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多少時日啊,這昔日先天之境後期實力的少年,現在居然已經是真氣境二段實力了。

周寒也是啞然,唐筱晏的氣息也有所增強,居然由當初的真氣境三段飆到了真氣境五段實力了。

很顯然,在她消失的這段工夫里,她肯定又苦練了,還有唐青山提供的天材地寶,所以實力才竄的如此的快。

「嗨,唐筱晏,好久不見!」周寒忘卻當日的尷尬,故作輕鬆的走了過去。

「呵呵,周寒哥哥,這才多久不見,你的進步真是令人吃驚啊。」 策江山:嫡若驚鴻 唐筱晏沖著周寒甜甜一笑,臉上沒有半點尷尬,顯然時間已經沖淡了她和周寒之間曾經的隔膜。

「呵呵,你也很厲害,真氣境五段實力了。」周寒走到了唐筱晏面前,一把拽住霸霸的胳膊:「喂,笨熊,趕緊放開人家!」

「嗷嗚,嗷嗚……」霸霸死死抱住唐筱晏的大腿不放,沖著周寒直叫喚,目光不停的在雪雪身上轉著,意思似乎在讓周寒幫忙留下雪雪。

「嗷嗚,嗷嗚……」雪雪也是非常傷心的叫著,沖著周寒直叫喚。

「我去,這笨熊,你特么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嗎?」周寒一下子沒能夠拉開霸霸,故作生氣的兩巴掌拍了過去。

「嗷嗚!」雪雪頓時沖著周寒齜牙咧嘴威脅著,彷彿在說你要是敢再打霸霸一下,小心我對你不客氣了。

「嗚嗚……」挨了周寒兩巴掌,霸霸的叫聲相當的委屈,很不明白,自己向主人請求幫忙,這主人不但不幫忙,反而還打自己,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周寒哥哥,要不我們再讓它們倆相聚一會吧。」唐筱晏對周寒說道。

「嗯,可以。」周寒點著頭,抓著霸霸的頭皮,把它往雪雪身邊一湊:「我現在跟雪雪的主人談點事情,你們兩個一邊涼快去。」

嗷嗚!

霸霸和雪雪相視一眼,有些不太明白周寒的意思。不過又似乎明白了一樣,好像它們可以不分開了,於是兩兩立即放開了唐筱晏的大腿,跑到一邊快樂的玩耍去了。

「呵呵,周寒哥哥,沒想到你還真有辦法,一句話就讓它們倆放開了我。」唐筱晏對著周寒笑靨如花。

「我也是隨便那麼一說,要是它們再不配合,那也只好用強了。」周寒隨口說道,便是步入正題:「唐筱晏,你為何會突然帶著霸霸不辭而別?我去你家找你,結果遭到了四個棋門卒級別的殺手,我差點都被他們給咔嚓了。」

「那四個棋門的殺手不是武陽城新來的城主譚世通殺的嗎?」唐筱晏狐疑的看著周寒,她之前回了武陽城一趟,發現家裡已經被打的亂七八糟,也知道了棋門殺手被譚世通殺死的消息。

「哪裡是譚世通殺死的,我洗禮歸來之後就去了你家,結果你家裡就守著了四位棋門卒級別的殺手,他們一聽我和你們有關係,二話不說要想要我命,要不是我實力有所突破,恐怕當場就……」周寒頓了頓說道,「本來我當時想要把這髒水潑到符宗的周亮身上去的,但後來出現了譚世通這麼一個倒霉鬼,居然想要對大運武盟不利,所以我就只好讓他當了這個替死鬼,也避免了棋門報復大運武盟的威脅。」

「怪不得那現場留著符宗周亮殺人的字跡,我當時還納悶了呢,符宗的周亮怎麼可能去我家。」聽周寒這麼一說,唐筱晏就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周寒哥哥,沒想到,你真氣境二段實力,居然能夠殺死四名棋門的卒級別殺手,這份戰鬥力真是厲害啊。」唐筱晏感慨道。

「喂,唐筱晏,你爺爺跟棋門究竟是什麼恩怨,你離開的那麼匆忙,莫非連個招呼來來不及打嗎?」周寒也懶得解釋自己當時的實力是真氣境一段,他是在真氣境一段實力的階段殺死那四名棋門卒級別殺手的。

「這是因為爺爺答應我,他要帶我去見奶奶,所以我才離開的那麼急。」唐筱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見你奶奶?」周寒一愣,想起之前唐筱晏說起思念奶奶的話,這倒也是情理之中。

「這麼說來,你不是因為打不過那四名四名卒級別殺手才匆忙被迫離開的啊。」周寒補充道。

「周寒哥哥,你這是在小瞧我嗎?」唐筱晏有些不樂意,「你別看我當時真氣境三段實力,那棋門的四名卒級別殺手在我面前也不過幾隻螻蟻罷了,我當時真的是急於去見奶奶,所以沒工夫收拾他們。」

「那你就把他們留在你家,然後我差點就著了道。」周寒也有些無語了,不過對於唐筱晏的話倒是沒有懷疑,當時周寒見識了唐筱晏對於源力的威力,也許用幾顆種子就能夠殺死那四個棋門殺手,當時倒是自己錯想了。

「不好意思啊,周寒哥哥,我當時一聽可以見到奶奶了,腦子一高興,就忘了這茬了。」唐筱晏面帶歉意,看著周寒:「周寒哥哥,對不起了。」

「罷了,我現在好歹還活著,屁事沒有,我也把你的家給打的稀巴爛,就算扯平了吧。」周寒隨口說道,好歹當時唐筱晏還記得把霸霸給帶走,沒讓霸霸受到傷害。

「周寒哥哥,我聽老國師說,你要進入符宗,而拒絕了紫嵐宗的橄欖枝……」唐筱晏的話沒有說完,被周寒打斷了,「喂,唐筱晏,你先別岔開話題,你給我說,你爺爺和棋門之間究竟是什麼恩怨啊?」

「這個具體我也不太清楚,我爺爺沒有告訴我。」唐筱晏搖著頭,神情也很疑惑。

看樣子唐青山應該是不想給唐筱晏太大壓力,所以才故意沒告訴她吧。既然唐筱晏不知道,那麼周寒也只好暫時放下這茬了。

去了摩天火山,見到了唐青山本人,當面詢問便是了。

「我聽說三當家說你要把雪雪帶走,這是為何?」周寒又問道。

「這是因為爺爺告訴我奶奶去一個很遠的地方,所以我要去那裡找她去。」唐筱晏說道。

「什麼,你的意思就是說你還沒有見到你奶奶嗎?」周寒一愣。

「嗯,爺爺只告訴了我奶奶在一個很遠的地方,這地方只能依靠我一個人單獨去。」唐筱晏說話的時候,眼睛裡面帶著疑惑,為什麼爺爺不肯和自己一起去呢。

也許你的奶奶已經不在人世了,你爺爺故意這麼一說,一方面不想讓你放棄希望,另一方面也是想要以此來磨練你吧。

不過這是周寒心中單方面的想法,他並沒有把話說出來。也許唐筱晏的奶奶還活著呢,自己這話一說出來,豈不是自找不痛快嘛。

「好了,周寒哥哥,我的事情就不說了,說說你吧,你真的要入符宗而拒絕紫嵐宗嗎?」唐筱晏看著周寒,似乎不想再談自己的事情了。

「我的事情也不說了,我的決定不會改變的。」對於自己拒絕紫嵐宗而入符宗這事情,周寒也不想多說,自己的心中已經決定了,就不想再多言了。

「不,周寒哥哥,你應該重新好好考慮,符宗的內部已經非常的腐朽了,絕對不是你……」唐筱晏的話沒有說完,被周寒再次打斷了:「好了,唐筱晏,這茬真不提了,我不會更改的我的決定的。」

「那好吧。」見著周寒這般態度,唐筱晏的嘴巴張了張,沒有說話了。看上去周寒的態度已經非常的堅決了,自己無論怎麼說,她都不會改變初衷了。

「周寒哥哥,我們這一分別,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再相見了。」這剛一見面,又要離別,唐筱晏的心情很是難受。

「你要的去的地方是哪兒?」周寒看著唐筱晏,「也許有一天,我會去找你。」

「很遠很遠的……」唐筱晏呢喃著,眼睛開始紅了。

「再遠,也得有個盡頭吧?」周寒看出來了,這個地方恐怕真的很遠。

「北極冰原。」唐筱晏小聲說道。

「北極冰原?」周寒一頓,他還沒有聽說過這個地名呢,在腦海裡面詢問道:「祭靈,北極冰原距離這裡多遠?」

「疾風豹日夜不停奔跑不休息不吃不喝來算,至少要跑一年吧。」祭靈道。

「什麼,至少跑一年?」周寒吃了一驚,疾風豹能夠日行五千里,而要是日夜不停奔跑,不吃不喝,一天跑一萬里的話,一年豈不是三百多萬里了,這還真是夠遠的。

也真是不知道唐青山給予唐筱晏這個希望究竟是不是真的,若是到時真讓唐筱晏見到了她奶奶,這倒是沒什麼。

要是唐筱晏見不到她奶奶,她奶奶已經不在人世了,咳咳,到時候不知道唐筱晏會是怎樣的心情啊。

【作者題外話】:說一下這個月的更新,每日更新一章,字數五千。沒辦法,網站一直不給排推薦,碼字動力缺缺啊。還有就是上個月日更萬字堅持的很累,這個月也要調整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等我有閑暇了,我會去北極冰原找你的。」周寒頓了頓,說道。

等到自己料理了周亮,就要闖蕩這片天地,那北極冰原也許就是周寒闖蕩天地的第一站了。

「周寒哥哥,其實,其實……」唐筱晏輕輕呢喃著,心中的話遲遲說不出來。其實自從經歷了那尷尬的相處之後,唐筱晏突然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非常期待能夠看見周寒,或許這就是書中所說的情竇初開吧。

但唐筱晏要去北極冰原了,她知道她不會和眼前的少年有機會的,因為他自己還有一段深仇要報。

唐筱晏的內情非常的矛盾,她不知道該不該跟周寒把這茬說說。

說了吧,明明知道沒有機會,何必還要說。

不說吧,憋在心中又很煩惱。

「唐筱晏,你放心吧,我會去找你的。」周寒看著唐筱晏這等姿態,就算他在女人這方面再怎麼短板,也知道只要唐筱晏一旦說話了,肯定就會有令他尷尬的事情發生,於是周寒乾脆就轉移話題了,「我現在也是急著要走,你也早點出發吧,我們各自帶走自己的霸王熊。」

「哦……」唐筱晏愣了一下,隨即心中一陣失落,周寒哥哥這般表現,看上去他的心中似乎並沒有自己。

「霸霸,走了。」周寒沖著那茂密的林子喊道。

要分別了,那麼就要果斷一點,省的拖拖拉拉的,徒增傷感。

「嗷嗷嗷……」

茂密林子裡面,傳來了霸霸粗重的喘息聲音,周寒一聽,頓時間就知道霸霸在和雪雪又在那啥了。

沃妮馬,剛剛和唐筱晏聊天的時候沒有留意到這茬,現在這色熊又特么來了這麼一招,靠的,周寒一陣無語和鬱悶,難道那霸霸和雪雪明白它們之間不可避免的要分別了,所以就抓緊時間進行離別前的最後一炮?

唐筱晏也是聽見了這聲音,臉又一下子紅透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樣子。

「咳咳,那什麼,我們就再等一會吧,等它們把活兒幹完……」周寒也是鬧騰了一個大紅臉,神情尷尬的不得了,對唐筱晏說道。

唐筱晏的臉低得更低了,連耳根子都紅了。

周寒見狀,他也強硬著情緒把臉轉了過去,我的天,他和唐筱晏之間的尷尬才因為時間而變得淡薄了。而現在,這色熊玩意又特么來了這麼一著,沃妮馬!

吭哧,吭哧,吭哧……

茂密林子裡面的喘息聲音越來越粗重了,幾個參天大樹被搖晃的非常厲害,樹葉簌簌的不斷下落……

周寒不禁更加不好意思了,畢竟周寒也是一個初哥啊,連話都再講不出來了。

周寒的身後,唐筱晏幾次想要抬頭,但周寒因為太羞澀而低下了。如果霸霸沒有和雪雪這樣,也許唐筱晏還能夠把心聲吐露出來。

或許這就是天意了,唐筱晏嘆了口氣,心情既尷尬又複雜矛盾。

嗷!

終於一陣高昂的聲音傳來,那幾株參天巨樹瞬間停止了劇烈搖晃,看來這兩玩意已經把活兒幹完了。

「那,那啥,霸霸和雪雪把活兒幹完了,那咱們也該……」周寒硬著頭皮轉過身來對唐筱晏說話,只是這話沒有說話,唐筱晏的表情就變得又嬌又怒:「呸,你想的美!」

然後,唐筱晏就朝著那茂密林子跑了過去,留下周寒一人在風中凌亂。

這是咋的了,唐筱晏這是怎麼了。霸霸和雪雪把活兒幹完了,這也該是周寒和唐筱晏各自領走自己寵物的時候了,怎麼她就突然罵自己了呢?

「你站在唐筱晏的角度想想試試。」祭靈突然開口了。

「站在唐筱晏的角度……」周寒這念頭剛一想,頓時間無語了。

沃妮馬,這還真是一場操蛋的誤會。

站在唐筱晏的角度,再面對那一句話,這豈不就是有一種霸霸和雪雪把活兒幹完了,然後就該周寒和唐筱晏之間那啥了吧。

麻痹的,自己在這女人方面的短板還真是不是一般的……極品啊!

嗷嗷嗷……

這時候,那茂密林子裡面傳來了霸霸和雪雪的吼叫聲音,聽上去格外的悲戚和委屈,同時也伴隨著唐筱晏的喝罵:「雪雪,聽話,趕緊跟我走,你這笨熊,被佔了便宜還不清醒過來,這一人一熊就是兩大色狼……」

得,這誤會鬧的更大了,周寒一陣無語。但願這一場分別,悠長的時間能夠再次消磨這尷尬的誤會吧。

絕世萌妹修真記 周寒硬著頭皮奔跑入了林子,唐筱晏直接用源力控制了雪雪,然後設置了結界將霸霸阻擋在了外面,看著周寒進來,唐筱晏對著周寒喝道:「趕緊按住你的霸霸,我要撤去結界走了。」

「哦,好好好。」周寒機械性的點頭,連忙奔跑過去,直接就按在了霸霸的肩膀上。

嗷嗚!

霸霸使勁一掙脫,周寒居然沒有按住,這時候周寒才發現,原來霸霸這玩意又突破了,它現在的狀況能夠達到人類高手真氣境三段實力了。

這一定是血脈的力量在慢慢蘇醒,這吃貨吃了一個月,實力竟然漲的如此之快速啊。

周寒現在真氣境二段實力,也難怪壓不住霸霸了。雖然周寒的底子很強,但霸霸的底子也強啊,而且這是用大批的靈藥堆積出來的。

周寒意念一動:「淚魂,你這吃貨別吃了,趕緊出來幫忙壓著霸霸。」

得到周寒的指令,淚魂出現在周寒身邊,然後輕鬆的就將霸霸給壓住了。

經過這一段時期的吃貨培養,淚魂現在的實力已經是真氣境七段了,那些魂兵作為糧食,讓淚魂自動升了級。

「嗷嗷嗷……」被淚魂按住的霸霸拚命的想要掙扎,但卻動彈不了,只能發出無奈的嘶吼。

唐筱晏驚訝的看著淚魂,沒有想到周寒居然還有如此底牌,看來周寒當日能夠殺死棋門的殺手,多半是依靠了這魂兵吧。

神色複雜的多看了周寒一眼,然後唐筱晏一咬嘴唇,狠心下來,揪著雪雪,然後快速的出了林子。

在要出這片小世界的時候,唐筱晏身形一頓,站住腳步,扭頭看著林子裡面那道隱約的少年身影,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

這一次分別,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見了。

「周寒哥哥,再見了。」唐筱晏沖著那少年喊了一句,然後拭去眼淚,帶著雪雪出去了。

嗷嗷嗷……

霸霸的叫聲更加的悲傷憤怒了,周寒聽在耳朵里,也是相當的難受。

雖然說周寒和唐筱晏之間的這一次分別又因為霸霸和雪雪變得尷尬,但悲傷難捨依然還是籠罩在他們兩人的心頭。

這一次分別,下一次再見面是多久,三年,還是五年,還是十年……

「行了,霸霸,別嚎喪了,雪雪已經走了,你該收心了。」周寒示意淚魂放開了霸霸。

嗷嗚……

霸霸恢復了自由之後,竟然直接就朝著周寒撲了過來,周寒一驚,尼瑪,這色熊,老子給你找了這麼一個爽嗨的炮友讓你爽了這麼久,尼瑪居然還敢打老子!

隕尖槍在手,周寒直接一槍砸了過去。勢的威壓震住了霸霸,隕尖槍一槍把霸霸砸飛了。

周寒這一槍下手很有分寸,不會傷到霸霸。

轟!

霸霸的身體飛出了數十步,一大片林子被霸霸龐大的身軀糟蹋的七零八落,但霸霸隨即又飛快的爬了起來,再次朝著周寒撲了過來。

「淚魂,你去陪它發泄一下。」周寒知道霸霸現在的心中一定非常的悲憤,所以才發狂了,等它發泄完了,自然就好了。

於是,這累活就讓淚魂去干吧。

得到周寒的指令,淚魂立即隨著霸霸去發泄了。

周寒待在一邊等候著,雖然淚魂特意讓著了霸霸,但霸霸表現出來的實力卻是令周寒大開眼界。

妖獸不愧是妖獸,而且霸霸的身體裡面還有著血脈蘇醒的力量,這讓霸霸的攻擊力變得異常的兇猛,參天巨樹在霸霸的雙掌之下就彷彿筷子一樣,隨手就被拍斷了。那上萬斤的巨石,在霸霸隨腳一踏下,頓時就四轟五裂,爆石亂飛!

霸霸的體力彷彿永遠都用不盡一樣,和淚魂打的那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整整折騰了兩個時辰,然後才慢慢的緩和了下來。

但這片小世界,已經被毀成了廢墟一片,優雅的環境沒有了,清澈的溪流也消失了,芬芳的花草也輾落成泥……

嗷!

霸霸雙掌使勁捶打著自己的胸脯,仰天長嘯,彷彿在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留不下雪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