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聞言那裏還不知道周慧的話裏的意思,所以臉色有些像個害羞的大姑娘,對周慧解釋道。

“奧,那這樣說來,你那裏還在……”

周慧聞言鬆了口氣,但還是不由的再次確認道,這可是大事,一定要弄明白,否則這以後……自己真的和大虎在一起了,卻又不能人事的話……那麼自己的一聲幸福談何而來?

“嗯,”

大虎的聲音很小,對於這個問題,他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畢竟他沒有做過真正的男人。

周慧聞言臉上露出一絲隱藏的笑意,“哼哼,那我們的事怎麼辦?”

“呃……”

大虎聞言一愣,心說我們能有什麼事,不過只是瞬間大虎就明白過來。

“啊,要是你不嫌棄我的話,我願意保護你一輩子……”

大虎欣喜的對周慧道。

“嗯,我願意……”

周慧的臉微微有些紅暈,聲音有些扭捏的回道。

大虎聞言沒有在說什麼,而是用行動表達了自己對周慧的感情。

大虎靜靜的看着周慧那雙清澈的雙眸,慢慢的展開自己的雙臂,輕輕的將周慧擁在懷裏。

周慧沒有反抗,而是呆呆的看着大虎,她心裏有種小小的期盼,期盼眼前這個年青的小夥,能夠成爲自己的守護,她願意將自己的一切交給他,於是周慧閉上了雙眼,幻想着將來的美好。

大虎看着周慧那殷紅的嘴脣,感受着她那鼻息間的處子芳香,不由的低頭輕吻了過去。

這是大虎第一次與女孩接吻,而且是比自己大了幾歲的女孩,不過大虎沒有在意,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大幾歲有什麼呢。

溫熱的紅脣,與的大虎嘴脣緊緊的貼在了一起,沒有經驗的大虎,只是將周慧的紅脣全部的裹在自己的嘴裏,吸允着。

“嗯……”

周慧想說些什麼,但是脣已被大虎裹住,她無法說話,只能嗯嗯幾聲。過來了一小會,周慧被大虎這個初哥弄得有些受不了了,只好自己主動起來。

周慧將自己的香舌吐出,伸進了大虎的嘴裏,與大虎的舌頭纏繞在一起



大虎感受着那滑潤的香舌,小腹的一團火熱瞬間點燃,不一會一種比在醫院時,那種火熱的感覺更加的強悍,挺挺的讓大虎難以忍受。

大虎如此,周慧這也好不了那裏去,她已經是二十七歲的大齡少女,這要是在正常的家族裏,說不定連娃娃都會有了,更別說這種事情了。

周慧的下體不時傳來一種春潮涌動的感覺,只是片刻就已經氾濫起來。這是大虎的手開始不老實了,從上至下開始輕撫起來,尤其是周慧的那裏,大虎更是來回的揉搓,而另隻手,在周慧的私處遊走不斷。

“哼……嗯……”

周慧的哼聲,顯得有些無力,但那嗯聲卻是高氵朝的前的反應。周慧直覺得自己的身體酥軟無力,於是她緊緊的摟住了大虎的脖子。

香舌的纏繞使得兩人進入到了另一種境界,這是兩個未曾人事過的少男少女纔會擁有的,其他的人,很少會感覺這種莫名的境界。

“啊……啊……”

最後周慧終於忍住的叫了出來,一種難以啓齒的舒暢感涌上心頭,那是酥麻,那時少女釋放的情懷。

大虎感受着周慧的異狀,知道她是怎麼回事,心裏暗暗的竊喜不已,於是他的那雙大手就好無忌憚的開始往周慧的衣內摸去,只是這時一個很令人厭煩的聲音響了起來。

“咳咳……那個我老人家,雖然見過不少這事,但是你嗎……畢竟還小,我奉勸你一句,還是專心修煉,不要將時間讓費在這種事情上……”

屁老呆在大虎腦海裏,突然感覺到大虎的異狀,於是就靈識外放,看到了當前大虎的情況,於是出言提醒道。

大虎剛想將手深入時,突然的聽到了屁老的話,他的手頓時抽了回來,“我說屁老,老子泡個妞……你沒事老實偷窺我幹嘛?”

大虎的手雖然抽了回來,但是他的嘴卻依然吻着周慧。

“奧,小李啊……你現在是不是覺得自己翅膀硬了,我的話你都不聽了?”

屁老聞言有些生氣。

“哼哼……屁老我那裏會,你就讓我在感覺一下嗎,就一會,你放心我一定不會過河的……”

大虎聞言連忙解說道。

“嗯,好吧,那你就自己掌握好尺寸,別到時候失身怪我沒有提醒你……”

屁老說完就不再理會大虎,而是開始沉默起來。對於這樣的事,屁老是看開的,他也是從這個年紀走過來的,對於大虎的需求他很理解,不過大虎未進入到築基前,他有責任與義務要提醒大虎的。

大虎在屁老說完後,也沒有心情與周慧纏綿,於是就將自己的舌頭收了回來



“呼……”

大虎停止了與周慧接吻,然後長長的呼了口氣,意猶未盡的砸吧砸吧了嘴,好似周慧的嘴裏有蜂蜜一般,還在回味那種美感。

“哼……”

周慧見狀哼笑一聲,然後就羞澀的將頭埋進了大虎的懷裏。

“對了,大虎我記得我是和方少雨那傢伙在一起的,怎麼就到了你這裏?”

周慧終於想起來,方少雨那傢伙請她吃飯,然後給她看了一些大虎不雅的照片,而後自己就喝了很多的酒,再後來,自己就被方少雨帶到了這裏。

只是自己現在怎麼會和大虎在一起,這期間的事她周慧一無所知。

大虎聞言臉上閃過幾絲怒色,兩眼像是噴火一般道;“你還說呢?方少雨那傢伙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還敢與她在一吃飯?你知不知到,如果我在晚去個一時半會,你就要成了那傢伙的人了。”

“啊……,是真的嗎? 重生八零:空間靈泉做美食 那,那個方少雨現在哪裏? 東方之春 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周慧聞言開始擔心起大虎來,畢竟那小子是方家的人,而方家的勢力在這都城也算的上是一家獨大。(。) “啊……,是真的嗎?那,那個方少雨現在哪裏?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周慧聞言開始擔心起大虎來,畢竟那小子是方家的人,而方家的勢力在這都城也算的上是一家獨大。

“呵呵……放心了慧慧,那方少雨已經被我打的連他媽都不會認識了……”

大虎聞言呵呵一笑的解釋道。

“什麼……你將那方少雨打了?”

周慧聞言心裏一驚,這方家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惹的起的,就是自己周家也不敢曾與方家產生矛盾,處處都會避諱這方家之人。

“嗯,打了,怎麼他不能打嗎?”

大虎聞言一愣,心說這方少雨又不是天王老子,難道不能打他嗎?

“啊……這下你麻煩了,你真的遇上大麻煩了。”

周慧搖頭道。

別叫我歌神 “怎麼麻煩了?不就是打了個方少雨嗎?難道他方家在都城就是皇帝了,我就不能打了嗎?”

大虎見狀有些奇怪了,自己打了方少雨兩次,也沒見他把自己怎麼樣,怎麼把周慧嚇這樣了。

“你聽我說大虎,現在你必須離開都城,雖然他們方家不會在明面上對付你,但是保不準會對你下黑手,你聽我的,先離開都城一段時間,其它事,我會讓我父親去解決。”

周慧緊張的說道。

周慧畢竟出身大家族,對於一些大家族裏的事非常的瞭解,他敢斷定這方家絕不會就此罷休,一定會派人來對付大虎的。

其實周慧猜想的不無道理,要是那個黃來知道了大虎的底細,他不會這般容易讓大虎離開的,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人,就是他的實力在高,也不可能會是一個大家族的對手。

“好,那我聽你的,不過我現在去哪啊?你看我現在混的除了當保安,就是當保安,身上幾乎沒有什麼錢啊……”

大虎鬆了鬆肩對周慧道。

影帝大明星 “這個你不用管,一切我來安排,不過在走前,你得去見一下錢爺爺,他好像有什麼急事在找你,很急的樣子,你還是過去見他一下吧!”

周慧說着突然想起了錢滿堂正在找大虎於是提醒道。

“奧,我怎麼把事給忘了,不知那老錢的朋友是否還在?唉,都怪我,好了,我一定會去見他的。”

大虎聞言突然想起了老錢那朋友的事,有些自責的說道。

“嗯,那我們快些離開吧,否則那方少雨的家人知道了,我們就不好走了……”

周慧見大虎已經同意,當即也不想在此多留,以防出什麼變故,於是再次說道。

“嗯……”

大虎沒有反對,而是一切皆聽周慧的。

兩人離開了酒店,打了輛車去了周家。

方家別墅內。

“嗯,老黃,你是說那年輕人與你打了個平手?”

一名中年男子正一臉怒容的對黃來詢問道。

“是的,家主。那年輕人的身手不但厲害,而且他的內力還隱約間勝我籌。”

黃來回憶着與大虎的那一掌,心裏有些猜測道。

其實黃來說的一點也不假,他的內力豈是能和大虎的靈力相提並論的。

“嗯,你查一下那小子的底細,如果是哪個家族或者隱士門派的弟子,這件事也就算了,如果不是……你知道該怎麼辦……”

這名中年就是方少雨的父親,方嘯天,也是方家的現任家住。他的話說到最後是眼裏露出一股狠厲。

“是,家住。”

黃來弓身抱拳道。

周家,周母宋雅詩有些坐立不安,女兒周慧從早上出去到現在竟然還沒有回來,自己也打過幾次電話,可是無人接聽。

看了看時間已是晚上十點多了,宋雅詩的擔憂更勝幾分。

“媽……,我回來了。”

正在考慮是否告訴周慧的父親時,周母聽到了女兒的聲音。

“你這丫頭,這一天到哪去了,怎麼纔回來?”

周母頭也不回的又急又氣的說道。

“媽……”

周慧聽出母親話裏的擔憂,感覺有些自責。

“唉……我說你這孩子怎麼……”

周母回過頭來,剛想訓斥周慧一番,結果看到了周慧身後的大虎,馬上又換做了一副笑容。

“呵呵,那個大虎來了。”

大虎看着周母面色的變化,也露出了一個微笑,“伯母好,冒昧來訪還請伯母見諒……”

“那個小慧,大虎過來怎麼也不事先給我說一聲,我也好有個準備啊!”

周母沒有回答大虎的話,反而目光一轉看着周慧道。

“媽……,我也是恰巧遇到的大虎,所以就沒來的急通知你……”

周慧聽聞母親所言,臉色有些暗淡,說話的聲音也開始慢慢變小。

周母見到女兒那副委屈的樣子,心裏有些疼惜,走上前去拉着周慧的手,“好了,趕緊讓客人進來吧!”

說話間周母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大虎。

“嗯……”

周慧很是委屈的嗯了一聲,今天若不是大虎,她自己還真的無法想象後果會是個什麼樣子!

“是啊,伯母,我和慧慧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所以在一起聊的就把時間給忘了,說起來這事我也有責任……”

大虎見到周慧委屈的小模樣,心裏很是疼惜,不過又爲了不讓周母擔心,所以就編造了一個小小的謊言。

“呵呵,是這樣啊……”

周母聞言笑呵呵的道。她現在是越看大虎越順眼,雖然他的家世不怎麼好,但這小夥子爲人踏實,很有大人味,是難得的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人,如果自己女兒以後跟了他,想來是不會像自己一樣的。

想到這裏周母又客氣的道:“大虎,過去坐下聊吧……”

說着周母將周慧拉到沙發前,並示意大虎坐下,三人就開始聊起家常。

……

在一處破舊的居民樓內,有一孕婦,正自在窗前望着寒冷的夜空,臉上的愁容,不知何時觸動的心底的酸楚,眼角處的晶瑩,順着臉頰輕輕劃過,滴在了水泥地板上,發出了輕微的啪嗒之聲。

這孕婦不是別人,正是谷寧。現在的谷寧已是身懷六甲七月的孕婦,距離孩子出生依然不遠。(。) 她現在的心情是常人所不能體會的,別的不說,就眼前的情況就夠她把腸子愁斷的。自懷孕以來,她就沒有上過一天班,不上班,就意味着她沒有工資領,沒有工資她的生活將很困難,這對一名未婚先育女孩來講是一種災難,一種可怕的災難。

“嗯……”

片刻谷寧感覺自己腹內一陣疼痛,不由的用手捧住小腹。

“啊………嘶……不會是動了胎氣了嗎?”

谷寧感覺自己的異狀有些懷疑。

思考間谷寧奮力的回到了牀上,便躺下休息起來。

疼痛沒有因谷寧的臥牀而減弱,反之更加的疼痛難忍。

這時谷寧不再懷疑自己的猜測,這種情況很可能是動了胎氣,至於原因可能是自己的情緒多造成的。

不再多想她立即起身下牀,拿起自己所剩無幾的錢包下樓,向醫院而去。

谷寧這次沒有憐惜自己的紅牛,而是出了居民樓後,直接打了輛出租車去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