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穆夜池的氣息安穩了下來,江緋色綳得緊緊的心尖和握得發白的兩隻手,在放過自己的同時,也因為穆夜池沒有做出什麼激動反應而平息下來。

她伸出小手,碰了碰穆夜池圈住她的大手。

穆夜池閉著眼睛,明明是睡著了,在她想要拉開他的時候,他反手卻把她小手握在手中,包容的包裹起來。

這下是更別想離開了。

江緋色低頭,目光落在穆夜池的大手上,放棄了掙扎。

好吧,就當是看在穆夜池為了她來回奔波累的份上,就不跟他斤斤計較,讓他沾點便宜。

這麼想著,心情也慢慢的跟隨放鬆下去,沒有那麼介意與警惕,渾身都在緊張得綳起來,完全處在戒備狀態。

江緋色身子輕巧的動了動,在穆夜池眨了眼皮要睜開眼的時候,她快速側開身子,好讓穆夜池更舒服的把頭枕在她腿上,這樣他會更舒服一點,不會因為身高的原因腰彎得難受。

原本緊張的穆夜池可能意識到江緋色細心的溫柔舉動,便也沒有睜開眼睛,只是潛意識裡把大長腿伸直搭在沙發上,讓自己更舒服的同時也不讓江緋色覺得被壓到不自在。

兩人一句話都沒有說,這樣的默契好似與生俱備。

江緋色看得有些出神,她還從來沒有想過讓穆夜池躺在她腿上,指尖顫得厲害,穆夜池深邃迷人的立體五官越看越好看,驚天雕塑般的輪廓像是被鍍了金光。

她低下頭,慢慢地靠近穆夜池緋色的薄唇……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心顫慄,手心都冒出了熱汗。

近了,越來越近,她的唇瓣已經觸到了穆夜池薄涼好看的唇。

江緋色就像是做賊心虛,偷偷摸摸的想親穆夜池,又害怕被他發現。

好像觸電一樣!

穆夜池的唇很涼,看著涼,碰到的那一秒也涼,可是軟軟的,真正親到的時候卻燙的嚇人,幾乎要把她的心都融化。

江緋色一緊張,伸出舌尖輕輕的舔了一下……

腦海中五雷轟鳴。

江緋色渾身猶如被電流擊中,酥麻了好幾秒,整個人都像是做賊被發現,哆嗦了雙手,只想逃離開穆夜池身邊不被他抓個現行。

在她拚命想要逃掉的時候,穆夜池忽然反攻為主。

睡著的他像是被吻醒的野獸,兇猛地快速翻身而上。

「唔……」江緋色從迷糊里一下清醒,烏黑的雙眸里染上迷離與無助,楚楚動人又倔強得讓人瘋狂。

惹愛成癮:總裁求放過 穆夜池沒有停,吻也溫柔了下來。

呵護的,憐愛的,一點點攻略入江緋色甜蜜的世界,將她的緊張和害怕放到手心裡疼著寵著,不讓她受到半點驚嚇與傷害,他的動作那麼輕那麼暖。

粗狂裡帶著讓江緋色動心的情意。

他愛她,他的世界里只容許她一個人,他只想讓她一個人走進他的世界,做他的整個城池。

江緋色雙手穿過穆夜池精湛的黑色短髮,輕輕閉上眼睛。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穆夜池……試試吧。」

回應江緋色的,是穆夜池所有的熱情與疼惜。

他抱起她,躺在柔軟的紫色雙人床。

紫色薄紗輕揚,房間里的宮廷華貴燭台上點著燃燒的心形紅燭,桌子上綻放出妖冶迷人的絕艷紅玫瑰。

在江緋色成為穆夜池第一個女人的那刻,她睜開了眼睛,染著漣漪淚氣的眼底,烙印出穆夜池深情動容的臉,那雙神秘迷人的綠眸深深凝視著她,刻在了心上。

窗外煙火璀璨,是如夢似幻的華燈初上之景,像是上天賞賜給他們最美麗的回憶定格畫面。

*

穆夜池一整夜都沒有睡著,睜眼看懷裡的江緋色。

即使多睏倦,只要能看到江緋色安靜動人模樣,他就無比安心饜足,不想閉上眼睛,要這樣看著江緋色,直到地老天荒。

而……

在成為穆夜池女人之後,睡了安穩一覺的江緋色,就是在穆夜池這樣如狼似虎的目光下睜開眼睛。

雖然要睡了滿足的一覺,但她是被穆夜池看醒的。

毒舌寶寶間諜媽 「早安。」

穆夜池綠眸里燦爛明亮,低頭輕輕一個吻落在江緋色額頭。

沒睡著嗎?怎麼睡了一覺起來,他黑眼圈比昨天晚上更大。

看起來年輕力壯,也很狂野厲害,怎麼就這麼不經……

江緋色眯著眼睛,把穆夜池的黑眼圈當成了年紀輕輕就那啥虧了。

「怎麼了?很疼嗎?是不是動不了?」穆夜池見江緋色默默的看著他,眼睛里還心不在焉,似乎整備什麼糾結,秀眉都擰了起來,不由心裡一緊。

這不是廢話嗎!

江緋色小臉上那抹嫣紅還沒有消散,她這麼一瞪著穆夜池,穆夜池的心更是擰得緊緊的。

「今天我陪你,你別動。」

江緋色默默吐血。

穆夜池擔心她那啥,她卻是覺得穆夜池是那啥不行。不行?好像也不是吧,昨夜啊……

江緋色拒絕去回憶。

算了算了。

「你去上班吧,把我帶回去你別墅里就成。」江緋色咬了咬牙,想要從穆夜池懷裡起來,回去別墅里她可能比較有安全感一點。

這時候真沒有辦法去見人,穆夜池陪在她身邊一整天,她更不自在,還不如跟他回去別墅。

穆夜池去上班,給她一天的時間去適應,然後想辦法怎麼去日後相處。

「我不去。」穆夜池輕柔地把江緋色抱起來。

對他而言,抱江緋色實在是一個很輕鬆的舉動。

江緋色洗臉刷牙一系列瑣碎的事情,穆夜池今天特別有耐心,全程服務,隨叫隨到。

江緋色要去wc他都想抱著,把江緋色弄得臊紅了小臉蛋,罵他才把他給罵走。

度假村被穆夜池承包了下來。

聽說這裡最有名的是溫泉,穆夜池不給江緋色泡,跟度假村的經理明確說了下次他們過來泡過之後再開放,反正度假村是穆夜池旗下的發展之一,有錢任性。

他是重新叫人弄過溫泉,乾乾淨淨的,一個人都沒有泡過。

本來想討好江緋色,讓江緋色和他先享受了在考慮要不要繼續對外開放,現在意外之喜讓他高興,這溫泉度假村不營業的這點錢。

為了江緋色,那不過是九九一毛都算不上。

回到穆家,連林叔都不出來迎接,顧瀾假裝有事先開車走人。

然後,穆夜池蹲在江緋色面前,把江緋色背到了房間里,小心輕放的呵護。

知道江緋色不好意思,知道她會害羞,有人在就不會願意讓他抱讓他背,所以穆夜池提前把別墅所有人都支走。

江緋色又如何不知道穆夜池的用意。

只是看著忠犬般的穆夜池,江緋色就是覺得看哪哪就顫抖。

「去上班!」

「腿軟嗎,還是腰不舒服,伸過來我幫你捏捏。」

江緋色:「……」

「來吧,咱兩都成了一個人,誰都分不開誰了。」

江緋色小臉微抽,「去上班啊!」

「是不是手也不舒服,乖,我這就幫你按按。」

江緋色:「……」

「穆夜池你能不能去上班!」

「我給你拿點葯擦擦,再給你暖一杯牛奶。」

江緋色小臉略驚悚。

喝著暖牛奶,看著身邊幫她揉小腿的穆夜池,江緋色心裡有些複雜。

「穆夜池!」她放下手中的牛奶杯,低頭看著側臉精雕般好看的男人。

穆夜池半站著,清透的綠色眼眸溫柔似水,「在,是不是想吃東西了,我讓梅姨給你熬了舒服的清淡粥,我去給你端過來。」

「你別動。」江緋色伸出手拉住穆夜池,直勾勾的看他,繼續說道:「我只是……想試試,你這樣會讓我覺得不自在。」雖然也不是不自在,但穆夜池的反應讓她很不自然。

她不希望穆夜池為了她改變什麼,也不需要他改變成她忽然覺得陌生的樣子。

穆夜池沉默了幾秒,偉岸的身軀慢慢坐在江緋色身邊,綠色的眼睛望入了江緋色的心尖上,聲音低沉沙啞,「因為我想對你好,所以我願意對你好。」

「……」穆夜池也很緊張吧?

因為緊張,所以他害怕,害怕她今天會做出什麼反應,討厭他,或者無視他,對他產生任何不好的舉止言行他都會緊張。

江緋色了解了。

她抬起眼角,鄭重的跟穆夜池說道:「我明白,但我覺得我們不需要這樣,我還是喜歡順其自然的發展。你這樣我很不習慣,雖然我知道你這樣很難得,是我高攀了還去挑剔你。」

還是說實話好。

「好,我明白了。」

「嗯?所以你先去公司處理事務。也快要年會,我相信你沒有空閑的時間讓你停下繁忙工作在家裡做這些瑣事。」這樣大材小用,江緋色看著很是蛋疼。

穆夜池點頭,基本恢復正常,沒有剛才智商為零那樣子。

「年會……我還用參加嗎?卿月月他們都會來。」

「噓!」穆夜池伸出食指擋住江緋色紅唇:「別提讓我們都不開心的人和事,我希望你說的試試,是走心的。」

江緋色一個白眼。

她又不是他這種老童子雞,才不會想用身體先去試試,他這種x求不滿的人才需要用身試試。

「等我,我很快回來。」穆夜池捨不得離開,江緋色認認真真的說了她還不習慣,他知道她不需要跟他說假話,所以他尊重她。

他知道江緋色需要時間來適應,乃至以後該面對的改變。

穆夜池心疼她,把顧瀾他們都留了下來保護江緋色。

在穆夜池離開之後,江緋色還接到了老夫人的電話,說馬上就會過來找她。

江緋色有些哭笑不得,知道是穆夜池暗中把老夫人叫過來,留了這麼多人還不放心,非要叫他信任的奶奶過來才能安安心心出門呢。

半個小時之後,老夫人一身清寒氣息,走入穆夜池別墅。

江緋色和林叔是早早站在大廳門口等老夫人,看到老夫人健健康康,笑容滿面走進來,兩人才鬆了一口氣,迎上去,「竹姨,您來了。」

「嗯。」竹姨走進來,脫掉了黑色外套,穿著暖色的冬季優雅長裙,微微笑著喝了一口江緋色遞上來的暖牛奶,調侃起江緋色來:「緋丫頭,昨天不是說好了下午快傍晚的時候讓你過去找我們聊聊嗎,怎麼一個信息都不回,是不是跟池兒呆一塊兒拌嘴打架?」

「噗……」江緋色控制住了。

要不是她反應夠快,這一口奶茶很有可能會噴了老夫人一身。

她跟穆夜池當然沒有吵架,大家也沒有,可是好像也打了?

梅夫人的生存日記 「喲,你還真跟池兒打架?來,給竹姨幫你看看,看看那個壞小子是不是把咱們家的緋丫頭給打得一身傷痕。」竹姨不放心,邊罵著自家大孫子一邊拉著江緋色要幫她檢查。

江緋色嚇了個半死。

她哪裡敢啊,一身傷痕倒沒有,但一身吻痕……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怎麼?難道壞子真打緋丫頭了?」老夫人見江緋色遲遲沒有回話,都瞪大雙眼看著江緋色,恨鐵不成鋼的:「真是越大越不像話,怎麼能打緋丫頭你呢,那子皮癢了是!」

是皮癢了,該打!

江緋色有點幸災樂禍的想,要是穆夜池真被老夫人給打了,她就在旁邊拍手稱快,然後一定拍下來珍藏,有空沒空拿出來溜溜穆夜池多好。

「打哪兒了,來,讓竹姨幫你看看,這男孩子就這麼讓人恨得牙痒痒的。」老夫人著,拉起了江緋色的手,想要親眼幫她檢查好好看過才放心。

江緋色微囧。

怕老夫人看到穆夜池留的吻痕,她趕緊兒的避開話題,「竹姨,我沒有事,我自己會跟他好好算回來。」

「等他回來,竹姨幫你出去怎麼樣。」

江緋色眉眼彎彎,噗嗤一笑,「好,該打的時候就到打!」

兩人著話,坐在沙發里,林叔切上了新鮮水果,梅姨準備了吃,給他們聊吃著。

等他們調侃了穆夜池之後,竹姨便對江緋色問道:「緋丫頭,你是不是心裡有什麼話想跟竹姨和老爺子。」特意挑選了大孫子不在的時候問,竹姨是心細體貼的。

大孫子和緋丫頭之間的事兒,別人不知道,她還是能看出來幾分。

怕是緋丫頭有什麼不太方便的,想私底下找他們,還有那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