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種的稻穀,我就是不給你!」

她回家之後,輾轉反側,就是不甘心。

離愛生花 憑啥她種的東西就要給唐小芯。

於是她就忍住了身上的不舒服,跑到田裡割稻穀。

為的就是趁唐小芯不在,一次就將稻穀割完了,到時唐小芯就算是知道也拿她沒辦法,誰知道……

杜美華怨恨的目光瞪向甘淑英。

甘淑英主動忽視她那目光,這明明已經不是杜美華的稻穀,還偷偷的來割稻穀,這行為已經是不對,還來怪她告訴小芯,這個杜美華還真不是令人無語。

唐小芯:「現在這田地已經是我的了。」

「是你的又怎樣,這是還是我種的,我就得要拿回來。」

「你非要這樣是嗎?」平淡的語氣里隱匿著許多的怒火。

「我就是要這樣。」

杜美華就是看她兩手空空,更拿不了自己怎樣,於是就得意了,還故意在唐小芯面前又割了幾把稻穀。

「好!很好!」唐小芯冷獰笑著。

她側目,語氣平淡無波對甘淑英說道:「你回去拿鐮刀,還有讓你家裡所有人都出來,對了,村裡還有誰跟你關係比較要好的,你都把他們叫過來,還讓他們帶上鐮刀,你就告訴他們,唐小芯的稻穀誰割就是誰的。」

契約男友要翻身 「真要這樣?」這樣她跟杜美華之間的婆媳關係,那絕對會鬧得很僵。

「去!」

這是杜美華逼她的。

原本她今天就已經忍了一肚子的火。

她要是真不給杜美華一個教訓,杜美華還真以為她是軟柿子。

「好!」

杜美華看甘淑英往回跑,又見唐小芯一個人站在這裡,還以為唐小芯已經成功讓她氣到了。

心情特別好,還哼著小曲彎腰割著稻穀。

等過十分鐘后。

杜美華哼不出小曲了,她看見甘淑英身後跟著一群人,還有那個讓她最討厭的大毛吳大姐都在裡頭。

她們這是要幹嘛!

來到田間,甘淑英還是有些不確定問唐小芯,「你真的要這麼做?」雖說現在還不是割稻穀的好季節,可割了拿去打米也是可以出不少米,剩下的還可以拿回家養雞鴨。

對大毛她們來說無疑最好的,這相當於就白撿的。

「就這麼做了。」

「那好吧!」

甘淑英一回跟她們一聲,幹活。

一群人蜂擁而至到田裡。

「你們要幹嘛!」杜美華驚慌問他們。

結果她們誰都沒搭理杜美華。

現在這個功夫都是搶割稻穀了,誰還管她啊!

就算是打米不好,那也是可以餵養家裡的雞。

這可省下不少錢了。

「唐小芯你讓她們都幹嘛?難道你是請她們幫你割稻穀?」

面對她的質問,唐小芯淡淡說:「我不是請她們幫我割,而是我送給她們割了。」

「唐、小、芯!」杜美華氣得顫抖,牙齒都咬得咯吱咯吱響。

她握住拳頭朝唐小芯怒吼:「這是我種的稻穀,你憑什麼拿來送人?」

「這還是我田地,這上面種的稻穀就該歸我的,那媽你憑什麼又要割了呢?」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看誰硬氣到最後。

「你……」杜美華氣得都要喘不過氣來,指著唐小芯的手指都在顫抖,「你這個敗家娘們!」就算是不給她,也不至於這麼跟她置氣。

平白無故便宜了外人。

這些都是她辛辛苦苦種的稻穀啊!

唐小芯彷彿覺得這樣氣杜美華,也不過是小意思而已,於是再加了一把火:「我敗家那是我有本事,不像你,沒本事敗,不,應該說你連敗家的資格都沒有。」

氣死你!

「唐小芯!」杜美華壓制不住自己怒火,歇斯底里大吼一聲。

「你滾,你從我面前消失,立即馬上!」

唐小芯風輕雲淡地說:「在席家你有資格讓我滾,這裡又不是席家,這——」她跺了跺腳下的土地,「是公眾人田地,這個魚山村的土地,你沒資格讓我滾。」

杜美華氣得牙齒都差一點咬斷了,這個死唐小芯,就非要跟她對著干!

看著這些人都在瓜分她的稻穀,那心裡疼得呀,就好像有人拿著刀子一刀一刀地割著一樣。

疼!

失控怒吼她們:「你們這些人都給我滾,這裡是我家的稻穀,不是你們的,誰讓你們割了,滾,滾,滾……」

誰都沒搭理她。

理她是傻子。

分家的事,甘淑英都已經跟她們說了,這分家的田地原本就是唐小芯,種的稻穀也自然是屬於唐小芯。

偏偏杜美華就是不願意給,還偷偷地割,這惹怒了唐小芯,才出這下策,這怪誰啊!

還不都是怪杜美華自己。

杜美華見沒人搭理她,她便去推人家。

「我讓你們停下來,你們聽到沒,滾啊!」

被推的毛清蘭立即不給杜美華好臉色,「杜美華你才要滾,這田地是寫著你名字嗎?小芯讓我來割,我就來割,你有本事就去找小芯去,我們可不是你的出氣筒,當心惹火我,我就對你不客氣。」

「你……」

席建立來到田裡,看到一群人個個低著頭割田裡的稻穀。

「小芯!」

「爺爺你怎麼來了!」

「這……」席建立示意眼前的這是怎麼回事。

星際之註定縱橫 唐小芯也不藏著掩著,直接就說了。

說完,她還生怕席建立會責怪她,她忍不住偷偷地瞄了一眼席建立。

席建立只是略微無奈地說:「這件事你也是胡鬧,杜美華也是胡鬧,下次不要再這樣了。」

唉!他就是小芯這麼做,為的就是給自己出一口氣。

再說了,這田地和稻穀都已經是小芯的,小芯要怎麼處理,那都是她的事。

「下次不會了。」

難道她就不會心疼自己的東西啊!

誰讓杜美華把她氣急了。

她就只能跟杜美華對著幹了。

反正她就是不想便宜了杜美華。 席建立瞥了瞥她,又說:「你這樣等錦琛回來了,他可不好受。」杜美華那性格非要逼著錦琛做出教訓老婆的事。

「爺爺!」唐小芯突然微微一笑,很任性地說:「那就讓他為難一下吧!」要想當好老公角色,那兒子的角色自然是當不好。

「不過我還是知道他會護著我。」

席建立老臉總算是露出了笑容,「你就這麼確定。」

唐小芯羞赧笑了。

她直覺告訴他,席錦琛會始終都站她這邊。

聰明的女人不是逼一個男人選媽還是選老婆,而是慢慢地讓男人的心靠攏自己這邊,再來什麼都為她著想。

所以她不怕杜美華鬧騰,儘管鬧吧!等席錦琛對杜美華所作所為失望了,席錦琛身心完完全全屬於她這個老婆的時候,她再來對付杜美華,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爸!」杜美華看到席建立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急忙指了指田裡的一群人,「你看唐小芯做的是什麼事,她竟然把自家的稻穀送給一群外人,都不願意給我。」

杜美華低頭又看見她們一大把割,那心口疼得像是被人刺上好幾刀一樣。

焦急的她不知所措,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席建立身上。

只要席建立一出聲,那麼唐小芯就不敢不聽話照做。

心急的她直接對席建立說:「爸你還不趕緊說說她!」再不說,那就什麼都沒了。

「這是小芯的田地,我說她什麼啊,她願意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爸!」杜美華一急起來,什麼也沒多想就說席建立,「你不能這麼偏心,這明知道是不對的事,你還幫著她,你到底會不會當一家之主啊,你要是不不會當,你就趕緊放權,家裡的事也不用你管了。」

腹黑首席二手妻 席建立眉毛怒氣沖沖揚起,炯炯有神的雙眸帶著諸多的怒火,冷厲注視杜美華,「杜美華你再說一次?」

哼,他不會管,難道的杜美華就會管了嗎?

如果真是換杜美華管家裡的事,不出三天,家裡就會讓杜美華攪得翻天覆地。

光是從夏雨菲這件事來說,幸好當初他堅定不移小芯和錦琛的婚事,不然錦琛這輩子都讓杜美華給坑慘了。

「我……」杜美華欲言又止,這時她才恍然自己剛才說了些什麼。

正當她想說點什麼彌補時,席建立說:「我當初分你們田地的時候,我又干涉過你們任何事情嗎?我都是隨你們去折騰,同樣,竟然你把田地都分給了小芯,那你為什麼要干涉小芯的決定。」

「爸,這不一樣,這是我辛辛苦苦種的稻穀,是我們席家的,就算她不要了,那也不可以轉手就送給外人。」

唐小芯出聲:「我為什麼會送給淑英她們,媽你心裡很清楚,要不是你偷偷背著我把稻穀提起收割了,還大言不慚說都是你的,把我惹生氣了,我才湖會這麼做,所以,這件事罪魁禍首就是你自己,你現在怨不得我和爺爺。」

「那我現在不要行了吧!你讓她們把稻穀留下走人。」杜美華想著就算是便宜了唐小芯,也不能便宜了大毛她們。

她可還是記著昨晚大毛打她的事。

「已經晚了,我說出去的話,不可能反悔。」

「唐小芯你……」

「如果你先埋怨我,還不如先反省你自己。」這件事錯不她,在於杜美華自己。

「送都已經送了,回去吧!」席建立對杜美華說。

「我……」杜美華心口憋著一口悶氣。

留在這裡也是繼續心疼這些稻穀讓她們給收了。

何不如回家想辦法收拾唐小芯。

唐小芯看著杜美華跟席建立前後不一回席家。

她便喊來甘淑英,交代她們割完稻穀便回去,還讓甘淑英幫她們說聲謝謝,她還得要趕回鎮上去。

如果太晚回去了,夜路不怎麼安全。

甘淑英拍了拍胸口,保證地說:「你說的都會跟她們講,你回去的時候,要注意安全哦!」

「嗯!」唐小芯跟她揮了揮手臂便一路趕回鎮上去。

甘淑英回去就跟毛清蘭她們嘮嗑。

毛清蘭感慨說:「席家還就小芯一個人懂事。」

「就是,那個杜美華簡直跟潑婦一樣。」

一群人就在田裡嘮嗑起來。

……

陶紅雲在屋裡聽到動靜,她便趕了出來。

走到大廳的門口,她就看見杜美華把手裡的鐮刀生氣甩在地上。

「死唐小芯,臭唐小芯,非要跟我作對,等我有一天逮著機會了,我非整回去。」

緊接著,陶紅雲就看見席建立也從大門口進到院子里來。

「爺爺,媽!」

陶紅雲上去。

席建立目光一掃地上的鐮刀,以及地面被鐮刀砸出一個痕迹,他冷肅板著臉,怒斥她:「杜美華你還有理是吧!生氣把鐮刀給摔到地上。」

杜美華滿腔幽怨,將臉撇到另一側去。

席建立冷哼一聲,「不願意聽我講話,我還懶得講你,你自己好自為之!」

陶紅雲等席建立進了屋裡后,她過去把鐮刀撿起來,放好。

杜美華什麼話也不說,也直接回房間去。

到了晚上九點多。

陶紅雲才從村子里口中得知發生了什麼事。

她就一直斟酌,如何跟杜美華以及席建立開這個口。

於是她就跟席錦榮商量這件事。

兩人商量好之後,就由席錦榮去跟杜美華開口。

「什麼?」

被唐小芯氣得夠嗆的杜美華躺在床上休息,這一聽席錦榮的話,馬上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到的,於是就讓席錦榮說一次。

「我說,我想分家。」

「好端端分什麼家啊!」

席錦榮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唐小芯分家你都給她好多田地,我要是不分家的話,剩下什麼都沒了。」

「怎麼會,以後我跟你爸的東西都是你的。」

席錦榮怏怏道:「算了吧!那都是唐小芯挑剩下的。」

「誰說的,是我不給唐小芯。」

「你要是不給唐小芯,那怎麼家裡離井口最近那一畝地給了唐小芯?」

「那不是你爺爺說要給的,你以為我想給唐小芯啊,我也實在沒辦法了,要是可以,我是一點東西都不想給唐小芯。」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杜美華想了想,問席錦榮,「你是不是以為是我給的,所以你就想著要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