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狐的大腿根部受到重重的拍打。

「誰,給我出來!」

銀狐嚇了一大跳,空蕩的大廳內哪裡有人。

瞬間,她的臉嚇得煞白,捂著剛才被打的地方,不停地向後退去。

啵!

臉被親了!

銀狐直接嚇得癱坐在地上,一臉的恐懼。

「鬼,有鬼呀!」

銀狐抱著頭大聲哭泣,身體不停地顫抖著。

顧銘一看,尷尬了。

玩笑開過頭了。

算了下時間,隱身時間也差不要到了,便急忙回到房間。

解除隱身狀態后,再次走了出來。

「喊什麼呢?」

顧銘故作生氣的樣子,大聲喊了一嗓子。

銀狐見顧銘出來,彷彿找到了依靠,急忙從地上爬起,撲到他懷裡。

「鬼,有鬼!」

銀狐閉著眼睛,大聲喊叫,緊緊地抱著顧銘。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顧銘抬手抱住銀狐,「大白天的哪來的鬼,我看你是醒糊塗了吧?」

「真的有鬼,他剛才打我,還親我?」銀狐說道。

顧銘心中呵呵直笑,可臉上卻面不改色,「打你還親你,他打你哪了,親你哪裡了。打沒打壞,我幫你看看?」

「他打我……」

銀狐剛要說,隨即便把嘴閉上了,主要是剛才顧銘打的地方,讓她一個女孩子怎麼好意思說出口呀。

瞬間,銀狐的俏臉通紅,羞澀地低下了頭。

「我看你是累了,你去好好休息一下吧,今天不用跟著我了。」

顧銘咳嗽了一聲,鬆開銀狐,大步向外走去。

邊走邊笑,出了別墅后,再也忍不住,終於笑出聲來。

銀狐見顧銘離開,驚恐地向四周看了看,也急忙跑了出去。

京都,顧銘還是第一次來,這兩天也沒有好好轉轉。

給胡敏打了電話,本想約她出來。可惜胡敏在忙,顧銘只好一個人,漫步在京都的大街上。

顧銘走走停停,品味著京都特色美食小吃,如果這時身邊有個美女就好了。

此時,顧銘有些後悔沒有把銀狐帶出來了。

「對不起,讓一讓!大家讓一讓!」

就在顧銘十分悠哉的拿著冰淇淋,漫步在京都最為有名的護國寺小吃街的時候,突然有幾個人快速從他身邊跑過,差點沒撞到他。

這讓顧銘有些好奇,於是跟了上去。

走進一看,好像是劇組在拍攝什麼,到處都是攝像頭和工作人員。

而剛才從他身跑過去的那幾個人,也正在其中。

申海市也是大城市,可顧銘卻從來沒有遇見過劇組拍攝,沒想到今天竟然在京都遇見了。

不過,看了一會後,顧銘便失去了興趣,準備饒過人群準備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一人群突然散開,有幾個男女,在攝像機的拍攝下,向顧銘這裡走來。

而這時,其中一個年輕男子直接朝顧銘跑了過來。

「這位朋友,我們正錄製節目,有個騎馬打架的遊戲,可以請你來充當我的戰馬嗎?」

男子二十歲剛出頭的樣子,留著很潮的髮型,長的很清秀,完全就是小鮮肉。

「不,我的偉宸怎麼選擇他了。」

「偉宸,偉宸,我們願意給你當戰馬!」

我,中國隊長 看到年輕男子選擇了顧銘,周圍的粉絲羨慕嫉妒恨地大聲呼喊。

不過,顧銘沒有搭理他。

開什麼玩笑,讓顧銘給他當戰馬,他夠那個格嗎?

顧銘掃了年輕男人一眼,正準備離開,卻被他給攔住了。

險情之弱雞小曾要逆襲 「朋友,這麼不給面子嗎?再說這也是給你出鏡的機會,能夠給我當戰馬,那可是你的榮幸!」宮偉宸臉色有些難看,背對著攝像機,冰冷地盯著顧銘。

顧銘一臉平靜,淡淡地說道:「不稀罕!」

【作者題外話】:新書《花都透視高手》已經上線,開始正常更新,歡迎各位書友前往觀看。PS,本書下方,作者其他作品,可以找到新書。感謝各位的支持,感謝各位書友的票票,喜歡兩本書的朋友,可以加群,903834379,有什麼疑問,可以在群裡面提出,我會馬上解答,再次感謝大家。 「不稀罕?」

宮偉宸微微一愣,重複了一遍顧銘的話。

這可是全國最火爆的真人秀節目,而且他還是當紅明星,以他的名氣,不管是走到哪,只要揮個手,就能引來一片歡呼。

卻不想眼前這個人,竟然用不稀罕三個字回復了他。

這是瞧不起他,還是說不認識他。

「你可能不認識我吧?」宮傳宸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顧銘並不認識他。

雖然他很紅,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知名度,在一些十分偏遠的地區,還是沒有傳播開,畢竟那些地方比較窮。

看來,面前這位應該就是從那些地方來的。

「我為什麼要認識你?」

顧銘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轉身就走,根本不搭理他。

「這是哪來的鄉巴佬,竟然連偉宸都不認識。」

「給臉不要臉,氣死我了,別拉我,我要跟他大戰三百回合。」

周圍頓時響起粉絲們的抱怨與辱罵聲,一雙雙充滿敵意的目光投向顧銘,如果眼睛可以殺人的話,此時的顧銘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顧銘的態度,讓宮偉宸感覺很沒面子,心中憤怒不已。

外室之妻 自從出道以來,還沒有人敢這樣對他。

宮偉宸直接伸手抓向顧銘的胳膊,卻沒想到自己的手反背顧銘轉身給一把抓在了手中。

「你想幹什麼?」顧銘淡淡問道。

而宮偉宸此時哪有時間回答顧銘的問題,只感覺自己的手被鉗子給鉗住了一樣,不但動彈不得,而且感覺骨頭都要碎了。

強忍著疼痛,宮偉宸咬牙怒道:「你給我放手!不要給臉不要臉,否則我讓你在全國人民面前丟臉。」

宮偉宸放出了恨話。

如果換到其他人,或者他的粉絲,立馬就會答應下來。

可是他找錯了對象。

「千萬別這樣,我好害怕!」

顧銘被逗樂了,還真是個奇葩,真以為自己很厲害呢,說破天也只是明星罷了。

竟然敢威脅自己?

嘴角上揚,露出一絲冷笑,顧銘直接鬆手,而此時宮偉宸正好大力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

顧銘這一鬆手,宮偉宸直接快速後退數步,腳下一個不穩,直接捽坐在了地上,疼得他直咧嘴。

「你個混蛋!」

宮偉宸一臉暴怒地起身,直接沖了過去,準備好好教訓一下顧銘。

身邊的其餘幾個小明星頓時嚇了一跳,急忙阻攔宮偉宸,便卻被他直接給推開了。

「停下,別拍了!」

宮偉宸沖著工作人員大喝一聲,工作人員急忙將攝像頭關閉。

沒了攝像頭的拍攝,宮偉宸的臉色陰沉的可怕,完全與平時鏡頭前面帶微笑的樣子相反。

「小子,給你臉不要臉,那就別怕我不客氣了。你知道我是誰嗎?竟然敢和我對手,我看你是活夠了!」

看著宮偉宸囂張的樣子,以及周圍那些粉絲敵意的目光,顧銘不由覺得好笑。

以為自己是當紅明星就可以為所欲為,所有人都要聽他的嗎?

你錄節目,人家願意配合,那是給節目面子,並不是給某個人面子,就算人家不配合,也不至於同仇敵愾吧?

還有那些腦殘粉,看上去都不大,很年輕,一個個跟花痴似的。

追星並沒有錯,如果盲目追星那就大錯特錯了。

現在這些人已經分不清好壞,完全跟著宮偉宸的情緒在走。

如果此時宮偉宸動手打顧銘的話,這些粉絲也會衝上來。

「你笑什麼?」宮偉宸憤怒地瞪著顧銘。

「我想笑不可以嗎?難道這你要管嗎?你不是想玩騎馬打架嗎?很簡單!」

「這麼說,你願意給我當戰馬了?」宮偉宸心中冷笑,目光很是不屑地看著顧銘。

真是個賤骨頭,不來點真格的,他不知道害怕。

可是,他又一次想錯了。

只見顧銘微微一笑,「騎馬打架嗎?我可是高手,你給我當戰馬,我能放倒他們所有人。」

顧銘此話一出口,全場鴉雀無聲。

宮偉宸更是一臉的懵逼,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周圍的粉絲也是一臉驚訝地看著顧銘,滿臉的不可思議。

「他是個瘋子嗎?我看他腦袋裡缺根弦!」

「氣死我了,他竟然讓偉宸給當戰馬,他配么?」

「別攔著我,老娘要把他的臉撓花!」

粉絲們頓時大怒,譴責辱罵聲頓時傳來,憤怒的目光緊盯著顧銘。

現場一時間險些失控。

如果不是在場的安保人員攔著,恐怕他們已經沖向顧銘了。

「你想讓我給你當戰馬?」

宮偉宸也感覺顧銘的腦子有問題,不由地搖頭大笑,更是一臉的嘲諷。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叫宮偉宸!」

「你知道他們是誰嗎?他們是我的粉絲!」

「像他們這樣的粉絲,我有上千萬,你信不信他們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你!」

「想讓我給你當戰馬,你配嗎?」

聽到宮偉宸的嘲諷后,顧銘淡淡地搖頭。

「你只不過是個明星,難道明星就可以高人一等嗎?說好聽點,你是個明星,說難聽點,你就是演戲的。」

「別以為你拍了兩部戲就牛了,就你這素質,真不知道哪個導演眼瞎看上你了。你與那些真正的明星藝人比起來,連給人家提鞋都不配,你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跟我顯擺!」

對於顧銘的話,宮偉宸依舊是不臉的不屑。

壓著自己的聲音冷哼道:「我今年有四部戲,五檔綜藝節目,還有數十個廣告要拍,就算是那些老藝人又如何,他們比得過我嗎?」

宮偉宸的話一出口,周圍的其他幾個男女,臉色頓時一變。

他們都是當下當紅的明星不假,可真和那些成名已久的明星藝人比起來,還真不夠看。

也正如顧銘所說,他們連給人家提鞋的資格都不配。

幾人淡淡地看了宮偉宸一眼,向後退了幾步,和他拉開了距離。

這裡人太多,誰又保證有沒有狗仔,萬一拍下來,那他們今後的明星路也就到頭了。

可是宮偉宸卻顯得十分不在乎,一臉高傲的看著顧銘。

「這就是我的實力,就你這種鄉巴佬也想教訓我,你才真正的不夠格。馬上給我道歉,然後乖乖地給我蹲下來當戰馬,否則,你就別想離開這裡。」 顧銘冷笑,「是嗎?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讓我離不開這裡的。」

「好!你厲害!我先讓你在全國人面前丟臉,然後再暴打你一頓。攝像師,給我拍他,後期製作時,多加點料,我要讓他紅遍大江南北。」

「這樣不行吧?」一個工作人員為難地看著宮偉宸。

宮偉宸一聽,立馬扭頭瞪了他一眼,冰冷地說道:「我讓你拍,你就拍,出什麼事我負責。」

那個工作人員一聽,只好照辦。

宮偉宸可是當紅的明星,而且背景很深,別說他們這樣的工作人員,就是導演也不敢招惹他。

既然宮偉宸都這麼說了,那他們還怕什麼呢!

於是,所有攝像機對準了顧銘。

而宮偉宸則是一臉冷笑地盯著顧銘,得意地說道:「如何,還想教訓我嗎? 總裁,吻你上癮 看到了嗎?這就是實力。」

周圍的粉絲對宮偉宸的這般囂張非但沒有人指責,反而都顯得很興奮的樣子。

一個個期待的目光,緊盯著顧銘,希望看到他出醜。

得罪她們心中的男神,就必須付出代價。

讓他在全國觀眾面前丟臉,已經算是便宜他了。

就在全場人都覺得顧銘會低頭服軟的時候,顧銘突然朝著宮偉宸走了過去。

「能動手就別弄這些花樣!」

說著,顧銘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聲音很響,很脆。

這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宮偉宸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