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真的乖乖聽話坐了下來,「好,我不靠近你,但是你會不會靠近我就不知道了。」

蘇錦溪明白他話中的意思,「我不會!」

「是么?你杯子裡面早就被人下了葯,那葯越到後面就越讓人失去理智。

錦溪,就算我不主動,到時候你也會主動求我碰你。

也好,我不著急了,與其強要了你,還不如看到你來求我的樣子。

想想我就覺得渾身血液沸騰,錦溪,也不知道你媚態撩人是個什麼樣子?」

蘇錦溪緊緊咬著唇,「我說了我不會!」

「會不會不是你嘴硬說了算,一會兒你就知道這葯有多厲害了。」

蘇錦溪靠在牆邊,目光冰冷的看著周良,手中的匕首沒有放下。

她一定不會讓周良靠近自己,周良慢悠悠的倒了一杯紅酒。

看到蘇錦溪小臉一點點染上了不自然的紅雲,他知道藥效已經要發作了。

與其強逼發生什麼意外,他不如坐等蘇錦溪忍不住了朝著他哀求。

一想到過去自己苦苦追求的女人到時候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要她的畫面就覺得美好。

蘇錦溪,在人前你不是裝得比誰都清純么?我倒是要看看你浪起來是個什麼模樣?這一次,你輸定了!再強悍的毅力也不可能熬過那種葯的藥效。 終究還是坳不過心中的執念,穆七想見那個大哥哥。

哪怕知道前面的路很危險,也許穆塵不會同意她去,所以才會一直隱瞞,穆七思索再三。

穆塵有穆塵的考慮,而她也有想要見的人,所以她同意了卡特的決定,趁著穆塵離開古堡的時候離開。

卡特似乎早就有所籌謀,一路上都很順利,穆七心裡也在猜測卡特是不是對自己有所圖,自己就像是走入了他的圈套一樣。

但圈套裡面的東西太誘人,哪怕明知道有問題穆七還是願意去冒一冒這個風險。

好在卡特並沒有傷害她,兩人平安到達中國,卡特將她安置在一個地方,還給了她一些錢財,讓她乖乖等自己。

穆七呆了幾天實在呆不下去就打算自己去透透氣,哪知道她的運氣就有這麼倒霉,一出門遇上人販子。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竟然通過人販子的關係讓她見到了一個人。

穆七被人救了出來,還被帶到了一個很大的別墅裡面,在薔薇古堡呆習慣了,穆七好奇的打量著這裡陌生的一切。

直到耳後傳來一人的聲音,「你是小七?」

穆七一愣,這道聲音有些耳熟卻也很陌生,她轉身看去。

不遠處站著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金髮藍眼,她一眼就認出了他是這些年來自己想了很久的大哥哥。

卡特沒有騙自己,他真的在中國,自己真的見到了他。

一時激動,她像是平時對穆塵一樣飛快朝著司厲霆奔去,「大哥哥!我找到你了,我終於找到你了。」

然而那個男人卻並不是穆塵那麼迎合自己,他渾身都散發著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氣息,甚至在自己即將靠近他的時候他皺了皺眉。

身體被林助理拉開,「小姐,你冷靜一點。」

穆七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畢竟自己想了他很多年。

她竭力想要表明自己的身份,並且告訴他自己一路上的波折,司厲霆問了她很多話她都誠實回答了。

只是他似乎並不太喜歡自己,對自己很冷淡的態度,說完就讓人將自己帶下去,從那天起穆七沒有再見到他。

深夜裡,穆七抱著自己的雙腿,在外面的這麼多天讓她覺得很孤獨。

她本應該開心,自己就像是小小鳥兒一樣終於飛到了更加廣闊的天地,也見到了自己想要見的人,可她並沒有覺得一點開心。

期待了這麼多年的大哥哥,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將自己丟在這裡以後就離開了。

從小被人寵著的穆七心裡是難以適應這種落差,她想琳達,想穆塵。

在她打算要不要回家的時候,穆七終於見到了那位傳說中的姐姐。

兩人長相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睛是藍色的,兩人就像是照鏡子一樣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更神奇的事情大哥哥竟然是她的姐夫。

穆七還沒有接受這個消息,也許是離家太久沒有服藥,加上連日來的奔波以及心理落差巨大,穆七昏迷了。

她以為自己要死了,昏迷前最後一個念頭想的就是穆塵,如果自己死在異國他鄉,穆塵該有多難過。

據琳達所說,上一次她差點死在手術台前的穆塵有多難過。

一方面穆七甚至覺得自己死了也好,這樣就不用再連累穆塵,至少她在死前見到了自己的姐姐,她已經無憾了。

事實證明閻王爺還沒有收留她的打算,她醒了,顧錦是一個很溫和的姐姐,還有一個更活潑的姐姐。

穆七覺得這是自己一輩子最幸福的一天,她有姐姐了,還是有血緣關係的姐姐,她不再是一個人。

顧錦還答應要帶她去吃川菜,吃什麼她並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和姐姐一起吃。

就在穆七開心之時穆塵帶著一身寒氣席捲而來,終究還是被他找到了。

「塵哥哥……」

在對上穆塵那張堪比修羅的冷臉,穆七可以想象自己擅自離開的這段時間穆塵有多擔心她,他帶著一身疲憊和風塵僕僕趕來。

身體被重重攬入懷中,彷彿要將她揉入骨髓深處。

「你沒事吧?」他聲音喑啞。

本以為他找到自己會是責罵,甚至是憤怒,沒想到第一句話竟然是關心。

穆七溫柔道:「塵哥哥,我沒事。」

對上他那雙泛紅的眼睛,這些天一定將他急壞了,穆七心裡十分自責,自己一時的任性讓穆塵擔驚受怕,她是不是太自私了一點。

「沒事就好。」穆塵一把將她抱起,「跟我回去。」「塵哥哥,不,不要……」穆七攬住他的脖子連連搖頭,「我不是不願意和你走,只是我剛剛見到了姐姐,答應了和她一起吃飯,至少……等我吃完這頓飯和她們道別再

離開好不好?」

她的請求穆塵一向是會同意的,只可惜這次沒有奏效,穆塵強制性將她帶走。

穆七不明白從小那麼疼愛自己的哥哥,就算是自己提出要天上的星星恐怕他也會給自己摘下來,此刻只是這麼一個小請求而已。

他眼裡的紅血絲,還有疲憊的臉頰讓穆七將脾氣都咽了下去。

穆塵為她做得夠多了,她相信不管他做什麼都是為了自己,所以穆七沒有怪他。

她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親自和姐姐道別,不過還好,她這一趟見到了姐姐們,也不算白來。

姐姐很溫柔,大哥哥竟然是自己的姐夫,她們還有一個兒子呢,穆七想想就覺得幸福。

穆塵似乎很著急,中途沒有停留,直接將她帶回了薔薇古堡。

「小姐,你終於回來了,你要是再不回來就要擔心死我了,你就算要走也得將我帶走啊,你說你身嬌體貴,從小就沒有出過遠門,要是出點事可怎麼辦?」

琳達淚流滿面,拉著穆七仔仔細細的打量,「小姐瘦了,一定是在外面吃苦了。」

「琳達,我沒事,這一次出門我見到我姐姐了。」

「真的嗎?她和你像不像?」

「像,簡直是一模一樣……」穆七就像是一個小話癆不停的給琳達講述這一趟的收穫。

穆塵一言未發直接回房,琳達趕緊拉拉她的手,「小姐,你這次偷跑塵少爺可是擔心壞了,看他那疲憊的臉就知道肯定幾天幾夜沒有睡覺了。

你說你也是,怎麼隨隨便便就跟人跑了,也不怕遇到人販子被拐賣了!」

「我這次還……」

提到人販子穆七想到自己的經歷卻是有些驚險。

「還什麼?」

「沒,沒什麼,我知道錯了,塵哥哥怪我也是理所應當的。」

「你知道就好,塵少爺每天可是為你操碎了心,你就長點心吧,讓咱們塵少爺每天好過一點。」

琳達絮絮叨叨,穆七和她歡喜的聊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一直到夜晚,她都沒有看到穆塵。

回來的路上穆塵就一直少言少語,穆七知道他在生自己的氣也不敢去打擾。

夜深了,穆塵睡了嗎?

穆七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悄悄去了穆塵的房間,房間靜悄悄的。

要是以前自己一推門他就會有反應,今晚卻是紋絲不動,「塵哥哥,你還在生我的氣么?」

穆七一臉委屈的神色,心想這次穆塵是真的生氣了!

靠近床邊,她叫了好幾聲都沒有得到回應,一伸手,穆塵滾燙的體溫讓她膽戰心驚。

穆七臉色大變,「塵哥哥,你怎麼了?」從小一直保護自己的保護神竟然病倒了,他高燒不退,就連穆七的叫聲都沒辦法回應。 從小到大都是穆塵保護穆七,他在穆七的心中就像是神一樣的存在,沒有任何弱點,也不會生病。

穆塵也只是人類,身體素質再好終究也是會生病的,只不過以前在出差的時候病了也就病了,在穆七面前還是頭一回生病。

穆七悄無聲息跟著卡特離開,卡特是什麼人穆塵再清楚不過,聯想到最近卡特和司厲霆那緊張的關係。

顧錦失蹤,卡特帶走小七,很顯然小七已經成了他手中博弈的籌碼。

一天沒有穆七的消息對於穆塵來說就是掏心抓肺,他又怎麼能休息得好呢?

多少天沒有合眼,路上又聽說小七進了醫院,穆塵再怎麼堅硬的心臟也被穆七嚇得夠嗆,連日來的擔心和疲憊讓他生病也很正常。

「塵哥哥,你,你不要嚇我!」穆七哪裡經受過這樣的事情,看著穆塵一動不動,摸一摸額頭是滾燙的。

穆七趕緊找了醫生過來,琳達看著站在一旁抹眼淚的穆七,「小姐你別哭了,醫生都已經檢查過了,塵少爺是勞累過度感冒。

塵少爺身體素質那麼好,肯定明天就好了,反倒是你心情不可以大起大落,你要是有個什麼塵少爺又會擔心你了。」

「都是我害的塵哥哥擔心,讓他不眠不休的找我,我該死。」穆七狠狠朝著自己臉上打了一巴掌。

「小姐,你這是幹什麼?每個人都會生病的,塵少爺生病只是意外,哪能和你有什麼關係呢?你瞧你臉都打紅了,少爺要是看到又得心疼你。」

在穆塵倒下的這一刻穆七才明白一個道理,穆塵也是會累的,他也會生病,他不是石頭人。

從小到大他一直在保護自己,因為自己的病提心弔膽,自己總是讓他擔心。

「我對不起塵哥哥。」

「小姐不要過度擔心,正如琳達說的,塵少爺身體素質很好,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復,時間不早了,小姐回房休息吧。」

「我不要,我要在這陪著塵哥哥,他守了我那麼多次,這一次該我了。」

幾人坳不過穆七,想著兩人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深厚情誼也就沒有阻止。

夜深,穆七靜靜陪著穆塵,看著最後點滴輸入他的身體,她從小到大也輸了不少瓶,輕車熟路替穆塵拔掉針管。

醫生說只要等明天塵哥哥就會好起來的,穆七關了燈乖巧的躺在他身側。

穆塵還是沒有醒來,身體哆哆嗦嗦,嘴裡還叫著冷,他很冷嗎?

穆七像是只小章魚緊緊抱著他,「塵哥哥,我抱著你你就不冷了。」

這樣她還覺得不夠,特地將房間開足了暖氣,還給穆塵多蓋了一層被子。

她站在床邊很滿意自己的傑作,穆塵哪裡在她面前展露過這麼虛弱的一面,穆七被他照顧了那麼久,第一次照顧他,將自己當成了一個大姐姐。

穆塵並沒有停止哆嗦,這怎麼辦呢?葯給他餵過,也進行過治療,就連退燒貼都貼了。

醫生也說穆塵的身體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捂一捂出了汗明早或許就好了,穆七也不能馬上再叫醫生回來。

她索性自己解開了自己和穆塵的睡衣鑽進了被子,和他肌膚相貼抱著穆塵。

聽說自己剛剛出生的時候體溫偏低,穆塵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將她死死護在懷中,用他的體溫將自己救回來的。

穆七將腦袋靠在他的頸窩,「塵哥哥,以前都是你保護我,這一次換我來保護你,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

每次自己發病琳達都會告訴她穆塵很擔心自己,穆七以為自己能明白,直到今天穆塵受傷她才知道沒有發生同一件事情之前你永遠不知道什麼叫感同身受。

穆塵倒下以後她才真的有了這種感覺,他還只是一個小感冒,自己是隨時隨地就會死去的猝死疾病,可想而知穆塵所背負的壓力。

「塵哥哥,對不起,以前都是我不懂你,白白讓你擔心了,只要你好起來,以後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穆七靠著穆塵睡去,哪怕晚上她熱得冒汗也沒有鬆開穆塵。

穆塵則是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被一隻大白貓死死的壓著,他在夢裡喘不過氣來,甚至還做了一個又一個可怕的噩夢。

他這是遇上鬼壓床了么?

一夜過去,穆塵意識渾渾噩噩漸漸蘇醒,動了動手指,指尖有著特別的觸感。

這是什麼?自己胸口難道還真的壓著大白貓?

夢裡的那隻大白貓變成了穆七的臉,穆七迷迷糊糊抬頭,「塵哥哥,你終於醒了。」

兩人在一起睡過不少次,可哪有這樣的姿勢,尤其是小傢伙頭髮睡得亂糟糟的,一臉迷糊的樣子。

所以剛剛自己碰到的不是什麼大白貓,而是穆七!

「七兒,你怎麼會在這?」穆塵聲音還沒有恢復,帶著一些大病初癒的沙啞。

第一反應是驚訝穆七幹嘛要趴在他身上睡覺,害得他做了一晚上的噩夢,覺得自己是被鬼壓床了。

第二反應是一眼就看到穆七是赤身抱著他的,噌的一下他的臉就紅了。

穆塵趕緊閉眼,恨不得自戳雙目,他他他一定還在做夢。

然而穆七壓根就不在意這點,昨晚一直擔心穆塵沒有睡好,伸手摸了摸穆塵的額頭,溫度好像降下來不少,她頭一倒又睡了過去。

被壓著的穆塵聽到耳邊傳來小傢伙平穩的呼吸聲,本就大病初癒的他壓根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穆七為什麼是這樣的姿勢。

關鍵是她似乎很累的樣子,現在要是將她弄醒他又於心不忍,可兩人這樣的動作實在有些不雅。

他本就喜歡穆七,穆七這樣躺著,他在清醒之後難保不會有反應啊。

在心裡默念著清心訣,聽著她的呼吸聲,穆塵一動不動像是石雕一樣,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折磨他!

穆七倒是睡得挺不錯,就是苦了穆塵全身僵硬又發麻,還捨不得叫醒她。

他毫無睡意,聽到門輕輕被敲響了兩下,琳達拿葯進來,一看到這個畫面自然想入非非。

穆七抱著穆塵睡得呼哧呼哧,一頭墨發散落下來,關鍵是因為太熱,被子滑落露出她的香肩,這麼看去兩人是沒有穿衣服的,事實上被子以下她們確實沒穿衣服。

當然穆七是為了給穆塵取暖,落在旁人眼裡顯然這就是另外一番風景。

難得小姐出去一趟開了竅,說不定昨晚兩人就發生了什麼,穆七被吃干抹凈,這會兒正在修身養性呢。

琳達心裡就像是過年那麼開心,小聲道:「打擾了,你們繼續……」

穆塵見琳達賊眉鼠眼的樣子就知道她想多了,張了張嘴想要解釋,偏偏又怕驚醒了小傢伙。

反正也睡不著,他仔仔細細打量著穆七,這張臉是從小看著長大的,看了這麼多年卻總覺得不夠。

她和顧錦長相一樣,不同的是多了一些少女的稚嫩,小臉睡得粉嘟嘟的,猶如一朵即將開放的薔薇般可愛。

天使一般的容顏讓穆塵鬼使神差的想要接近她的唇,他頂多只是紳士的碰過她的額頭,嬌艷的紅唇惑人不已。

只是親一下她應該不會發現的吧?不,自己怎麼能對妹妹這樣做呢!

另外一個聲音響起,「你又不是她的親哥哥,為什麼不能?要是不親就沒有機會了。」

「不可以,穆塵你不能做這種齷齪的事情,這不是君子的做法。」

「你穆塵做的哪件事是君子了?」穆塵拋開那些雜念,心臟咚咚跳個不停,腦袋一點點朝著穆七移動而去。 半小時已經過去,周良看著坐在牆邊的蘇錦溪,比起之前她的臉已經紅了很多。

他可以明顯看到汗水開始浸濕她的身體,就算沒有觸碰到蘇錦溪他也能清楚的知道她早就有了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