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絕對沒有問題!曉倩你放心吧!”衆閣派道士拍着胸脯保證道,好像秦巖在他眼不過是路邊的一隻螞蟻,輕輕一踩能要了秦巖的命。

聽到這個傢伙的話,秦岩心十分好笑。

他沒有想到這個世界還有這種傻缺,爲了一個女人居然和別人去拼命。

如果這個女人是真心喜歡他,他即便掛掉了那也值。

可是葉曉倩很明顯是在利用衆閣派的道士。

秦巖一眼看出來了,因爲葉曉倩看向他的時候,眼神帶着不耐煩和厭惡。

霸愛嬌妻:腹黑總裁別來無恙 如果葉曉倩對他有好感,臉的表情不會是這樣的。

“你?你覺得你夠格嗎?”秦巖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

“秦巖,你別囂張,我一會兒……”

衆閣派的道士話說到一半,賈士軒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各位,第二場第五組的競技者是秦巖和霍尊。”

聽到霍尊這兩個字,衆閣派的道士眼閃過激動的神色。

葉曉倩也不敢置信地向霍尊望去。

“莫非這個傢伙是霍尊?”看到衆閣派道士的眼神,秦巖覺得他肯定是霍尊,否則不會這麼激動。

“哈哈哈!秦巖,你等着,我一會兒讓你好看。到時候你會發現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的感覺了!”

說罷,霍尊得意無地哈哈狂笑起來,似乎秦巖已經被他踩在了腳下。

看到這傢伙得意洋洋的樣子,秦巖覺得他真是一個傻缺,被人利用了還這麼高興。

很快,第二場第六組、第七組以及第八組的人選也確定下來了。

因爲幻境有四個擂臺,所以每一場都有四組人蔘加。

秦巖和霍尊被分派在第四組的擂臺。

霍尊輕蔑地看着秦巖,還給秦巖了一個侮辱性的手勢。

秦巖皺起眉頭,同時給霍尊了一個指。

雖然說秦巖準備一會兒教他怎麼做人,但是這也不影響秦巖用手勢還擊他。

這時看臺的其他道門弟子紛紛給霍尊加油,希望霍尊好好的收拾秦巖:

“霍尊,幹掉他!”

“霍尊,我們看好你!一定要幹掉他!”

“……”

聽到人們的話,霍尊更加得意了,對着四周的看臺抱了抱拳,示意他絕對不負衆望。

秦巖在心冷笑起來:“真是不知好歹,看我一會兒怎麼把你打成豬頭。” 很快,競技開始了。

不等秦巖出手,霍尊拿出兩張符,一張貼在左手,一張貼在右手,大喝一聲向秦巖撲去。

在霍尊向秦巖撲去的剎那間,他的左右雙手,一個炙熱如火,像烙鐵一樣,一個陰寒如霜,像堅硬的冰塊。

看到這裏秦巖有些發懵,因爲這種道術叫冰火兩重天。

現在很快按摩店和一些夜場都喜歡用*****服務客人,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很多陰陽師都不願意用這種道術了,他們怕被人笑話。

這像現在人們叫美女小姐,那是帶有貶義的。

而霍尊現在使用冰火兩重天,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那方面。

圍觀的各大道派弟子看到霍尊用了冰火兩重天忍不住“噗嗤”一聲笑起來。

他們覺得這實在是太搞笑了。

聽到大家的嘲笑聲,霍尊也立即反應過來了。

他立即收起了道術,趕快使用其他道術。

其實霍尊使用冰火兩重天,是爲了好好的治一治秦巖。

因爲這冰火兩重天的道術是一門非常厲害的道術,一旦有人被打,身一會兒像被電烤一樣,十分的難以忍受,一會兒像被塞進了冰水裏面,同樣的十分難以忍受。

在霍尊變招的時候,秦巖瞅住機會,念動咒語對着霍尊指去。

兩股道火“嗖嗖”轟擊在霍尊的胸口,霍尊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嗖”的一聲向後倒飛出去,然後“砰”的一聲摔在了地。

秦巖身形一閃,走到霍尊面前,伸出腳踩在霍尊的胸口,笑眯眯地說:“霍尊,現在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的人應該是你吧?”

聽到秦巖的話,霍尊的臉在瞬間變得一個潮紅。

“秦巖,有本事你放開我,咱們好好的公平較量一下!”

霍尊心裏面不服氣,他覺得自己太冤枉了。

如果他沒有變招,如果秦巖沒有趁機偷襲,他覺得他絕對可以打敗秦巖。

但是秦巖卻不這樣想,競賽是競賽,不但要拼實力,還要拼能不能抓住機會。

如果誰都像霍尊那樣拉開架勢之後再打,那不叫競賽了。

秦巖沒有理會霍尊,在心念動咒語,將魂力灌輸在腳尖,準備農殘霍尊。

在秦巖準備使力的時候,衆閣派的帶頭人突然對着秦巖指去:“秦巖,千萬不要傷害他!你們只是試,而不是陣殺敵。”

說罷,衆閣派帶頭人對着霍尊虛空一抓,霍尊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擂臺外面飛出,然後穩穩當當地落在了衆閣派帶頭人的面前。

看到這一幕,許多圍觀的各大道派的弟子紛紛喝彩。

剛纔那一下,可是有名的隔空取物。

嬌妻很甜:二爺,別太寵 秦巖也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想不到衆閣派的領頭人這麼厲害。

其實秦巖的困魂術也能達到這個效果,不過使用這兩種道術的魂力卻不可同日而語。

也是說,秦巖的困魂術衆閣派領頭人的擒物術要低一個檔次。

“獻醜了!獻醜了!”衆閣派帶頭人笑眯眯地說,然後帶着霍尊回到了觀衆臺。

很快,其他三個擂臺也分出勝負了。

這一局之後,秦巖只需要等下一場賽可以了。

大約十分鐘之後,觀衆席二十多名各大門派的弟子們都賽過了。

其一半人被淘汰了,另外一半人獲得了晉級。

不過其一個人晉級屬於例外,因爲所有的弟子加起來是一個單數,他沒有被抓到和其他人對戰,所以晉級了。

第二輪賽很快開始了,在前面幾場賽,都沒有秦巖。

到了最後,秦巖居然變成了最後一個,根本沒有人和他,相當於他直接晉級了。

葉曉倩沒有想到秦巖還有這種好命,心十分不忿。

不過葉曉倩也知道,秦巖的運氣只是一時的,不可能時時刻刻都這麼好運。

看到葉曉倩向自己望來,秦巖故意送了她一個飛吻。

其實在一般情況下,秦巖是做不出來這種事情的,但是今天秦巖是故意這麼做的。

現在好多雙眼睛都盯着他,他這麼做是要讓人們知道,他和葉曉倩的關係非尋常。

看到秦巖輕佻的動作,葉曉倩被氣得臉色煞白,恨不能將秦巖活剮了。

其他男性弟子也憤怒異常,他們覺得秦巖太過分了。

既然葉曉倩不願意和秦巖相處了,而秦巖在公衆場合這樣調戲秦巖,那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原來剛纔秦巖和賈士軒進會議室商量事情的事情,葉曉倩知道自己和秦巖洗脫不了關係,乾脆承認了。

不過她雖然承認了,但是說她和秦巖已經分開了,不想和秦巖好了,是秦巖一直在纏着她。

而且她也沒有和秦巖過牀,是秦巖爲了得到她故意污衊的,是不想讓其他人追求葉曉倩。

聽到葉曉倩的話,很多男性弟子全部恨不能當場殺了秦巖。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可能,葉曉倩都不和他好了,秦巖居然還死纏爛打,簡直不是一個男人。

更何況,他們發現葉曉倩和秦巖沒有一腿後,心又燃燒起了熊熊希望,希望能和葉曉倩暗結連理,成好事。

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葉曉倩要的是這個效果。

葉曉倩是要讓他們痛恨秦巖,是要讓他們幫他殺掉秦巖。

這種借刀殺人的事情,葉曉倩最拿手了,否則她也不可能變成龍虎山的大弟子了。

要知道,當初有能力爭奪大弟子的人有三個。

她正是利用非常手段,幹掉了其他兩個。

“曉倩,我給你殺了這個臭不要臉的!”其一個弟子向葉曉倩獻殷勤。

HR小姐招夫事件簿 “曉倩,你放心,只要他和我在一個擂臺,我絕對讓他生不如死!”另外一個弟子也想葉曉倩拋出了橄欖枝。

其他弟子也紛紛走前向葉曉倩獻殷勤。

葉曉倩裝出不好意思的樣子:“這樣太麻煩你們了!”

“不麻煩!不麻煩!”各大道派的男性弟子紛紛拍着胸脯說。

看到這種情況,各大道派的女弟子們有些看不下去了,紛紛悄聲咒罵葉曉倩是狐狸精。

秦巖覺得,他完全可以利用這些女弟子對付葉曉倩。 其實秦巖也知道他這樣做會引起各大道派弟子的不滿和憤怒。

不過秦巖即便不這樣做,依舊有人會對他出手。

他和葉曉倩的“戀情”早被人認可了,那些想追求葉曉倩的道派弟子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既然這樣,秦巖覺得還不如好好的氣一氣他們。

第三輪賽很快開始了,秦巖的運氣果然不想剛纔那麼好了。

他和全真派的一名弟子被分到了一起。

這名全真教的弟子名叫蕭羽合,在全真教也算是核心弟子,極受全真教各位長老的器重。

蕭羽合第一次見到葉曉倩被葉曉倩迷住了,他在心裏面發誓,以後一定要娶葉曉倩爲妻,哪怕刀山下火海。

當他得知葉曉倩居然和秦巖有一腿後,整個人差點氣瘋了,不但白天在幻想怎麼幹掉秦巖,連晚做夢都在做夢怎麼幹掉秦巖。

由此可見他對秦巖是多麼的痛恨。

當秦巖和蕭羽合登擂臺後,蕭羽合立即攥緊了拳頭挺直了脊背,同時眯起眼睛向秦巖望去。

那陰冷的眼神像鋼針一樣,深深地刺在秦巖的雙眼。

秦巖想不到蕭羽合這麼痛恨自己,不由在心冷笑起來:

真是一個傻缺,葉曉倩把你當槍使,你還真的要爲她賣命啊!葉曉倩到底哪裏好了?值得你這麼爲他賣命嗎?

“秦巖,受死吧!”裁判剛剛下令,蕭羽合迫不及待地大喝一聲,念動咒語抽出桃木劍向秦巖劈去。

一道道金光從桃木劍劍尖亮起,像蕭羽合的劍尖冉冉升起了一顆太陽一樣,不但刺目,而照的人有些睜不開眼睛。

秦巖在瞬間被金光吞噬了,再也看不到秦巖的身影了。

觀衆臺的各大道派弟子們紛紛驚呼起來:

“好傢伙!這居然是全真派的萬祥傲然術!”

“秦巖這下可有的受了!我估計不死也會被重傷!”

“真是可惜啊!擂臺的人不是我!”其一個人鬱悶無地說,他想殺掉秦巖博得葉曉倩的好感。

聽到這些人的話,秦巖不由在心嗤笑起來。

蕭羽合雖然實力不錯,但是在秦巖看來,他的水平和霍尊一樣,根本不值一提。

秦巖念動咒語,揮起桃木劍對着蕭羽合刺去。

“叮”的一聲輕響,秦巖的桃木劍和蕭羽合的桃木劍刺到了一起,像針尖對麥芒一樣。

兩股巨大的魂力從各自的劍身傳來,彙集到各自的劍尖擊撞在一起。

蕭羽合“嗖”的一聲被秦巖的魂力轟的向後倒飛出去,劍尖的萬道金光在瞬間黯然下去。

“砰”的一聲,蕭羽合跌落到擂臺的邊,然後又順着擂臺的邊緣掉到了擂臺下面。

秦巖收起桃木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看到這一幕,觀衆臺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們原本以爲秦巖必死無疑,即便不死也會身受重傷,可是誰能想到秦巖居然安然無恙。

而蕭羽合卻被打的掉下了擂臺。

過了好一會兒,人們才反應過來,眼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怎麼會這樣?蕭羽合怎麼敗了?”

“我也不知道啊!秦巖肯定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道術!”

“對!秦巖肯定使用的了邪術!”

“等着吧!一會兒裁判肯定會判他犯規的!”

人們不願意相信秦巖能超過蕭羽合,他們只願意相信自己所認爲的,哪怕是謊言。

腹黑狂妃太凶猛 因爲秦巖的實力如果超過他們,那相當於土包子超過了富二代。

在他們這些人眼,秦巖不過是世俗的一顆塵埃,根本無法和他們相提並論,他們是滿天的繁星,是需要世俗的人去仰望的。

“第三輪第一場秦巖勝!”賈士軒大聲宣佈。

聽到賈士軒的話,各大道派的弟子譁然四起。

他們覺得賈士軒應該判處秦巖作弊纔對。

不過賈士軒是什麼身份,他可是茅山派的領頭人,乃是茅山派七大長老之一,身份高貴無,根本不容許任何人質疑。

所以人們心雖然不忿,也只能壓在肚子裏。

“哼!太不公平了,我早聽說茅山派想拉攏秦巖了!”

“聽說讓秦巖進咱們抓捕一組也是茅山派的主意!”

都市透視醫聖 “真是搞不明白,他秦巖何德何能,茅山派爲什麼會看他。”

很多人開始大發牢騷,覺得茅山派向着秦巖,同時對秦巖的憎恨又加深了一籌。

聽到這些人的議論,賈士軒也懶得理會。

秦巖也一樣,根本懶得理會這些傢伙。

人們都說咬人的狗不會叫,現在這些傢伙像瘋狗似的議論,說明他們並不是狠人。

很快,第三輪的決勝者全部出來了。

這一次只剩下了五個人。