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就不應該留在人間的還有龍少決、金俊、王奎、顧栩、包括他左白帆等人……

楊暖暖笑着說:“那位可能會讓你失望了,阿king不是人,而我是人,與虎謀皮,死的肯定是我,我纔不會去做那些傻事,我沒活夠。”

楊暖暖在激左白帆,她在用激將法。

左白帆道:“你不行,誰行?楊暖暖別忘了,你可是楊家根正苗紅的嫡系子孫,這世界上就只有你行!”

楊暖暖說:“就算我是楊家的人,那又怎麼樣,我早就被趕走家門了,我現在先是楊暖暖,再姓楊。”

左白帆道的:“就算被趕出家門,你也是楊修的孫女,楊柔的女兒,你要是回去,楊家的那些酒囊飯袋,沒有一個敢和你做對。我想你應該還不知道。你們楊家現在就是一盤散沙。”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楊暖暖靜看着左白帆,她在心中暗笑。

左白帆,你果然早就將楊家內部的消息,打聽的一清二楚了。

這樣一來,我可真要好好感謝你了。

去廚房的金俊沒一會就端着熱乎乎的飯菜出現了:“楊暖暖,飯我已經端來了,你是在臥室吃,還是就在客廳裏吃?”

楊暖暖說:“就在客廳裏吃。”說着,她看着做左白帆問:“有沒有興趣一起吃個飯?”

左白帆笑了笑:“我很樂意和你們一起吃飯,但是我現在沒有時間,所以很遺憾,不能和你們一起用餐。”

楊暖暖也沒有多言,她轉身跟金俊說:“既然他不吃,那我們一起吃。”

“恩。” 悍妻來襲:BOSS非情勿擾 低頭擺放着飯菜的金俊恩了一聲,他心中悄悄地疑惑,楊暖暖什麼時候和左白帆這麼熟悉了。到現在金俊都沒看透左白帆,他可不認爲楊暖暖和左白帆認識會是一件好事。

“金俊,明天你陪我去A市吧,我想回家,會楊家。”吃飯的過程中,楊暖暖突然開口道。

“啊?”金俊用筷子夾住的一塊肉應聲落進盤子裏,“好好的,你回家幹嗎,老大會同意嗎?”

楊暖暖說:“我這麼久沒回家了,當然要回去看看了,至於龍少決同不同意我都無所謂,大不了不告訴他,我們自己偷偷的走。”

金俊擡眼看着一臉認真的楊暖暖,他呵呵呵的笑了一聲,心想,楊暖暖就憑你這小胳膊小腿的模樣,別說是你躲不過我老大的視線了,在現代都市,你連我的手掌心都翻不出去。

楊暖暖看了一眼面帶笑容的金俊:“你幹嗎一直盯着我看,行不行,你說一句話。”

“行,當然行了,我剛好想出去散散心。”金俊滿口答應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已經麻煩蘇月準備好車輛了,等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

金俊睜大了眼睛:“蘇月也去,不是隻有我們兩個人嗎?”不知道爲什麼,金俊的心理有點不爽。

“你在想什麼,我們兩個人孤男寡女……”楊暖暖翻白眼瞪了一眼金俊,沒有把話說完。

就在楊暖暖和金俊吃飯的時候,位於帝都市郊,專屬於龍少決個人所有的這片別墅區外,突然出現了一輛陌生的車輛。

這輛車一出現就吸引了躲在暗處的無數野鬼的注意力,野鬼們蠢蠢-欲-動,居然敢闖此地,車裏的人死定了。

那些躲在暗處中的野鬼,是這裏的暗衛,多數從外界到達這裏的人,往往剛踏進一步,便被野鬼撕碎分食,最後無聲無息的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道路旁低矮的綠化樹木在沒有風的情況下,突然一抖,一隻黑貓喵嗚一聲衝了出來,黑毛眼睛通紅,齜牙咧嘴,模樣看起來既兇惡,又邪氣森森。

攝政權寵:王爺太黏求放過! 那隻黑貓嗷嗚着擡眼看了一眼,在看到坐在車輛中的兩個人時,黑貓雙腿一軟,竟然一下攤在了地上。

眼看着車軲轆馬上就要碾到黑貓的身上,黑貓猛地覺醒,怪叫着跳回綠化樹木中。

黑色的汽車中,龍少軒坐在駕駛座上,他那雙比琉璃還要還看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眼眸靜的如同一塊透徹的寒冰。

李成就坐在龍少軒的身邊,他的腿上放着一臺超薄的筆記本電腦,細看之下,龍少軒的耳朵上帶着藍牙耳機,而李成腿上的電腦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張地圖。

地圖的目的地是一個紅色的小點,而那個小紅點所在的位置,正是楊暖暖的所在的位置。

智能自動報告方位的機械性女聲時不時的通過藍牙耳機傳進龍少軒的耳中,原本李成不讓龍少軒開車,但是龍少軒嫌李成開車的速度太慢。

李成不管怎麼樣,都拗不過一根筋的龍少軒。

那些躲在暗處的野鬼們沸騰了,它們都是第一次見到龍少軒,看着龍少軒那張和它們主子一模一樣的臉,野鬼們都吵炸了窩。

沒一會,龍少決手下的那些野鬼因爲龍少軒的出現而廝打在一起,暗無天日的潮溼之地,扭打在一起的衆鬼哇哇哇的亂叫着。

那場面看起來既血-腥,又……又搞笑。

所謂的鬼並非都是惡的,在不傷天害理的情況下,它們也是芸芸衆生中的一員,黃-瓜不罵苦瓜綠,就是這個道理。

“叮咚。”龍少決家的門鈴響了。

楊暖暖和金俊互相對視,他們的眼中不約而同的出現了疑惑,金俊眼中的疑惑尤其明顯,按理說,這裏絕對不可能會有人出現的。

那麼現在按門鈴的人會是誰?

金俊放下筷子問:“楊暖暖,你知道外面的人是誰嗎?”他知道外面的人,絕對不可能是自己人!

楊暖暖回答道:“我不知道啊,說實話,到現在我連這是什麼地方我都不知道。”

金俊想了想開口問:“會不會是,蘇月?”

楊暖暖說:“不可能,我沒有告訴蘇月我在哪裏,我只是請她幫忙準備了一下回家的東西而已。金俊,你怎麼這麼彆扭,想知道外面是誰,門一開不就知道了嗎。”

楊暖暖說着站起來,就要去開門。

金俊想到如今嚴峻的形勢,他知道在不知道來者是敵是友的情況下,絕對不能讓楊暖暖去冒險。

金俊一下子跑到了楊暖暖面前,他攔住楊暖暖道:“你等一下。”

楊暖暖問:“等什麼?”

對不起,我愛你! “叮咚。”

金俊道:“楊暖暖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和你說清楚一些事情,但是我告訴你,這裏絕對不可能有外人能找到,能找到這裏的人,要不然是我們自己人,要不然就是敵人。”

金俊說着跑到了一臺櫃子前,他拉開跪在的抽屜,楊暖暖的偃月劍和一把銀質的手槍靜靜地躺在抽屜中。

拿起偃月劍和槍,回到楊暖暖面前,把偃月劍遞給她:“所以,在這種時候,一定要小心一點。”

楊暖暖乾笑了一聲:“呵呵,好吧。”

楊暖暖和金俊並肩走到門口,他們一個人手裏拿着劍,一個人手裏拿着槍,金俊看了一眼楊暖暖,在確定楊暖暖沒露出一絲紕漏之後,他打開了房門。

“楊小姐,你好。”一開門,李成禮貌的問好。

“暖暖。”龍少軒興沖沖的走上前。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一看到李成和龍少軒,金俊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是你們。”金俊寧願看到顧悠悠。或者是冥界的其他異心者,也不想看到龍少軒。

龍少軒絕對會是一個大麻煩!金俊在心中暗想。

楊暖暖看到龍少軒問:“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

龍少軒的手裏提着保溫桶,他沒有回答楊暖暖的問題,因爲龍少軒不想欺騙楊暖暖。

“暖暖,這是紅棗阿膠粥,我特意給你送過來的。”龍少軒舉起了保溫桶。

楊暖暖說:“謝謝,真不湊巧,我剛剛纔吃過飯。”

龍少軒把保溫桶遞在楊暖暖面前:“沒關係,這個粥涼了以後吃,效果最好,味道也會更好。”

他已經這樣說了,楊暖暖還有什麼理由去拒絕呢,楊暖暖接過了龍少軒“特意”送來的粥。

接過粥之後,站着門口的四個人都先後保持了沉默,金俊在心中悄悄地盤算着,要怎麼解決龍少軒的這個大麻煩。

李成對楊暖暖的厭惡已經到達了頂峯,他看都懶得看楊暖暖,更別提別說了。

而,龍少軒呢,他的視線看起來像是在看楊暖暖,實際上,他的注意力早就落到了楊暖暖和金俊手中的武器上了。

龍少軒是何等聰明之人,看到這樣的情況,他知道,就算是回到了帝都,楊暖暖的生活依舊不平靜,她隨時都有可能遭遇到與生命相關的危險。

正因爲龍少軒知道,所以,他格外堅定了一個想法,那個想法就是——只有我能給暖暖一個安穩的生活,我必須想方設法的得到她,不管她是否願意,不管用什麼手段。

過了好一會,龍少軒突然的笑着問:“暖暖,我那麼遠過來的,你不請我去你家坐一會嗎,我很渴。”

楊暖暖不知道龍少決什麼時候會回來,她一點都不想讓龍少軒知道,她和龍少決之間的關係。

沒有別的原因,楊暖暖一直就是這麼一個爛好人。

到現在楊暖暖都始終記着龍少軒的體質非常差,他有先天性的心臟病。

實際上,龍少軒的心臟病早就被楊修醫治好了,爲了龍少軒,楊修硬生生的破了自己的修行。

但是,因爲這段時間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加上龍少軒的身體一直都沒出現什麼大問題,所以他許久沒去醫院了,以至於龍少軒徹底治癒了心臟病這樣的好消息,到現在都無人知道。

楊暖暖斜眼看着金俊,她眼中帶着詢問,龍少決什麼時候回來,我能不能清龍少爺進去坐一會?

金俊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他確實是不知道,天知道龍少決什麼時候回來。楊暖暖想了想她道:“這樣吧,我看今天的天氣挺好,這裏的風景又這麼好,龍少爺,要不然我們出去走一走吧?”

只要不進龍少決的家裏,只要龍少軒不知道楊暖暖和龍少決住在了一起,什麼都好說。

“好。”龍少軒點頭答應。

只要能和楊暖暖待在一起,只要他的身邊有她,就算是去地獄漫步,龍少軒也心甘情願,甘之如飴。

楊暖暖和龍少軒兩個人都是至情至性的善人,即便他們看起來有着千差萬別,底子裏的真性情出奇的一致。

楊暖暖扭頭對着金俊說:“金俊,你去拿兩瓶水來,我陪龍少爺去散一會步。”

金俊聽話的拿來了水,楊暖暖接過金俊手中的水之後,她笑着對金俊道:“你請李管家進去坐一會吧,要好好的招待他,他可是你老大家的資深管家。”

李成禮貌且見外的道:“楊小姐不必客氣,照顧我家少爺,我肯定對你千恩萬謝。”

楊暖暖和龍少軒並肩沿着這片別墅區的平坦寬闊的水泥路一直往前走,路邊的土地上種滿了各種各樣的鮮花,即使實在寒冬,這些鮮花也盛開的熱烈。

“暖暖,對不起。”走着走着,龍少軒突然低聲道歉。

正在喝水的楊暖暖一愣,她知道龍少軒爲什麼道歉,楊暖暖說:“你要是真的絕對有一絲抱歉的話,那麼現在你就最好保持沉默。”

“恩,我知道,你會心痛,而我不能絕對不會再讓你傷心了。”龍少軒側頭盯着楊暖暖看,語氣神情認真。

楊暖暖擰上瓶蓋,她想了好一會,才下定決心開口。

楊暖暖停住腳步,她看着龍少軒道:“龍少爺,我知道你對我好像有一點喜歡。”

龍少軒立馬糾正楊暖暖的說:“不是一點,我好喜歡你,我非常非常喜歡你,自從一年前我們在嘉恆影視公司的樓下初次相遇的時候,我便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了你,或者是,是……是……”

或者說,是愛。

楊暖暖道:“我們不合適,我懷過孕,龍少爺,你懂嗎?”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道:“我不懂我們爲什麼不合適,就算你懷過孕,那又如何?”

楊暖暖長嘆了一口氣,她無奈的搖頭:“總之,我們是好朋友。”

楊暖暖和龍少軒站在路邊,一輛黑色轎車突然出現在道路的盡頭。

轎車的速度極快,沒一會,車輛就停在了楊暖暖和龍少軒的身邊。

車停下來之後,楊暖暖的臉一下就僵住了,不會這麼倒黴吧,這都能遇到。

她知道在這個地方,除了龍少決之外,不會再有任何人會因爲楊暖暖和龍少軒的存在而特意的停下車。

在車子停下來的一瞬間,龍少軒的心跳陡然加重,那種心跳的感覺到提醒着他,龍少決,你哥哥來了。

楊暖暖和龍少軒視線雙雙落在了那輛車上,開車的司機是個生臉,楊暖暖從來都沒見過。

後座車門打開,一隻穿着結實登山鞋的腳伸了出來,隨即,一身黑衣,整個人看起來略帶些僕僕風-塵的龍少決下了車。楊暖暖的臉色一下就垮了下來,果然是他!

看到楊暖暖擰巴在一起糾結小臉,龍少決輕輕一笑:“楊暖暖,你好像很不想見到我。”

楊暖暖低着頭,她有氣無力的開口道:“是啊,我一點都不想見到你,你走吧,你趕滾吧。”

那輛車的車門還沒關閉,楊暖暖的軟軟的、不耐煩的聲音傳進了坐在車中的另一個人的耳朵中。

顧悠嵐靜坐在車裏,聽到楊暖暖的聲音,她勾脣淺淺地一笑。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在龍少決下車之後的,顧悠嵐也推開車另一側的車門下了車,她的嘴角帶着溫婉舒適笑容,那和楊暖暖長的極爲相似的眼眸中熠熠閃着光彩。

一看到顧悠嵐,龍少軒眼睛一亮,他的車裏居然還有別的女人,傻子都知道在意味着什麼。

但是再細看,龍少軒的眼神便稍稍的黯淡了下去,顧悠嵐的長相和楊暖暖有六分相似,面對那幾分的相似,這對龍少軒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啊。

一看到顧悠嵐,楊暖暖眼中的無奈盡數消失,轉眼間,她變成了一個戒備心十足的炸毛兔。

這女人是誰,媽的,怎麼會從龍少決的車裏下來。

“大哥,是因爲我擔心暖暖,所以,我纔到她家來看望她的,不過,暖暖的新家可讓我好找。”龍少軒的聲音打破了四人之間的安靜。

顧悠嵐隨即上前一步,她笑呵呵的看着龍少軒和楊暖暖:“這位肯定就是龍少將的弟弟了,你和你哥哥果然長得一模一樣,生命真是奇妙呢。”

龍少軒看着顧悠嵐:“我哥,和你提起過我?”他的心中出現了一種暗喜悅,一個男人向一個女人說明了自己的家庭情況,這說明了什麼。

顧悠嵐臉上帶着笑,輕輕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算是默認。

楊暖暖瞪着龍少決,這算什麼情況?

面對突然出現的顧悠嵐,龍少決略微有些生氣,顧悠嵐察覺到龍少決的情緒,她扭頭看着龍少決道:“龍將軍,我只是想和你的親人打個招呼而已,如果你不想讓我出現,那我現在就離開。”

顧悠嵐她出現都出現了,出現之後再離開,還有什麼意義呢?

楊暖暖看着顧悠嵐道:“不勞煩你離開了,龍少爺,我們走,別在這裏打擾人家了。”

“噢。”龍少軒點了點頭,楊暖暖率先邁步離開,龍少軒再說向龍少決說了一聲再見之後,他快步跟上了楊暖暖。

顧悠嵐看着楊暖暖問:“她就是你的……妻子對嗎?”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一個沒有半點心機的傻瓜,一個空有一副好外表的花瓶。

在沒有看到楊暖暖之前,顧悠嵐曾經悄悄地在心裏對楊暖暖做過無數中推測,在她的推測中都儘量的把楊暖暖想象的很強大。

今天,她終於看到了楊暖暖,見到之後,顧悠嵐懸着的心終於落地了,對於想顧悠嵐這樣表面單純,城府頗深的女人來說,楊暖暖對她完全構不成任何威脅。

可是,顧悠嵐忽視了一個最關鍵的點,那個關鍵點就是龍少決對楊暖暖態度,或者說是龍少決對楊暖暖的愛。

ωwш⊙ T Tκan⊙ c○

“是。”龍少決看着楊暖暖的背影回答道。

顧悠嵐溫柔的笑了笑:“她真漂亮,性格也很好,和你很配,怪不得你會娶她。”

龍少決眼睛一眯,他冷冷地掃了一眼顧悠嵐,沒有說話,轉身大步離開。

龍少決之所以娶楊暖暖,只是一個意外,而幾年前那場禁-忌的人與鬼之間的婚姻,是他和楊暖暖感情生活中的一個污點。

重生之逆天寵愛:首席老公太無賴 龍少決娶楊暖暖之時,從來都沒想過會愛上她。

楊暖暖一路往前走,龍少軒沉默不語的跟在她的身邊,楊暖暖豎着耳朵靜靜地聽着身後的動靜。

龍少決,你要是現在就追上來,我會原諒你的,楊暖暖在心中暗想。

楊暖暖滿心期待着,直到走到路的盡頭,龍少決也沒有追上來。

水泥路的盡頭是一個懸崖,楊暖暖越走越失魂落魄,要不是身邊跟着一個頭腦清醒的龍少軒,她楊暖暖現在已經失足墜下懸崖了。

龍少軒一把拉住了楊暖暖,待到楊暖暖站穩回神,他看着楊暖暖靜靜地問:“暖暖,你在想什麼?”

楊暖暖倒吸了一口涼氣,太險了,她故作鎮定的理了一下剛剛蓋住耳朵的短髮:“我沒想什麼。”

龍少軒盯着楊暖暖的眼睛,他說:“你的眼神,告訴我,你在撒謊。”

楊暖暖擡眼盯着龍少軒,她一字一頓,字正腔圓的道:“龍少爺,我真的沒想什麼。”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他忽然輕輕一笑:“那,我們回去吧,快下雨了。”

楊暖暖看着陰晴不定的龍少軒,她突然覺得眼前這個龍少軒很陌生,楊暖暖依稀記得曾經的龍少軒是個沉默疏離清冷的人。

他清冷乾淨的就像個神,但是現在的龍少軒依舊的清冷,眼眸深處總是陰沉沉的,沒有人能看透龍少軒的心思,

神可沒有那麼多不爲人知的心思。

“好。”楊暖暖點頭答應,面對這樣令人捉摸不透的龍少軒,楊暖暖不想過多和他說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