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驚喜呢,突然心生警兆,陳浩看去,就看到那從軀體之中飛出的白影,這會兒站在遠處,空洞卻冒出紅光的眼眶,陰冷的看過來。

白影正是一副白骨,它的手中,懸浮着一個滴溜溜的橘色小球,浮動着強烈的靈光。

“定靈珠!”

一道驚恐的蒼老聲音響起,然後那利齒巨嘴突然快速的回縮,想要逃入地下。

但是此刻,白骨一抖骨掌,橘色小球爆發一層橘色光芒,覆蓋四方。

空間上空翻涌的黑氣凝固,想要逃走的利齒巨嘴僵住,沒了半邊翅膀,正打算悄悄跑走的藍蝴蝶,定住。

陳浩,公雞,黑貓,同樣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力量鎖住了周身。

就好像把空間壓縮到了和身體一樣的規格,完全沒有多出一絲的空隙,身體想動,卻根本動不了分毫。

美女老闆的貼身男祕 臥槽,這就是白骨當初搶奪白露身體的那個法寶嗎?這尼瑪,也太吊了吧! 白骨祭出法寶,一招翻盤,瞬間整個熔漿空間,再次被它掌控。

環視一圈,白骨嘴巴咔咔咔咔,一道怨毒的聲音憑空響起:“都該死,你們都該死,我要把你們的血肉吞噬,把你們的靈魂拘禁,日夜火毒焚燒,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說完,白骨看向陳浩:“還有你,奪我蛟珠,壞我百年大計,罪不可赦。我要你魂魄沉淪,永無翻身之日。”

陳浩:“……”

媽了個蛋,怪我咯,我都沒打算搶火果啊,明明是紅袍火鬼要坑我,最後還是被你自己操控不當打破的,你就算是要碰瓷,那也要找紅袍火鬼啊,那傢伙都跑沒影了,你不去追它,還在這裏瞎**,活該你不成功。

不過白骨這份恨意太嚇人,不行,哥們不能坐以待斃。

心中一動,陳浩連忙運轉法力,沒有被限制,又感知了一下袖裏乾坤,也能使用,這讓他放鬆下來。

呵呵,沒有三兩三,豈敢上梁山,來來來,帝君大佬的神威早就飢渴難耐了,神威鎮邪,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承受得起帝君的寵幸。

白骨說完之後,邁步走向陳浩,顯然對陳浩的恨意,超過了其他,必須先弄死陳浩才甘心。

等白骨走到了近前四五米的時候,陳浩意念一動,從袖裏乾坤請出了真武帝君像。

這時候的帝君神像,已經被陳浩加持到了一尺多長的高度,小巧玲瓏。

但是帝君神像上的靈性,卻是暴增了兩三倍。

突然從袖裏乾坤出來,帝君神像上的靈性感知到了周邊那各種妖邪氣息,頓時,靈性涌動,神像發光。

嗡鳴聲中,神威擴散。

甚至帝君神像凌空懸浮,一抹若隱若現的帝君虛影緩緩凝聚。

假婚真愛:總裁,不可以 咔咔咔咔咔!

被神域籠罩,白骨頓時驚恐駭然,牙齒急促磕動,轉身想跑,但是神威之下,它動作慢如蝸牛,並且身上白骨被神威覆蓋,開始緩緩融化。

手骨,腿骨,肋骨,還沒有走出幾步,白骨的身體就只剩下一個頭顱,牙齒磕頭了幾下,也融化開來。

頃刻間,剛剛完成了翻盤的白骨,還沒有裝逼超過一分鐘,就變成了一地白水。

神威護身,陳浩感覺到那種禁錮的感覺消失,身體又能動了,然後他親眼目睹白骨被神威消融,兩眼都冒起了小星星。

帝君威武!

這時,消滅了白骨的帝君神像,凝聚了虛影。

和神像一樣,卻宛如真人,凌空而立,威嚴無雙。

猛地,帝君突然呼嘯而起,同時反手從腰部抽出一把寶劍,對準了覆蓋熔漿空間上空的黑氣一劍斬下。

唰!

劍光閃動,黑氣一分爲二。

一聲慘叫響起,黑袍人憑空顯化。身體扭動,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

隨之,黑袍突然破裂,露出了裏面的真容。

看到黑袍真容,陳浩嚇了一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黑袍真容,是一個瘦弱老人,不對,說他瘦弱,都誇張了,這分明就是一個皮包骨頭的老人,如果去掉那層皮,和白骨幾乎沒啥區別了。

老人的皮膚慘白,身上畫着各種古怪的字符,密密麻麻,身軀四肢,甚至臉上頭上都是。

這字符十分邪性,散發黑光,居然如同活物一樣,正在扭動。

而老人身上,一道靈性劍光纏繞,不斷的壓制字符,慢慢的,那字符的黑光暗淡下去。

老人露出驚恐之色,身上的字符突然凝聚,裹住一道虛影,脫離了身體,破空而去。

下一刻,劍光滲透,老人的身體砰的一聲爆裂。

這時候,剛剛飛走不過幾十米,字符包裹的虛影突然又頓住。

因爲在它的前面,一個烏龜凌空懸浮,攔住了去路,烏龜磨盤大小,四肢擺動,優哉遊哉,龜殼之上,一條靈蛇盤繞,頭顱高高揚起。

“玄武!”

虛影駭然驚叫,轉向就跑。

烏龜沒有追擊,而是張嘴一吸,那黑光字符僅僅抵擋了一下,就飛向烏龜的口中。

片刻之間,黑袍人,滅!

陳浩看的目瞪口呆。

臥槽,這玄武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不對,它也是虛影狀態,是帝君大佬的靈寵嗎?

這時候,帝君虛影卻是沒有停留,轉身又看向了熔漿河,反手一抖,寶劍脫手,直接飛向一座山丘,一擊之下,那山丘爆裂,然後一聲慘叫,一道紅光遁走,卻是那紅袍火鬼,這傢伙居然還沒跑,還潛伏着。

可是帝君法眼,明察秋毫,這貨根本無所遁形啊!

紅袍火鬼倒是聰明,直接飛向陳浩這邊,同時驚恐道:“大師饒命,大師饒命,小鬼願意……”

話還沒說完,帝君寶劍衝擊而過,一劍帶走。

帝君大佬,又斬一邪!

眼看帝君暴走,蝶妖,利齒大嘴的蚯妖,甚至妖魂白露,都嚇得瑟瑟發抖。

帝君虛影和玄武虛影突然凝固,然後緩緩散去。

這時,懸浮的真武帝君神像也跌落下來。

陳浩急忙接住,仔細一看,全身肉都疼了。

這一把牛逼的,是厲害的不要不要。

但是帝君神像上的靈性,這片刻的功夫散去了大半。

這特麼代價太高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恢復過來。

小心的把帝君神像收起,陳浩打算在帝君神像靈性恢復之前,以後是說啥也不能亂用了。

陳浩這邊心疼呢,另外一邊的蝶妖幾個,卻是鬆了一口氣。

一世葬,生死入骨 太可怕了,太嚇人了,這個大師一直沒咋出手,這一出手就是兇殘斬殺啊,砍菜切瓜似的,一下一個,投降都不行。果然人族修士惹不起。

收起帝君神像後,陳浩嘆息一聲,這一番戰鬥下來,算了算,收穫不小。

豪門戀:情鎖深宅 火果破了,逸散的精氣大家平分,自己貌似也得到了一道。

情動99次:總裁大人饒了我 進入陰洞的目的也完成了,公雞吃了鬼蜈,完成了進階,神通更霸道了。

就連黑貓也飽餐了一頓,搶到了一道火果精氣。

另外就是白露的任務,現在也基本可以確定完成。

這麼多收穫,說起來該知足了,只是和帝君神像靈性的銳減比起來,陳浩覺得,怕自己也是虧本的啊!

“大,大師,妾身的身體,可以還給妾身嗎?”

這時候,白露弱弱的開口,一臉期待。 聞言,陳浩看向白露,笑道:“當然可以,給。”

陳浩拿出了小蛇!

白露先是歡喜,隨後表情僵住。

嗯,身體變小了,沒什麼,再小那也是自己的身體,以後慢慢長大就行。

可是……這一半石頭一半肉,是什麼情況?大師你這是要我做癱瘓蛇嗎?這和我期待的不一樣啊。

陳浩拿出之後也反應過來。歉意的笑了笑,就看向了公雞。

“小黃,來,先把這石化解除了。”

公雞:眨巴眨巴眼睛。

陳浩:“……”

臥槽,別給哥說你幹不了,這是你加持的石化啊!

看陳浩瞪大眼睛,小黃委屈的縮起脖子,怪我咯,這是那隻翡翠雞加在我身上的,能發不能收啊。

陳浩一頭黑線。

你大爺的,這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你卻給我掉鏈子!

這石化不解除,白露怎麼可能會滿意,它不滿意,我這任務絕壁完不成啊!

陳浩抓瞎了,看了看可憐巴巴的白露,一咬牙,伸手抓住了小蛇石化的部分,運轉法力,試探能不能強行驅除。

法力覆蓋小蛇石化的尾身,瞬間感知到了那石化之中蘊含的一縷縷厚重的力量,那是山石精華之力,強行改變了蛇軀的本質,轉化爲石。

這力量雖然少,卻極爲精粹。

陳浩一點點加強法力,不斷的衝擊,那石化部分卻穩如泰山,絲毫不變,陳浩眉頭微蹙,法力突然在手掌中匯聚,轉化爲掌心雷。

這一下,神奇的變化出現了。

掌心雷的暴虐力量包裹了小蛇,原本軟巴巴的小蛇,突然僵硬變直,而石化部分的厚重力量一下子就被激活。

陳浩大喜,連忙不斷轉化掌心雷,然後驅逐石化。

兩種力量對抗,終究是陳浩的更強大一些,一點點的把那石化之力從小蛇的身體內逼出。

等石化之力浮現體表之後,陳浩福至心靈,手快速擼動。

刷刷刷!

隨着陳浩的動作,一塊塊石皮從小蛇的表面脫落。

白露:“……”

黑貓:“……”

公雞:“……”

終於,小蛇身體上的石皮被陳浩擼去,石化解除!

陳浩停止了擼蛇……不對,擼皮。

滿意的看着目瞪口呆的白露道:“現在沒事了。”

白露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大,大師,謝謝你。”

陳浩咧嘴一笑:“不客氣。”

白露有些小糾結的伸手接住了小蛇。

再次觸碰到自己的身體,那久違的熟悉感和血脈牽連的感覺涌上心頭,白露再也不猶豫,身影化光,融入了小蛇之中。

一瞬間,小蛇活了,眼中靈光亮起,軀體開始扭動,緩緩飄落在地。

叮咚:妖魂白露,八十三年離魂,靈願完成,撒豆成兵獎勵發放。

系統大佬的聲音,親切的傳來。隨之,一股信息涌入陳浩腦海。

陳浩如聞仙音,心情激動。

撒豆成兵終於到手了。

連忙凝神查看,片刻後,陳浩一臉古怪。

倒不是被坑了,這撒豆成兵的確是大神通,厲害的很,只要道行足夠,揮手間就是十萬靈兵都沒問題。

但是,不錯,但是又來了。

這般神通,基本都是先天才能發揮威能的,先天以下,限制極大。

撒豆成兵,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入道有法力,以法力強行激發蘊含生機的豆種,一年道行能轉化一顆,以陳浩的道行,也就能轉化三十多個豆兵,實力一般。不僅如此,一年道行,也就能支撐一刻鐘,一刻鐘後,豆兵消失,豆種不可再用。

第二個階段就厲害了,領悟撒豆成兵的道,把神通化爲己用,徹底掌握,這樣一來,對道行的消耗就不再有限制,領悟的越深,轉化的豆兵就越多,哪怕陳浩只有三十多年道行,若是領悟撒豆成兵的道,也能夠轉化成千上萬的豆兵,而且持續的時間更長。

第三個階段,那就是先天階段,到達這樣的程度,根本就沒有限制了,而且轉化的豆兵,也不再是普通的豆兵,而是靈兵,不僅發揮的力量更強大,存在的時間更久遠,甚至靈兵會附帶靈智,若有足夠的機緣,指不定還能踏足修行,造化神奇。

對於撒豆成兵的傳承信息,陳浩沒有失望,畢竟傳承多次,陳浩早就習慣了,系統大佬不可能一下子就讓他一步登天,只能依靠自己慢慢修煉。

雖然第一階段看起來普通,不過總歸能用,而且還能慢慢領悟撒豆成兵之道,慢慢增強,未來還是很光明的嘛。

陳浩阿Q一樣的精神想到。

“大,大師,還有一個東西沒給妾身。”

這時,白露的聲音又響起。

陳浩回神,看向小蛇,錯愕道:“什麼東西?”

白露弱弱的道:“那個,蛟丹。”

陳浩咧嘴一笑:“白露道友,說起蛟丹,咱們就要好好說道說道了,在你身體被白骨奪走之前,你修煉出蛟丹了嗎?”

白露搖頭。

陳浩道:“這不就對了,這蛟丹是白骨凝結而出,然後是我從白骨手裏搶來的,它不屬於你。”

白露:“……”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不過爲什麼我感覺哪裏不對勁。

“大師,那我的蛟……”

“不對,是我的,我從白骨手裏搶來的,這就是我的。”陳浩認真的糾正。

白露:“……”

“好吧,是大師的,那大師,這蛟丹,能不能送給妾身?”

陳浩笑了:“白露道友,你這有點貪心了啊,你看看,你被白骨奪舍,本來是壞事,但是你的身體被白骨修煉了八十多年,已經有了蛟化的跡象,這簡直就是轉禍爲福啊,你美滋滋的玩了八十多年,讓別人幫你修煉,而且修煉的效果更好,現在只要你繼續努力,以後很有可能就進階蛟屬,隨後有望化龍,你還想咋樣?”

白露欲哭無淚。

“大師,我的火蛟血脈被白骨化爲蛟丹了,現在沒有蛟丹,我化不了蛟啊!”

陳浩道:“是這樣啊,那還真是有點麻煩。只是這蛟丹也是貴重,就這麼給你,我太吃虧了,白露道友,你有什麼可以跟我交換的嗎?我這人最講究公平了,只要能交易,咱絕無二話。”

白露:“……” “妾身什麼也沒有啊。”白露弱弱的說道。

陳浩咧嘴一笑:“不,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