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和愛麗絲端着飲料從櫃檯前走過。“翎生氣了?活該。”白帶着滿足的笑容。她的笑容非常自然,完全無法和平時的白聯想到一起。

“呃,你換了身衣服性格連也變了嗎?”

愛麗絲走到詢面前盯着他看了半天。“外遇?”

“呃,這種詞彙從哪裏學的……”受到“連續攻擊”的詢終於無法繼續冷靜下去了。就在這時紅樹走了過來,詢馬上將視線轉了過去。“閉嘴!!”

紅樹受到驚嚇不禁後退一步眼角出現了淚水。“我、我什麼都沒說啊!?”

“吵死啦,你們全都是敵人!!”

“呵呵,還真是熱鬧啊。”法姆將視線轉向門口,又有新的客人走進了咖啡廳。

白上前鞠了個躬。“歡迎回來,主人。”無論是動作還是笑容都無可挑剔。作爲一名女僕白毫無疑問是一流的。他和愛麗絲的確有過做女僕的經驗,但是和女僕咖啡廳的女僕不同是真正的女僕。

“呃,你這身衣服……反差還真是大啊。”這是一個熟悉的聲音。

當白擡起了頭時才發現。站在她面前的是庫維斯和貝奇。看到兩人的瞬間白僵住了。

“啊!我記得你,上次害我和庫維斯吵架的人。”

的確造成那個結果的元兇就是白,而且她是抱有明顯的惡意並樂在其中。


一旁的Sword察覺到庫維斯和貝奇馬上跑了過來。“約會?還真是親熱啊。”

“嗯,約會中哦。”

“不是!只是稍微有點空閒陪她出來走走而已。”庫維斯還是依舊以強硬的態度表示否定。

“呵呵,庫維斯害羞了。”

一旁的法姆看着她們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啊~年輕啊。戀愛嗎?看着似乎挺有趣的。”

“你和他們的年齡差不多吧?爲什麼不試試看?”

“呃,我說詢。你說這話沒問題嗎?還是說你是故意的?而且我可並沒有外表那麼年輕哦。嘛,反正我對男性向來沒有什麼好印象。好了,回去工作吧。”

“所有的料理都已近完成了。”

“呃,你的確很好用嘛。怎麼樣?如果對那邊的世界感到厭煩了乾脆移居到這邊吧?”

“呵呵,繞了我吧。”

一小時後詢等人完成了法姆的委託,在得到卡片之後大家在咖啡廳前的廣場上準備離開。魔女們依然穿着女僕裝。

“多虧了你們今天不用停業。不過還真是巧啊,正好今天來取卡片。女僕裝就送給你們了。這可不是一般的女僕裝,很難入手的稀有物哦。全部都是我親手做的,要好好珍惜哦。”

巧合?

正在詢以無奈的表情看着法姆之時一旁的紅樹開口抱怨起來。“這種東西我纔不要呢!!”紅樹依然沒有習慣這衣服。她非常在意着一旁的詢,躲在白身後避開詢的視線。“不要朝這邊看啊!爲什麼非要穿着這身衣服回去。”

面對紅樹單方面的敵意詢只好將注意力轉向別處。

“抱歉,都怪我把花瓶碰翻弄溼了你的衣服。”Sword的話完全感覺不到歉意,反而還樂在其中。

說到這裏紅樹的火氣又上來了。“Sword戰鬥時動作那麼幹脆,爲什麼這種時候會這麼笨拙啊!!”

Sword的笑容頓時僵了,似乎是笨拙兩個字起了效果。看來她的自我感覺還是不錯的,明顯受到了打擊。

這時白難得也插了話。“女僕裝的話我和愛麗絲已經有了。不過這套的裙子比較短行動方便不少、材質也非常不錯,即便是激烈的戰鬥似乎也不會輕易弄破。”

難得插話?收回前言,今天的白有問題!!爲什麼只是換了件衣服性格就能變成這樣!!

“呵呵,女僕的工作比想象中要有趣不少。”翎看着詢勉強得笑着。但是翎的視線卻使得白又對詢投出了冰冷的敵意。

白身邊的愛麗絲完全沒有在意周圍只顧着擺弄自己的衣服。正在愛麗絲擺弄起裙子時詢的視線移到了愛麗絲身上。白見了馬上按住了愛麗絲的裙子然後直接抱住了她。“連我妹妹也想出手?果然是危險人物啊。”

愛麗絲沒有反抗,她依然顧着自己擺弄着衣服。

“是是,投降。我已經沒有反抗的氣力了。”詢擺弄着稍有痠痛的肩膀放棄了辯解。“那麼我們差不多該走了。”

“這就走了?”一個男性的聲音從廣場的另一端傳來,強烈的壓抑感使現場的氣氛瞬間變了。僵了片刻後詢纔將視線轉了過去。愛麗絲感覺到危險馬上亮出了鐮刀。其他人也提高了警惕,一名男子站在對面的大樹旁。

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白色的襯衫上用黑色的蝴蝶結繫住領口。黑色較長的頭髮整體非常流順,但是劉海的卻稍有捲翹。他淡淡得笑着視線始終停留在法姆身上。

男子的身後還有一名女性。她穿着一身黑色女式西裝,下半身穿的不是裙子而是方便行動的西褲,面料稀薄但是它的強度絕對不差、白色的襯衫只露出領口。黑色的蝴蝶結填補了領口的違和感,白色的手套和黑色的皮鞋。橘紅色的短髮非常利索,一雙犀利的藍色雙瞳充滿了自信。

詢愣住了。

不是自滿,這輩子從來沒把“帥”這個子用在女性身上過。但是眼前的魔女……無論是動作還是外表讓人忍不住想到這個字。

“好久不見了,我可愛的妹妹。”男子的眼神透露出少許敵意,嘴角淡淡的笑容充滿了危險的氣息。 “哈~這邊可是一點都不想見你啊。黑騎士的主人馬可·貝爾斯德。”很明顯,法姆對眼前的男子非常反感。

“居然用全名稱呼自己的哥哥,真是見外啊。”

兩人開始對話後法姆的面具也脫落了。他們完全沒有察覺到,周圍的人因爲兩人所製造的氣氛都僵住了。

“那麼你也稍微做點像哥哥的事吧。”

看着眼前的情景詢聯想到了自家的“那兩隻”。吵架一旦進入這種狀態就會沒完沒了,因爲平日的習慣詢不禁開口了。“你們關係真好啊。”詢的話非常突然,而且一針見血。雖然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哪裏好!!”X2

“好了,閒話到此結束。怎麼樣?臨時工之間稍微切磋一下吧。”

法姆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我拒絕!她們是我的客人。更何況不論對我們還是對他們來說都沒有任何好處吧?”

馬可經常會來找法姆的“麻煩”,法姆會對他產生反感也是正常的。沒錯,馬可正是造就法姆討厭男性的元兇。


“只要參加就可以獲得我旗下所有酒店一年份的免費就餐卷。”

聽了這話法姆的雙眼亮了。“那麼我也能得到就餐卷嗎?”

面對法姆的興致馬克的笑容僵了。“怎麼可能!!但是,如果你那一方贏了,明天一天我會聽從你的一切命令。相反如果我這邊贏了,你明天一天必須聽從我的命令。”

面對馬克的問題發言實在是法姆也動搖了,她以難以置信的表情注視着馬克。“呃,你想讓自己的妹妹做什麼啊!?首先說在前頭,和女僕團利益扯上關係的事項我先拒絕掉。”

“我的目的是你,對其它東西沒有興趣。那就拜託了,貝璐羅茲。”

“看來必須得讓你那腐爛的大腦清醒一下啊。不過是否參加並不是我說得算。”法姆將視線轉向Sword等人,此時愛麗絲已經拖着鐮刀走了出來。貝璐羅茲迴應她上前走到了廣場上。愛麗絲停下腳步後擡起鐮刀指向貝璐羅茲。

“一年份的就餐卷!”……愛麗絲的發言使得原本不錯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

一旁的馬克感到少許不安。他看了看愛麗絲的肚子然後看向法姆的肚子得出了一個結論。“……同類?看來得給就餐券加上些限制。”

戰鬥開始了,愛麗絲將鐮刀甩到身後便向對手衝去。在相距三米的位置她利用鐮刀的長度發動了先制攻擊。她提起鐮刀便掃了過去。

貝璐羅茲的雙手發出淡淡的白光擺出了迎擊的姿態,她沒有做任何迴避徒手擋下了鐮刀。鐮刀毫無疑問刺中了她的手,但是她的手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好硬!”刀刃沒能穿透貝璐羅茲手套,但是愛麗絲沒有因此退縮。畢竟她的武器佔到了範圍的優勢,沒有理由退卻。她轉身全力揮動鐮刀,可惜還是被對方的手攔下。


就這樣愛麗絲髮動起連續的攻擊,但是她的攻擊都被對方的雙手擋下了。無奈之下愛麗絲改變了攻擊方式。她的身後冒出了兩條黑色鎖鏈飛向對手,同時鐮刀也斬了過去。

面對兩條鎖鏈和鐮刀的同時攻擊用手防禦是非常困難的。

貝璐羅茲不可能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她的右腳出現淡淡的藍色光芒。下一個瞬間她一腳踢出,小型的藍色氣流彈開所有的攻擊並擊退了愛麗絲。

愛麗絲後退幾步後立刻調整好姿態並將鐮刀至於身後。她的腳邊出現一絲黑色的電流。下一個瞬間愛麗絲的身影消失了。

當貝璐羅茲反應過來時愛麗絲正好從她身旁跑過,緊跟着的便是愛麗絲拖在身後鐮刀。貝璐羅茲勉強用雙手抓住了刀刃卻被愛麗絲一路向後拖去。雖然沒有倒地,但是體力的消耗非常劇烈。

很快貝璐羅茲就採取了措施,她右手的白光變成了紅色,紅光產生了強大的爆發力以拳擊將鐮刀連同愛麗絲一併彈開。

死神着地時貝璐羅茲已經衝了過來。她並沒有選擇防禦反而揮動鐮刀迎擊。鐮刀上出現的少許黑色火焰引起了北路羅格的注意,她雖然有些在意但是她沒有餘力去思考。她左手出現了紅光試圖用彈開攻擊尋找反擊的機會。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鐮刀穿過了她的手。鐮刀並沒有足夠的力量貫穿那魔力加護的手套,它無視了防禦。成功穿過防禦後鐮刀上的火焰消失了。貝璐羅茲立刻止步並用右手彈開了攻擊。隨後兩人拉開了距離兩人。

一旁詢正集中精神的看着兩人的戰鬥。每當有細小的發現詢的表情都會有所變化。但是他自己似乎完全沒有自覺。此時一旁的法姆正興致勃勃得看着他。

對方的能力並不難理解。那白光並不是魔法的護盾一類的東西,恐怕針對手套的硬化吧,而且強度非常高。腳上踢出的氣流應該是魔力,而且那些散開的氣刃應該擁有足以將岩石切斷的利度。紅光可以在瞬間產生強大的爆發力而使得拳擊的速度和威力大幅度上升。但是除了硬化以外的能力似乎並不是可以連續使用的,間隔大致在一秒左右。也正因爲這一點貝璐羅茲一次都沒有進行過高頻率的攻擊。她雖然有着優秀的平衡力,但是在使用強化拳擊後多少會出現停頓。死神依靠自己的本能戰鬥,經驗方面佔到了優勢。這場戰鬥贏得了!問題是還沒被使用的三階段能力。

愛麗絲的鐮刀上出現了黑色的電流。她揮動鐮刀,電流在與鐮刀相連的狀態下掃向愛麗絲的前方。貝璐羅茲沒有做任何迴避。當電流靠近她時沒有任何徵兆突然變成了黑色的晶體,她只是一擊手刀便將輕易晶體粉碎了。

仔細觀察粉碎晶體的過程中詢找到了線索,貝璐羅茲的周圍一定區域出現了異樣。她的周圍漂浮着大量的細小的紅色光點。電流變成晶體推測應該是那些光點的原因。

魔力的結晶化?麻煩的能力啊。愛麗絲的黑色電流似乎是多數用於瞬間加速不可能是第三階段的能力。那麼就只剩下那黑色的火焰了。

愛麗絲手中的鐮刀消失了,大量的火焰出現在她手中。火焰延伸到半空卻依然和她的手臂相連。正在貝璐羅茲摸索愛麗絲的意圖時火焰突然向周圍擴散,很快火焰就進入了充滿紅色光點的區域。但是這些火焰並沒有像電流一樣結晶化。

“……!!”貝璐羅茲一時間無法理解眼前發生了什麼,當她回過神時火焰已經斷去了她的退路。“切,糟了!”

“這些火焰是我的鐮刀的一部分。雖然可以變化成火焰的形態,但是它終歸是物體。”

“這種程度還無法突破我的防禦的!”貝璐羅茲也清楚現在的局勢對自己非常不利,但是她並沒有放棄。她認爲還有勝機。可惜這似乎只是她的錯覺,她的希望很快就被愛麗絲打破了。

“再告訴你一點,之前使用過的鎖鏈…那也是鐮刀的一部分。”突然火焰中伸出大量的鎖鏈將貝璐羅茲的活動空間再度縮小了。

“切!!”

“到此爲止。貝璐羅茲,是你輸了。”

聽到馬克的聲音後,愛麗絲的火焰和鎖鏈消失了。

“輸了啊。”話雖這麼說,貝璐洛茲的臉上卻帶着滿足的笑容。“雖然有些不甘心。嘛,今天就到此爲止吧。有機會的話再較量吧。”

此時法姆的心情格外愉快,毫無疑問她的視線緊緊盯着馬克。“哈哈哈!馬可,剛纔說的話不會反悔吧。我可是非常期待即將到來的明天哦。”

說完法姆走到了詢面前,她的手中出現一對黑色手槍。詢仔細觀察了下那對手槍,和m1911有幾分相似但是,整把槍都是晶體制成的。它通體漆黑除了把手兩側那兩顆透明的水晶外沒有任何圖文或裝飾。最重要的是它沒有槍錘和**,這意味着它不需要子彈。

“如果真的想知道真相的話,日後再來找我吧。這是追加的報酬。如你所見是騎士的武器。”



詢完全不理解法姆的用意,對於在這邊世界沒有實體的詢來說得到這對槍也沒有任何意義。

“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嘛。”法姆沒有在意詢是否接受這禮物,她將雙槍塞給詢後便向咖啡廳走去。

這時遠處的馬克態度變了,這也是詢第一次從他臉上感覺到類似殺意的情感。“法姆,你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嗎?”

光從馬克的態度來看詢便理解了這禮物有多沉重。

“不需要你說,我也非常清楚。那傢伙已經被我們封印了。而且這是我的所有物,我想給誰不需要得到你的許可吧。比起這個,明天早上八點。不準遲到!”法姆走進咖啡廳後馬克的視線立刻移到了詢身上。

“區區一個人類居然從法姆手中得到這玩意。如果對我妹妹出手的話你將成爲黑騎士的敵人!”馬可轉身離開了。這一瞬間詢的腦海中飄過了兩個字“妹控”……但是詢將這兩個字嚥了回去。如果不小心說出口的話,那一瞬間開始詢恐怕就會成爲黑騎士的敵人。

貝璐羅茲向愛麗絲看去,她那犀利的雙眼沒有因爲敗北而失色。片刻後她轉身離開了。這麼一來在場的只剩下陣營的人了。

白走到了翎面前,她的態度比平日更加認真。“翎,回去的路上我有話要和你說。”

詢察覺了白的意圖但是比起行動先考慮的壞習慣使他愣在了原地。這時右手傳來的觸感使他回過神來,Sword拉住了他的手。兩人看了看白和翎安心得笑了笑後轉身離開了。片刻後詢才反應過來自己正和Sword牽着手。他的臉紅了起來,但是他並不明白自己現在這份情感到底是什麼。

隨後白和翎也離開了。

“那麼明天晚上再見吧,愛麗絲。”在向愛麗絲道別後紅樹了離開了。廣場上只剩愛麗絲一人,她低下了頭過了許久都沒有動靜。周圍的一切彷彿靜止了一般,原本就有少許寒冷的夜晚變得更加淒涼。

“寂寞了?”一個活躍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愛麗絲擡頭看去,一名少年看着她露出爽朗的笑容。紅色的西裝馬甲與白色的襯衫搭配上紅色的長褲,明顯是服務生的裝扮。從年齡來看應該和詢一樣還是學生。紅色的頭髮稍顯雜亂卻沒有任何違和感,劉海間清楚得看得見一對藍色的瞳孔。

“還活着啊,弗洛克·勞蘭斯。”即便這樣的氣氛愛麗絲的表情也沒有大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