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姻緣簽被何雨欣緊緊攥著,甚至折斷扎入掌心,也未曾讓她感覺到一絲疼痛。

她的一切感官早已被心痛徹底麻痹,但也感覺不到其他的疼痛感。

「求了姻緣簽又有什麼用?是上上籤,更沒有任何用!葉天,他只是當我是妹妹,真的……真的不會喜歡我……」

何雨欣心中極為痛苦,她原以為自己會在這裡碰到葉天,是自己與葉天有緣分。

可現在,她才明白這分明是老天爺徹底讓她死心的安排。

從之前生日時,自己邀請葉天參加生日派對,而他明確的說將自己當成妹妹時,不就已經能夠知道了他的想法嗎?

自己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為什麼真的到了這時候,自己的心仍舊會那麼痛那麼痛,痛得都無法呼吸了!

何雨欣瞪著眼睛,努力的想要平復自己,可淚水淚水卻止不住,將視線模糊,也將葉天和那女人的擁抱模糊了。

這時,葉天發現何雨欣居然流淚了,急問道:「雨璇,你怎麼了?沒事吧?」

陸雨璇沒有說話,只是望著葉天凄冷的一笑,只覺葉天這時的所有關心問候都只是虛情假意。

她沒有回答葉天,抹了一把眼淚,轉身往外跑去了。

葉天皺了皺眉,突然發現何雨欣手上正滴著血,在一看地上,一支斷了的帶紙竹籤上也同樣沾有血跡。

這一下,葉天明白何雨欣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了,原本是在求她和自己的姻緣,不禁暗道這丫頭真是傻啊!

看著何雨欣跑出去,葉天不能不管,因為這裡不是海西省。

萬一何雨欣想不開,或者遇上了什麼人,那也沒人能幫到她。

葉天覺得自己有必要追出去看看,可不能讓何雨欣真出什麼事,否則她的母親得傷心死了。

當下,葉天便對姜嫣然說道:「我先去看看,你在這等我一下。」

說完,葉天也沒等姜嫣然反應,便邁開腳步追了出去。 當葉天跑出了寺廟的山門,站在外面的山路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並沒有發現何雨欣的蹤跡。

這讓他不禁皺眉,自語道:「奇怪,怎麼沒見到人影了?何雨欣不可能跑那麼快的,可現在卻看不見人影了,怎麼回事?」

以葉天的實力和眼力,就算之前沒及時追來,根本不可能將人追丟。

可現在卻怎麼也沒能發現何雨欣的身影,簡直太奇怪了,好像何雨欣就這樣憑空消失了一樣。

何雨欣她該不會去跳山了吧?

這個念頭一起,葉天不由得心中一驚,可在看遊客們仍舊平靜,並沒有出現在騷動的樣子,也沒有任何叫喊著向某個方向聚去的情況,那就說明並沒有出事。

那麼何雨欣能去哪了?

站在人群中,葉天可以說是百思不得其解,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他並不知道何雨欣其實就在人流中站著,之所以他沒能看到,是因為在陸雨萱的身邊居然環繞著一層無形的真元光圈,直接將她的身形隱藏住了。

如此一來,就算有人站在何雨欣面前,也不會發現何雨欣,其他人就算走過,撞到了那層無形的真元光圈后,也會下意識的自行繞開,並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

此時,在這層真元光圈之中,除了何雨欣之外,還有一個彎腰駝背的白髮老太。

這白髮老太看著和尋常的老人並無兩樣,滿是皺紋的的面容看似神情溫和,可之中又帶著一絲無情,顯得非常的複雜。

看著攔住去路的老太,何雨欣不禁好奇問道:「老婆婆,你有事嗎?不然擋著我幹嘛?」

與此同時,何雨欣很快便發現了周圍的人群的異狀,心中頓時極為詫異。

老太陰冷笑道:「小姑娘,你看起來很傷心啊!真是我見尤憐啊!像你這個年紀,正是多情的時候,不用問也知道是為情所困,需不需要老太婆我幫你呢?」

何雨欣一怔,問道:「老婆婆,你能幫我?怎麼幫我?」

老婆婆笑道:「我能幫你斬斷情絲,讓你從此不再為情煩惱,了無牽挂。

如此一來,你可否願意跟我離開這紅塵凡世,隨我而去?」

「斬斷情絲?離開紅塵凡世?老婆婆,你究竟在說些什麼,我實在有些聽不懂啊!」何雨欣皺眉問道。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連武者的世界都沒有接觸過,更不用說事修真者的世界了,自然聽不懂這老太的話。

「聽不懂不要緊,以後你自然便會懂的。好了,你現在只需要告訴我,願不願意讓我幫你?

你只要說願意,從此以後再也不會為情所傷,直接撇棄七情六慾,明心見性。」老婆婆淡淡道。

「不會為情所傷?撇棄七情六慾?這怎麼可能?七情六慾是人的本能,怎麼可能拋棄得了?

而且就算能拋棄,真的將七情六慾拋棄了,那人豈不就沒有了感情,那樣的還算是人嗎?」

之前只是普通人的何雨欣,自然不相信老太的話,更不認為人的七情六慾能夠被拋棄。

「跟你說了,你現在也不懂,你只要告訴我願不願意就行!」老太緩緩的說道,並沒有任何的不滿,也沒有任何的著急,就好像一切都是那麼的平常。

何雨欣猶豫了一下,回想著之前那種近乎無法呼吸的心痛,以及以後不知道該怎麼讓自己忘記葉天的事。

如果眼前這個老太太真的能夠讓自己忘卻傷心,忘記七情六慾的話,那也許相信他一次也不是不可以。

畢竟與其這樣折磨自己,倒不如相信這個老婆婆一次,說不定她真的能幫自己忘卻傷心,不再這麼痛苦呢?

心裡想著,何雨欣點頭說道:「我願意!」

老婆婆滿意的笑道:「好,老身這次倒是來對了!

你要記住,我幫你斬斷這情絲,讓你忘卻情傷之後。

你便正式入我太上忘情宗,是我鬼殤婆婆的第十七位正式弟子。」

何雨欣頓時愣住了,沒反應過來老太這話是什麼意思。

自稱鬼殤婆婆的老太並沒有管這些,抬起手打出一道真元,直接灌輸在了何雨欣的體內。

在這股真元的影響下,何雨欣瞬間覺得自己的心空了,原本仍舊心痛的感覺消失一空,再也沒有了任何情感。

在一想之前葉天的那一幕,同樣是沒有任何的感覺,就好像葉天只是平常人而已,這讓何雨欣不由一怔,心生疑惑。

鬼殤婆婆這時才說道:「這便是我太上忘情中的無上秘法!只有忘記七情六慾,方才能追求真正大道。

不過我只是暫時封閉了你的七情六慾,要想徹底斬斷情絲,你還需要隨著我去修鍊,方才能真正的做到太上忘情,明白?」

「修鍊?」何雨欣面無表情的問道,「隨你去修鍊,可該怎麼修鍊?修鍊完之後,我真的能夠忘記所有的感情嗎?」

「當然,到時候我自然會教你!」鬼殤婆婆點了點頭,對著何雨欣身後一指,說道:「你且看你身後的那個男子,是不是正是之前讓你傷心的人?」

何雨欣聽到這話,轉身望去,看到了正站在人群中,著急四處觀望的葉天。

她立馬明白,這是自己之前跑出來后,他便追了過來,想來是心中也有自己的,。

這若是放在以前,何雨欣一定會心喜,可現在卻平靜無比,目光中泛起一絲迷惘,並沒有說話。

此時,何雨欣再看到葉天,心中對於葉天的記憶雖然沒有消失,可卻已經再無一絲的愛意。

甚至回想起與葉天的一幕幕,何雨欣也只覺得像是在看電影一般,她就是個旁觀者而已,再也沒有了任何傷心的感覺了。

難不成,在這奇怪老太的能力下,她真的變成了一個無情之人了?

這時,葉天仍舊沒有看到何雨欣的身影,可他已經達到練氣六層的實力,感應可謂極其敏感。

就在陸雨萱看過來的時候,他立馬變有所覺,可小心的觀察了一下后,卻暫時沒有發現異常。

這讓葉天不禁皺眉自語道:「奇怪,我明明感覺有人在注視我,我卻沒有發現究竟是誰,對方實力遠比我要強嗎?」 只是很快,葉天便換了一個思路,迅速的鎖定著那人就注視著自己的感覺,緩緩將目光對向了一個位置。

那裡,正是葉天感覺的來源之處!

這一看,葉天更加的疑惑,因為那裡正空空如也,並沒有一個人,更不用說有人就是他了。

「不對啊,我絕對能夠肯定那股注視感正是從那裡而來,可為什麼沒有人存在?」

心中泛動著念頭,葉天在略微的觀察了一會兒后,很快也發現了端倪之處。

那裡雖然沒有人,可這周圍來來往往的遊客從那裡走過時,卻不管是哪一個,都會下意識的繞開了,似乎在那個地方,有什麼東西存在一般。

「呵!裝神弄鬼,給我出來!」

一看出這個情況,葉天立馬輕喝一聲,並指呈劍,真元運轉,一道無雙劍氣打出。

鬼殤婆婆看似無情的老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驚訝的神情,隨後冷哼道:「倒是有點意思,這小子居然能發現我們在這裡。」

「什麼意思?」

何雨欣自然還是不明白,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所站的地方,在外面的人看來是空白無物的。

「沒什麼。」

鬼殤婆婆才反應過來,陸雨萱仍舊只是普通女孩,並不知道修真者的情況。

當下隨口回了一句,抬手一道無形波動打出,將葉天打來的這道無雙劍氣攔截,憑空消解。

見自己打出的無雙劍氣居然什麼都沒有接觸,便憑空消解,葉天心中微驚,知道遇到高手了。

這無雙劍氣雖然在葉天的所有手段中只能算是墊底的,僅比渡厄指這種武技稍強,但葉天是用練氣六層真元所施展,威力絕對不是練氣六層以下的修真者、武者能敵。

眼下,對方能夠無聲無息間就化解了自己這道無雙劍氣,顯然實力也有鍊氣六層。

心想著,葉天露出凝重的神情,直接走了上去,打算先看個究竟。

這時候,在不確定對方的情況,葉天並不打算直接上大招,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混亂。

同時,葉天心中隱隱有一種感覺,陸雨萱的突然失去蹤影,也和眼前這個異常情況有關。

看到葉天走過來,鬼殤婆婆對身旁的何雨欣說道:「你站著這裡別動,我去會會這小子。」

說罷,鬼殤婆婆已經向前一步,跨出了無形光圈,留下了面無表情的何雨欣依舊站在其中,神情平靜的看著葉天。

一見到顯現形的鬼殤婆婆,葉天自然不可能會被嚇倒,直接停住腳步,疑惑的問道:「你是什麼?是你接下了我的無雙劍氣嗎?還有,剛才一直看著我的人也是你?」

鬼殤婆婆冷笑道:「不錯,是我。」

葉天眯起了眼睛,心中警鈴大作,一種對方很強大的感覺浮起。

這是葉天以往面對地敵人,哪怕是面對東方瞾時,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

很顯然,能讓葉天心生這樣的感覺,已經足以表明眼前這個詭異的老太婆,不同於以往的敵人,其實力強大的可怕。

如此一來,葉天只能不敢大意,直接全力調動真元,更是將真龍慾火、兩儀劍陣都準備好。

一旦需要,便能全力發動攻擊,將自身所能爆發出來的最強戰力宣洩而出,不給對方一點喘息的機會。

甚至,葉天打算找系統再兌換一枚迅速提升實力的丹藥,以防在自己全力爆發之後,仍舊不是這個老太婆對手的情況下服用,進行境界上面的提升。

在擁有了系統以來,葉天不管對付任何等級敵人,都是一直都保持著雲淡風輕的模樣,從來沒有出過全力,哪怕是那是降伏魔刃之時,也是同樣如此。

可這時,面對著這個來歷未知,行蹤詭異的老太,心中警鈴大作的葉天第一次無比的認真,全力警戒起來。

實在是葉天根本看不透這個老太婆的實力,自然不敢大意。

一切準備之好后,葉天這才警惕的看著老太婆,問道:「你到底是什麼?為何要隱藏在那裡,又為什麼要盯著我看?」

鬼殤婆婆都沒有發現葉天的戒備,有沒有發現葉天那劍拔弩張,隨時準備發動全力攻擊的架勢,淡然說道:「你可以叫我鬼殤婆婆。」

「鬼殤婆婆?」

葉天皺眉重複,自然沒聽過這個名號,因為他畢竟不是修真界的人,只是個半路出家的罷了。

「你大可不必這麼緊張,這裡來來往往的那麼多人,我是不會跟你動手的

雖然殺了他們也沒什麼,但我可不想被朝廷列入追殺名單當中。

這朝廷拿我沒有辦法,可有些敗類為了朝廷給出的利益,卻甘願做狗腿。

我可不想被狗追,所以不會鬧出太大的動靜。」鬼殤婆婆說道。

葉天並不完全相信她的話,依舊是保持著這種警惕的模樣,鬼知道她是不是在騙取自己的信任,以求發動突然襲擊。

如果自己放下警戒,以對方的強大,再發動突然襲擊,到時自己必死無疑,葉天可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鬼殤婆婆見葉天並沒有放鬆,倒是有些讚許的笑了下,不再多說什麼,繼續回答葉天剛才的問題。

「至於我為什麼要隱藏在這裡,自然有我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監視你,只是你也算是不錯,又發現了我的存在,我才會出來見你一面。

說起來,你對我出了手,我本該直接殺了你,以此來維護我的威嚴,但看在你幫我找到了個好苗子的份兒上,我饒你一命。」

鬼殤婆婆所指的好苗子,自然是新收下的弟子何雨欣了。

他會出現在這裡,當然不是過來旅遊的,而是為了辦一件事情。

只是這事情還沒有開始辦,卻發現了為情所困、為情所傷的何雨欣,而且還發現何雨欣非常適合修鍊他們太上忘情中的秘法,立馬便起了收徒之心,直接將其收為徒弟。

她所修鍊的功法乃是太上忘情宗的根本功法之一,名為太上斬情訣,據說是由無上仙典太上忘情劍錄的殘篇修改而來。 這太上斬情訣是最適合為情所困之人修鍊的功法,越是對一個人痴情,越是為情所傷的人,修鍊起此功法來,便越是事半功倍,成就不凡。

何雨欣痴愛葉天,又親見葉天和其他女人如此親近,且聽著對說求到姻緣上上籤,可謂是傷心欲絕。

要不是出了寺門,正好遇到鬼殤婆婆,依著何雨欣一時激動的情緒,恐怕真的會去尋死。

鬼殤婆婆也是見何雨欣這樣的痴情,又資質極佳,在她見過的人中,足以排得上前三。

自然動了收徒的心,想著何雨欣修鍊太上斬情訣,未來絕對有不可限量的成就,說不得能重現太上忘情宗的輝煌。

這時候,葉天聽了鬼殤婆婆的話,冷聲道:「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但我也不怕你,真要動手,誰勝誰負還不一定,何談你饒我一命?說不定是我饒你一命?」

「叮!裝逼成功,逼格+60。」

這話一出,鬼殤婆婆的臉頓時冷了下來,不屑道:「小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就憑藉你鍊氣六層的實力,也想要饒我一命,真是笑話!

本來不想和你計較,既然你如此不如好歹,那我就只好讓你明白什麼叫尊重前輩了!給我跪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