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真的不甘心……

他還陪著颯颯一起變老,還沒看到妞妞長大,嫁人生子……

他還有那麼多的事情沒有做完,就這麼離開了。

真的好不甘心……

嘴裡能嘗到苦澀,心裡煎熬一般的疼痛。

安墨卿用力的攥緊了景颯颯手,費力的拉到自己的心臟口,「颯颯,對不起,我這次恐怕要食言了,不能繼續陪著你走下去了。」

「墨卿,不……不會的,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我們去國外,找別的醫生,一定可以看好的。」

景颯颯搖著頭,淚水簌簌地落下。

安墨卿看著一臉凄惶的她,抬手摸了摸她的臉頰,擦去她臉上的淚,「沒可能再好起來了,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我活不了今晚的。」

「不……」

景颯颯的淚越發的止不住。

安墨卿食指輕輕的落在她的唇瓣上,阻止她繼續說下去:「颯颯,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沒多少時間了,你聽我說。我知道,你這段時間一直在折磨自己,你想跟著我一起去。我也想……想和你到另一個世界,繼續和你在一起。可我們的妞妞還小,她只有五歲。爺爺的身體又不好,若是你走了,家裡就沒有人能照顧她了。所以,為了我們的女兒,你別再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景颯颯嘴巴張了張,半晌開不了口。

安墨卿溫柔的撫摸了下她的頭髮,然後拉住妞妞的手,把她們的母女兩的手交疊在一起,語氣遲緩的繼續說:「妞妞,爹地不是個好爹地,不能繼續照顧你跟媽咪了。以前爹地沒能照顧好你媽咪,讓她吃了很多苦。等爹地走之後,你要記得好好照顧媽咪,聽她的話,不要惹她生氣。」

「不要,我不要爹地死!」

妞妞兩隻眼睛哭的紅腫,聲音也變得嘶啞。

安墨卿聽著她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心臟那裡一陣陣的悶痛。

痛到了極點,眼前的光明被黑暗取代。

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變冷,或許這就是死亡逼近的感覺吧。

安墨卿極力的掙扎,憑著最後一絲意識,低聲呢喃:「爺爺呢?他沒在嗎?」

「爺爺在來的路上,墨卿,你等等。」

等……

他等不了了……

安墨卿微微的嘆息,微闔著眼睛,說:「颯颯,爺爺來了,你幫我告訴他一聲……其實,我一直很感激他。這麼多年來,我做了那麼多對不起安家的事情,他還能原諒我,我很感謝他。可惜,我不能為他養老送終。還有……颯颯,我以前忘記跟你說了,這輩子我最大的幸運,就是遇到了你。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每天我都很快樂。等我走以後,你記得要忘記我,碰到合適的人就再嫁吧。你放心,只要他能好好的對你,我不會不開心的……如果還有下輩子,我會努力找到你,繼續讓你做我老婆,下一次,我不會再辜負你,也不會再讓你受苦了……」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

最後,幾乎微不可聞。

景颯颯眼淚橫流,大聲的嘶喊:「安墨卿,我不會嫁給別人的,死都不會嫁給別人的,你醒來,你給我醒來!」

可無論她再怎麼喊,安墨卿的眼睛還是緩緩地閉上。

葉簡汐站在走廊里,手術室里或深或淺的悲戚哭聲傳入耳中,那一聲聲的的像是針一樣,扎在心臟上,難受的讓人無法忍受。

兜里的手機乍響,葉簡汐驚得身體抖了下。

掏出來手機,葉簡汐緊緊地攥住,看到是慕洛琛的來電,鼻子酸澀到無以復加。

她拿著手機,走了幾步。

接通電話,聲音帶著哭聲對電話那邊說……

「阿琛,你跟安爺爺現在在哪裡?墨卿,他不行了……」

電話那邊聞言,一片寂然。

過了好一會兒,傳來慕洛琛低沉的聲音:「我這就帶安爺爺過去。」

葉簡汐聽到他的回答,淚水簌簌地落下,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這一晚上,她硬挺了這麼久。

在得到慕洛琛消息的這一刻,再也沒辦法忍住。

悲傷的情緒,肆意的在胸腔里衝撞。

……

慕洛琛帶著受傷的安老爺子趕到醫院,遠遠的便看到坐在走廊上的葉簡汐。

走廊里的燈光往下傾瀉,如同薄霧細雨。

似是感應到了他的目光。

我的姐姐是外送小妹 葉簡汐看了過來,在看到安老爺子的剎那,她緩緩地站了起來。

安老爺子在慕洛琛的攙扶下,走到葉簡汐跟前,顫抖著唇瓣許久,才問出聲:「墨卿,他還在嗎?」

葉簡汐掐著手心裡的肉,輕輕的搖了搖頭。

安老爺子得到了答案,彷彿在瞬息間老了許多歲。

寒風自走廊里呼嘯而來,葉簡汐側目望向窗外,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外面已經下起了雪。

「我去看看墨卿。」

安老爺子寂然片刻,沉聲說道。

慕洛琛欲扶著他進去。

可安老爺子輕輕的推開了他攙扶的手,腳步蹣跚而堅定的往裡面走。

兩人站在原地,看著安老爺子走進去,過了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

葉簡汐抬眸盯向慕洛琛的臉。

他的潭底幽邃,幾乎看不出半點情緒,可下頜的肌肉卻是緊繃的,如同石塊般。

閃婚強愛:老公,你好棒 葉簡汐淚眼朦朧,嗓音沙啞,「墨卿是被人害死的。」

只要再過一晚,他就能親眼看到妞妞跟天佑定親。

可偏偏……

葉簡汐緩緩地閉上眼睛,淚順著眼角落下。

慕洛琛伸手,將葉簡汐攬在懷裡,輕吻著她的額頭,說:「我知道。」

不止安墨卿是被人害的,安爺爺也是被人害的,今晚若不是他趕去了通州,只怕現在見到的是兩具屍體了。

這是一場蓄意的謀殺。

不管幕後的人是誰,他都會找出來。

讓那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慕洛琛抱著葉簡汐,望著窗外漆黑如墨的夜色,嘴角抿成道直線,鐫刻的五官緊繃,眼裡的殺意畢現。

……

手術室里一片凄冷。

安老爺子望著躺在手術台上的安墨卿,始終沒有說一句話。

良久,他走到景颯颯身邊,手搭在她的肩上,說:「颯颯,墨卿已經去了。為了讓他安心的去,別再扒著他不放了。」

景颯颯握著安墨卿的手,緊了緊。

安老爺子等了片刻,見她不肯撒手,微微的嘆息了聲,對身後的醫護人員,說:「幫墨卿換衣服吧,他在世的時候向來注意自己的形象,走了,也要整整齊齊的走。」

醫護人員走上前,想要幫安墨卿整理下。

可沒等他們碰到,景颯颯就站起來,撲到安墨卿的身上,不許他們靠近:「墨卿沒有死,你們誰都不能碰他。他還好好的,爺爺,你摸摸,墨卿他還熱著呢,他只是太累了,睡著了,等明天就會醒來的。」

「颯颯!」

安老爺子低吼了聲,面上露出蒼涼,「墨卿已經死了,你再守著他,也只會讓他不得安生,你還是讓她安安靜靜的去了吧。」

安老爺子話說完,揮了揮手。

守在一旁的傭人會意,走上前,要把景颯颯拉開。

景颯颯的手一點點的被扯開,神色近乎癲狂的朝著安老爺子哭喊:「你騙我!墨卿他沒有死!你肯定是看著墨卿是私生子,所以不待見他!當初你不就是因為這個,一直對墨卿不公平嗎?現在竟然詛咒他死了!你怎麼那麼狠心,枉費墨卿心心念念著你這個爺爺!你怎麼的配得上他稱呼你的那一聲爺爺!」

安老爺子心中一痛,閉上了眼睛。

眼看著景颯颯就要被拉出病房。

可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竟然把兩個傭人都推開,重新跑回到安墨卿的身邊。

她抱著安墨卿,把他從手術台上拉起來。

低聲喃喃著說:「墨卿,我帶你回家,這裡都是想害你的人,只有我不會害你,我們一起回家。」

她說著,要把安墨卿背起來。

傭人和醫護人員站在旁邊,想要上前把安墨卿和她分開。

安老爺子卻在他們有所動作之前,出聲:「算了……讓她陪著墨卿吧,再給他們一晚上的時間。」

「是。」

傭人和醫護人員退到一邊。

景颯颯個頭只有一米六多,要背負起安墨卿一米八多的人,困難到了極點。可她執著的把安墨卿背在自己的身上,朝著首是外面,一步步艱難的走。

葉簡汐和慕洛琛站在首是外面,看到景颯颯把安墨卿背了出來。

兩人臉上都露出了詫異。

葉簡汐忍不住叫了聲:「颯颯……」

景颯颯聽到聲音,死寂的眼睛看向她,閃過一抹希冀,「簡汐,我跟墨卿想回家,你能幫幫我嗎?」

「墨卿他……」

葉簡汐話說了一半,又咽了回去。

因為她透過眼前的颯颯,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葉簡汐默了會兒,點了點頭:「你等一下,我去幫你叫車。」話說完,她又扭頭看向慕洛琛,說:「你幫一下颯颯。」

慕洛琛默不作聲的走上前,扶住了安墨卿。

景颯颯小聲的說了聲「謝謝」,然後溫柔的回頭,摸著安墨卿蒼白而冰冷臉,低聲說:「墨卿,我們很快就回家了,你等等。」 葉簡汐叫來了車。

慕洛琛幫著景颯颯把安墨卿背到了車裡,景颯颯站在車前,跟兩人又說了聲謝謝。

天上零星的鵝毛大雪飄下來,落在她的肩頭上。

葉簡汐看著這樣的景颯颯,眼睛酸澀無比,始終有種想哭的感覺。

可直到景颯颯坐上車離開,她強忍的淚才潸然落下。

慕洛琛在她的腰際輕輕拍了下,「走吧,安爺爺還在等著我們。」

葉簡汐點頭,跟著他的腳步離開。

回到醫院,葉簡汐已經止住了眼淚,只是通紅的眼睛,依稀可以看出哭過的痕迹。

不過,大家都沉浸在安墨卿失去的悲痛中,也沒多少人會在意這些細節。

問過傭人,得知安老爺子在病房那邊。

兩人一起去了病房。

病房裡,安老爺子站在安墨卿躺過的病床邊上,從兜里拿出一包煙,想要抽出一支,可不知道是受了傷,還是別的,他的手哆嗦的厲害。以致於連拿出一支煙這麼簡單的動作,都沒有辦法做到。

慕洛琛走到安老爺子身邊,默不作聲的把煙拿過來,抽出一支,遞到安老爺子跟前。

安老爺子接過煙,抬眸看了他一眼,問:「颯颯,那邊派人看著她沒?」

「嗯。」

慕洛琛輕輕的應聲,掏出金屬質感的打火機,「啪」的聲點燃,遞到安老爺子跟前。

安老爺子卻擺了擺手,說:「算了,不抽了。我老頭子想再多活一些日子,看著妞妞長大。」

慕洛琛聞言,熄滅了打火機。

安老爺子捏著煙支,垂眸默了片刻,喟嘆道:「墨卿和颯颯他們,其實一直對我心裡有怨氣吧。墨卿是安家的私生子,從小到大受了不少的苦。可我這個做爺爺的,從來沒幫過他。現在他死了……我連他最後一面都沒見上,或許他潛意識裡,也是不想見我這個老頭子的。」

「安爺爺,墨卿走的時候,簡汐在醫院這邊。她說,墨卿彌留之際,是想見你,跟你說聲他很感激你,你不要再自責了。」

慕洛琛出聲勸慰。

安老爺子和葉簡汐對視了一眼,後者點了點頭,附和慕洛琛的話:「爺爺,颯颯說的那番話只是氣話,你別放在心上。」

安老爺子慘然一笑,「我沒把颯颯的話放在心上,是墨卿那個孩子,他……他……我覺得對不起他。」話說完,淚水從渾濁的眼裡溢出來。

安老爺子抬起手,抵住額頭,轉過身背對他們,不讓他們看到自己落淚。

葉簡汐走上前,想拿紙巾給安老爺子。

可沒接近,便被慕洛琛抓住了手腕,阻止她繼續前進。

葉簡汐頓住了腳步。

安老爺子壓抑的哭泣了好一會兒,再轉過身來,神色已經看不出來異常。

彷彿剛才的失態,是旁人的幻覺。

安老爺子沉聲說:「今晚發生的事情,是有人針對安家,他們不止想要我老頭子的命,也想要墨卿的命。明天就是妞妞和佑佑的定親晚宴,這件事情不能耽擱,所以墨卿已經沒了的消息,暫且壓住不要對外宣布,明日的宴會照常舉行。颯颯那邊,不知道她會不會出席,就麻煩簡汐你多操心了。」

「安爺爺,都是我應該做的,沒什麼麻煩不麻煩的。」

葉簡汐輕聲道。

安老爺子點了點頭,眼睛堅定的盯著慕洛琛,道:「洛琛,宴會這邊由簡汐負責,你去查到底是誰下的手,越快越好。」

「是,安爺爺。」

安老爺子把事情都吩咐完,擺了擺手,說:「現在已經晚了,醫院這邊消息我已經封鎖了,暫時不會出什麼大簍子。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你們先去休息吧。」

「那安爺爺你……」

葉簡汐擔憂的看著安老爺子。

安老爺子釋然道:「不用擔心我老頭子,我半截身子進黃土的人,還有什麼沒經歷過?這件事壓不垮我。況且,為了妞妞,我也得多活一兩年。」

葉簡汐放心了一些,跟著慕洛琛離開了病房。

從病房裡出來,葉簡汐在傭人那裡找到了妞妞。

小丫頭哭的昏睡了過去,眼角上還掛著淚珠。

葉簡汐小心翼翼的把妞妞從傭人的懷裡抱過來時,驚醒了她,妞妞嚶嚶的哭出來,小手緊緊地抓住她前襟的衣服,腦袋往她懷裡鑽。

「姨姨,妞妞想要爹地……」

葉簡汐緊緊地保住妞妞,沒有回答她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