雙。」

「葉家葉飛,你可敢上台與遠某一戰!」此人上台之後,全身的氣勢隨即爆發,目光落向了淮江區域的方向,大聲開口喝道。

他這一聲大喝,瞬間引起了谷內眾人目光的聚焦,更是使得葉飛也是下意識地抬起頭來,抬頭望向鬥武台上的那人。 空谷鬥武場上,那男子大約三十齣頭,一身黑色勁裝略顯鋒芒,言行之間霸氣十足,全身的氣勢衝天,顯然實力遠超之前的那位。

「華東武道排行榜排名第十,遠家的頂樑柱遠無雙!」

「遠家竟然第二場就上了此人,那位傳聞已久的葉飛,不知是不是此人的對手…」

「難說,能夠排名進前十的強者,戰力可謂驚天。」

那男子一上台,空谷之內頓時一片轟動,遠無雙的名頭在華東武道界,可謂是極其響亮。

據說此人二十二歲化境,不到三十便是踏入築基之列,其武道天資逆天,戰力深不可測。

「葉飛,你還不上台,遠某親自出手,今天就要你葉家在華東武道界除名。」遠無雙面露孤傲之色,目光掃向淮江區域。

本來這第二場,還無需遠無雙親自出手。

但剛才的第一戰,讓遠家顏面盡失,以免在發生這種意外,他才選擇了親自上台一戰,第二場遠家一定要取勝,而且要完勝。

台下的葉飛,看了此人一眼之後,隨即收回了目光,看其樣子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崔虎,此人交給你。」葉飛轉過頭來,臉上露出淡笑,望向一旁的崔虎。

葉家人通過這一次的提升,足以應付此次的華東武道大會,葉飛的實力遠超與這些世家子弟,他自然不會輕易出手,如果可以話直到大會結束,他怕是都不會上台。

「好的,葉小爺,看虎子我生劈了他。」崔虎眼中紅芒閃動,忍不住咧嘴一笑。

說著便是不再多言,身上的氣勢陡然凝聚,那黑色巨斧乍現,隨即一躍而起落在了鬥武台上。

「淮江代表,葉家崔虎,前來與你一戰!」上台之後崔虎大喝一聲,那粗礦的嗓音,頓時響徹了整個空谷。

而谷內的眾人,在聽到崔虎自報家門之後,眼中不免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他們本以為能夠見識到那位葉家家主的手段,沒想那葉飛竟還是指派了一個小弟上台。

鬥武台上,遠無雙在看到崔虎之後,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陰沉下來。

他可是遠家最強之人,又是華東武道排行榜排名第十的強者,這葉家只排上一個名不經傳的小角色上台,明顯是看不起他。

「哼,你也配與遠某一戰?立刻滾下台去,可留的一條性命。」遠無雙面色冷峻,掃了崔虎一眼后沉聲開口道。

台上的崔虎一聽這話,頓時瞪了瞪雙眼,同時舉起了巨斧在手中晃了晃。

「哪裡來的雜碎,也敢在你虎爺面前囂張,你可見過這麼大的斧頭?」崔虎說話的同時,全身真氣涌動,手中的黑色巨斧泛起幽光,感人一種威風凜凜的感覺。

「你敢罵我。」前方的遠無雙,臉上的陰沉之色,再次濃郁了幾分。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掌中靈光閃動,一件赤色矛形法器,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全身爆發出來的氣勢,遠遠超過了前方的崔虎。

「罵你怎麼,你這個小癟三,你虎爺罵過的人多了去了。」崔虎毫不畏懼,手持巨斧全身真氣同時遠轉到了極致。

那遠無雙身子輕顫,臉上的表情青紅不定,並非是畏懼崔虎此刻爆發的氣勢,而是他長這麼大還從沒有人敢罵過他。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鬥武台上,遠無雙長矛一橫,臉上泛起了一抹肅殺之氣,看其模樣並非指像點到為止。

「挑龍槍。」此刻的他已然無法容忍,身形帶出陣陣浪流波動,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崔虎的跟前。

那根赤色長矛,在遠無雙的揮動之下,爆發出一股無堅不摧之勢,直接前方之人的胸膛而去。

這雷霆般的出手,此人直接祭出了遠家的成名絕技,從這一點足以看出,遠無雙對於崔虎的話語很是在意,方才著實被氣得不輕。

「看虎爺劈了你!」崔虎身形沒有後退半步,隨即猛然揮動雙臂,迎著前方之人一斧劈下。

泛著幽光的黑色巨斧,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弧線,其內爆發出一股難以形容的渾厚之力,瞬間與前方的長矛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隆!」陣陣噪耳的爆裂之聲,在鬥武台上不斷響起。

二人交手之初,顯然沒有一人選擇先試探一番,出手都是極其果斷狠辣,如同生死之斗一般。

此時的空谷之內,周圍圍觀的武道中人,隨著這第二場的較量開始,在見到台上二人不斷碰撞之後,眾人都是忍不住一陣熱血沸騰,谷內的氣氛頓時推向了頂端。

「葉家果然名不虛傳,隨便出一人就是一位築基境的強者。」

「可不是嘛,這次武道會過後,華東武道排行榜怕是要變天了…」

「嗯,葉家那位家主,聽說實力也是極其恐怖,不知什麼時候才會上場。」

谷內的眾人,忍不住紛紛低語議論起來,兩場較量就連續派出了兩位築基強者,這足以證明淮江葉家的實力,很多人也是收起了之前的輕視。

此刻最為激動,當屬淮江劃分區域內,吳天雷以及另外兩大家主。

本來這次的武道大會,他們山大世家商議過多次,算上葉飛出手的話,只要能贏個兩場,這三個傢伙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可看如今的情況,這第一輪較量淮江甚至有勝出的可能,這也就意味著淮江地區,不在是華東武道界墊底的那位,怎能讓吳天雷幾人不激動?

「難道我淮江這次,真能全勝!」吳天雷內心暗驚,想起了剛才在外面之時,葉飛口中說出的那句話。

想到此處他的眼中,頓時精光大盛,隨即抬頭目不轉睛地盯著鬥武台上,生怕錯了任何一個細節。

雲嵐山空谷內,淮江劃分區域,站在人群中的藍蒼,在觀察了台上的二人交戰一會後,隨即緩步走上前來,站在了葉飛的身旁。

「崔虎雖然踏入了築基境,但還不是那遠無雙的對手,這一場你應該讓老夫上場。」藍蒼收回目光之後,轉頭望向身旁之人。

前方鬥武台上,儘管二人看似戰得難捨難分,但只要實力超越了化境之人,此刻都能夠看出,崔虎明顯落了下風。

二者之間,有著硬實力的差距,那遠無雙的實力,已經踏入了築基後期。

「藍老,韓家之人還未出手,你不用著急這上場。」

「而且,崔虎也不一定會輸…」葉飛臉上的笑容淡然,望著前方的鬥武台,低聲開口回應道。

如今的葉家,崔虎等人儘管已經踏入築基,但在戰力上與藍蒼,朱時水,這二人還是有著很大差距的。

華東武道會,今天才是剛剛開始,葉家的實力自然不會這麼快暴露,這一次葉飛要的是全勝。

「不會輸?那小虎子最多還能撐三分鐘,體內的力量就會逐漸消耗殆盡,絕對必敗無疑。」藍蒼撇了葉飛一眼,直接開口說道。

築基後期的強者,豈是一般的存在,但是體內真氣的強度,就超越了普通築基境太多。

「呵,藍老頭,你要是這般確定,與葉某賭一把,十件法器怎麼樣?」葉飛臉上的笑容,略顯有幾分靦腆,同時轉頭望向身旁之人。

「十…十件,你當老夫的法器都是白撿的嗎。」藍蒼嘴角微顫,不由地白了身旁之人一眼。

他說完之後,身子更是向後退了幾步,讓自己遠離葉飛,這小子從他手中忽悠走的法器,可謂是不在少數,這次說什麼他也不會上當。

葉飛淡笑一聲,輕輕搖了搖頭之後,隨即抬頭望向了前方的鬥武台。

在他的眼中,崔虎可不會這般輕易的落敗,儘管硬實力上有差距,但崔虎所修的功法特殊,只要他有必勝的心念,足以瀰漫同等境界內的實力差距。

完全可以這樣說,一旦崔虎拚命起來,築基境內無人能輕易勝過他。

如從同時,鬥武台上二人的交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遠無雙不愧是華東排名第十的強者,在不斷的碰撞中,身上爆出來的氣勢可謂完壓崔虎。

「葉家的小輩,你要是在不認輸,就可以瞑目了。」遠無雙手中長矛一抖,全身的真氣再度提升了一個檔次,無一股無形之力,凝聚在他的右臂之上。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長矛頓時舉過頭頂,向著前方之人劃出一道驚天弧橫。

「你虎爺不知道什麼叫認輸!」崔虎此時也是怒了,完全不管二人之間的差距,手提巨斧眼中紅芒閃動,竟是迎面向著那一擊之力撞去。

這種毫無畏懼之勢,頓時讓空谷內的武道中人,此刻都忍不住有些動容。

「此人無論輸贏,葉家崔虎這個名字,在下今日記下了。」

「葉家不簡單,能夠讓這這種猛然聽為其效力,可見那位葉家家主,也絕非等閑之輩。

「…」

空谷內的眾人,此時都是忍不住開口,同時望向台上崔虎的目光中,也是多了幾分敬意。

華夏武道傳承千年,身為武道中人,就是應該有這種無畏之勢,縱然是一死也不可後退半步,台上的崔虎這股無畏,此刻表現的淋漓盡致。 「轟隆!」一聲驚天悶響,帶著呼嘯的罡風,以前方的鬥武台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開來。

谷內的武道中人,此時越是忍不住紛紛定眼,向著前方的鬥武台上望著。

半響過後,煙消雲散,狂暴的力量平息之後,鬥武台的中央處,遠無雙手持赤色長矛,此時臉上氣勢,略顯的有幾分蒼白,顯然方才以及對他的消耗極大。

「哼,敢罵遠某,死不足惜!」遠無雙冷哼一聲,對於自己的這一擊之力,他有著絕對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