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剛張嘴,話便被謝金朋粗爆的打斷了。

“是,你肯定有說你找過的,呵呵,可是,你找到了劉祥,找到了陳曉威,爲什麼偏偏沒有找到我?你可知道那個時候我受到了何等的侮辱嗎?你可知道我當時可是有多麼的害怕與恐懼嗎?我就算是做夢也都在想着你來救我,可是,你並沒有來,你救了劉祥,你救了陳曉威,你再救了你那個怪物女兒,可是,你就是沒有來救我,你只不過是拿我當口頭兄弟罷了,呵呵,口頭兄弟啊,也就只是叫得熱鬧罷了,一旦真的碰上了事情之後便拿我當可以隨便捨棄的炮灰吧?”

謝金朋的話裏寫滿了悲憤與不甘,曾經的痛苦都一一浮現在他的臉上,顯然,那些事情都是真的,他半點謊話都是沒有說的,我可以想像到,他曾經一個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孤單的念着我們的名字的模樣。

“對不起,金朋,那個時候……”

“那個時候你有更重要的事?比如劉祥跟陳曉威或者是你的那個怪物女兒?又或者你在那個時候貪生怕死,害怕來救我就會跟我一起死在茅山?又或者,那時候的你已經開始留戀美人鄉了,嘖嘖,你身邊的女人到是一個比一個漂亮啊,喬沫沫,韶識君,周青稚一個比一個水靈,哦,對了,還有你的女兒,依她的生長速度,再等幾年估計就能長成一個水靈靈的大姑娘了,我不介意我再等她一等,到時候,哼。”

謝金朋的話裏非常的不懷好意,任誰也可以聽得出來他話裏的意思,我咬緊了牙,捏緊了拳,最後,卻還是鬆開了手……

如果是別人敢說這樣的話,我已經打落了他滿嘴的牙了,可是謝金朋,他是我的兄弟,我不能那樣子對他,我得跟他把道理掰開了揉碎了來講。

“金朋,你別說這樣的氣話,那個時候,我是真的沒有實力,沒有能力來搭救你啊,我也做了許多的努力來救你,甚至差點爲了救你而丟了性命……”謝金朋不爲所動,只是冷笑連連。

我心頭一陣發苦,這些話可並不是編出來說的話,遠的就不說了,那次知道謝金朋被許刈押解到某一個廢棄的工廠,我跟劉旭他們殺過去的時候,碰上了當時還是敵非友的韶識君,當時如果不是我們跑得快的話,還真就死在了韶識君的手底下了啊!

“桀嘿嘿嘿,陸寧一,你不用多廢脣舌了,不論你怎麼說,都掩飾不了你是一個忘恩負義之徒的事實!”血字鬼在旁邊煽風點火。

我冷笑着看着他,同樣冷笑道:“血字鬼,我他媽跟我兄弟說話,還輪不到你來插嘴教訓我吧!”

“呵呵,說你是個忘恩負義之徒還真是半點都不過份呢,你可是忘記了?當初要不是我,你早就被別的厲鬼給生吞活剝了,哪輪得到你現在在這裏裝逼?”

“就是!”許刈也開腔了:“當初如果不是我幫你幹掉那個李雪莉的話,你現在恐怕早就已經死了,怎麼說我也是你的恩人,你看看你現在是怎麼對你的恩人的?”

我啞然失笑,看着許刈跟血字鬼,無語的搖頭道:“喂喂,你們兩個真是……反正,我長了這麼大,還從來沒有碰到有比你們更不要逼臉的人!你們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臉皮居然會如此的厚?明明是兩個對我不懷好意的惡鬼,事後被我知曉了,咱們還打生打死的經過了這麼多回合,怎麼,現在你們居然跑來裝好人,裝恩人了?你們的臉他媽難道是比城牆還要厚嗎?”

我真的是開了眼界了,這兩個逗逼真的是把我逗得哭笑不得了。

“哼,廢話說多了蛋疼,陸寧一,說吧,你今天打算怎麼死?”血字鬼囂張的吼道。

“嘖嘖,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牛逼了?而且還有蛋了,話說血字鬼你不是女的麼?”我說話自然也是針鋒相對。他貞女巴。

“嘿嘿,本座吸收了七十萬陰魂與精血,早就已經沒有了男女之分,陰明之別,如果你是一個女的,我可以強暴你,如果你是一個男的,我也可以勾引你,怎麼樣,帥哥,來要一發嗎?”在說話的時候,血字鬼的身體飛快的變化着模樣,很快,他就變成了一個十七八歲的漂亮少女的模樣,身上什麼都沒穿,光溜溜的極爲吸引人,這少女很有咖喱國的風情,顯然,她就是七十萬死難者之一,血字鬼吸收了他們的精魂,現在可以隨意的幻化成他們的模樣,只不過,不論怎麼幻化,血字鬼身上的那種血紅特質,所以,哪怕這位少女的模樣無比的吸引人,對我來說也只是一堆垃圾!

不過,他這麼一說,我到是大概想到了他們貌似一脈的那些計劃了,雖然只想到了其中的一部份,但是有了幾分把握。

旁邊,何沐不動聲色的衝我使了個眼色,我忽然醒悟了過來,日他大爺的,這些狗日的是在拖延時間呢!

見我反應過來,何沐輕輕開口,沒有聲音,但是我卻看懂了她的脣語,那是說的‘小心’二字。

很明顯,這是一個等着我過來的陷阱,只不過陷阱似乎還沒有發動而已,只是,這是一個什麼陷阱呢?不過不管是什麼玩意兒,這肯定就是一個不懷好意的,所以,我打算退了。

“哼,多說無益了,金朋,既然你執意認爲是我對不起你,那我也沒法解釋了,今天時候不早了,來日等我擒下許刈跟血字鬼再來與你細說!”說完,我帶着何沐便打算退走了。

可就這個時候,血字鬼突然尖聲笑了起來:“桀哈哈哈哈,發覺不對勁了嗎?可是都到了這種時候,你以爲你還能夠走得了嗎?” “咔嚓咔嚓。”大地上,冰層開始解凍,一聲聲加快了速度的冰裂聲不時的在耳邊響起,城裏,那株已經失去了花朵的青花主杆也開始爆裂開了。上百米的巨大青花寸寸碎裂開,砸在大地上的冰層上,激發起更多碎裂的冰層。

可怕的爆裂聲響遍全場,然後就像是一個信號似的,會城的各個地方,都開始爆裂起一道又一道的冰裂聲,聲聲刺耳。

在我們腳下,那些被冰凍起來的屍體已經開始活動了起來,它們的拳頭打碎了冰層,正一點一點兒的爬起來。

那座巨大的血魔冰像也已經徹底的解凍了,那海量的鮮血再一次的沉入了地下,地下,一股可怕的‘砰砰’聲讓人心慌。

雖然已經知道是有陷阱了,但是面對這麼大的陣仗時。我還是嚇了一大跳的。

可是,事情還遠遠不止是這麼簡單而已,在不遠處的冰雪掩蓋之下,跳出來好幾道仙風道骨,實力超然的強大人物,一個都不認識,但是我知道。這些人,肯定就是茅山派的隱藏力量了,當我在,還不止於此,就像是在之前在海牙洞穴那裏看到伏擊我們的人一樣。這裏的人也遠遠不止茅山一家,崑崙跟龍虎山的人都有,只不過比例所佔都不大,主要的人物還是茅山派的人,他們足足有四名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茅山長老,另外崑崙跟龍虎山中都還有四個,這八個人,每一個至少都是二境府臺境巔峯的高手了距離董天宇很靠近了,而那個鬍子都長到了大腿根部那麼長的老道士的氣勢更濃,被他看上一眼,我的心跳都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起來!

“桀嘿嘿嘿。陸寧一,這一次看你往哪裏跑,今天,你就算是長了翅膀也休想逃走了!”血字鬼囂張的聲音特別的欠揍。

“呵呵。老子今天還就他媽不走了。”既然對方出招了,我自然也要接下!

更重要的是,我早就覺得不爽了,他孃的,一避再避,一讓再讓,我們不論怎麼退讓,敵人的腳步都會步步緊逼,再退,再讓,我們就不路可讓了!

這一次,老子要反擊!

這一次,老子要逆天了!!!

遠處,劉旭,張梓健,喬沫沫,莫家六兄弟幾乎是同時一時間到達了,這更加的爲了添加了幾分底氣。

“呵呵,你以爲憑着你們這點人就可以跟我們做對嗎?簡直天真!”許刈一聲令下,從更遠的地方,一些實力次一線的茅山弟子衝了出來,人數足足有上百人。

“覺悟吧,陸寧一,今天,你死定了!給我殺,幹掉這些人,只留下一個陸紅伊即可!”許刈獰笑着退後了,與此同時,那八名實力高強的長老足足有五人朝我殺了過來,其他的只分出三人過去對付劉旭他們了。

我啞然失笑了起來,麻痹的,看來是真的想要一舉把老子拿下啊,居然捨得下這麼大的本錢,拿五名隱藏級別的長老過來對付老子。

沒得說,八面漢戒,啓動!

超級陰泉大寶劍!

“哧!轟!”一汪碧泉,自我手中沖天而起,眨眼間已經是百丈高度,足足三四百米長,它們組成一把旋轉不休的超級巨大的氣旋劍,氣旋劍沖天而起,彷彿把天都一下子給徹底的切開了似的!

陰泉寶劍的氣勢讓所有的人都爲之驚歎了,幾名攻過來的長老都集體嚇尿,所有的人不再攻擊,全部退避,同時,召喚法身,或者關二爺,或者銅虎銅龍,或者驚天劍氣來抵擋我的這一道可怕的攻擊。

百丈長,數丈寬的陰泉大寶劍完全無視了他們,我怒吼一聲:“全他媽受死吧!”,那巨大的陰泉大寶劍便斜斬而下,就像是一顆從天而降的流星,撕開空氣,撕開氣流,用一種可怕到了極點的力量轟然斬向了那些長老們。

銅龍銅虎,身高十米的關二爺,噴吐着耀眼光芒的可怕劍芒,在這道超級巨大的陰泉寶劍的面前全部都失了顏色,被一次性,全部,狠狠的,統統掃滅了,就跟紙糊的一般!!!

五名長老級別的人物,除了那個氣勢敢濃的長老避開了之外,其他的四個人全部被集體腰斬了,腸子脾臟全部掉了一地,手裏再高貴的寶貝,都被統統斬碎了,那些死掉的長老滿臉的鮮血,到死都完全不敢相信我居然一出來就用了這樣的大招。

他們自然是事先就已經聽董天宇說過我的這記大招的了,但是他們也聽董天宇說了,我這種大招只能使用一次,用過之後,便再也沒有力氣再戰了,所以我肯定會拿來保命用的,甚至,他們都已經了做好了最後關頭對付我這驚天一擊的準備了。

可是,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居然會在第一時間裏使出了這一招,而且這一招的威力比起董天宇所說的還要大上數倍,讓他們根本就沒有還手的餘地就被徹底的幹掉了。

死的人死了,沒死的人也被嚇破了膽,許刈也完完全全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我這完全沒有按套路出牌的招術讓他們一下子損失慘重了。

這尼瑪等於鬥地主的時候,地主二話沒說就甩了王炸一樣讓人措手不及啊!

不過許刈也已經不是普通人了,他的反應還是很快的,他馬上瘋狂的吼叫了起來:“他已經用了這一招了,大家快上,乾死他,掌門說了,殺了陸寧一重重有賞,可領三境神符一張,可得將金千萬,可成爲掌門或者大長老的關門弟子……”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那些已經嚇破了膽,猶豫着要不要衝上來的茅山弟子們都朝我撲了過來,甚至就算是有一些打算撲向劉旭他們的人也都調轉了槍頭對準了我們了。他貞叉技。

這個時候劉旭他們也已經跟對方的交上了手了,結果也是一面倒的屠殺,普通的茅山弟子對上實力提升之後的劉旭,張梓健他們只有被虐殺的,而那三名長老則被莫家六兄弟纏上爆打了,莫家五兄弟的出手讓這三名眼高於頂的長老級人物差點驚爆了眼球!

不過,就算是喬沫沫,劉旭,張梓健,張德卿,莫家六兄弟加起來,今天也註定沒有我搶眼,謝金朋,許刈,血字鬼他們甚至一刻不停的看着我這邊。

許刈從最開始的戰鬥的時候就已經犯下了一個錯誤,那便是他低估了我!

他以爲八面漢戒是我的最後的保命手段,呵呵,這個被武則天視爲極品垃圾的東西,現在早就已經不是我最厲害的寶貝了!

而且,許刈還犯了第二次錯誤,便是他認爲我使用過一次陰泉大寶劍之後便會徹底的無力了,這個其實也怪不得他,這是董天宇那個蠢貨給他透露的信息,他們的目光還是過於短淺的,他以爲我們會一成不變的等着他們來殺嗎?

這三個月畢竟不是白過的,三個月時間,我幾乎將之前的所學徹底的融匯貫通了,融會貫通的結果就是,我的實力比起之前爆漲了何止一倍啊?以前使用八面漢戒我還會脫力,可是現在,我纔剛用了三成力而已,況且,陰泉大寶劍比之前撒比亞的狂風刃威力要大得多,斬了一劍之後,居然還沒有消散,看着那些人衝過來的時候,我笑了起來,因爲,我完全還有時間再揮一劍!

對面那些人臉上已經寫滿了驚喜,他們認爲四位長老的死只是爲他們上位道路上鋪墊的一層金屍而且,卻沒想到,死神已經光照他們了…… 就像是巨人揮舞着對別人來說像是機場跑道一樣的巨劍一樣,我揮舞着這完全與我身體不相稱的巨大陰泉寶劍,胸中情不自禁的升起了萬丈豪情來!

問世間英雄人物,還他媽看今朝啊!

“轟隆隆隆隆……”劍,折返之後。斬下,斬起數十米高的冰花,劍鋒所覆蓋之處,一片殘屍斷臂,被撕裂的身體無力的倒下了,華麗的法術就像是紙紮的老虎一般徹底的碎了,毀了,沒了!

超過五十名茅山弟子朝我殺了過來,然後被集體一劍葬送了!

就連那名氣勢驚人,甚至躲過了第一波最可怕劍鋒的長老,也都在這一次的再次反撲中被幹掉了,他是被攔胸斬斷的,他的臉上的表情很精彩,簡直就像是日了狗一樣……

他萬萬沒有想到。他都躲過了第一波可怕的劍鋒了,卻在聽了許刈那個狗雜種的話後,居然鬼使神差的再次殺了過來,可惜,這一次因爲剛剛就受了重傷,所以,避無可避。無路可逃,被徹底的分屍,殺死了,甚至這位實力驚人的長老連對方的一根毫毛都還沒有碰到過呢,便死不瞑目了……

“轟隆隆……”可怕的勁氣餘波向着遠方擴散着。那片區域裏已經準備爬起來的死屍便劍氣徹底的絞碎了,只不過,這一道陰泉大寶劍的勁氣在此招之後,便徹底的崩碎了,沒有了力量,我手裏的那道巨形的劍氣,也終於消失於無形了。

可是這個時候,我面前的戰場上,也已經連一個活人都沒有了!

謝金朋驚呆了,不敢相信的看着這一切。

許刈痛苦的揪着自己的頭髮,揪得頭髮一把一把的往下掉他都還在揪着。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血字鬼不停的重複着這一句話,那可是五位實力超強的大長老啊!還有五六十位實力不弱的茅山精英啊!

居然被這區區兩劍徹底的幹掉了!

任誰都沒辦法接受這種現實,就算是我們的人也都驚只了,劉旭他們見過撒比亞的風刃斬擊。但是就算是撒比亞大神的分身那次施展出來的力量,也完全不如這一次我施展出來的實力可勁!

穿書後她成了惡毒女配 畢境,那一次撒比亞的分身雖然是掃飛了四尊六臂鬼王與一尊九幽冥虎,可,我這一次卻是直接秒殺了五位比六臂鬼王只強不弱的長老級別的人物啊!而且這些長老當時都是已經做出了反應了的,那些銅龍銅虎,那些關二爺,還有崑崙長老的劍氣,劉旭他們可是在兩界對話的時候見識過的,一等一的厲害啊!

可是這些玩意兒在我陰泉大寶劍的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樣,完完全全的不堪一擊了!

更何況,還附帶斬殺了足足五十名左右的茅山精英弟子呢,就算是這些人交給劉旭他們也得廢他們一翻手腳,更不用說還有五名那麼厲害的長老了。

然而親眼識過撒比亞分身施展旋風斬的張德卿卻是有着更直觀的認識,他估計,這道陰泉大寶劍的威力,起碼是撒比亞大神旋風斬的四倍了!

畢竟,撒比亞大神的旋風斬只能斬一次便會消失了,而陰泉大寶劍卻有着兩次施展的機會,雖然第二道的攻擊的威力會減弱不少,但就算是這第二次的威力,也遠遠強於撒比亞的旋風斬啊!

張德卿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在我保護之下的何沐,不禁感嘆起了我們的運氣來了,去了一趟觀音堡,居然弄回來了這麼好的一個寶貝,不僅能造出海牙鏡這種奇寶,甚至是能把撒比亞這種神級的八面漢戒一起改裝了。

雖然這八面漢戒被武則天稱之爲垃圾,但是這玩意兒對於普通的修練者來說,卻是不折不扣的神器了!

最後,就是莫家六兄弟了,他們也驚出來了一聲的冷汗,尤其是之前跟我打過一架的莫言劍跟莫言拳,他們臉色都很難看,因爲他們突然間想到,如果我跟他們打的時候如果是使出這一招的話,恐怕就算是他們六兄弟全上恐怕也只有被幹掉一條路可走吧!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掌門不是說他只能使用這招一次的嗎?而且他怎麼第一招就使出來了啊?”許刈已經完全嚇得懵逼了。

“草他麻痹的,不知道啊,鬼知道他發的什麼神經啊,那麼多高手,這下子直接洗白了……”血字鬼傻眼了。

“急個毛!都別急,他已經用了這一招了,他就相當於是一個廢人了,雖然沒有了這些垃圾長老,但我們在這裏難道還吃不下他嗎?”這種時候,居然是謝金朋最爲冷靜。

經他一提醒,許刈跟血字鬼兩個人都醒悟了過來。他貞討號。

“對呀,這裏可是我們的主場啊!桀嘿嘿嘿。”血字鬼有些興奮了起來。

“上,幹掉他,事不宜遲!”許刈不想再等下去了,一聲令下,血字鬼跟謝金朋兩個人同時閉上了眼睛,然後,謝金朋背後的衣服突然間被什麼東西撕裂了,一團鮮紅的血焰噴吐而出,在他的身後形成兩道比他人還要大上許多的翅膀,一下子就將他託得飛了起來。

這異變到是看得我一愣一愣的,沒想到謝金朋轉眼之間居然變成了一個鳥人,連翅膀都有了,而且看這造形,還他媽挺像是那種傳說中的墮落天使的,難道他是使了什麼不得了的法術才變成這模樣兒的嗎?

看到謝金朋動了起來,血字鬼也帶着他的招牌動作,身體緩緩往下沉去,就好像掉進了泥坑裏,而再看他的腳下時纔會發現,他的腳下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居然已經變成了一個血泥潭,他一掉進去便找不到人了。

至於許刈,他什麼都沒有做,他只是扭頭就跑,跑得跟兔子一樣快,好像身後有十隻狗在攆他一樣。

我靜靜的站在那裏看着他們沒有動彈,一是回氣,二是想要看看他產是想要幹什麼。

“很可怕的哦,嘻嘻,不出意外的話,今天我們來這裏的人全部都會死。”我正在看着謝金朋呢,身邊突然傳來了何沐的聲音。

我一愣,詫異的回頭問她:“什麼情況?”

“我在這邊十天了,研究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何沐不是那樣的不苟言笑,但是聲音還是挺活潑的。

“什麼東西?”我更是好奇了。

“一個陣法,一個巨大的陣法,這個陣法跟你女兒中的那種蠱毒,還有那具沒有了腦袋的黑金衛上的符錄是一脈相承的,只不過,這是一個超級巨大的陣法,是將整座城,方圓幾近七十里完全納入了陣法之中,僅佈下這個陣法所付出的代價都是你難以想像的。”

何沐的話讓我覺得有些毛毛的,我忍不住問她:“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說啊,這座城,已經是人家的手掌心了,現在想怎麼揉圓搓扁你們都可以,現在,剛剛的只不過是餐前點心而已,現在,纔是正戲開始!”

我有點暈菜了,不解的道:“喂,何沐啊,你可是跟我們一夥的吧?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淨是在把胳臂往外拐啊?難道你也叛變了?”我這話就只是開玩笑了,誰叛變了何沐也不太可能叛變的,因爲他的本體還在陸家村呢,再說了,她也並不是那種人。

“不是啊,我只是推測到了周青稚差點在這裏被殺了的真相而已,你想啊,周青稚是什麼人物?她在這裏都差點被殺了,最後不得不冰封涅槃,把這裏搞成冰天雪地,她自己也弄得跟個三歲小女孩兒似的,算是重新投了回胎一樣纔算打贏了對手,而你們想想,你們現在有周青稚的能力?” 何沐的話就像是一記響雷一樣劈在了我的腦袋上,是啊,特媽的,周青稚可就是在這裏折戟沉沙的啊!

雖然我並沒有看到過周青稚施展真本事,但是在兩界對話的時候我可是通過白蟲搶來的記憶以及劉旭他們的描述知道過周青稚的霸道之處的。只是,我還真的沒有細想過,那麼厲害的一個人,是怎麼在這裏幾乎被殺了的呢?

喬沫沫也說了,不到萬不得已,周青稚是不可能會施展那本命青花的,畢竟一經使用,就一切清零了,什麼都要回到三歲的時候重新開始,這是何等巨大的代價啊!

說起來,我欠了周青稚是一個比天還大的人情啊,只是從觀音堡回來就一直忙碌着,都還沒有時間好好的仔細的向周青稚道謝呢,儘管她現在只是一個小孩子的模樣了。

不行。下一次見到她,一定要好好的給她道個謝,現在還是解決掉眼前的一切爲重吧。

現場屍體破冰聲咔嚓不斷的響起來,地底下,那種類似於心跳的聲音也越來越響,另一邊,劉旭。張德卿等人跟茅山等人的戰鬥也已經接近了尾聲了,這是我們打過的最漂亮的一戰,我方零傷亡,將對方除了謝金朋三人在內的所有人全部斬首幹掉了,連那三個長老都沒有能夠例外。全部都被莫家兄弟輕鬆的毆打死了……莫家兄弟的能力太兇殘了,千年前第一正宗道門正一道的功法在他們的手中發揮得比劉旭他們強大太多了,哪怕就算是劉旭的八寶羅網大成不是對方的對手,三名長老幾乎是被他們給玩兒死的。

只不過,玩兒死了敵人之後,大家也都開始覺得氛圍有些不太對勁了,大地之下的那股子顫太過於可怕了,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有什麼可怕的惡魔即將出世了!

而且半空之中的那個謝金朋也更是讓人大跌了眼鏡了,誰都沒有想到謝金朋居然會一下子變成這個樣子,太出乎意料了。

那些屍體不停的破冰而出,自從那隻青花花杆碎倒了之後。 名門老公壞壞愛 冰的堅硬程度就已經沒有那麼的可怕了,那些屍體們彷彿是從冰凍之中‘活’了過來,雖然它們的行動力看起來相當的緩慢,可是當黑壓壓的屍體都爬出冰面來的時候。那種感覺還是相當的震撼的。

我皺緊了眉頭,難道現在就要使用裁決跟武戒了嗎?我還想多留留呢。

“要我說啊,你其實根本就不需要那麼緊張的。”正當我打算是不是需要使用武戒的時候,何沐又開口了。

我回頭無奈的看着她,道:“大姐,不是你說連周青稚都不是對手的嗎?我怎麼能不緊張啊?”

何沐聳着肩頭,道:“我不說了嗎?我已經研究出來了這個陣法了。”

“你是說這個陣法是黑金巫術中的一種吧?”

何沐搖搖頭,表示不知道:“黑金巫術我沒見識過,不過這個陣法分明就是一個巨大而複雜的聚靈陣,只不過這個巨陣由八百六十七個中形陣法與一千九百七十七個小形陣法支持運轉着,它們相互運作,相互掩飾着,如果不是周青稚來把這裏破壞了一遍的話,我可讀不出來這到底是個什麼陣法呢。”

何沐的話我聽得不是很清楚,她用相當專業的角度解釋了那些所謂的大陣法小陣法之間的函數關係,還在地上畫了一個個的讓人完全看不懂的圖形與符號,我只能無奈的搖頭表示聽不懂。

“聽不懂沒關係,你只需要知道我可以破解這個陣法就行了,不過呀,我暫時不想破。”

“爲啥?”我鬱悶了,難道說何沐還有什麼難言之隱?

“看到四周那一片花了嗎?”何沐衝我弩了弩嘴,我點頭,這花第一次來到這裏接周青稚的時候何沐就已經說過了,只不過當時情況太緊急,我們也都沒有太過深入的研究,難道這些花又有問題?

“那些花怎麼了?”

“等它們花開了,結了果了,成熟了,我就會動手了,所以,在這之前,你們要撐住哦,嘻嘻……”何沐笑得相當的燦爛。

“我日……”有些無語啊,還要等它們開花結果?那得等多久啊?

或許是看出來了我的擔心,何沐又道:“不用擔心時間太久,它們本來就不是普通的花,只需要等冰層散去,用不了多久它們便會開花結果了,注意,他們來了……”

果然,何沐所指的方向,一大片黑壓壓的死屍圍了過來。

我連忙叫劉旭他們過來會合,大意跟他們說了說何沐的打算,然後大家圍成一圈圈的把紅伊保護在最中心,然後,便準備開戰了。

這一次的戰鬥並不是面對高手,而是普通人,我去那幾名死鬼長老的屍體上搜了幾隻神兵卷軸出來,都是二境的卷軸神兵,我可以隨便使用。

其中有兩隻關二爺很是威風,剛剛這兩隻關二爺還沒有來得及使用,那名長老就被我幹掉了,不過,當時就算是他使出來了這隻卷軸,恐怕這兩尊關二爺也同樣難逃被幹掉的宿命,那陰泉大寶劍的威力,可不是那麼輕鬆可以對付的啊。

數不清的屍體圍了上來,這讓我們體驗了一把喪屍圍城的感覺,只不過,這種感覺卻並不刺激,因爲對們來說,這些屍體實在是太小兒科了,它們根本就傷不了我們,就算是衝近到了我們的身邊,也會被我們身上的護體氣罩給擋住,無論它們是使用咬還是抓的,都沒辦法對我們產生太大的影響。

整整一個多小時,那些屍體在不斷的攻擊着,無論是謝金朋還是血字鬼,都沒有更多的動作了,只是讓無數的屍體圍上來。

我們也沒有急,等着何沐出手纔是正事,而這個時候,圍了整個沙吉城一週的那些奇花也慢慢的從冰層裏露出它們的模樣來。

“吼!”地底深處,傳來了一聲可怕的咆哮聲。

何沐笑了起來:“呵呵,大家需要注意咯,這下面的血海肯定是這城裏的幾十萬人的鮮血了,那些人把這麼多的鮮血集中到一起來肯定是不懷好意的,而周青稚也是太厲害了,居然連地底都被凍住了,否則的話那尊血魔該是早就出來了吧,解凍那些鮮血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啊。”

“吼……”何沐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巨大的咆哮聲再一次的響了起來,緊接着,在距離我們幾十米遠的地方,一道粗大的血泉自地底猛的噴涌了出來,衝飛了好幾具屍體,直接就將這些屍體給衝成了碎屍片,而那些血泉噴涌出來之後,它們居然並不落地,而是在半空中一點一點兒的飛快結成一個巨大的血魔身軀,這尊血魔身體高足有上百米,看起來極爲壯觀可怕。

“轟……”又是一陣爆炸,接二連三的響起,那些屍體被衝撞得支離破碎,然而那尊血魔也終於成形,變得巨大而可怕,血字鬼的聲音緊接着響了起來。

“桀哈哈哈哈,陸寧一,你果真是一個蠢貨啊,居然輕易的讓我解凍了所有的鮮血,現在血海成形,你,死定了,連周青稚都不是我的對手,你們?桀哈哈哈哈哈……”

血字鬼狂妄的聲音像是放大了百倍,千倍,從那尊巨大的血魔身體裏傳達出來。

“哦?既然你這麼牛逼,那你敢不敢讓我三招呢?”我玩味的看着那尊巨大的血魔,血字鬼也不知道藏在裏面哪裏呢。他貞上號。

也不知道是自信心爆蓬還是怎麼的,我的這句明顯是玩笑性質的話,血字鬼居然囂張的答應了。

“哈哈哈,陸寧一,別說是讓你三招了,就算是讓你跟你身邊的人每個人三招又有何妨?你們,只不過是我面前的螻蟻,我要殺你們,簡直易如反掌!桀哈哈哈哈,來吧,今天,我便將你們所有人都撕成碎片,讓你們的鮮血與精魂與我融爲一體,桀嘿嘿,我到想要看看,今天,那個周青稚還能不能來再救你們一次!”

血字鬼的話剛剛說完,被我們保護在最中心的紅伊,突然間飛了起來…… 陽光傾瀉而下,將所有人的身上都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紅伊完全沒有憑藉任何紅伊,就那樣簡簡單單,直直接接的飛了起來。感覺就像是電視中那些吊上了威亞的演員似的,只不過,她的周身上卻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繩索的模樣。

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驚,不少人都想要上去抓住紅伊,但是緊接着,大家全部都愣住了,尤其是喬沫沫,因爲,我們居然看到紅伊的腳下居然綻放出了一朵蔚藍色的蓮花!

是的,不同於喬沫沫跟周青稚的蓮花,紅伊不僅成功的施展了蓮花絕技,更是花樣翻新了,蔚藍色的,簡直聞所未聞。不過誰都可以感覺得出來,紅伊的這朵蓮花的效果比起喬沫沫的要好上不少,至於周青稚的那沒法比較,因爲大家很少看到過周青稚的金蓮。

喬沫沫的白蓮一般是一步一走,蓮花會往喬沫沫想去的方向移動一米左右,所以看起來她就算是慢慢的走也比正常人跑起來要快上不少。

可是紅伊的就厲害了,一步之後蓮花居然有很強的彈性。可以將她彈出十幾米遠,然後她再輕巧的踩下一步,蓮花再次接住她往她想去的方向彈去,這也就是剛剛我們看到她平白無顧飛起來的原因。

“嘻嘻,爸爸。人家也學了些本事哦。”紅伊顯得很開心,居然大搖大搖的朝着血字鬼那尊巨大的血魔衝了過去,根本攔都攔不住。他縱協劃。

大家都轉頭看向了喬沫沫,喬沫沫苦笑道:“我沒教她,她就只問過我一些關於蓮花決的事情,誰知道她居然可以自己修練出這麼一個本事……”

“沒什麼好奇怪的,這就是紅伊,這就是千古陽體,她的學習本領比我們都高百倍,千倍,只不過以前是寧一太過寵溺她沒曾讓她學習而已。以前她只是一朵在寧一溫室裏的嬌花,現在,她已經開始帶刺了,嘿嘿……”張德卿笑了起來。有些興奮。

“可是對面可是血字鬼啊,連沫沫的師父都差點沒打得過的血字鬼啊……”張梓健卻更加的擔心,一幅想要衝上去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