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了,趕緊吃。」

「哦哦!」

過了一會,小新繼續開口說道:「老師,你也教教我這方面的本事唄!」

「啊?」唐玉一下沒有明白,反問道。

「就是女人這方面唄,先前在我們山裡,我睡的都是主動找我的。可我喜歡的,一個也沒睡著,老師這麼厲害,多給我傳授點心得唄!」

小新舔著臉,嘿嘿的笑著。

唐玉眼睛瞬間瞪得老大,「滾!」

……

由於跟尤鐮的尷尬,唐玉吃過飯,酒早早的回去了侯府。

相比較侯輕語而言,尤鐮無疑更為麻煩一些,尤其是經過了昨天夜裡的事情,以及還有那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炙魂成員。

可麻煩要是來了,不管你怎麼躲,都是躲不開的!

剛剛回到侯府,唐玉就遇到了一件大麻煩。

「下個月,你要娶我!」侯輕語輕笑著說,看似像是開玩笑。

可唐玉知道,哪有女孩子用這種事情開玩笑的。

面對唐玉的不回答,侯輕語也不生氣,淡淡的說道:「你不願意也沒有關係,反正感情這個東西嘛,結婚了以後再慢慢處也來的及。」

「侯輕語,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能不能不要總是這樣!」唐玉心裡自然是不想跟侯輕語結婚,終於爆發出來。

「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當你的女人,而讓你成為我的男人。」侯輕語態度堅決而肯定的看著唐玉。

唐玉也看著侯輕語,不知道應該怎麼拒絕她。

「我知道你這個人保守,很介意自己未來的妻子的貞操。可那都是我認識你之前的事情。」

「在我決定要跟你長相廝守之後,我跟別的任何男人,都沒有一點點接觸,哪怕是握手!」

唐玉皺眉,「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嫌我年紀大?長的不夠好看?還身材不好?」

侯輕語挑著眉頭問道。

「都不是,我們之間的關係,雖然比較好,可是還沒有到那種談婚論嫁的程度,況且我也已經有了伴侶。我要對她忠誠。」

唐玉想起還在藍宇的陳彤,神情間一暖,心情瞬間好了不少。

「你的意思是,你要我堂堂江州牧的女兒,給你當小?」侯輕語也有些生氣了,這些天以來,她自認為對於唐玉已經足夠的低三下四了。

可唐玉居然還不滿足。

「好,咱們走著瞧!」侯輕語丟下一句狠話,扭頭就走。

唐玉嘆了口氣,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能無奈的搖搖頭。

如果侯輕語嫁給唐玉,那叫作下嫁,本來唐玉的身份地位都不如侯輕語。下嫁還要當小妾,那簡直是打侯輕語,乃至侯山的臉!

這樣,無論是出於侯輕語還是侯山,都不可能能夠答應。 「這樣來看,就連侯府都呆不下去了。看來,要去江州書院里避一避了。」

唐玉在卧室里留下一封信,就直接去了江州書院。

按照唐玉的想法,如果有任務,炙魂的人自然有辦法尋到自己。要是沒什麼事情,他也好在書院里修鍊。

經過陵州大營一戰,唐玉深刻的意識到,自己的實力面對上真正的強者的時候,是多麼的不值一提。

先前唐玉感覺,尤鐮的實力也就那麼樣。不過是比他多修鍊了些年而已。

可是當他看到尤鐮和司馬浩如的對戰之後,唐玉才認識到,自己的弱小。

而且,武官就已經那麼強大,一招就把尤鐮打的修為盡失。

「真不知道武皇、武帝乃至武神是什麼樣子!」

對於強者的崇拜和期望,同樣也是支持整個大陸人努力提升修為的一個原因。

原本熱鬧的書院,隨著侯輕語那次出事,已然變得凋敝。

甚至有些有內幕消息的官家子弟,也紛紛放棄了江州書院,而去了其它能夠更好學習武技的地方。

唐玉走在那原本熱鬧的路上,看著道路兩邊樹葉都已經堆積了好些。

想起當時,對比現在,唐玉一陣唏噓。

回到原來的住處,發現早已經空無一人。

不僅唐玉原來住的小院子沒有了人,就連周圍的好幾間院子,也都空無一人。

「沒人也好,索性安靜!」

唐玉簡單的打掃了屋子,直接開始了修鍊。

「跟北齊人一戰在即,提升修為已經有些來不及,還是應該想法子學會一些殺傷力強的武技,來的實在一些。」

「可這神煉拳,似乎到了某種桎梏,無論如何都難以突破……」

唐玉在腦海里逐個分析了神煉拳十八式里,後面所有的招式。

「落星爪、屠星破、劈星掌……」

「都要到武師以上,靈氣外放才行!」

「難道,我空有一身強大的靈氣,卻沒有一招一式特別實用的?」

其實對於武士來說,通常都是用兵刃的,因為武士的靈氣不能夠脫體而出,只能夠完全灌注到兵刃之中。

在整個元讓大陸上,超過九成的人,永遠的停留在了武士以下的階段。

換句話說,十個人里,只有一個人能夠進階,突破到下一個境界。

除非個別極其天賦異稟的人,不然就是三十歲到了武士九重,依舊可能是一輩子的武士九重。

神煉拳毫無進展,唐玉只得暫時放棄。拿出「冶金聖尺」操練了一番。

好在「冶金聖尺」的技法,反而沒有了靈氣等級的限制,即便靈氣不足,也能夠練習,不過是發揮不了應有的威力罷了。

「二分斬!」

「冶金聖尺的下一招是四象擊,可是要等冶金聖尺解封第二段,第二寸亮起來的時候。也就是說,還是要達到武師!」

思來想去的,唐玉有些氣餒,雖然好像站在寶山上,可卻沒有一個寶貝,現在當即能夠提升戰鬥力的!

稍許有些氣餒的唐玉,無奈的拍了一巴掌桌子。

桌面底下有一張紙條掉落的聲音。

唐玉一愣,連忙將落在地上的紙條拾起。

「唐大哥親啟!」

唐玉拆開信。

發現這信是李燕留下的。

大概講述對於唐玉的傾心和思念,明暗之中,表示了愛慕之情。

看到這裡,唐玉苦笑一聲,「現在還有侯輕語和尤鐮兩個人不知道怎麼處理。這怎麼又多了一個?」

「難道真的像小新說的那樣,越是有本事的男人,酒越是應該多睡些女人?」

唐玉無奈的搖搖頭,正當此時,忽然有人敲門。

「請問是唐公子在裡面嗎?」

「哪位?」唐玉好奇的喊道,這個地方居然有人這麼巧合的尋上來,說不定是有什麼事情。

從大門裡走進來一個褐衣男子。

朝著唐玉一行禮,說道:「我是龐箭家的下人,我奉命在這地方等候唐公子。」

「我家主人還說了,若是唐公子回來,一定要通知您,我家主人說想要跟您喝酒……」

「喝酒?」唐玉挑了挑眉。

「那去什麼地方呢?」唐玉許久沒見龐箭,正好喝酒放鬆放鬆。

「我家主人說,如果您想喝點花酒!那就去主人的一間別院,叫些姑娘來。可您要是想單純喝一點,就在此地。」

「好!出去太過於麻煩,那就在這裡吧!」唐玉毫不猶豫的說道。

「行嘞!那您稍後,我立馬去通知我家主人!」

那下人再度一行禮,轉身跑出了大門。

唐玉想起龐箭那真實而燦爛的笑容,自己也笑了。

不多時。

龐箭酒帶著車馬酒水來了。

整整三大馬車,下人酒跟著好幾個。

「玉啊!好久不見了!」龐箭剛剛跨進大門,就撲到唐玉跟前,給了唐玉一個熱情的擁抱。

「來,給你正式的介紹一下。這是你嫂子!」龐箭指指一邊的尚娟說道。

「嫂子?」唐玉好奇的看了尚娟一眼,問道。

「嘿嘿,偷偷告訴你說,我倆已經訂婚了,結婚的日子估計也沒幾天了!到時候你可要來!」

龐箭擠眉弄眼的,意味深長。

唐玉更加好奇了,「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有這麼著急?難道是老人家,著急的抱孫子?」

龐箭奇怪的笑了笑,小聲的說道:「沒法子了,再不結婚,肚子可就藏不住了!嘿嘿!」

說道這裡,唐玉才算是明白,原來是未婚先孕,怪不得要著急結婚。

不然對女孩子的聲譽,影響可就太壞了。

「龐箭……」尚娟再一邊紅著臉扯了一把龐箭的袖子。

「哈哈,不說了,不說了,喝酒喝酒!」

龐箭打了哈哈,把這件事情說了過去。

很快的下人們開始在這個還算寬敞的院子里,開始擺放桌椅,連燒烤的架子也擺好了。

「書院里燒烤,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現在看起來,感覺應該是相當不錯的!」龐箭笑著說道。

「對了,你沒有叫正浩他們?」唐玉隨口一提。

「叫了叫了,都有,都有!他們路遠,一會就到!」

雖然三人同班的時間不長,可總算是在一起住著,關係自然特殊了一些。也親近了一些。 很快的,這一間小院子里,酒瀰漫起了烤肉和美酒的香氣。

尚娟有孕在身,不能喝,所以只有唐玉和龐箭兩個人喝著。

龐箭有嬌妻在旁,好友在旁,頂著月色,是格外的開心。

「來,干一個!」

一杯碰罷。

「小玉,你可是神秘啊!我到處找人打聽你的消息,一無所獲!」

「就連林天那個平時神神秘秘的小子,我都打聽出來了下落。可你的消息,簡直比江州牧的行蹤還要保密!」

「你跟我說說,到底去哪了?這些天的!」

唐玉嘿嘿一笑,「保密,保密!」

唐玉看的出來,龐箭臉上的笑容很真,而且心情似乎也沒有受到陵州打仗的影響。

尚娟在一邊幫龐箭倒酒遞肉,顯得倒是很溫柔。一改先前任性刁蠻的樣子。

「吱!」

院落的大門再次打開,孫正浩大步走了進來。跟前摟著神氣的姜蓮兒。

「二位兄弟,久等了!孫某先自罰三杯!」

孫正浩二話不說的,先走到桌子邊,酒喝了三個酒。

「快坐!吃肉吃肉!」

龐箭笑吟吟的招呼著。

「唐玉啊,從學校散了之後,我跟老孫合夥弄了幾個小生意,效果都很不錯!掙了不少錢!」

「那可不,我們正浩,可不是一般的人!」

姜蓮兒主動誇耀起了孫正浩。

「得了吧,還不是我的點子秒?不然他那點本事,誰不會啊!」龐箭喜好虛榮,這種事情上,向來不肯退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