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也是她心裡才敢想的,她要是敢有所表現在臉上的話,估計她就要滾出萬家了。

轉眼間又過了兩天。

萬雲生帶著萬雲輝,就在工廠堵了唐秀秀。

萬雲生只是看了萬雲輝一眼。

萬雲輝上前,對她溫柔一笑。

唐秀秀立即就知道,這是有事要求自己了。

「這幾天反正都沒什麼,我們今天回你家吧!」

「哦!」

唐秀秀就算是知道他要去唐家,打聽消息。

她也拒絕不了。

下午,唐秀秀不上班,就帶著孩子和萬雲輝一起去了娘家。

家裡就剩下馮小紅一人。

誘寵寶貝,乖乖乖 萬雲輝一追問,唐勇銘是去了唐小芯家裡,幫唐小芯帶孩子。

就連席錦琛都要準備外出進修的事。

萬雲輝不假思索就建議:「要不我們等一會兒,也去姐家吧!」

馮小紅忍不住多看了萬雲輝一眼,又朝唐秀秀看了一眼,隨後她就應好,「不過你們去吧!孩子我來帶。」

萬雲輝煙沒了,出去買煙,馮小紅特地問她,「你們兩個真的沒什麼嗎?」

唐秀秀也不隱瞞她,都跟她說了。

馮小紅想了想,說:「萬家的事,你要是趁機撈到好處,你就去做,要是撈不到什麼好處,你也別得罪人。」意思就是,咱們雖然跟唐小芯的關係不是很好,但也別鬧得太僵了。

「我明白。」

反正萬家現在就是每一次,只要一出事,就會找她出面,然後假惺惺出現在唐小芯面前。

要是打聽到有用的消息,那就好,要是打聽不到,回家之後,對著她也沒多少好臉色。

萬家,如此明顯的利用,她就算是死人,也是會察覺的。

只是有些事,她不願意正面說破了,也是想著還跟萬雲輝過日子。

萬雲輝回來的時候,已經買好了水果。

接著,就帶上唐秀秀,一起出門。

到了唐小芯家裡,就剩下唐勇銘一個人。

看見他們,唐勇銘就問他們怎麼來這裡了?

萬雲輝直接來說找他的。

唐勇銘:「你們有心了,等一下,我還要出去接小檸檬,你們要是沒什麼事,你早點回去吧!」

「爸,我們兩個都好久沒坐下來一起喝酒了,今晚就喝點小酒吧!」

唐勇銘想了想,他現在跟馮小紅繼續過日子,相當於唐秀秀也是他半個女兒,總不能對萬雲輝太過於冷淡,於是就答應了,「行吧!」 「碰……」吉斯他們只看到一個人影一閃,那隻小型蜂蝶偵查機器人就被抓了下來,然後屏幕就變成黑色……

「看樣子對手的實力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強大啊!」吉斯的聲音慢慢的傳了出來,臉上充滿了笑容。

「隊長,我們有信心消滅他們,他們的實力不錯,但是我們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一名機甲小隊的人員慢慢的說,語氣裡面充滿了自信。

「好,今天晚上,就是龍牙的末日,我們,才是最強大的!」吉斯這個時候自信的說,其他人都點點頭。

夜,慢慢的黑了下來,龍牙們一個個充滿了興奮,好像一個獵人一樣,而基地裡面也很安靜,靜的有點可怕……

「隊長,不對啊!我的心裡怎麼老感覺到不安啊……」這個時候大炮身邊的一名龍牙慢慢的說,語氣裡面有點擔心。

「是有點不對勁,這個基地靜的嚇人,好像一個人安靜的墓地一樣,但是龍牙的情報員給的情報卻是這裡有韓國的全部軍隊。」大炮輕輕的說。

「大炮,好像情況部隊啊!」耳麥裡面傳出來一個聲音,聲音顯得有點沉穩。

「是啊,怎麼辦,我們總不能撤退吧!我想應該不會有多大的問題,即使多幾十萬部隊,我們的實力還害怕什麼啊!打不過我們可以跑啊!呵呵……」大炮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拿出自己的武器。

夜,慢慢的靜了下來,龍牙的戰士一個個精神抖擻,拿出自己的武器,臉上布滿了嚴肅。

「出發……」吉斯一聲令下,巨大的地下基地打開了,一百多號機甲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好像一架架戰鬥機似地……

「什麼聲音……」這個時候一名龍牙驚訝的說,大家也好奇的看著基地。這個時候基地的燈突然亮了,從基地裡面衝出來一群高大的機器人,那十米多高的機甲,給人一種壓迫感……

「這是什麼玩意……」一名龍牙這個時候大聲的喊著,而那一百多架機甲這個時候已經攻了過來,一台機甲的胳膊突然抬起,然後手臂上的40毫米速射機關炮就發出了轟鳴聲。這種美國最新研製的機關炮,射擊速度比火神炮還要快速,幾個龍牙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打成了蜂窩。

「碰……」大炮的狙擊步槍打中一名機甲的頭部,但是機甲的頭部卻只陷下去一點,卻沒有任何的影響。

「撤……」大炮看到這一幕,趕緊果斷的下了命令,龍牙的戰士這個時候快速的鑽進的樹林裡面,開始後撤。但是那高達十米的機甲,卻升到了空中,那強大的火力讓龍牙的戰士根本就躲不及,一百多架機甲分散開來,向著四面八方追去,而日本的機器人的速度也很快,和基因戰士已經韓國的特種戰士,也跟在機甲的後面,追了上去……

「媽的,這是什麼玩意,來自早晚有一天會讓你們都變成一堆廢鐵……」大炮一邊跑一邊喊著,機甲簡直就是巨型堡壘,別說狙擊步槍了,就連肩扛十地對空導彈都不能傷害他們,他們在空中慢慢的巡邏著,聚集了美國最先進的科技的機甲,偵查能力是巨大的,而且火力也是很恐怖,即使那些經過第二階段訓練的龍牙,也不能完全的躲開他,有好幾個隊長已經死在機甲的手裡面……

損失慘重,自從開戰以來,這是龍牙第一次損失這麼多人,除了機甲之外,日本的那些機器人也很難纏,而那些基因戰士更是跟野獸一樣,進過第一階段訓練的龍牙比他們稍遜一層,還有一些人被這些人給殺死……

三萬人,最後成功逃掉的僅僅剩下兩萬五千人,五千人的損失,這對於龍牙來說可是損失慘重,如果不是那些機甲的彈藥不足,燃料不足,龍牙估計損失的還會更多……

兩萬五千龍牙重新散開到非洲的各個地方,但時間不會在聚集到一起了,而美國的機甲也徹底的展現在世人面前,他那恐怖的實力再一次讓世人見到了美國的實力,加上美國高調的宣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非洲,也暫時緩解了美國經濟危機的壓力,美國的那個老男人的臉上也布滿了笑容。

「碰……」黃然一下子把桌子拍成了粉末,臉上布滿了怒容,美國的機甲徹底打亂了自己的計劃。而其他的龍牙這個時候也滿臉的怒容,狠狠的咬著牙,這次損失了這麼多戰友,電視上一張又一張熟悉的面孔,讓他們的心好像滴血一樣。

「隊長,我們怎麼辦,我們是不是要回非洲啊!」這個時候張青看著黃然,滿臉的期待。

「是啊!隊長,我們回去吧!」其他隊員這個時候也齊聲的說。

「不能回去,我們回去能幫什麼,能幹掉那些機甲嗎?我們在這裡還有用處,回去也只能暗殺一點普通的美國士兵而已……」黃然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那我們怎麼辦,我們難道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們的兄弟一個個被可惡的機甲給殺死嗎?」一名龍牙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不,我們要把美國搞成亂局,要讓整個世界都亂成一片,兄弟們的仇,我一定會報的,張青,你去把我的裝備給拿過來,我要讓美國先付出一點代價……」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說,張青點點頭,走了出去。

「你要幹什麼啊!」王嫣然看著黃然的臉色,擔心的說。

由衷喜歡 「沒事,就是去殺一個人……」黃然輕輕的說。

「誰……」王嫣然輕輕的說。兩隻眼睛看著黃然,臉上充滿了關心。

「一個該死的人……」黃然這個時候的臉上露出了冷笑,然後慢慢的走出了房間。

非洲的事情,一下子讓全世界都緊張了起來,美國機甲的戰鬥力太強悍了,簡直就不是這個時代的武器,他的強悍讓所有國家都感到無力感。

而在湘江華夏科技公司的最後一層,很多研究人員都在忙碌著,緊張的調試還在繼續著。

「怎麼樣……」一名科研人員慢慢的問。

「不行,還是不行,最後一個難題還是突破不了,我們還需要時間……」一名科技人員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哎,我們時間緊急,非洲的事情有點緊張,我們必須加快進程,董事長對我們的好,我們一定要報恩……」這個時候一個研究人員慢慢的說,其他人也點點頭,又開始了忙碌。

在北京的一個軍事基地,老人穿著一身軍裝,這個時候顯得特別的威武。李升雲也一身軍裝,臉上布滿了嚴肅,而且還有一些其他的軍官,他們都一個個布滿了嚴肅。

「今天讓大家來的目的,我想大家應該很清楚了吧!龍牙在非洲現在很困難,他們那些國家把最後底牌都拿了出來,看樣子他們真的被小傢伙弄的發火了。對了,小李,小傢伙的軍火公司怎麼樣了……」老人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主席,軍火公司成立的時日太短了,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新的產品,即使全身心的投入,最起碼還要三個月才能出成就。」李升雲慢慢的說。

「那能不能讓他們先研製一下對付機甲的武器啊!小傢伙在非洲也不知道怎麼樣子了,前段時間在股市上鬧騰了一段時間,現在又沒有了消息……」老人這個時候關心的說。

「恩,好的,那就讓他們先研製三代狙擊步槍,可能對機甲會有效果……」李升雲慢慢的說。

「恩,好的,這次叫大家來,還有一點,那就是南邊的問題,該是時候解決了,現在的國內情緒很大啊!」老人輕輕的說。

「是啊!該解決了,不讓那些小國家會越來越猖狂的,彈丸之地,也敢來侵佔我們的地方……」一名軍官這個時候慢慢的說,臉上露出了憤怒。

「恩,我們隨時可以行動,只要主席下命令,我們就能奪回屬於我們的利益……」一個海軍軍官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好,我們也該把那個大傢伙給亮出來了,再不用就該進入廢品場了,還是趁現在用一下吧!」老人輕輕的笑了笑,臉上布滿了笑容,而其他官員聽到這個消息也很高興,終於可以好好的爭口氣了。

「進過黨中央決定,現在我宣布,認命張海天少將為南海行動的總指揮,負責收回我國主權,華威號航空母艦也划給你使用,你們要給我辦的漂亮點……」老人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嚴肅的說。

「是……」海軍總司令這個時候站了起來,然真的回答說,大家看到這一幕也輕輕的點點頭。

「好了,都下去準備吧!」老人輕輕的擺了擺手,然後笑著走了出去,大家也都互相的看了一眼,臉上布滿了興奮的表情。

大連港,深夜這裡卻燈火輝煌,一隊隊官兵在來回行動著,一個個臉上布滿了興奮。華威號航空母艦靜靜的停在那裡,那優美的身姿顯得特別的漂亮。一批批的物資被快速的運到華威號上面,而在航空母艦的甲板上,二百多架殲十艦載機靜靜的停在那裡,一個個技術人員正在做最後的調試,而一枚枚導彈也被裝了上去……

張海天看著這幅情景,臉上布滿了笑容,終於可以出擊了,這些年的壓抑,讓這個年輕的少將都快有點發狂了,一直在謙讓,一直要求和平,就連南邊小小的島國都敢隨便的欺負自己的國家。等待這一天他不知道等了多少個日日夜夜,成千上萬的好兒郎不知道等了多少日日夜夜。今天終於可以實現了……

犯我天朝領土者,雖遠必誅……

(二更了,呵呵,繼續加油了) 唐勇銘還說,「不過我要先把小檸檬接回來,等小檸檬吃過飯後,我再陪你喝。」

「行啊!」

萬雲輝答應,就跟著唐勇銘一起去接小檸檬。

小檸檬一看見萬雲輝和唐秀秀,想了想,還是喊了一聲,「小姨,姨丈!」

「誒!」萬雲輝從口袋裡拿出十塊錢,遞給她,「這是給你買吃的。」

「謝謝,不用了,我自己還有零花錢。」而且她媽媽也說過,不能隨便接別人的東西,尤其是像萬雲輝這種,一看就像是有目的的人,更不能接。

唐勇銘一看見她,滿臉和藹的笑容,細心地問她了上課情況等等。

一路上,都是聽到唐勇銘關懷的聲音。

小檸檬還會時不時答他一聲。

唐秀秀和萬雲輝就站在他們後背,尤其是唐秀秀,看著唐勇銘牽著小檸檬的小手,身邊偶爾就會有自行車經過,唐勇銘就會小心拉著小檸檬,往裡邊走。

心裡別提有多羨慕了。

她小的時候,都沒這個待遇。

還經常挨打。

到了唐家,馮小紅帶著去買菜回來了,轉手就把孩子交給唐秀秀帶,自己就去做飯。

唐勇銘就督促小檸檬寫作業。

萬雲輝就坐著一旁,見到小檸檬寫的字也比較整齊,就開始誇獎小檸檬:「小檸檬,你爸媽應該經常督促你寫字吧!你寫得這麼工整。」

「媽媽是有教,外公也有教,爸爸就沒怎麼有空。」

「哦!」萬雲輝隨即又問:「那你媽應該經常都是在家了?她都是幹什麼?」

小檸檬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這個人這麼明顯地問她媽媽的事,肯定不是安什麼好心了。

「我媽媽忙的事,有很多,最近都沒空理我。」

「那小檸檬肯定會很想你媽媽了,你難道都不好奇,你媽媽都在忙什麼嗎?」

「有什麼好奇的?都是賺錢的事!」

萬雲輝還想再問小檸檬話,唐勇銘就打斷了他的話:「雲輝,你先讓小檸檬寫完作業再說,小孩子寫作業不能太過於分心了。」

萬雲輝嘴角的笑弧有些僵硬,訕訕地應了好。

二十分鐘過後,小檸檬也寫好作業了,將筆和作業本,放好,再檢查了有什麼漏掉的,做起事井井有條,像極了唐小芯。

唐勇銘就拉著萬雲輝談話。

小檸檬就在院子里玩跳繩。

馮小紅晚飯做好了,大家就坐在一起吃飯。

萬雲輝和唐勇銘喝了一點酒後,萬雲輝就問唐勇銘:「爸,姐最近都在忙什麼?」

「就是在忙工廠的事唄。」

「什麼事?」

唐勇銘酒氣是有些上頭了,但還是記得:「還不是你們家,中斷了跟小芯的合作,現在她就是忙著處理這件事了。」

萬雲輝一怔,真要是這樣的話,那應該其他的加盟商,也會出現很大的反應抵觸才對。

可這些都沒有。

他懷疑唐勇銘喝得酒不夠多。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說的不是真話。

於是他又再灌唐勇銘酒。

還又接著問唐勇銘話。

唐勇銘醉醺醺的樣子,支支吾吾的。

在吃飯的馮小紅心裡是不太樂意,萬雲輝故意灌唐勇銘酒,可是她要是開口的話,估計萬雲輝也會不滿她,回頭肯定又是在女兒面前,說自己的不是。

於是她就朝唐秀秀看了一眼。

唐秀秀無奈低著頭。

小檸檬直接說:「姨丈,你沒看見外公都已經喝醉了嗎?你還讓他喝?外公年紀大了,身體不是很好,要是出了什麼事,你是不是要負責啊?」

一聽這話,萬雲輝面頰立即泛起了窘迫,隨即笑說:「小孩子你不懂,這大人喝酒的事,就是感情好了,才會一直喝酒。」

「我媽媽說了,喝酒要適量,要是喝多了,那就是有害,對身體不好。」 我真不想努力了 小檸檬扭頭對馮小紅說,「馮外婆,你把外公扶進去睡覺吧!還要記得給他泡白糖水哦,這樣喝了之後,第二天才會頭疼。」

「好,我知道了。」馮小紅二話不說,就攙扶唐勇銘進去。

萬雲輝臉上的不高興,表現得很明顯。

覺得有些尿急,就先去上洗手間。

回來的時候,他就看見了唐小芯出現在唐家。

看樣子,就像是來接女兒回去的。

萬雲輝厚著臉皮,就好像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笑嘻嘻地走過去,「姐你吃飯了嗎?要是還沒吃的話,就坐下來,咱們一起吃。」

「不用了!我在工廠那邊已經吃過飯了。」

「哦,爸今天喝得有點多了,媽扶他進去休息了,姐你要不坐一坐?休息一下,再走唄!」

「好啊!」萬雲輝出現在這裡,唐小芯就已經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了。

「秀秀你趕緊去給姐倒水。」

「不用了,她還抱著孩子,不方便,我也不渴。」唐小芯淡淡拒絕了他,繼而又問萬雲輝:「你是不是有話要問我?我本人在這裡,你想問什麼,你隨便問。」

「……」

唐小芯從他的神情,就可以看得出,他內心在猶豫。

「這次無論你問我什麼,我都會回答你,只有這次機會,過期不候。」

「姐,我家跟你中斷了合作的事,其實我也不太贊同的,但是你知道的,家裡不是我說了算,是我爸和我哥,我這次來,也是想問問姐你的情況,要是沒什麼,我也就放心了,畢竟當初是我厚著臉皮去求你合作的。」

「錯了,當初是你找我,但最終我還是讓你回去,把你哥喊來,再來談合作的事,所以,你們家現在中斷了我們之間的合作,不管是你,還是你哥或你爸萬海良,我都沒有怪,你們萬家當然也是你們有商業戰略,但是,撬人牆角這種行為,你們萬家已經不止一次了,難道你們不覺得你們的行為,很羞辱嗎?」

唐小芯隨手拿了紙巾,遞給了小檸檬,讓她自己擦乾淨嘴巴,然後拿好東西,準備走人。

「姐,你都說了,是商業戰略,大家都是想賺錢,你總不能讓你一家獨大吧!」

「我可沒這樣說,賺錢靠的是各憑本事,你們萬家要是這個能耐,你們把客戶搶走了,我也不怪你們,這很正常的,但是,最不應該就是,做了之後,發現了沒效果了,就跑來我家,灌我爸酒,要知道,我爸年紀已經大了,喝酒過多,會導致出現很多毛病,萬一真有個什麼,你是不是要對他負責?」 唐小芯看著萬雲輝,接著說:「你可能是沒細算過,養一個老人,尤其是有毛病老人,你知道一年下來,要花多少錢嗎?如果你要是不會算數,我可以算給你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