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低沉的男音:“咪姐?叫得很親熱嘛!”

肖遙心裏咯噔一下,

“你是誰?”

“哼!怎麼,這麼快就把本少爺忘了?本少爺說過,一定要你好看!”

瑪了個蛋!

原來是陳少峯那個混賬小子。

肖遙心裏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立刻追問道:“咪姐的手機怎麼會在你手裏?”

“你說呢?”

陳少峯說着,忽然換了一副惡狠狠的語氣:“限你一個小時之內趕到市南郊城隍廟來,要是晚了,可別怪我對你的咪姐……,嘿嘿。”

他話音一落,電話那頭傳來女人的尖叫聲。

“陳少峯!你TM給老子……”

肖遙話還沒有說完,陳少峯已經掛斷了電話。

臥槽!

這個狗雜種,居然玩這麼大!

肖遙擔心張咪出事,顧不得那麼多,對林沐曦丟下一句:“我有事先走了!”便立刻衝出了屋外。

等林沐曦追出來,他已經上了一臺的士揚長而去。

市南郊城隍廟,那地方肖遙曾聽說過,是S市有名的邪地之一,已經荒廢了許多年,如今只剩下一片殘垣斷壁,但有不少人曾說在那兒見過鬼,所以,一般沒人去那地方。

肖遙心裏暗想,陳少峯把見面的地點定在那兒,只怕是打算對老子下毒手。

他留了個心眼,在距離城隍廟還有二三百米遠時,便讓的士司機把車停下。

下車後,他把碧柔、小刀劉以及骷髏陰兵都召喚了出來,向他們仨叮囑了一番,仨鬼立刻飛向城隍廟。

這時候天色已經黑了,肖遙深吸了一口氣,朝着城隍廟走去。

城隍廟地處荒郊,周圍早已是雜草叢生,本來由一座大殿和兩座偏殿組成,不過兩座偏殿已經倒塌,只剩下一座歪歪斜斜的大殿矗立在夜色之中,看上去頗爲荒涼。

陰風襲來,更平添了幾分詭異的氣氛。

肖遙運用第三隻眼技能查探了一番四周,很快有了發現,在城隍廟附近的草叢中,趴着不少人。

瑪了個蛋!

陳少峯這個狗雜種,真設了埋伏。

不過這幫傢伙想跟老子鬥,還嫩了點。

肖遙定了定神,大聲喊道:“陳少,出來吧!我來了。”

片刻過後,那座破舊的大殿內傳出一陣陰笑:

“嘿嘿嘿!沒想到你小子挺有種的啊,居然一個人就敢跑來,看來你對張咪那臭婊子,還挺上心的嘛。”

陳少峯從大殿內走了出來,在他身後,還跟着四五個彪形大漢。

肖遙淡淡一笑,說:“陳少,我人已經來了,你該放人了吧?”

“放人?放什麼人?”

“陳少可真會開玩笑。”

“誰TM跟你開玩笑,綁架可是重罪,像本少爺這種五好青年,怎麼會幹這種事呢。”

陳少峯說着,從衣兜裏摸出一臺手機,在肖遙面前晃了晃,

“本少爺只是剛好撿到了張咪那臭婊子的手機,順便給你打了個電話而已,不過本少爺沒想到,你小子這麼好騙。”

瑪了個蛋!

老子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怎麼就沒想到這尼瑪是個局呢!

不過,張咪沒落到這狗雜種手裏就好。

肖遙面不改色,冷冷地說:“既然咪姐不在這兒,那我走了。”

他轉身便欲離開,陳少峯立刻尖叫道:“把他給老子圍起來!”

話音剛落,從附近的草叢中衝出二三十號人,將肖遙團團圍住。

“喲!這麼大陣仗?不過對付我一個人而已,陳少有必要這麼興師動衆麼?”

“哼!少廢話!今天本少爺不卸你小子一條腿,我把陳字倒着寫!”

陳少峯說完,大手一揮,叫喊道:“大家一塊上!這傢伙會兩下子,都別手軟,給我往死裏打!”

衆人紛紛亮出了傢伙,有拿西瓜刀的,也有持鋼管的。

一幫傢伙咿呀鬼叫着正欲撲向肖遙,忽然一陣陰風襲來,溫度彷彿瞬間驟降了幾度。

這地方本來就是一處邪地,忽然吹來這麼一陣莫名的陰風,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紛紛停下腳步,扭頭四下張望。

忽然,其中一人將手朝陳少峯一指,大叫一聲:“鬼啊!”

衆人立刻轉頭望向陳少峯,頓時一個個臉色變得煞白。

只見一張無比猙獰,還戴着古代頭盔的骷髏頭,出現在了陳少峯身後。

在愣了三秒之後,所有人尖叫着,掉頭就跑,誰知還沒跑幾步,便瞧見在通往城隍廟那條唯一的土路上,站着一紅衣女鬼。

女鬼披頭散髮,雙目血紅,舌頭幾乎伸到了下巴處。

“啊!”“啊!啊!”……

又是一陣歇斯底里地尖叫。

小刀劉很快也現了身,他的形象,也好不到哪去,就是一青面獠牙的惡鬼形象。

二三十號人,剛纔還凶神惡煞,跟草莽英雄似的,現在一個個卻慫得像草包,全都癱坐在地上,一臉驚恐的神色。

而其中最爲驚恐的,非陳少峯莫屬,骷髏陰兵將一條骷髏手臂搭在了他肩膀上,他渾身顫抖着,已經嚇尿了。 肖遙緩步走到陳少峯跟前,奚落道:“陳少,你這是怎麼了?不是要揍我麼?你倒是揍啊。”

“不……不敢了,爺,我……我再也不敢了……”

肖遙擡手就是一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

“你TM昨晚上不也說不敢嗎!今天就帶二三十號人來算計老子,老子今天要是把你放了,你該不會明天帶二三百人來找老子麻煩吧?”

“不……不敢,真不……敢了,我……我發誓,要是再找爺您的麻煩,天打五雷轟。”

“別在老子面前發誓,那都是狗屁!老子得讓你長得記性才行。”

肖遙說着,轉頭對小刀劉說道:“小刀劉,把他閹了。”

“是!主人!”

小刀劉舉起手裏那柄散發着黑氣的匕首,緩步走向陳少峯。

陳少峯嚇得身體劇烈顫抖起來,忽然只聽“噗嗤”一聲巨響,這傢伙放了一個超響的屁。

緊接着,屁股居然噴翔了。

站在他身旁的肖遙旋即聞到一陣惡臭。

肖遙急忙用手捂住鼻子,擡腿就是一腳踹在陳少峯胸口,破口罵道:“臥槽!你TM是吃屎長大的吧。”

陳少峯哭喊道:“求求您,別……別閹割我,我……我還沒娶老婆啊。”

“那正好,早點閹割,免得禍害人。”

陳少峯一聽,嚎啕大哭起來。

見嚇唬得差不多了,肖遙揮了揮手,示意小刀劉退下,

“想讓老子不閹割你,也行。不過現在我問你什麼,你都得老實回答,要是有半句假話,你就等着做太監吧。”

“您……您問,我……我一定知無不言,言……言無不盡。”

“陳昌達,是你老爹?”

“是……”

“一年前,他殺害了一名女模特,名叫碧柔,這事,你知不知道?”

肖遙說着,擡頭看了站在一旁的碧柔一眼,碧柔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憤怒的神色。

陳少峯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家老爺子的事,我……我不是很清楚啊……”

“你手機裏有你老爹的照片麼?”

“有!有!”

“給我看看。”

陳少峯哆嗦着從褲兜裏掏出手機,調出他老爹陳昌達的照片,戰戰兢兢地將手機遞到了肖遙面前。

肖遙接過手機,瞥了一眼,正是那天在白天鵝皇家會所門口見過的中年男子。

他隨即舉起手機,衝碧柔問道:“是他嗎?”

碧柔盯着屏幕上的照片看了一會,認了出來,顯得很是憤怒,高聲叫喊道:“是他!就是他!我要找他報仇!”

見碧柔情緒有些失控,肖遙忙說:“你悠着點,注意控制情緒,我說了,你的仇!我幫你報。”

他隨即將手機扔回到陳少峯手裏,冷冷說道:“回去告訴你那混蛋老爹,就說碧柔來找他報仇了,還有,他燒了老子的房子,這筆賬,我會一塊跟他算。”

陳少峯連連點頭:“是!是!”

肖遙隨即對骷髏陰兵使了個眼色,骷髏陰兵立刻揮刀,對準陳少峯的左肩一刀砍下。陳少峯當即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這就當是給你個教訓,滾吧!”

一幫傢伙上前扶起陳少峯,跟跟蹌蹌地跑了。

望着他們遠去的身影,碧柔心有不甘,

“主人,就這麼放他走了?”

“他又不是你的仇人,留着他沒用,不如把他放了,正好放長線,釣大魚。”

肖遙說着,轉頭對小刀劉說:“小刀劉,你跟着那小子,他捱了骷髏仔一記陰刀,用不了多久,就會陰毒發作,他的死鬼老爹肯定會請墨子軒出手相救,待墨子軒現身,你就悄悄跟着他,看看他現在究竟藏身在什麼地方。”

“是!主人。”

小刀劉飛身而去。

碧柔這才明白肖遙的用意,

“主人,你是要用他把墨子軒引出來?”

“沒錯!墨子軒那傢伙,是陳昌達最重要的幫兇,你的仇人,不僅有陳昌達,還有墨子軒。可不能讓他就這麼逍遙法外。”

“還是主人想得周到。”

“行了!我總感覺這鬼地方怪怪的,我們走。”

肖遙領着碧柔與骷髏陰兵正欲離開。

忽然從身後那座破舊的大殿內傳出一聲低吼。

這低吼聲聽起來,像是來自於某種猛獸。

肖遙頓覺心裏咯噔一下,

瑪了個蛋!

什麼情況啊?難道這裏居然還有老虎、豹子不成?

他立刻扭頭,一團黑影從大殿內撲出來,骷髏陰兵立刻將肖遙推開,舉起手裏的陰刀朝那團黑影砍去。

可刀還沒砍中黑影,骷髏陰兵已經被撲倒在地。

肖遙定眼一瞧,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尼瑪是什麼怪物?

看起來就像一隻圓滾滾的大貓,通體灰白毛髮,看上去十分兇悍。

骷髏陰兵在它面前,幾乎毫無反抗之力,好在骷髏陰兵逃跑的技能還算不錯,它立刻化作一團黑霧,逃得無影無蹤。

見到嘴的獵物忽然消失了,怪物一臉懵逼。

肖遙不敢靠近,正感到吃驚,耳畔傳來系統提示:“是貔貅!目前等級:3級靈獸,可豢養。”

“這玩意兒是貔貅!?你沒開玩笑吧?”

肖遙不敢相信,貔貅他當然知道,傳說中的四大神獸之一,相傳能夠招財進寶,沒想到模樣這麼磕磣,與想象中的神獸完全天壤之別。

系統說道:“它本是9級神獸,因爲觸犯了天條,被打下凡間,現在淪爲3級靈獸,你若將它收服,今後將有很大好處。”

肖遙顧不得那麼多了,立刻取出夜壺,高高舉起,嘴裏大聲念道:“……睛如雷電,光耀八極。徹見表裏,無物不伏。收!”

咦?怎麼沒反應?

系統提示:“它是靈獸,又不是鬼怪,九黎煉鬼壺當然不管用!”

“臥槽!你不早說!那尼瑪老子該怎麼……”

肖遙話還沒有說完,貔貅猛地轉頭看着他,發出一聲低吼,隨即縱身躍起,朝他撲了過來。

“媽媽呀!”

肖遙大喊一聲,掉頭就跑。

可他哪裏跑得過貔貅呢,不過轉眼間的工夫,貔貅已經撲到他身後,就在這緊要關頭,他耳畔再次傳來系統提示:“快用三清鈴將它收服!” 瑪了個蛋!

原來收服神獸要用三清鈴。

肖遙趕緊在心裏默唸:“使用三清鈴。”

銅鈴鐺立刻出現在他手裏,但幾乎與此同時,貔貅從他身後一把將他撲倒在地。

他的肩膀被貔貅的前爪重擊了一下,一陣生疼。

尼瑪還好是前方是一片草叢,不然非得摔個嘴啃泥不可。

他顧不得疼,急忙搖響了手裏的鈴鐺。

還真管用。

本已將一隻前爪按在他後背上,張開血盆大口欲咬他的貔貅聽到清脆的鈴聲,立刻退了回去。

肖遙趁機爬起身,扭頭一看,只見貔貅已經伏在地上,低下腦袋,顯得畢恭畢敬。

那神態,便彷彿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臥槽!三清鈴還真能降伏這靈獸。

肖遙心頭又驚又喜。

碧柔和骷髏陰兵戰戰兢兢地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