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方是誰?”

“青竹蛇。”東陽凝重的說道。

看見東陽的臉色,林天就知道這個青竹蛇絕非善類,好像是上次去聚賢居吃飯的那個女人,長得很妖豔,所以林天到現在都還記得。

“這個女人不好對付啊。”東陽說道,“自從上次那件事情以後,我簡單的瞭解一下FJ省錯綜複雜的人脈關係,特別是這個青竹蛇,最不好惹,別看她是女人,可靠的是黑道發家,聽說殺了自己的老大以後,接替了他的位置,然後一步一步混到了今天,聽說年齡也不大,應該才28 9的樣子,不過這個人絕對不簡單,這幾年逐漸洗白,所以幹過的缺德的事情幾乎已經被習慣了,在FJ開了聚賢樓,而且只有一家,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林天點點頭,說道,“那咱們要去嗎?”

東陽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有免費的東西吃怎麼能不去呢?”

“行,那我和香雪說一聲。”



夜幕降臨,FJ再次熱鬧起來,燈光氣氛,夜月朦朧,處處都是熱鬧的氣氛。

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聚賢樓,東陽和林天兩人下了車。

東陽朝着車裏交代了幾句,就和林天上樓了。

前臺的接待似乎早就知道兩人要來,對着兩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後擺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兩人上了樓,拐了一會兒,纔在一處房間門口停了下來,上沒有貼門派號,也沒有標註等級。

前臺並沒有推開門,而是說道,“我們老闆等一下就來,請你們稍等片刻。”

推開門,裏面一切格調都只能用有錢才形容,簡直是暴遣天物,看得林天都想要把那個看起來不菲的菸灰缸偷偷帶出去了。


桌子上擺了幾盤菜,看起來分量很少,不過林天知道一般這種看起來很少的東西,都是很貴的。

又過了一會兒,門再次被打開。

走進來一男一女,男的看起來有些儒雅,帶着一個金絲邊眼鏡,金色的頭髮,穿着一套黑色西裝,一看就知道是土豪二百五。

而青竹蛇今天穿着一身旗袍,裸露在空氣中的是美得讓人窒息的美腿,毫無瑕疵!

林天只是看了一眼便立馬收回了目光。

“二位,多謝給小女子我面子。”青竹蛇笑着說道。

“都快三十了,還小女子。”林天心中想道,不過…從青竹蛇的臉上看不到一點歲月留下的痕跡,依舊光滑,富有彈性,特別是那一雙充滿魔力的眼睛,讓人一看就離不開。

“哪裏,青姐能邀請我們吃飯,我們當然很開心。”東陽連忙站起來說道。

青竹蛇笑了笑,說道,“東老闆真愛說笑話,給你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的老闆,叫柯俊源。”

站在青竹蛇旁邊的那個男人走了過來,伸出手,和東陽握了一個手,然後說道,“東老闆,久仰大名了,今日一見真的是人中之龍啊!”

東陽笑了笑,毫不怯場,說道,“柯老闆纔是啊,久仰大名,我在剛來FJ就想要來看看你,只是你太忙了,所以我不敢來打擾你啊!”

“哈哈哈,哪有的事。”柯俊源笑着說道。

“老闆,東老闆,你們兩個坐吧,我去叫人拿些新的菜過來,要不然讓二位吃到冷的東西可不好。”

說完青竹蛇扭着腰肢出去了。

東陽和那個青竹蛇的幕後老闆可謂是一見如故,兩人交談甚歡,對於商業的事情,林天一向感到頭疼,沒有一會兒,自己就成了局外人。

直到林天總感覺柯俊源總是時不時看他的時候,他才重新注意起來。

“東陽小弟,這位是?”

“哦,柯大哥,你瞧我這記性,給你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的同學,他叫林天。”

“哦,林天是吧,幸會幸會!”柯俊源笑了笑,然後繼續問道,“林天兄弟,我叫你一聲兄弟你不建議吧?”

林天搖搖頭,說道,“柯大哥,隨便叫,沒事。” 酒池肉林,盡顯奢華,一頓飯下來,林天都感覺以前白活了,這纔是有錢人的生活!

吃完飯以後,柯駿源和青竹蛇把林天和東陽兩人送到門口…柯駿源還幫東陽開車門。

東陽千恩萬謝下,纔開車走人。

到車上以後,東陽的笑容才逐漸減少,到最後充滿了,冷漠,剛纔他表現出一絲醉意,便以此爲理由和林天先溜出來了。

“天兒,你感覺那個柯駿源在想些什麼?”東陽捏捏鼻頭,問道。

林天笑了笑,道。“與其說他在想什麼,倒不如說青竹蛇在想什麼。”

“哦?”

林天繼續說道,“我隱約感覺,青竹蛇纔是老大,而那個柯駿源只不過是她手上的一個傀儡罷了,當然這也僅僅是我個人的猜測。”

東陽點點頭,說道,“不管怎麼樣,晚上他們請我們吃這頓飯,肯定有他們的想法。”

林天笑了笑,說道,“總感覺他們是想讓我們給後門,他們好拿下我們東和的FJ省代理。”

“哦?可是這個消息我還沒有放出去,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不管了,這個消息既然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那乾脆儘早放出去,看看究竟都有誰在忌憚着?”

“行。”東陽點點頭,拿出了一個電話。

第二天早上。

FJ省某不起眼的新聞報刊,播報了一條新聞,這新聞只是在報紙上不經意的提了一下,也不起眼,但是卻有人同時注意到了,對於縱橫商場多年的老狐狸來說,觀察時機很重要!

美美集團總公司,秦羽沫剛掛了一個電話,這已經是她早上接到的第三個電話了,意思都一樣,就是希望東和燒烤能跟他們合作,一起吃下FJ省燒烤這一塊。

帶着疑問,秦羽沫還是打通了東陽的電話。

對於這個剛剛進入大學的東陽,秦羽沫可一點都不敢小覷,僅僅是這幾年,東陽就憑藉着他卓絕的天賦和努力讓東和燒烤的產值翻了幾倍。

和東陽簡單的交流了一下之後,秦羽沫瞭解了東陽的想法,接下來要等的就是放長線釣大魚了!

東和燒烤進軍FJ省的事情終於要拉開序幕了。

在FJ省的某處大樓裏,青竹蛇翹着二郎腿,倚靠在沙發上,手裏拿着個酒杯,晃悠着。

“老大,你說他們會同意嗎?”柯駿源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神色恭敬,他手裏拿着一張報紙,上面報道的正是東和燒烤的消息。

“如果他們是個明智的人,就不會和我們合作!”

“那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只是試試他們而已,我想看看他們有沒有資格和我合作,僅此而已!”

外界只知道FJ青竹幫的一把手叫柯駿源,卻不知道他們的幕後推手便是二把手青竹蛇!

青竹蛇冷冽一笑,那絕美的面容讓柯駿源微微窒息,他都不敢正眼看青竹蛇,因爲她實在是太完美了!

一場代理商的戰爭在FJ省默默的拉開了,雖然東陽還沒有定下具體時間,但是看似祥和的外表下實則已經暗潮涌動了。

帝江別墅內,林天和東陽兩人坐在客廳裏商討着什麼。


和尚從門口走了進來,手上拿着一個公文包。


“來了?”東陽站起身,接過和尚手裏的公文包。

和尚坐下來,倒了一口水,然後說道,“東陽,天兒,位置已經找好了,等晚上咱們去看看吧,畢竟這次關係到以後的發展,這一百萬的經費還真不夠用!”

“臥槽,一百萬都用完了?”東陽問道。

和尚撓撓頭,“其實我還自己墊了五十萬、”

“等活動完了還給你。”東陽笑着說道。

“什麼東西需要那麼多錢啊?”林天問道。

“晚會的場地唄,現在還在購置中,目的地就在FJ港口上那隻大油輪上,我直接把場地租下來了,現在正在改裝當中。”

林天給了和尚一個大拇指,然後說道,“就像是酒會的性質吧?”

“沒錯。”和尚笑了笑,說道,“你們快點吧時間定下來吧。”

“應該就是這些天了。”東陽說道。

“行,那我等下再去監工。”

“恩,也該給你漲漲工資了。”

和尚撓撓頭,說道。“我小瑩姐說了,這些就已經很好了,等到再過幾年我就要申請休息了。”

“小瑩姐?”林天狐疑的看了一眼和尚。

和尚臉色一紅,就像是個小處男一樣。

“呦呵,不錯啊,都泡上妞了?快說說是誰。”

“沒啊,我們就是同村的,父母之言媒妁之命呢,小瑩姐說了,等她二十歲那年就要出村子來找我呢。”

“什麼村子,還非要等到二十歲?”

“這是我們村子裏面的規定,女的一定要二十歲,而男的十八歲以前如果不出村子就要被趕出去。”

“夠奇葩!”

“呵呵。”和尚笑了笑。

到了晚上,林天去買了些牛肉,幾瓶紅酒,跟和尚東陽三人簡單的吃了一下。

他已經一天沒有見過譚香雪了,一大早上的和碧昂斯出去,也不知道去幹什麼了。

等到林天要洗碗的時候,譚香雪才和碧昂斯拿着大包小包的進來。

“林天,我們回來了。”

林天擦擦手裏的水漬,走出廚房,看了一眼譚香雪手裏的袋子,問道,“這是什麼呀?”

“這些是碧昂斯和我今天的戰利品。”

碧昂斯傲人的挺挺胸,然後說道,“姐姐今天帶着香雪大傻四方哦!”

“是大殺。”林天走了過去,拿起一個袋子,裏面是一件衣服,看起來應該還不錯的樣子,在這件衣服的地下,還有兩件小小的,黑色的東西。

林天拿出來看了看,臉色瞬間就紅了,黑色蕾絲小內內,還有小可愛…也是蕾絲邊的。

“香雪,這個!”

“呀!”譚香雪臉色一紅,搶過林天手裏的東西,然後甩回袋子裏面去,說道,“我不想買,碧昂斯一直往我袋子裏面塞…”、

林天瞪了碧昂斯一眼,心中卻有些開心,要是譚香雪穿起這些東西,又是什麼樣子的呢?他YY得笑了笑。

“嘎嘎,香雪,你要是不想要,我就拿走了。”

正在YY的林天聽到這裏,連忙說道,“別!這不是香雪的東西嗎?要買你自己去買,再說了,你那種尺寸也用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