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凍住的古易,並不是不能出來,而是想要藉此更加深入的了解一些虛空掌,直到周秉宗等人的舉動,古易會心一笑:「原來師父這麼關心我啊,朝一峰之主大吼大罵,我什麼時候才能這麼威風!」

「罷了,今日就到這裏吧。」

目光一凜,星辰之力參雜着仙氣灌注在手上。

剎那,包裹着古易的冰塊,迅速的融化。

融化的冰塊,並未成水散落在地,而是直接被吸入古易的手掌之中。

不僅如此,就連擂台上那些寒冷的氣息,在古易融冰之後,也猶如龍吸水一般,朝古易聚涌。

「既然你想要我的命!」

「那麼,我廢了你,也理所應當了!」

直視半空中的柳煜,古易看出他現在並不好受,冷笑一聲,古易輕輕抬手。

無數氣息在掌心盤旋,此刻,古易就像掌控了擂台的所有一切。

包括柳煜的性命!

當秦季看到古易抬起手掌,他心神一顫,瞬間厲喝:「爾敢!」

「秦師兄!」冰冷的話語,周秉宗反扣秦季的手腕,死死的將他留在原地。

古易看了秦季一眼,笑了笑。

轉身,他輕聲而語:

「虛空!」

「嗡!」

不見其形,不見其影,唯有空氣中產生的劇烈波動,才殘留下一絲痕迹。

虛空而過,柳煜的身影如落葉般飄搖而下。

「噗通!」

「噗通!」

一聲,是柳煜落地的聲音;一聲,是秦季頹然而坐的聲音。

起身,秦季微笑:「周秉宗,小靈峰,我記住你們了!」

「帶煜兒回峰!」

秦季消失不見,寒照峰的長老們怒目而視,卻沒有再生事端,帶着昏迷的柳煜離去。

獲勝的古易走來。

「師父,沒讓您失望吧。」

「不錯!」周秉宗滿意的點頭。

「那就好。」古易笑着,摸起額頭:「師父,我剛才消耗太大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復,趕不趕得上明天的比試。」

臉色一暗,周秉宗扭身就走。

「師父!」

「師父?!」

。。。。。 ,

第412章

「廢話!老子們三個在容喜拿了點股份,出點利息,不行?」錢永宏,要面子啊,只能這麼說。

「哦,呵呵,原來如此啊!看來,虎年要到了,錢總財虎生風啊,呵呵」

「虎你大爺虎!趕緊辦正事!」

總監鬱悶,這錢總,又發點小財了,還不高興?

都什麼事啊?

他趕緊蓋了財務章,聯繫銀行,傳真材料,安排轉款。

這事,不到十分鐘,搞定。

錢永宏,一臉喪氣回辦公室去。

平時,不到兩分鐘的路,走了足有五六分鐘。

到了那裏,宋三喜笑道:「老錢,別哭喪個臉,振作一點。人生,誰沒個起起落落?男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付代價,很正常嘛是不?不好意思,接個電話」

手機,的確響了。

拿起一看,林洛嬌的。

他微微一笑,接聽,「林總,過年好啊!」

林洛嬌,在辦公室里,已是滿臉激動的通紅。

芳心,怦然亂跳。

甚至,激動的口乾舌燥。

「宋先生,宋先生」她的聲音,有些顫抖,「我真不知道怎麼說你了啊!」

「呵呵,那就不用說了。融資到位了吧?」

「嗯,到了,到了我快驚瘋了」

「冷靜一點!這一次,咱們要感謝百匯金融錢總和大股東徐正龍先生,他倆,可是把徐正龍先生的六億股金,給咱免息放貸三年吶,好人吶」

「我天」林洛嬌掩住紅唇,目瞪口呆。

她知道,免息三年,意味着什麼。

容喜怎麼都賺。

百匯金融,怎麼都虧。

徐正龍那個花·花·公子,這下慘了吧?

活該!

宋三喜旁邊,錢永宏,都要哭了。

老子不是好人啊!

宋三喜,你更壞啊!

「呵呵,林總,這下,咱可以舒舒服服過個太平年了。人心振奮,充滿底氣,來年大幹一場嘛」宋三喜一邊說,一邊拿起公文包里的煙,寫意的丟到辦公桌上。

然後,轉身朝外面走去。

錢永宏站在桌邊,看着兩條害事的煙,氣的啊,直抖冷!

他,不可能送宋三喜出門。

宋三喜到門邊,還在接電話,轉身對他揮了揮手。

一笑,撤乎!

錢永宏,氣的把兩條煙都砸到牆角了。

一屁股歪坐下來,整個人都不好了。

狗賊宋三喜,你特么倒過太平年。老子們唉!

錢永宏只得又起來,拿起計算器。

一陣啪啪直打,把老戴的利息算出來,然後,真的三個人均分。

這一算,他三個人,總利息每人要給出4620萬,每年1540萬。

錢永宏氣的血壓都飆升了,一陣陣頭暈。

沒害死宋三喜啊,結果,一人又搭了這麼多錢進去。

緩了好久,他才緩過勁來,分別打電話給黃長勇和王輝,說了下情況。

兩個傢伙破口大罵,最終又不得不認賬。

王輝說回去就求老頭子,非得把容喜的地,性質壓死,不讓他們開樓盤!

這,倒算是唯一讓人振奮的事了 轟!

震天巨響讓阿波洛世界都搖晃了幾下,一道絢爛霞光直衝雲霄,強勢撕開世界壁壘,貫穿無盡虛空。

「趙泰斌長老,來星空一戰。」張無忌的聲音從界外傳來,浩浩蕩蕩,極盡威嚴。

「他應戰了。」阿波洛世界的一座古城之中,趙冰雲抬起了頭,明眸遙望界外。

在她身邊,是很喜歡穿碧綠長裙的綠雲小師妹。

嗯、此時的她,依然是一襲碧綠長裙,晶瑩的耳朵上掛着碧綠流雲墜,一條碧綠帶在周身環繞。

只見綠雲小師妹悄悄看了看趙冰雲,眨了眨眼,好奇的問道,「大師姐,東玄聯邦不是你的附屬勢力嗎?」

在名義上,東玄聯邦就是趙冰雲麾下的勢力,可此時她卻讓趙家的趙泰斌長老去對付東玄聯邦,這操作,讓綠雲小師妹很是費解。

趙冰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不滿,喃喃自語道,「他們若真能歸順我就好了,可惜…」

綠雲小師妹秒懂,點着頭說道,「原來,東玄聯邦還不是大師姐掌控的勢力呢,難怪大師姐你要對付他們。」

趙冰雲搖了搖頭,美眸遙望天際,一縷神念飛了出去,「不是要對付他們,我只是單純的想知道,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了。」

「他?」綠雲小師妹眨了眨眼,八卦之心瞬空被點燃了,她下意識的靠近趙冰雲,滿懷期待的追問,「大師姐說的他,是不是馬上就要在界外迎戰趙泰斌長老的人?」

趙冰雲輕輕點頭,「東玄聯邦大總統,明教教主張無忌,此人隱藏極深,我很想知道他真正的實力有多強。」

綠雲小師妹似笑非笑的說道,「明白了,等知道他實力有多強,我們就好對付了。」

「小師妹…」趙冰雲沒好氣的瞥了一眼綠雲小師妹,低聲警告道,「你繼續胡說八道的話,我就只能把你送回飛雲古星去了。」

此言一出,綠雲小師妹連忙舉起了手表示投降,「哎呀大師姐千萬別,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了,你沒想真的去對付,只是想更多的了解他,僅此而已。」

水靈靈的眼睛轉了轉,偷偷問道,「大師姐,你老實說,是不是看上那位張教主了。」

「你呀,莫要胡說八道。」趙冰雲一愣,連忙瞪了綠雲小師妹一眼,俏臉卻是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綠雲小師妹得意的笑了,輕輕推了推趙冰雲,「還不承認,大師姐你臉都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