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力,這一項東西已經成為了構建這個世界最為基礎的東西。

而這就涉及這個世界的運行原則了,根據我的研究發現,不管是天地本源靈力還是其他什麼別的東西,本質上他們都是一種東西。

以層級來說,人類所使用的靈力更為精純,但是人類使用的靈力卻要比魔獸所使用的靈力低上一個層級。

為什麼要說低上一個層級呢?

在我看來,人類所使用的靈力其實就是魔獸所使用的的靈力二次升華版。

天下萬物孕育出天地本源靈力,也就是所謂的魔獸所吸收的靈力,而天地本源靈力後續又轉化為分子結構相同但是純度卻不一樣的人類所使用的靈力。

總結一下,人類要是使用魔獸所使用的靈力,那麼就要人為的去除魔獸靈力之中的雜質並且讓它升華。

而我使用的方法就是在修鍊的時候很常用的精血獻祭。

當然,這個名詞還是殭屍臉教給我的,精血獻祭,以血液為祭品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這東西看起來挺邪惡的,但是這在修鍊界很是常用。

對於修鍊者的這些東西我不是很了解,但是在我和殭屍臉研究之後,我們成功地利用了不同魔獸的血液和人類血液相結合再獻祭,以此來達到去除雜質和讓靈力升華的效果。

想要把這一點說清楚,恐怕我都能寫一本書出來了。

所以在這裡我也不加贅述,我只是將該怎麼做告訴了蘇靈兒和黎雪還有崔炎三人,讓他們三個繼續忙碌,而我則構思著溢流閥靈陣的設計。

在我們忙碌的時候,我們高空的戰鬥卻從未停止,甚至於我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方案並且已經實施完成就差最後一步實驗的時候,空中洶湧澎湃的靈力波動甚至還在愈演愈烈。

距離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了6個小時的時間了,我緊張地看著已經站在靈陣之中的崔炎,說實話,我現在很糾結,我不知道該對崔炎說什麼。

我對我的每一個作品都是很熱愛的並且認為沒有任何人可以超越的那種熱愛,就像我面前我僅僅就用了6個小時就設計改善並完成的這個靈陣。

但是,我的熱愛卻不能保證成功。

如果我失敗了,那麼付出的就是崔炎的性命。

但是,我又想做這個實驗。

畢竟崔炎這麼信誓旦旦,他說的這個辦法不一定還真的有效果也說不定啊。

嗯,我很糾結。

一方是我家老媽的生命安全,一方是我朋友的生命。

如果站在靈陣之中的是我的話,那我可能在半天的猶豫后就肯定要實驗這個靈陣。

不說虛的,是個人就怕死,我就不信沒人不怕死的。

生死一步之遙的時候,我就不信誰不哆嗦一下。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你害怕,你就可以不做的。

這個道理我很明白。

但是我又不是托尼.史塔克,我又沒有他那麼多的鋼鐵俠盔甲,就我這小身板,我也就只能做一些研究的工……作。

我愣了一下,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什麼。

而我就跟變臉一樣的表情變化讓崔炎哭笑不得,崔炎督促道:「樂天,快點啊!好不容易弄完了,早點試完我早點回去休息啊!忙活了這麼半天,我連午飯都沒吃的好吧。」

真的,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崔炎對我的自信是從何而來的。

他比誰都清楚,如果這個實驗失敗他需要付出的是什麼代價。

但是他沒有絲毫緊張。

這種信任壓在我的肩膀上,這種重量甚至差一點讓我額頭都冒出了冷汗。

我鼓起勇氣,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厚臉皮對崔炎問道:「崔炎,你真的確定?」

崔炎看了眼天空,他的嘴角緩緩揚起,這一刻我發現崔炎的氣質變了。

如果說我第一次見到崔炎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像是一個為了理想的狂熱者,同樣是一個極其仇官的憤青;到後來,我發現在猥瑣好色方面,他甚至還要超越了我;到現在,我居然從他身上看到了一種解脫后的淡然。

這種表現出現在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身上其實是非常顯眼的。

在我疑惑的注視下,崔炎輕輕搖了搖頭,僅僅只是對我說出了兩個字:「來吧!」

我這個暴脾氣!

我從來不是一個喜歡拖延的角色,在選擇面前,尤其是崔炎都說出了這種話,我的選擇就已經做出了。

揮刀砍亂麻,我一咬牙一跺腳,直接對著已經準備好的黎雪說道:「黎雪,開始!」

黎雪猶豫了一下,但是她依舊是驅動自己的靈力向著這一個組合靈陣注入了進去。

在黎雪的靈力注入下,外圍的提供靈力的轉化魔核靈力的靈陣率先發出了血紅色的光芒。

第一道步驟完成。

五行靈力全部按照預想產生。

將近過了十秒之後,我一抬手,蘇靈兒點點頭,將自身的靈力注入到靈陣邊緣一個紅色的圓盤之中。

在蘇靈兒靈力的作用下,這個圓盤緩緩地以順時針的方向旋轉。

而在圓盤旋轉之後,一道五彩的靈力就跨過圓盤向著崔炎的身體快速衝去。

當這道五彩靈力注入到崔炎身體時,崔炎的眼睛瞬間一亮,就連我都能感覺到崔炎此時此刻暴漲的氣息。

嗯,這個圓盤子就是我所設計的溢流單向閥。

擰動開關,讓儲存好的靈力在外部完成五行融合然後以五行靈力的程度緩緩注入到崔炎體內。

我連忙對崔炎問道:「崔炎,感覺怎麼樣?「

現在就是最關鍵的問題,如果崔炎承受不住,那麼我還有機會關掉靈陣,如果繼續的話,那麼就沒有任何人能阻止了。

糾結的情緒再一次出現。

但是崔炎並沒有讓我糾結太長時間,他沒有說一句話,反而是緩緩對我伸出了大拇指。

這是我們之前就定好的暗號,如果可以接受,豎起大拇指那麼就代表著繼續。

那就,來吧!

暖心總裁:追妻36計 我看向蘇靈兒,對蘇靈兒用力地點了下頭。

在我們這些人中,能在如此龐大的靈力中控制溢流閥的也就只有暴力肌肉蘿莉蘇靈兒了。

蘇靈兒得到我的授意,渾身的靈力瞬間爆發,小臉憋得通紅,力量瞬間就提升到了極致。

「哈!」

隨著一聲嬌喝,溢流閥瞬間就被完全打開。

這就是我設計的不足了,本身溢流閥是能在一個數值中隨意切換的,但是在短短的時間裡我也只能做到這一步。

而靈陣瞬發發生了變化,外圍的血色光芒瞬間爆發,而五彩靈力從一開始的水流瞬間就變成了洶湧的瀑布一般注入到了崔炎的體內!

瞬間爆發的光芒甚至讓我暫時失去了觀察周圍的能力,如果不是黎雪提前利用靈力幫我擋住雙眼的話,那麼我現在恐怕是都失去視覺了。

這些都不是我關注的,我關注的只有崔炎的安危。

前夫請節制:老婆約嗎? 在這麼龐大的靈力下,崔炎即便是之前開始適應五行靈力,但是現在也不一定能瞬間操控的了這麼多啊。

「啊!」

一聲慘叫聲瞬間響起!

聽到這一聲慘叫,我痛苦地閉住雙眼。

果然,失敗了嗎?

我的一個指令,不光是沒有幫助我們老媽解決戰局,甚至讓崔炎都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到最後,我才是那個一直以來最廢物的那個吧。

霸愛強寵:早安,小辣妻 兩道水流不由自主地從我眼角滑落。

悔恨?

可能是吧。

但是最多的可能就是我心中那無法比擬的自責。

第一次,我第一次這麼恨我這個即使穿越了也沒有機會修鍊的身體。

如果我可以修鍊的話,那麼至少現在……

「奧杜,奧哈,布拉,努哈!」

就在我無盡的自責之時,一道響徹雲霄的聲音瞬間在我們的耳邊爆發。

主繼承者們 花開緩緩歸 我抬起頭,即便是隔著極為強烈的光線,我居然都能看到我眼前一個蜷縮在一起漂浮在空中的身影。

這聲音,是崔炎!

難道他沒事?

驚喜之中,空中情況立變,其中一道藍色的靈力迅速消失,而原本籠罩在空中的靈力雲緩緩消散,露出了裡面漂浮在空中的人類強者。

我們,成功了? 這真的是超乎了我的預測,在我對修鍊者之間戰鬥的一概印象裡面,除非是有著主角光環,否則低等級的修鍊者是根本不可能插手在高等級的修鍊者的戰鬥了。

我可從來沒覺得我們之中有哪一個人擁有著主角光環,但是就是我們這幾個死胖子,重傷的,肌肉蘿莉,魔法蘿莉和我這個弱雞居然還真的成功了。

而且還不是在輕小說裡面那種有先回憶然後再秒神仙的這種。

雖然我現在對我們的壯舉表示很驚訝,但是我的嘴可沒停下來,等上空的戰鬥一結束,我立刻對蘇靈兒大聲道:「靈兒,快點把靈陣關了!」

「嗯,好!」

蘇靈兒身上的靈力光芒再次閃爍,控制著溢流閥靈陣的開關在蘇靈兒的巨力之下迅速逆時針旋轉。

本來溢流閥是沒有關閉功能的,但是這次實在是情況所逼,所以我才設計並製造出來這麼個東西。

別看這東西簡陋,但是這東西的效果還是不錯的。

這可是樂天製造,怎麼可能像那種仿冒偽劣產品一樣能開不能關。

隨著靈陣的關閉,五行靈力也隨之停止傳輸,黎雪和周帥停止向靈陣裡面供應靈力,內部提供靈力的五顆魔核慢慢地失去光芒,最後化為一片齏粉,消散於空中。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在說魔核之中的靈力即使是在我已經創造了提純升華的靈陣之後依舊不能被人類所利用的原因。

越高等級的魔核內部蘊含著更多更強的靈力,想要像我使用的氣壓98k那樣無視損耗的話,那麼靈陣之中所需要的血液就要更加強大。

如果不按照我所說的這麼來的話,那麼最後魔核的結局就像現在這樣化為齏粉。

越厲害,越高端的發明所需要付出的材料就越珍貴,材料越珍貴代表著錢要花的更多,錢花的多就不能大規模生產,不能大規模生產我就掙不上錢。

嗯,所以說我研發的進度持續在機炮之後就再無前進也就是這個原因。

這五顆高等級魔核的損耗我都來不及心疼,等靈陣一關閉,我直接就跑到了靈陣正中央。

「崔炎,你怎麼樣了?」

在我面前,崔炎雙手耷拉在身體兩側,雙腿打著篩糠,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精神病院跑出來個病人。

可即便是這個樣子,崔炎還是抬起頭來露出一個我最為熟悉的賤笑。

「呵呵,龍他媽的都是智障,老子就和他說了一句你媽叫你回家吃飯這老哥們就直接跑了!呵呵…..」

納尼?

什麼是你媽叫你回家吃飯?

我這一愣神的功夫,下一秒,數十道人影就突然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我家老媽就在其中,她一看見我,直接破口大罵道:「樂天,你怎麼這麼不聽話,不是讓你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嗎?」

我哭笑不得的看著我老媽,我覺得我現在要是說是我和小夥伴們一起隨隨便便刻畫個靈陣,隨隨便便地喊了一嗓子你們就解決戰鬥了,老媽你覺得你能信嗎?

但是現在也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我一眼就找到了我要找的那個人。

我連忙說道:「龍傑!趕緊救人!這腦殘現在重傷!沒他的話你們還不知道得打多長時間呢!」

「你妹,你說誰是腦殘?」

我是真的服了崔炎了,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跟我貧嘴呢。

龍傑倒是很給面子,對著崔炎伸出一根食指,一道乳白色的靈力直接射出注入到崔炎身體裡面。

這得虧是沒脫衣服,脫了衣服的話我就解釋不清楚了。

形容雖然不雅觀了點,但是隨著這一道靈力注入到崔炎體內之後,崔炎臉上瞬間就有了血色,就是我一個不修鍊不懂醫學的人都看得出崔炎的身體在快速痊癒。

我這眼睛一亮,怪不得人家龍傑能當聯邦主席呢,就這一手隔空救人,多少達官顯貴都得求著人家辦事不是。

把這能力要是給我,那我現在早就腰纏萬貫了的說。

我這還做著白日夢的呢,我家老媽上來一隻手一個分別把我和黎雪給提起來了。

別看我們兄妹兩個都八歲了,但是在我們老媽面前我們和一隻剛滿月的小貓也沒什麼區別。

我家老媽怒聲問道:「好好說,你們都幹嘛了,這地上是怎麼回事?」

嗯,其實我家老媽是個急性子。

嗯,急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